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63章 突发意外情况

第363章 突发意外情况


                刚要挂电话,那头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等等乐天,明天曾温柔出狱,于涛也跟着,你不跟我们去行吗?”

“这……”

乐天躲到厨房,沉思着说道:“要不这样,只要于涛在场,你们就留出一个人,说跟我去办事了,每次都这么解决,总是让一个人给我当迷雾弹,这样能减轻于涛的怀疑。”

“到底什么病人啊,能让你冒这么大的风险?”张云芳诧异的问。

“很怪很怪的病,我没见过,不说了,回去跟你详细说。”

急忙挂了电话,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,无力的回到客厅,韩紫萱抱着布娃娃瞪着乐天说道:“好啊,你敢说我是奇怪的病人!”

乐天无奈的走回去,说道:“难道让我告诉张云芳,说你怀孕了,孩子是我的,我要留下照顾你,你猜她会怎么样?”

“呃……过来挠死我。”韩紫萱不在胡搅蛮缠,坐在沙发上精神萎靡的看着电视。

就在这时,韩紫萱的电话响了,是经纪人打来的,随意的接通,就听见经纪人说道:“我的大明星,你知道你旷工这些天,公司要跟你解约吗?”

“呃……真的假的?”

“愚人节快乐。”

韩紫萱松了一口气,随后怒道:“少拿这种事开玩笑。”

经纪人笑着说道:“大明星啊,差不多可以了,你休息这么长时间,如果再继续下去,公司肯定会跟你解约的,明天就回了拍戏吧,行吗?”

“好像不行,我生病了。”韩紫萱语气无力的说道。

“呃……真的假的。”

“我没骗你,我是真的病了,要不然也不会连续旷工这么多天。”

“也就是说,你还要再休息几天呗?”

“我也没办法,浑身无力,好难受啊!”

韩紫萱挂了电话,随手丢在一边喃喃道:“哎,这事出的,真闹心。”

身边的乐天也闹心,但谁让他俩不小心的,这怪谁。

乐天照顾着韩紫萱吃饭休息,到下午的时候,赵文瑄给乐天来了电话,也是催他回去的,乐天各种找借口搪塞,遇见这种事的确回不去。

……

第二天,河北看守所大门口,几辆豪华车停在附近,俊男靓女在这里站了好几个人,他们都在等着曾温柔出狱。

大门打开,曾温柔背着包裹走出来直接转身,然后对着大铁门敬了一个礼,“谢谢你们的照顾。”

喃喃一句后转身,看着其他人张开双臂说道:“我想死你们了!”

张云芳等人小跑过去,与曾温柔相互拥抱打招呼。

“温柔姐,里面生活怎么样,受苦了吗?”

曾温柔很享受的说道:“没,里面挺好的,如果再让我住几天,我就成里面的大姐大了,这里面的姐们,都以我马首是瞻。”

“温柔姐就是厉害啊,不愧跟乐天是同门。”钱恒泽调侃道。

“那是,你发现没有,温柔姐气质好像变了,更像是大姐大了。”张云龙说道。

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曾温柔“嗯”了一声,而这个时候,于涛从后面走了上来,说道:

“她的气质变化,主要是经历过磨难,还杀了一个悍匪,她变得更加沉着稳重了。”

所有人齐刷刷看了过去,曾温柔大义凛然的对着于涛笑了笑,“谢谢于警官这短时间对我的帮助。”

两人握了握手,于涛左顾右看的问道:“怎么乐天没来吗?”

“哦,乐天跟赵文瑄在学校准备三国医学研讨会的事,今天来不了。”钱恒泽急忙说道。

“是啊,为国争光这可是大事。”张云芳帮腔。

于涛委婉一笑,引领着大家一边走一边说:“现在你们要去哪?”

“去洗澡,把这一身的晦气洗掉。”曾温柔说道。

“我知道一家温泉很不错。”张云芳急忙接话。

大家这就上路,各自开车离开监狱,曾温柔坐上了张云芳的车,面带歉意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,你的车我给撞坏了。”

“没事,走保险理赔,问题也不是太严重,修修跟原来一样。”张云芳满不在乎的说。

曾温柔来了兴趣,说道:“我父亲就是修车的,我也学过一点,要不这样吧,你在哪修的车不如交给我自己修怎么样?”

“这你也会啊?”张云芳疑惑的说道:“干嘛一定要自己修?”

曾温柔急忙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打算改装一下,把车弄成行动专用车。”

“哦,哪你随便。”张云芳也不纠结,压低声音说道:“对了,跟你说个事,乐天去香港收拾毕云涛去了,这几天都回不来,咱们要帮他打烟雾弹。”

曾温柔疑惑的问道:“他没回来干嘛让我出来?”

“他担心你在监狱住时间长了,生气,所以不能拖了。”

“我在监狱里挺好的啊,我挺习惯的。”曾温柔不满的喃喃一句。

张云芳尴尬一笑,“总之出来了,就小心点别漏了,那条鱼可尖了!”

“了。”

到了温泉洗了澡,出来后去吃接风宴,最后大家高高兴兴的开车回京华,晚上到了市区大家分道扬镳,由张云芳开车送曾温柔去修理厂,留下她之后,张云芳开车回到金店。

傍晚下班的时候,所有培训过程即将结束,崔福来正招呼员工,把珠宝饰品送到保险柜里,看见张云芳回来,所有店员齐刷刷打了招呼。

“老板好。”

“你们好,辛苦了各位。”

运送过程还在继续,可就在张云芳即将要降下卷帘门的时候,一双手突然挡住卷帘门落下,张云芳茫然看着门口,一个女人走了进来,居然是杜马波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来找乐天,帮他解决麻烦?”杜马波一边走一边说。

张云芳是知道赌约的,也知道乐天赢了之后,杜马波要跟钱恒泽相处一段时间,这不,杜马波直接找上门,张云芳还有点小惊喜,反应过来后笑道:“什么时候到的,过来坐。”

“几天前就到了,李乐天先生呢?”杜马波冷声问道。

“他不在。”张云芳说完后招呼道:“来个人,端茶。”

“不用了,让所有人躲起来,马上要出事了。”杜马波谨慎的看着周围喃喃道。

“出事,能出什么事?”张云芳还没反应过来,问道。

杜马波推着她的肩膀就往里走,也不解释,强行推着她离开大门口,张云芳不理解的问道:“你干嘛啊?”

见很多员工都聚在通往地下室的门口,杜马波说道:“别愣着,快进去。”

崔福来急忙过来谨慎的问道:“老板没事吧,你是干嘛的?”

“我是朋友。”杜马波说话还是简洁,也不解释,拉着崔福来的胳膊就往里面走。

然而就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,大门外突然传来乱七八糟的声音,杜马波谨慎回头看去,推着所有人进入地下室大门,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怎么了,到底什么情况?”

“有人要打劫你们,我来帮忙,不想死快去躲好。”

“啊,打劫?”

一听见这话,所有人都怔住了,每个人都惊恐万分。

“哄”

然而就在这时,金店大门突然传来巨响,因为大家也看不见,但凭声音猜测,应该是有人开车撞了进来。

“啊!”不少店员惊吓的尖叫起来。

哪怕是张云芳性格在沉稳,此刻也有些哆嗦,但身为金店法人,她必须站出来安定军心,“大家不要慌,都去地下室金库,快走。”

所有店员转头就跑,走廊门口只剩下张云芳和崔福来,两人此刻都紧张的不行,唯独杜马波谨慎的守在门口偷瞄外面。

崔福来年长,他也是最先反应过来,急忙拿出电话拨通110报警,张云芳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警报器在柜台里,这里没有,怎么办,我们会不会死。”

杜马波转头看向张云芳说道:“有我在你不会死,进去躲好就是了。”

杜马波说完,打开地下室门,身体像是狸猫一样窜了出去,张云芳看见这一幕,急忙靠着墙边蹲下。

“喂喂,警察吗,我我要报警,我们遭到打劫,地点是西单金店……”

“砰砰”

这时,外面传来两声震耳欲聋的枪响,还有听不懂的语言,张云芳咽了一下口水,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你也去地下室,我要出去帮忙。”

“老板,别出去,外面太危险。”崔福来急忙阻止。

“听我话,快点下去,我是负责人,我必须在场,我要保护我和乐天的产业。”

张云芳说完后,深吸一口气,探出头看向大厅,然后小心翼翼的猫着腰出去,顺手把门关上。

崔福来看见这一幕,哆哆嗦嗦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,等接听后,崔福来深吸几口气说道:“美花,爸爸爱你,以后如果爸爸不在了,你好好生活,听乐天哥哥的话知道吗!”

“怎么了爸?”

崔福来关了手机,深吸几口气后,再次打开门,猫着腰往外爬着出去,现在局势不明,对方几个人不知道,但唯一能知道的是,他们有枪。

崔福来跟着张云芳身后爬进柜台,此刻张云芳从柜子里翻出螺丝刀,看见崔福来也出来后,压低声音茫然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“嘘。”

崔福来做了一个别说话的动作,伸手说道:“螺丝刀给我。”

张云芳把螺丝刀给他,崔福来退到插座附近,紧张快速的拧开插座螺丝,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帮我把风。”

本書首发于看書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