侠盗神医 / 第390章 吓得只跑

第390章 吓得只跑


                校长办公室内,郑建国激动的擦拭着奖杯,虽然比赛已经过去了,但是激动的心情却一直也没平复下来。

这时有人敲门,郑建国随口说道:“进来。”

助理会梁忠河推门走了进来,看见办公桌上的奖杯,他神情有些萎靡,但还是拿着手中的信封,走到郑建国面前,放下说道:

“校长,我想办理毕业后转职。”

“转职?”郑建国这才正色的看了他一眼,随手拿起信封问道:“说错了吧,应该是毕业后入职吧?”

“不是。”梁忠河看着奖杯喃喃道:“毕业后,我想回家找份医生的工作,不想留在京华了,所以,我想办……”

梁忠河有些说不下去了,毕竟,他舍不得离开。

“这样啊。”郑建国也看出点什么,说道:“附属医院你干的挺好的,走了的确有点可惜,不过你有想好去哪家医院吗?”

“我家在海南,想回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点的医院。”梁忠河随口回答。

“那好,你意坚决,我也不留你了,回头我给你开转职和介绍信,你以后自己保重。”

“谢谢校长。”梁忠河转身无力的回到门口,当握住门把手的那一刻,他再也承受不住了,“要离开了吗?哎!”

打开办公室房门,可刚要迈步却发现门外站着两个人,李乐天还有赵文瑄。

“哟,学长,你也在啊?”乐天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啊,是啊,这就走了。”梁忠河尴尬的回应一声。

“乐天萱儿,你俩可来了,快进来坐。”办公室内,传来郑建国热情的招呼声,这跟刚才梁忠河的待遇是天地之别。

交错而过,进入办公室,梁忠河看着乐天被校长恭迎的坐在沙发上,内心中升起了一丝怨毒的憎恨,而这种邪念,只要升起再也挥之不去。

“乐天呢,感谢你为学校赢得了荣誉,这个是你的奖学金,学校奖励给你的,哎等等,拿错了。”

校长郑建国随手拿起一个信封递给乐天,但随即反应过来,这是梁忠河的调职申请,随手丢在一边,从桌子上滑落掉在地上,这一幕郑建国没有在意,紧接着从身上拿出另一个厚厚的信封交给乐天。

但是,门口的梁忠河却看着呢,特别是看见自己的调职申请,掉在地上无人问津之后,他心中突然产生一丝无名怒火,嫉妒,憎恨,产生了一种极强的报复心理。

“碰”

他重重的关上门,离开了让他伤心的地方。

郑建国乐天三人齐刷刷看向门口,但梁忠河已经走了,校长也不理会,把奖学金交给乐天后,笑眯眯的说道:“乐天呢,校委会考虑过了,等你考到助理医师资格证,就先在学校挂个助教的名,对了,梁忠河要毕业了,你接手学生会和助理会怎么样?”

“我想……”

“你还想什么。”郑建国直接插话,都不给乐天说话的机会,“以后学校每个月都给你补贴,还有工资,这么好的事你还想?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已经不是当年的穷小子了,这点钱他当然不能在意,可是郑建国不知道啊,虽然知道乐天跟人合伙开了个珠宝行,但乐天没钱拿什么入股,肯定是拿干股给人打工的主。

郑建国跟楚江南商量过了,不能让乐天浪荡下去,不然乐天可就废了,所以,两人合计着,怎么也要把乐天拴在学校,最好让他24小时没头没脑的研究医术,这样才对得起天才的称号。

郑建国依然不给乐天解释的机会,“听我说,助理会和学生会,也不用你管什么,你就做好学校的助教,去医院任职,没事上个课啦,看个病啦,其他的也不用你。”

“校长!”乐天急忙打岔说道:“我想办理休学,或者申请自学教育,就是考试回来学校的那种。”

“不行!”郑建国直接拒绝,“乐天,你怎么能这么想呢?这才刚刚有点成绩,你就飘了?”

“不是,你听我说。”乐天连忙安慰说道:“我吧,打算好好研究西医外科,然后想办法治疗萱儿的心脏病,所以,我没时间在学校耗着,你说的讲课了,助教了,我根本就没兴趣。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郑建国板着脸说道:“楚江南都给你算计好了,不能让你像以前那么浪荡,你就给我在学校好好待着,不许你到处逛游。”

“哎。”乐天无奈的摇摇头,接着郑建国又开始苦口婆心的说教,其实就是想让乐天回心转意,但乐天心思已定,怎么能让他说通。

直到聊到了中午12点,郑建国还在侃侃而谈,乐天拿饭遁为借口要逃,可郑建国还是不放过他,这给乐天愁的,最终找了一个机会,把赵文瑄自己撂下,脚底一抹油撒丫子就跑了。

乐天一边跑一边回头,“萱儿,真对不起了,放心,这老头不会把你怎么样的,我先闪了!”

“乐天,我恨你!”赵文瑄咆哮的声音传来。

跑到校门口,快速上了张云芳的车,“快走快走。”

张云芳有点茫然,但还是急忙发动车子,问道:“怎么了,有人追你啊?”

“嗯,校长追我,让我干着干那的,我哪有那些工夫。”乐天回应。

张云芳把车子掉头,开动后上了街道,这才想起什么问道:“萱儿呢?”

“我把她留下了,帮我挡一会再说。”

“啊,你这么坏。”

与此同时,乐天的手机响了,拿出来急忙关机丢在一边,坏笑着说道:“对不住啊萱儿,我要逃难,逼不得已。”

张云芳见乐天这状态,疑惑的喃喃自语道:“你们校长这是要吃了你怎么着?”

“少说两句吧,你不知道,这上学都成坐牢了,真要是按照他的想法,我以后哪还有自由可言!”

张云芳侧头看了乐天一眼,问道:“三国医学研讨会结束了,之后你要干什么?”

“专心研究医术,没事做点小买卖。”

“其实也用不到你。”张云芳说道:“我珠宝行有我打理,你也不干什么事啊!”

“你不懂。”乐天沉思着说道:“我总不能只开这一个产业吧,还有医疗基金运作,要先考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,都是事好吗!”

“也是。”张云芳也陷入沉思,随后想起来什么,“对了,过几天,毕超的拍卖行开张了,你去不去参加开幕仪式?”

“我去干嘛?”

“古老和曹老给你发邀请函了,你不去不好吧?”

“那就去,只要毕超不尴尬,我无所谓。”说完这句话,乐天想起什么说道:“对了,缅甸的几个劫匪怎么样了,警察那边有消息吗?”

“没有,前几天我问了,还在审理中,这几个劫匪嘴挺严的,就是不供出毕超。”

“还挺仗义的。”

车子到了聚会饭店,下车后,两人进入包间,所有死党早就等得不耐烦了,见乐天到来,一个个都抱怨几句。

“可来了,都饿死我们了。”张云龙抱怨。

“萱儿呢,怎么就你们俩?”钱恒泽问。

“估计一会就能来了。”乐天入座后,跟众人先开席,接着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了起来。

“珠宝行重新装修的怎么样了?”乐天问。

“快了,估计5月份能重新开业。”张云芳回答。

“也快。”

张云龙急忙问道:“要不要把代言人请回来剪彩啊?”

“谁啊?”钱恒泽问。

“大明星韩紫萱呗,她不是咱们珠宝行的代言人吗!”

“哦。”大家这才反应过来,只不过,一提到韩紫萱,乐天脸色稍微有点尴尬。

张云芳皱眉说道:“也不知道怎么了,最近都是她的负面新闻,各种耍大牌,对她影响很不好。”

“回头我打电话问问。”张云龙接话。

就在众人闲聊的时候,包间门打开,赵文瑄进屋指着乐天吼道:“乐天,你居然丢下我自己跑了!”

乐天急忙起身,“萱儿,听我解释。”

“我不听。”赵文瑄顺手拿起东西就丢过来,吓得全桌人都站起来躲避,不过在场也只有杜马波古井无波。

一件件东西被丢出,乐天是一件件接住,“萱儿,你听我解释,别闹了!”

最终,在所有人合力安慰之下,赵文瑄终于坐下,气鼓鼓的看着乐天,最后,在乐天好阵道歉求饶下,赵文瑄也不在生气了,气氛和平之下,乐天端起酒杯说道:

“来,兄弟们,我们干杯。”

所有人齐刷刷站起来,拿起自己的酒杯碰撞了一下,接着一饮而尽。

“兄弟们,今天之后,咱们好好发展,珠宝行开张,预祝大展宏图。”

“好!”

所有人表情都很激动,但只有曾温柔很冷静,偷摸拉着乐天问道:“乐天呢,大家都有事干,你也给我找个事呗。”

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别着急,你的事啊,等过几天你就知道了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“过几天干嘛?”身边的张云龙听见了,问道。

乐天尴尬了一下,说道:“过几天啊,先参加毕超的拍卖行开业,各位,到时候别给咱们团体丢脸啊!”

“没问题,喝酒,举杯,今天不醉不归!”张云龙和钱恒泽两人招呼道。

本書首发于看書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