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48章 曾温柔被抓

第348章 曾温柔被抓


                曾温柔挂了电话,看着面前的手机店,笑了笑又看了看警官证,喃喃道:“办假证的就是有用啊!比套近乎可方便多了,不告诉我,哪咱们就晚上说事。”

曾温柔进入悍马车内,思考今晚的行动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直到傍晚手机店关门后,手机店的售货员都下班回家了,女店主出门锁上卷帘门,一边打电话一边走。

直到女店主消失在视线后,曾温柔这才下车,晚饭期间虽然不是最佳动手时间,但曾温柔可不想耗到半夜再动手。

走到卷帘门前,拿出万能钥匙撬开门锁,打开大门进去,直接奔着里面监控区,打开电脑调出监控画面,翻看笔记记录,“女店主说,这4个电话号是年前出售的,好在距离时间不远。”

曾温柔把监控存档调到年前,开始一帧一帧快放,检查时间很漫长,毕竟女店主没说是哪一天,就这样进行到8点多,对黑哥的监控画面还是没有任何头绪。

不过曾温柔的耐心已经没了,打开抽屉看了看,想找找账本记录本等信息,可是当拿起一个账本后,曾温柔突然看见了一个很震惊的信息。

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拍照存档,接着也不在继续看监控画面了,关闭电脑急忙出门,因为这个消息太震惊了,她出门后居然忘了锁门,跑了几步才想起来,急忙回去锁上卷帘门。

可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,一辆路过的出租车突然停在附近,司机下车对着曾温柔喊道:“喂,你干什么的?”

曾温柔的行为被发现,也不锁卷帘门了,转身就跑,而司机师父急忙追了两步,当看见曾温柔上了悍马开走,司机这才往回跑去开出租。

曾温柔驾驶技术可谓是真的好,不过此时她是心急如焚,因为刚才的发现简直太惊讶了,这手机店跟本就是一个幌子,明确的说,它是一个销赃的中转站。

曾温柔一边开车一边回头看,出租车追的很紧,但毕竟马力不足,悍马与出租车距离越来越远。

“居然捅了马蜂窝了,乐天,乐天。”

曾温柔一边开车一边翻找手机,可是刚刚拿出来拨号,前方路过一个十字路口,曾温柔一个刹车躲避不及时,与一辆车直接来了一个拦腰相撞。

“轰”

悍马的强烈撞击愣是把车子撞飞,但悍马也哑然失火,安全气囊弹出,把曾温柔震得当场昏迷。

车祸现场,不少车子停下围观,大家聚在周围议论这场车祸,出租车停在不远处,司机急忙跑过来,看了看车毁人亡的现场,被撞的车惨目忍睹,而悍马却没有太大的事。

司机打开悍马车门,对着围观者喊道:“我送她去医院,你们报警了没有?”

围观者们纷纷回应,直到出租车司机把曾温柔丢在出租车上,这才开着车离开。

路上,出租车司机一边打电话一边开车,“喂,人我抓到了,现在送到郊区,来几个人接应一下,对,目前她还在昏迷中。”

司机打电话的时候,曾温柔朦胧间听见了声音,求生意志让她意志逐渐清晰几分,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,看见正在打电话的司机,也知道自己落入敌人之手了。

“他们要把我杀了,还是要把我卖了?绝对不行,我要反抗。”

曾温柔刚要挣扎,可是脑袋很疼,下意识吭了一声,司机听见声音,急忙转头戒备的说道:“醒了,告诉你最好别乱动,否则我可不客气。”

曾温柔知道危险,她不是不怕,可是一直想着乐天说的话,“遇见危险一定要沉稳,冷静!”

灵机一闪,想起一个主意,“我在哪,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

“少装,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”

“头好痛,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我是谁?”

“你问我,少他妈跟我装。”

郊区,漆黑的旷野,有好几个人提前在这里等着,其中一个就是手机店的女店主,她身边站着几个壮汉。

出租车缓缓行驶过来,停在几人面前,司机下车后,打开后驾驶做车门,拉着曾温柔的头发把她拎了出来。

“妈的,居然跟我玩失忆。”

“就是她,今天来我手机店的女警察。”女店主指着曾温柔喝道。

几个男人蹲在曾温柔身边,直接搜身,警官证等等都不放过,不过小偷在行动中,是绝对不会带跟自己身份有关的东西,就比如,一个不小心把身份证丢在现场,这是准备给警察送证据吧?所以,他们这几个人只是搜到了假证件。

女手机店主看了看证件,拿着蹲在曾温柔身边,恶狠狠的说道:“老实说,你是怎么知道电话号码的,是不是警方已经察觉什么了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曾温柔还在演戏。

“少跟我装。”女店主一巴掌打在曾温柔脸上,厉声呵斥道:“我告诉你,落在我们手上,我有几千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此。”

“我真的不记得了,你干嘛打我啊?”曾温柔反唇相讥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女店主站起来质问道。

出租车司机一脸的难色,“刚才我抓住她的时候,她除了车祸,悍马拦腰撞上了通用,挺惨的。”

“她失忆了?”女店主茫然的问道。

“干脆直接杀了,免得引起祸端。”一个男人抽出身上的匕首说。

“哎,等等。”女店主再次蹲在曾温柔身边,勾住她的下巴阴狠的说道:“知道我们是干嘛的吗?”

曾温柔装出花容失色的表情,“不,不知道。”

“告诉你,我们是人口贩子,落到我们手中,信不信直接把你卖到非洲,给黑人当媳妇?”

曾温柔脸色瞬间变得撒白,而女手机店主突然笑道:“怎么,不跟我装了,你不是失忆了吗,给我捅死!”

可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,曾温柔急忙反应过来,弱弱的问道:“非洲,是哪?”

这下全场将愣住了,一个个全都看着女店主,不知道是杀了还是真拿去卖了?

“呃,先绑了再说。”

几个男人七手八脚的把曾温柔五花大绑起来,而女店主走到司机面前,沉思着问道:“你抓住她的时候,发现什么不对的吗?”

“没有,她开的车是京城牌照政府车牌,另外我也看了,她身上没有有用的信息。”

“这么说,她没发现什么?”女店主问。

“不确定。”司机回应。

“先关起来,如果真是政府的人,杀了对咱们也没什么好处,不如给卖了换点钱,再说她长得还挺漂亮。”

几个壮汉把曾温柔五花大绑的丢进后背箱里,接着交谈几句后,这才开着车晃晃悠悠的走了。

曾温柔松了一口气,刚才演技的确好使,只不过现在还在他们手中,要冷静,想一个脱身的办法。

后背箱里很狭窄,很黑,很热,幸好曾温柔能在夜里视物,看清局势后,被捆绑的手伸进内衣兜里,拿出早就藏好的指缝刀,接着一点点割开绳索。

“不行,我现在还不能割开。”

曾温柔突然停止动作,危机感让她大脑运算飞速,如果现在割开绳索后,等一会到地方被发现,肯定会就地正法,不如等待最佳时机。

“他们要带我去哪?”曾温柔又开始思索,“今天曾温柔突然发现的证据,其实是一个倒卖人口的账本,上面记录着进货出货信息,只不过是拿着黑话写得,幸好曾温柔学过,要不然恐怕真的把这个线索漏掉了。”

曾温柔已经想好了n个对策办法,只要保命不死,她一定能脱身,万幸是手机掉在悍马车上了,并没有被带来,只要乐天他们找到悍马车,肯定知道自己深陷危机,他一定会救自己出去的。

车子开走大约2个小时左右,行驶速度变得缓慢起来,听着车外的声音,这里不是野外,应该是郊区,或者是某些工厂之类的。

在传来金属大门的声音传来之后,车子再次前进,不过这次走了没多远,车子终于熄火停稳。

车门打开,脚步声越来越近,打开后备箱车门,几个大汉伸出手把曾温柔托出来,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拖着她走。

曾温柔装作挣扎,但却对周围仔细观察,这是一个工厂,现在的位置是一个废弃楼房,里面到处都是灰尘,还有各种腐败的气味。

拖着曾温柔来到一道铁闸门前,“吱嘎”一声,铁大门打开,里面顿时传来恶臭,还有几个惊恐的声音。

男人贱笑的拖着曾温柔进去,“给我老实点,免得受皮肉之苦。”

其中一个男人临走之前,还蹲下看了看曾温柔的表情,最后还是似笑非笑的走了,曾温柔不难看出,他以后要对自己做什么事情。

铁大门关闭,曾温柔急忙看向周围,房间里特别黑,但能漆黑视物的她自然看见了全貌,房间里有5个女人,头发凌乱,面目惊恐,就连衣服都有被撕毁的痕迹。

“这是哪?”曾温柔下意识的问道,可是几个女人除了害怕,哪敢回答她什么。

见问话没用,曾温柔急忙用指缝刀割开捆绑绳索,然后站起来在房间里观察一圈,最终蹲在几个女人面前,试探的问道:“你们没事吧?”

本书首发于看书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