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72章 第一场第二项

第372章 第一场第二项


                比赛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,中午吃过饭后,三国年轻才俊登台准备开始,而场下议论纷纷,所有观众们因为上午赵文瑄的表现,对下午的比赛更加期待,赢不是目的,目的是怎么赢。

可明眼人一听说下午的赛制,就已经猜出来,对赵文瑄很不利,因为,上午比的是眼力,而下午,就是比团队合作了。

中医望诊,赛制是100个志愿者,每十个人上台分为一组,由参赛选手走进观察志愿者的脸色,挑选出患病的病人,并且写下病症,再由15名名医裁判确诊,比赛是计时方式计算,正确率优先,其次用时短者胜。

华夏方面只有赵文瑄一个人,可其他团队有3个人,这样来算,时间是赵文瑄肯定输了,唯一取胜的希望,就是赵文瑄全对,没有别的希望了。

就在所有人讨论赛制的时候,导演组已经抽调出100个志愿者,并且被分了号码,一到十准备上台。

三国选手各自坐在桌子前等待着,每个人手中都有记录本和笔,就在比赛开始的时候,第一组10人上台,除了赵文瑄,其他人齐刷刷跑过去凑近观察,而赵文瑄却稳如泰山的看着志愿者的脸色,一个个仔细辨认,最终写下了几个人的号码,还有怀疑的病症。

一组上台一组下台确诊,岛国和韩国选手速度真的很快,当赵文瑄刚刚看完第一组的时候,岛韩两国选手已经看到第二组中间的位置。

比赛进程很快,短瞬间十组一百人全部看完,而赵文瑄也记录了整整一张纸的号码和病名。

岛国最先按动计时器,接着是韩国按动计时器,之间只是相差11秒,赵文瑄并不着急,拉着两个患者仔细辨认脸色后,最后写下号码和名字,然后才按动计时器,相差时间是3分多钟。

现场观众们都在祈求一件事,赵文瑄全对,其他两国有漏掉的病症,这是全场的共鸣。

100名现场观众下台让专家裁判们诊断,而主持人收集了三队的答案后,开始找人整理。

还真别说,三队的答案数量出其一致,但韩国队有一例患者的号码写错了,跟其他人的号码不一样,估计,这是他们紧张时的一个小失误吧。

诊断结束后,每个人都拿着裁判的诊断上台,主持人找来三个舞台助理,在每次一个志愿者揭晓答案之前,他们这些助理先公布他们是否有病症。

逐一展示自己健康后,到了第4位志愿者的时候,三个助理齐刷刷说出三国的答案,病症也是统一的,“胃火虚。”

揭晓专家答案,志愿者的确是胃火虚,三国代表全部正确,引起全场掌声。

比赛依然继续着,知道出现争议患者的时候,韩国代表说这位患者有“胆囊炎”,但赵文瑄和岛国代表的答案里,下一位志愿者才是胆囊炎,这个志愿者揭晓答案,身体健康。

这也就是说,韩国代表队错了一个患者,只不过很可惜,是写错号码了。

在全场观众的感叹声下,韩国代表齐刷刷的低下了头,特别是副将金百川,这是他的错误导致的,他难辞其咎。

答案全部揭晓后,岛国的答案和华夏的答案正确率一致,不过按照比赛规则,赵文瑄用时比较长,所以她输了比赛。

原本这样就算了,第一天的比试岛国和华夏各自赢了一场,各自得了一分算了呗,但岛国人牛脾气一上来,那可真是不管不顾。

青川洪春上前一步,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我们要加试一题。”

全场安静下来,青川洪春说道:“上午的时候,华夏代表展现出他们的大度,下午,我们也要展现出我们的大度,毕竟华夏代表只有一个人,所以,我们决定,只出战一个人,跟赵文瑄角逐今天下午场,这一分的归属。”

场下裁判们激烈的商榷着,因为赛制早就定下来了,输就输赢就是赢,华夏可不想玩赖,岛国代表裁判也是这么认为,可架不住比赛成员的坚持。

接着,就引起韩国代表的不满,结果又起了幺蛾子,说什么既然重比,他们韩国也要派人参加,却对刚才比分落后是止口不言。

“比吧比吧,谁让你们是客人的,听你们的!”郑建国无奈的感慨。

重新比试,岛国一方派出女将小春星奈子,韩国一看也派出女将李媛容,台上三个女将展开对决,精彩再次持续。

不过因为刚刚比试结束了,现场也没有其他志愿者了,李媛容说出了一个办法,“我们互相出题,像是去年比试赛制一样。”

岛、韩两国都开始玩上了心眼,首先,岛国小春星奈子虽然是女将,但实力超越了领队,这也是他们坚持的目的,就要跟赵文瑄一较高下,看看她真正的实力。

而韩国的李媛容呢,她参加过两次医学研讨会,对以前的赛制相当熟悉,可面前这两位,甭管华夏赵文瑄,还是岛国的小春星奈子,哪都是新人,在李媛容眼里,这就是优势。

“随便,我没有意见。”赵文瑄一耸肩膀随意说道。

“我也随便。”

李媛容贱笑一声,说道:“那好,我们各自在现场找一个志愿者给她化妆,然后让其他两人望诊辨认。”

“可以。”两女齐声回答后,比赛开始,可让人奇怪的是,赵文瑄没有下台找人,她自顾自的坐在休息位,拿出手机开始摆弄起来。

很快,小春星奈子找到有一个志愿者,在她脸上化妆打粉后第一个确认。李媛容其次搞定,最后两女齐刷刷看向赵文瑄,“你的呢?”

“我就是志愿者,你俩看吧!”

“啊?”两人懵逼了,这接触好几天了,也没看出赵文瑄脸色有异常啊,她俩疑惑的在赵文瑄面前晃悠了好久,最终李媛容第一个肯定后,写下答案,接着去看小春挑选的患者去了。

小春看了半天后,只是感觉奇怪,但始终没有写下任何一个字,等两人都离开后,赵文瑄这才拿起纸笔,简单的看了两位志愿者,写下了自己的答案。

观察结束了,主持人对照病名看了一下,说道:“赵文瑄使出了杀手锏,让自己当志愿者,好像难住了两位参赛者,请问小春小姐,你在赵文瑄的病例上,写了一个‘?待确诊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她身体的确有问题,但光凭借望诊无法诊断,如果确诊的话,望闻问切都要用上,我才敢确定。”小春星奈子回答。

支持人接着问道:“哪李媛容小姐怎么认为的?”

“她没病,这只是她设下的陷阱题目。”李媛容回答。

“先揭晓答案吧。”主持人揭晓答案后,赵文瑄写了两个病例,李媛容跟小春星奈子的答案是一样的,只不过两女唯独少了赵文瑄的病名。

“你揭晓答案吧,你到底有没有病?”小春星奈子质问。

“我有,下面有请我的主治大夫林茂盛院长,还有我的导师楚江南上台解答。”

这话一出口,两人就知道自己肯定是输了,接下来,林茂盛和楚江南上台后,林茂盛最先拿起麦克风说道:“各位,说出这番话我的心情很不好,今天整个比赛我都很紧张,主要是我担心我的患者赵文瑄病发。”

“她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小春急不可耐的问道。

“埃布斯坦畸形异常病变,中医上没有病名。”楚江南叹着气说道。

这下医生们都来了精神,医学研讨会吗,医生对疾病不感兴趣哪对什么感兴趣?

“什么病?”李媛容诧异的问道。

“埃布斯坦畸形异常病变,是一种很奇怪的心脏病。”林茂盛解释道:“不病发的时候跟常人无异,但赵文瑄不能激动,不能有大动作,也不能快走或者着急,否则她就会病发,而这么激烈的比赛,她随时可能发病。”

“天哪!”全场倒吸一口凉气。

“埃布斯坦畸形我听说过。”小春茫然的说道:“可是病变是什么?难道这种病还能变异?”

“没错,我的病的确变异了,也就是说,我活不过24岁!”赵文瑄很随意的说道。

此话一出口,全场气氛一下降至冰点,今天的比试,每个人都见识了这位绝对美少女的能力,可是也在这一刻,知道了她的悲哀,真是应了那句话,自古红颜多薄命啊!

气氛很冷,但主持人急忙缓解尴尬说道:“一个病而已,在场这么多医生,肯定有治愈办法的,我坚信可以,是不是赵文瑄小姐。”

“是,你说的没错,我相信他,世界上也只有他能治好我的病。”

……

香港,乐天直勾勾的看着电视里的赵文瑄,情不自禁的回答道:“萱儿,我一定会治好你的,我发誓。”

身边的韩紫萱左右看看,见气氛有些尴尬,思考了一下说道:“乐天,我觉得,你应该回去。”

乐天面带苦涩,“我回去了,你怎么办,你现在的身体……”

“你听我说。”韩紫萱打断乐天的话说道:“首先,你不应该让赵文瑄面对这么大压力的比赛,如果她没病还好说,可是万一她犯病了呢?比赛怎么办,还有,这是三国医学的比拼,就算不为了个人,为了国家,为了华夏中医的荣誉,我算的了什么,不要因为我耽误你的事,乐天,你真的应该回去!”

本書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