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64章 杜马波很能打

第364章 杜马波很能打


                大厅里气氛很诡异,有脚步声,有交谈声,有翻找柜子的声音,因为金店面积很大,就算打劫的劫匪开车撞门进来,他们想找到地下室入口,恐怕也要花一番时间。

就在张云芳猫着头探出头的时候,透过玻璃柜台,张云芳看见躲在展柜后面的杜马波,此刻她拿着一把刀,正在准备着什么,不远处,一个持枪带着面罩的劫匪正在往这边走。

看见这一幕,张云芳紧张的牙齿都在打颤,虽然她从小就打架,但是打架跟打劫完全两个概念,而且还是在持枪的悍匪面前,说不害怕那是假的。

可就在张云芳紧张无以复加的时候,劫匪已经走了过来,目光落在这边柜台,他好像看见了躲在玻璃展柜后面的张云芳,持枪戒备着吼了几嗓子。

可是张云芳哪听得懂他说什么,看着劫匪持枪叫嚣,也明白自己暴露了,再看杜马波给她比划手语,意思好像让自己站起来。

张云芳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,双手做出投降状,脸色撒白的说道:“别开枪,我……”

劫匪持枪过来,戒备着张云芳的同时转头喊了几句什么。

“…(缅甸语不会)…啊!”

就在他走过来的时候,杜马波突然出手,左手把住枪栓,拇指插入扳机中的缝隙中,右手持匕首猛然挥出,一下插在劫匪的喉咙。

“噗”

这一刀干净利索,一点也不拖泥带水,一刀得手杜马波手腕用力一掰,劫匪的手枪脱手落在杜马波手中,顺势抬起一脚全力一踹,劫匪直接倒飞出去,撞碎了玻璃展柜。

“碰……稀里哗啦”

展柜碎裂,显然这个匪徒已经没有了战斗能力。

杜马波熟练的拔出梭子查看子弹,同时说道:“蹲下,别露头。”

“砰砰砰”

就在这时,身边突然传来三声枪响,子弹都贴着杜马波身边飞过。

杜马波急忙猫着腰躲到掩体后面,伸出枪口对着枪声来源处回应。

“砰”

张云芳吓得抱着脑袋蹲下,下意识的尖叫起来。

崔福来本来就害怕,枪战开启现在更是紧张无比,手心以至于浑身上下都是汗,好不容易把电源卸下来,手忙脚乱的卸下火线灵线,接着对碰在一起。

“噼里啪啦”

在一阵电打火之后,所有灯光一个劲的频闪,接着所有灯火全部熄灭。

枪声也在这一刻亚然而止,但是因为枪战加上突然停电,地下室瞬间传来很多人的尖叫声,估计是店员们吓得不轻,集体喊了一声。

不过这一声可暴露了他们的目标,劫匪们顺着声源,找到了位置,剩下3个人集体往这边走来。

漆黑的大厅中,杜马波谨慎的蹲在掩体后面,根据声音辨别出劫匪的位置,突然飞身出来,勾动扳机。

“砰砰”

两声枪响过后,杜马波落地接着一个前滚翻再次躲在一个掩体后面。

不过这两枪没有击毙劫匪,让他们谨慎的躲藏起来,这下双方都不敢有大动作,劫匪用缅甸语交流,估计他们以为杜马波听不懂吧。

“…缅甸语不会…”

劫匪商量好后,一个劫匪蹲着前进,杜马波突然露头,倒地对着这个劫匪就是一枪。

“砰”

黑暗中,子弹拖堂而出一下击中了劫匪的身体,劫匪倒地地上痛苦的呻吟两声。

剩下两人各自喊了一句,估计是这个劫匪的名字,随后一个劫匪厉声喊了什么,估计是在问什么事情。

杜马波听懂了,他们在问自己是谁,杜马波用缅甸语回答道:“缅甸守备军中校,杜马波。”

还活着的劫匪一听杜马波的身份,吓得不敢嘚瑟了,此刻也都流出了一身冷汗,劫匪用缅甸语说道:

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请您让个道,日后一定感谢,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“没可能,我的任务就是在你们动手的时候,杀了你们。”杜马波说。

两个缅甸人对视一眼,其中一个拿出一颗圆滚滚的手雷,拉开保险后说道:“哪抱歉了!”

“咔”

别看只是轻微的一声,但杜马波常战沙场,哪能听不见,精神一震不能多想,急忙起身与此同时,手雷被丢了过来。

死亡的的声音向着杜马波这边跳动着,越来越近,速度很快,杜马波想也不想的飞身鱼跃躲避手雷。

“轰”

手雷爆炸,威力很大,震碎了金店内的所有玻璃。

所有人此刻耳朵都是短暂的失聪,除了嗡鸣声没有任何动静,但两个劫匪早就有了准备,端着枪上前,缓缓靠近地下室大门。

“她死了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劫匪走一步停几步,拉着同党蹲下,在他耳边吼道:“她死了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两人再次持枪,紧张的看着爆炸的地方,漆黑一片,柜台等装修全部破碎,漆黑的环境下根本无法辨别死没死。

“走。”

两人不在拖延,持枪缓慢向着地下室门口走去,紧张,害怕,时刻弥漫在所有人心头。

可就当两人即将走到地下室门口的时候,突然一个矫健的身影飞了出来,两人急忙回头,可只看见一个身影在空中快速闪现,接着两人胸口中招,各自被踹了一脚倒退好几步,甚至就连手枪也脱手而飞。

“碰”

两人撞柜台玻璃,但这两位亡命徒可谓是战斗意识极强,挨踹之后急忙摆开架势戒备。

杜马波乌龙摆尾得手后落地,潇洒的摆开姿势,与两个悍匪对峙着,三人互相戒备,局势紧张非常。

“咔嚓”

寂静紧张的气氛中,突然一个电跑火声音出现,就像是发令枪的声音一般,三人突然动了,伸展拳脚攻击,速度那叫一个快,这可是实打实的硬拼。

杜马波一脚踹退一人,接着犹如游鱼一般,缠着一个人把他撂倒在地,骑在他身上疯狂攻击两拳。

被踹退的悍匪刚刚站稳身形,刚要冲上去,可身后突然传来危险,他急忙回头,张云芳抓着玻璃碎片一下砍了下来,悍匪躲闪不及急忙格挡。

“刺啦”

玻璃在他手臂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,而崔福来也大喊着冲了出来,拿着螺丝刀扑到悍匪,使劲的捅他。

杜马波骑在悍匪身上本来是打算打两拳就跑的,哪知道另一个悍匪被两个华夏人给缠住了,下意识看过去,一怔,心里琢磨着,“挺厉害啊!”

可就在这分神的一瞬间,劫匪一下反制把杜马波撂倒,翻身骑在她身上这顿挥拳狂打,杜马波急忙用双臂护头,这也是下意识的保护动作。

张云芳拿着玻璃一招得手有些慌了,可因为肾上腺素分泌过多,她害怕变成了动力,又看见杜马波被打,拿着玻璃碎片冲了过来,对着悍匪就是一下。

“呲”

“啊!”

这一下悍匪完全没意识,结果玻璃尖端一下在劫匪脸上划开一条长长的口子,吃痛的尖叫一声,杜马波抬起右腿夸在他脖子上,一缠一绕,用柔术把他撂倒,接着反制掰着他的肩膀,用尽全力只听“咔嚓”一声。

“啊!”劫匪的胳膊被生生掰断了,惨嚎犹如杀猪般凄厉。

杜马波顺手抓着悍匪的头发,用力往地上一按,“碰”把他磕晕后,看向另一个劫匪,喊道:“去帮他!”

张云芳愣愣的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过去帮着崔福来,刚刚崔福来也就突然袭击得手,螺丝刀在悍匪身上扎了一个洞,可随之悍匪拔出匕首就要捅他,幸好崔福来是老荣,看见匕首一晃而过。

一把捂着悍匪的匕首,两人对峙用力,就这么僵持住了,等杜马波结束后,张云芳先跑了过来,拿着玻璃在悍匪身上这顿招呼,可惜在第一下之后就碎裂了,扎的张云芳满手鲜血。

不过张云芳也不在乎,从小就跟男人打架的他使用了各种撒泼技巧,夹着男人脖子就拉扯,使劲用力加上挖眼睛,终于把崔福来救出苦海。

崔福来刚刚松了一口气,杜马波身影一闪而来,一记撩引脚一下踢在了劫匪的裆部,这下他可悲催了,眼睛被张云芳扣着,裆部又来了这么一下。就连崔福来都倒吸一口凉气,可见这种痛只有男人能懂。

张云芳这才反应过来,也不松手,夹着男人的脖子把他按在地上,使劲的往地上磕,直到满头满地都是血后,劫匪不会动了张云芳这才停手。

喘着粗气看着杜马波说道:“我也会哪招,只是刚刚忘了。”

战斗结束,杜马波终于明白,王斐说强将手下无弱兵的意思,乐天是个能打的角色她知道,自己的确打不过乐天这没错,可是就连乐天身边的女人都这么能打,这就不在杜马波的理解范围内了。

她以为,华夏女人不都是温文尔雅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大家闺秀到除了绣花针哪怕就连菜刀都拿不起来吗,今天张云芳的表现,终于打破了杜马波的三观。

“你很棒!”

“你更棒!”

两个女人竟然开始互相吹捧起来,黑暗的大厅中,战斗结束大家都喘着气放声笑了起来。

本書首发于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