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65章 钱恒泽的未婚妻

第365章 钱恒泽的未婚妻


                警铃大作,瞬间包围了报警金店,大批警察武警蜂拥下车,拿着枪戒备着被撞坏的大门,韩建宏接过对讲机,对着金店内喊道:“里面的劫匪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放下你们的武器,马上投降,我们可以对你们宽大处理。”

群众们站在外围,把金店附近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,一个个激动的拿着手机在录像,把这里当成美国大片来欣赏。

可就在这时,一个店员弱弱的从坏损的大门内探出头,所有警察急忙持枪戒备,店员弱弱的说道:“我们老板让你们进去。”

店员说完转身回去,持枪警察武警们这个诧异,得到警察许可后,这才点头戒备着靠近,由冲锋队率先靠在门边,几个手持防爆盾牌的武警率先从门口进入,在门口搭成盾墙后,后面的武警急忙端枪戒备整个大厅,可这一看顿时傻眼了。

金店大厅很乱,到处都是碎裂的玻璃,还有不少人都坐在椅子上或者站着,大部分都是珠宝店员工,但基本都在摸着眼泪哭泣着。

“等你们来黄花菜都凉了!”

就在武警们愣神的时候,在一个角落中,崔福来没好气的喃喃一句,而一个店员正在帮他包扎伤口。

这个时候,韩建宏走了进来,茫然的看了看局势,问道:“怎么回事?劫匪呢?”

“在这呢韩叔。”

所有人急忙看去,只见里面深处,一帮员工后面,张云芳正向着他们招手,韩建宏急忙走了过去,武警和警察们这才放下枪械,跟在韩建宏身后走了过去。

金店员工正在给张云芳包扎伤口,玻璃砍伤了劫匪,但同时也伤了她的手,韩建宏见状茫然的问道:“这是什么情况?”

“有四个缅甸匪徒打劫,被我们给撂片了。”

“被你们?”韩建宏和警察们震惊无比。

“哦。”张云芳反应过来,指着身边笔直站着的杜马波说道:“都要谢谢她,她叫杜马波,是缅甸军人。”

韩建宏诧异的走过去,伸出手说道:“你好,谢谢你出手帮助。”

杜马波没有伸出手,从身上拿出外交证件交给他,随后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用华夏与说道:“你好。”

韩建宏接过证件愣了几秒,随后回了一个军礼,翻看证件辨认真伪,随口问道:“能给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?”

“这四个人是缅甸通缉犯,流窜华夏作案,我奉命追踪调查这四个人,发现他们在这家金店踩点,我就出手抓住了他们四个。”杜马波很平淡的解释。

与此同时,警察们查看了匪徒情况说道:“韩局,一个死了,三个重伤昏迷,其中一个生命垂危。”

“叫救护车。”韩建宏指挥说完后,把证据还给杜马波说道:“谢谢你出手帮忙。”

“我应该的。”接着杜马波笔直的站在一旁,不在说任何话。

韩建宏再次看向张云芳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,就是手被割伤了,没啥事。”张云芳解释。

然而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张云龙的声音,“我靠,这他-妈谁干的,老姐?”

“我在这呢!”张云芳对着门口喊了一句。

张云龙急忙跑过来,看着张云芳急忙喊道:“姐,你没事吧,听说碰见打劫的了。”

“没事没事,我这不好好的吗,多亏有杜马波帮忙。”

张云龙这才注意到附近笔直站着的杜马波,对着她微微点头当做打招呼,杜马波也不回应,继续笔直的站着,张家两姐弟聊了两句,接着警察过来做笔录。

张云龙走到一边拿起电话给钱恒泽拨了过去。

“钱恒泽,跟你说两个事,一个坏事一个好事,你先听哪个?”

“坏事。”

“金店被打劫了!”

“我艹,谁干的,我这就过去。”电话里钱恒泽急眼了。

“别急,好事你还没听呢。”

“赶紧说。”

“好事是,你的妞来了,把劫匪给制服了。”张云龙笑道。

“呃,什么意思?”

“笨啊,杜马波来了,把劫匪给打残了。”

“哦,那就是没事啊,哎,吓死我了,对了,你说啥?”钱恒泽反应过来,“杜马波来了?”

“你以为我说啥呢?”

“我马上到。”

张云龙还想说什么,可电话已经挂断了,苦笑着看着电话,“就知道你猴急。”

警察在那边挨个做笔录,法医也在拍照取证,四个缅甸匪徒,全数被送上救护车,也就在救护车刚刚开走的时候,钱恒泽突然冲进警戒线,民警急忙阻拦说道:“你不能进去。”

“这是我的店,我怎么不能进去,滚开。”

钱恒泽推开警察的拉扯,看着被撞烂的大门喃喃道:“这尼玛又得装修,我类个去啊!”

钱恒泽没好气的走进店铺,左顾右盼的看着混乱的大厅内,最里面,警察和员工人数也最多,急忙小跑两步,当看见杜马波后,她只是淡淡的瞟了钱恒泽一眼,就接着继续跟警察交代说话。

钱恒泽急忙过去想也不想的一下抱住杜马波,所有人瞬间愣住了,就连杜马波也愣住了,脸色潮红的看着周围所有人关注的目光,下一秒,她一个翻身摔就把钱恒泽按在地上。

“碰”

钱恒泽吃痛,呲牙咧嘴的说道:“啊,我就是想你了,抱抱都不行媳妇。”

“媳妇?”

韩建宏傻眼了,惊讶的问了一句,张云龙解释道:“啊,杜马波是他未婚妻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警察们八卦的心都升起来了。

“缅甸未婚妻,谁呀,钱恒泽的?”韩建宏茫然的问道。

“啊,是。”张云芳尴尬的解释一句。

而这边,杜马波也放了钱恒泽,笔直站好目不斜视,钱恒泽尴尬的站起来,用肩膀撞了撞杜马波,压低声音问道:“媳妇,你啥时候来的?”

“四天前。”

杜马波没反驳,居然回答了这句话,所有警察再次吃惊,可与此同时杜马波好像反应过来,双目一怔,吓得所有警察急忙掩饰,各自询问之前的话题。

杜马波瞪着眼睛看向钱恒泽问道:“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

“媳妇啊,你反悔了?”钱恒泽蹬鼻子上脸的回应。

“我跟你重申一遍,我们还没有结婚……”

“哎呀,这里是华夏了,不是缅甸,入乡随俗嘛!”钱恒泽打岔之后,急忙伸手给杜马波揉肩膀说道:“路上累不累啊,你要是再不来,我就琢磨过几天去缅甸看你,这下感情好,我不用去了。”

对钱恒泽这样的男人,杜马波也是没了脾气,板着脸有些生气,可还不好发作,再看华夏的韩局长略带嘲笑的表情,这给杜马波羞的,要是以前早就把钱恒泽打得找不找北了。

“我警告你放手,要不然我就把你的手剁下来。”杜马波恶狠狠的说。

钱恒泽吓得急忙松手,尴尬的看了看周围,急忙走到一边拿起一个凳子,一个正在取证的警察连忙说道:“哎,这个不能动。”

钱恒泽哪管这些,拿过来放在杜马波身边,一脸献媚的说道:“波-波啊,坐。”

杜马波根本不想搭理他,哪管他说什么,而张云龙下意识说道:“波-波,这个爱称好那个啥啊!”

他说话的时候,还在胸口比划一下。

钱恒泽一摆手说道:“一边去。”

韩建宏算是看出来了,天底下貌似只有这个缅甸军官杜马波,能把钱恒泽这个浪荡子弟制得倍服。

笑眯眯的往外走,拿出电话拨了出去,接通后说道:“老钱呢,恭喜你啊!”

“什么没头没脑的就来了这么一句?”

“你儿媳妇来了,估计你要抱孙子了,不得恭喜你吗?”

“噗……”电话里面,钱老板刚喝了一口茶就喷了。

……

饭店。

因为金店打劫事件,等所有司法程序走完流程,张云芳要宴请所有员工吃饭压惊。

酒席上,张云芳等人坐在一张桌子上,员工们坐在其他桌子,张云芳端着酒杯说道:“来,我敬杜马波一杯酒,谢谢你今天出手帮助。”

“我不喝酒。”杜马波很不给面子的来了一句。

钱恒泽急忙化解尴尬说道:“我替我媳妇喝!”

杜马波都习惯了,也不在计较媳妇这个称呼,接着张云芳又敬了崔福来一杯酒说道:“来,崔叔,我敬你一杯,感谢你今天的勇敢。”

“我应该的。”崔福来端起酒杯跟张云芳喝了一杯。

崔福来身边的崔美花娇弱弱的问道:“怎么没看见乐天哥哥?”

酒桌上稍微安静片刻,张云龙试探的问道:“是呀,发生这么大的事,要不要告诉天哥一声。”

“别。”张云芳坐下后喃喃道:“他有重要的事,咱们别影响他。”

赵文瑄皱眉说道:“可是我还是觉得,应该告诉他一声,毕竟那条鱼可在附近呢,这么大的事,他肯定知道。”

有句话是这么说的,白天不能说人,晚上不能说鬼,说曹操曹操就到,这不,赵文瑄话音刚落,服务生就带着于涛进入宴会大厅,接着直奔主席位来。

“都在呢?没事吧各位?”于涛走进后急忙问道。

“没事,都解决了。”

于涛挨个看了一眼,崔福来急忙拉着女儿起身说道:“我俩去一边坐。”

给于涛让出一个坐后,他也不客气,对着杜马波点了点头,坐下后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没看见乐天?”

本文来自看书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