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66章 打胎

第366章 打胎


                “呃……”

全场尴尬几秒钟,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乐天去找曾温柔了,刚刚出狱吗!”

幸好张云芳聪明,随便找了一个不在场的曾温柔搪塞过去。

“发生这么大的事,他不来?”于涛疑惑的问道。

全场再次尴尬,集体看着张云芳想听听她怎么说,然而就在张云芳接不上话的时候,赵文瑄说道:“他一会就到,这不去接曾温柔去了吗?”

“哦,今天惊险吗?”于涛终于转移话题,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惊险,四个持枪匪徒,我差点吓尿了都。”张云芳苦笑着说道。

“是啊,我们刚刚装修好,一下子全滥了,还得重新装。”钱恒泽转移话题。

“可不是嘛。”张云龙帮腔。

“有保险到是不赔什么,可是这时间耽误不少事。”张云芳接话。

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于涛也不客气,一边吃一边说道:“这事不简单啊,对了杜马波。”

杜马波看过来,也不问,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于涛接着说道:“你这下可立了大功了,这四个劫匪在云南作案杀人,闹得沸沸扬扬,没想到他们的下一个目标,居然是打劫你们的金店。”

“是吗,这么凶残?”张云芳好奇的问道。

于涛左右看了看,压低声音说道:“毕超搞得鬼,找的人,只是没有证据。”

酒桌上突然安静下来,所有人都面面相视阴沉着脸,只有杜马波淡然自若,仿佛她早就知道一般。

“不行,看来我也需要找几个保镖。”张云龙喃喃道。

“哎放心吧,事都过去了,你们不是都没事吗?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”于涛笑着解释。

钱恒泽给杜马波夹了菜放在盘子里说道:“要不我把保镖放在金店吧,毕超这一手太狠了,这要是得手,咱们可就都毁了。”

“可不,倾家荡产。”张云龙喃喃道。

“安保问题,回头应该好好商量一下。”张云芳也陷入沉思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酒店服务员引领着曾温柔上楼,向着正席走来的时候看见于涛,而其他人齐刷刷的使眼色,曾温柔瞬间反应过来。

等坐在位置上后,身边的于涛问道:“乐天呢,怎么没跟你一起上楼。”

“他在楼下说要买点东西,就去了附近的超市。”曾温柔也找话题搪塞过去。

于涛信以为真,继续夹菜喝酒,可这个时候杜马波站起来说道:“正好我找他有事,将军有话要我转告他。”

杜马波起身就走,钱恒泽愣了几秒后,急忙起身追了出去说道:“媳妇等等我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,于涛笑着说道:“钱恒泽这小子,真的是,死猪不怕开水烫啊!”

“啊哈哈,是吗?”一桌子人赔笑。

钱恒泽跟杜马波下楼后,直接拉着杜马波上了车,压低声音说道:“听我说,天哥不在京城,他有事在外地办,但不能让别人知道,我们都在帮他设迷雾弹。”

杜马波皱起眉头,问道:“哪我怎么找他?”

“我给他打电话。”钱恒泽急忙翻找电话拨了出去,接通后说道:

“天哥,出事了。”

“别闹,昨天是愚人节,今天过了。”

“我没跟你闹,金店被打劫了。”

“我艹!”乐天的反应更其他人一样,可下一秒就不一样了,“咱们的人没事吧,云芳没事吧?有死伤情况吗?”

“万幸,杜马波来了,把四个匪徒制止了。”

“下次说话不准大喘气,吓死我了都。”

钱恒泽苦笑说道:“杜马波要跟你说话。”

把电话交给杜马波,她直接说道:“将军让我告诉你,毕超不讲规矩暗中做手脚,我们会收拾他,你千万别乱来,否则只能对你不利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是一切都在将军掌握之中。”杜马波说道。

“意思是,毕超整我,我还不能整他呗?”

“将军说,你可以还手,但不要让他抓到把柄,否则你的优势就没了。”

“你们打算怎么弄毕超?”

“我不知道,将军自有安排。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乐天深吸一口气,把心里的气压了下去。

杜马波接着说道:“现在我被调配到你手下工作,给我布置任务吧?”

“呃。”乐天想了想说道:“哪你就负责保护钱恒泽吧,别的也不用你干什么,起码暂时不用。”

挂了电话,杜马波看着钱恒泽说道:“现在我是你的保镖,说一下规矩和原则,我不跟你住在一张床上,我不管你的生活起居,我不负责帮你花钱,其他的你说干嘛就干嘛?”

“没问题,以后我养你,走,带你去见我老爸。”钱恒泽说完发动车子。

……

挂了电话,乐天心里很恼火,看着面前正在煎熬的打胎药,心里是七上八下的。

韩紫萱刚刚也听见了电话,乐天很生气,所以过来问问情况,“怎么了?怎么还骂人了呢?”

乐天连忙装出没事的模样,“没事,什么事也没有,别担心。”

韩紫萱靠近乐天身边,再次说道:“如果有事你就说,是不是要回去啊?”

“不,先照顾你,家里的事不严重。”乐天再次推脱。

韩紫萱看了看砂锅,撅着嘴说道:“喝下去会不会很痛?”

“没事,现在还不到两个月,不会很痛。”乐天宽慰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有声音传来,两人急忙看了过去,只见经纪人的车停开进院子,韩紫萱急忙推着乐天上楼说道:“快走,不能让比人看见你。”

上楼后,韩紫萱把乐天藏在大衣柜里,接着翻找出化妆品,对着脸就开始一阵涂抹,把脸色化得苍白憔悴后,这才快步下楼。

门铃一直响,韩紫萱打开门的时候,经纪人和助理两人站在门口,韩紫萱演技很好,装出病秧子的状态,语气无力的说道:“不是不让你们来嘛!”

“哟,姐,你怎么病的这么厉害,上医院吧?”

韩紫萱解释说道:“去过了,开了几幅中药,这不熬着呢么?”

“这味。”经纪人皱眉捂着鼻子,三人寒暄着进入客厅,经纪人说道:“你这连续旷工加请假,很多广告商都急眼了,电影也停止拍摄了,对你影响很大。”

韩紫萱语气无力的说道:“我明天就去上班。”

说完还咳嗽两声,经纪人一看又是中药又是病秧子的模样,也只好妥协说道:“算了吧,你就别折腾了,回头我帮你解释一下。”

“谢谢了。”

韩紫萱道谢后说道:“前段时间得了流感,就是那个什么h1n1的,我以为是复发了。”

经纪人和助理急忙站起来退避三舍,韩紫萱无力的看过去,心里坏笑嘴上却说道:“幸好医院检查不是,说我减肥吃坏了药,搞得嗓子和胃都坏了,不是什么大病,估计个把月就能好?”

“我的姑奶奶,再给你一个星期就顶天了,你还要休息个把月,你当拍电影的就你一个角色呢?”

“啊,你说什么?”韩紫萱装出病秧子听不见话状态。

“算了,我什么也没说,你休息吧。”经纪人转身就要走,说道:“让助理留下照顾你,我去给各大公司解释。”

“不用了,你也走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,得病了怎么能一个人把你留下?”

“真不用,你也走吧,需要你的时候,我再找你啊!”韩紫萱翻身下地,推着助理就往外走。

“姐,我还是留下吧,姐……”

“你俩慢走,不送啊!我要回床上躺着了。”

“碰”

把两人推出房门,助理茫然的看着经纪人问道:“你觉得姐是得病了吗?我看着怎么不像呢?”

“他们这帮演员,谁知道真的假的。”经纪人没好气的说道:“走吧,没准屋里藏个男人,不想让你知道呗。”

两人开车离开,韩紫萱趴在窗户旁偷瞄,直到车子消失,她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该喝药了。”

乐天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,韩紫萱吓了一跳,“你什么时候蹦出来的,怎么不说句话呢你?”

“其实我不用藏,不想让他们看见,就是他们拿着放大镜也看不见我。”乐天端着中药走了过来。

韩紫萱接过来,一脸难色的说道:“就这么喝啊,不加点糖什么的?”

“喝吧,回头给你熬红糖水喝。”

韩紫萱苦着脸,一口喝下中药,随后吐出舌头一脸的难看相,“呃,真难喝。”

把碗放下后,试探的扭扭腰说道:“咦,什么感觉也没有,不是假药吧?”

“哪有那么快,走,回房间躺着,一会就有感觉了。”

带着韩紫萱回到床上躺好,给她盖上被子,韩紫萱说道:“你不会离开我的哦?”

“不会,我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。”乐天回答。

等了大约30分钟过后,韩紫萱有了反应,小腹温热咕咚咚的响,韩紫萱也有点肚子疼,像是痛经一般憋闷的难受,捂着肚子吭哧着,满头都是细密的汗珠。

乐天拿着毛巾帮她擦汗,“忍一忍,过一会就好。”

“疼。”

“我知道,过一会就好。”

“啊,真的很痛,感觉肚子里面着火了。”

本文来自看书網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