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49章 希望就在前方

第349章 希望就在前方


                从她们的眼神中,可以看出恐惧,紧张,还有淡淡的忧伤,也不知道她们几个被关多久了,此刻的她们神智已经很衰弱了,任何危险恐怕都会让这几个女人精神崩溃。

“怎么办?”

曾温柔在漆黑的房间里来回踱着步,“不行,我不能指望乐天来救我,这帮人都是变态,估计今天晚上他们就要糟蹋我,到底怎么办?”

曾温柔越想越着急,手心都开始冒汗,“我要冷静,冷静。”

走到门口,趴在铁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,幸好曾温柔接受了听觉训练,能很好的掌握自己的听力系统,铁门后面,隐隐的传来几个男人讨论的声音,大概的内容是,今天晚上谁留下守夜等等。

“只留下一个人,这感情好,一个还好对付。”

曾温柔顿时想起一个方案,急忙回去捡起绳子缠在自己身上,然后安静的等待着一会的行动。

没让曾温柔等太久,估计外面的男人已经商量完毕,走了几个后,一个男人留下,脚步声越来越近,当站在铁大门前的时候,身边的几个女人吓得更是哆嗦个不停。

“咔嚓”

大门打开,光芒照射进来,男人拿着手电筒对着房间内一顿照射,刺眼的光亮让所有人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。

手电筒光束最终落在曾温柔身上,男人缓缓靠近,带着邪恶的笑容,过来一把抓住她的头发,拖着就要往外走。

被拖拽的时候,曾温柔看见了几个女人怜悯无助的表情,不过曾温柔的惊恐只是装出来的,毕竟她要想办法逃走,不管什么情况,冷静才能救自己脱离苦海。

男人拖着曾温柔走到大厅,突然用力,拎起曾温柔把她按在桌子上,接着就要脱下她的裤子。

“你就不能温柔点吗?”曾温柔叫嚣。

“哟呵,你不害怕?”

“我喜欢前面。”曾温柔晃动屁股说道:“这样太隔肚子了。”

男人一听这话更加激动,拉着曾温柔转身,面对面之后,他一把掐住曾温柔的脖子,脑袋靠近说道:“别想耍花样,你逃不了。”

“呃……”咽喉被掐住,曾温柔憋得满脸涨红。

随后男人用力一托,把曾温柔身体完全推上桌子,接着就要解开裤腰带,曾温柔在计算时机,嘴上却喃喃道:“轻点,温柔一点。”

男人见曾温柔这么配合,估计以前从来没有过,脑袋靠近直接亲在曾温柔嘴上。

“就是现在。”

曾温柔突然撑开绳索,按在男人的脖子上,冷冷说道:“别动。”

男人吓的奋力挣扎,身体连推好几步,双目惊恐的看着曾温柔。

曾温柔也坐直身体,用同样惊恐的眼神看着男人,两人对视良久后,曾温柔看了看手掌,指缝刀上还沾染着鲜血。

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男人也感觉到了什么,手急忙在脖子上摸了一把,拿下来一看,猩红的鲜血沾染满手都是,显然脖子上的大动脉已经被割破了。

“我杀了你!”男人愤怒无以复加,奔着曾温柔就扑了过来。

曾温柔毕竟是个女人,就算她算计再好,可是真正面对悍匪,她也不敢正面抗衡,哪怕是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,恐惧毕竟沾满了内心,挣扎也只是念头,毕竟她没真正的杀过人。

男人如狼似虎的扑过来,曾温柔吓得急忙翻身下地,绕着桌子跑,躲避悍匪的追杀。

男人愤怒到了极点,拎起凳子啤酒瓶丢过来,幸好曾温柔只是害怕,还没有到发傻的程度,这些东西被丢过来后,都被她躲闪掉了,曾温柔一直绕着桌子跑,这更加引起男人的暴怒。

推着桌子用尽全力,曾温柔把着另一边,但力量没有男人大,硬生生倒退好几步,直到后背撞在墙上的时候,桌子定在小腹上,很痛。

“啊!”曾温柔惨叫。

男人吼着就要抓曾温柔,可哪知道,他的力量越来越小,神智也越来越迷离,如同行尸走肉一般,下意识伸着手,抓住曾温柔的胳膊。

“别碰我,啊!”

曾温柔还在反抗,虽然被桌子挤压让她无路可退,可男人的手伸过来,她各种拍打,试图挣脱。

渐渐的,男人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迷离,接着是不甘心,到最后变得无神,男人趴在桌子上,手抓着曾温柔手腕,死不瞑目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。

“松手,我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想让你别动来着,啊,别这么看着我。”曾温柔都快崩溃了,男人浑身上下都是腥红的鲜血,脸色苍白狰狞恐怖,关键是,他的手死死的抓着曾温柔的手腕,这让曾温柔怎么挣脱都掰不开。

曾温柔擦了一把眼泪,也不敢看男人的眼睛,使劲掰开男人的手,接着全力一甩,男人失去重心倒在地上,显然是失血过多而死了。

曾温柔小心翼翼的靠近,摸了一把眼泪,蹲在男人身边用求饶的语气说道:“大哥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别怪我啊!”

装着胆子抚过男人的眼睛,男人闭上死不瞑目的眼睛,曾温柔虚脱的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喘着气,显然这已经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。“我杀人了,我杀人了,怎么办?”

曾温柔看着男人的尸体,半晌,她突然反应过来,“对,他们是坏人,他们罪有应得,我要报警。”

曾温柔哆哆嗦嗦站起来就要往外走,可是刚走几步想起来,屋内还有几个女人呢。

哆哆嗦嗦的喘息着往回走,打开铁大门,里面的几个女人躲在角落身体下意识的颤抖着。

“你们别怕,我是来救你们的,你们自由了。”

听见这话,几个女人下意识看向曾温柔,但没有一个人敢有动作,曾温柔走进去,试图拉着一个女人说道:“别怕,坏人死了,被我杀死了,咱们这就走,报警,找警察。”

几个女人瞬间泪流满面,一个个抱着曾温柔痛哭流涕,把心里的委屈全部用泪水发泄出来。

这一刻,曾温柔也动容了,刚刚,她还未杀人而懊悔,可此刻,她觉得自己做的事对的,这种人就该死,死一万次都不够。

安慰着几个女人往外走,当他们看见倒在血泊中的男人时,一个个吓得再次抱在一起哆嗦起来。

“别怕,他死了。”曾温柔指着尸体解释。

几个女人偷瞄男人,接着一个女子撞着胆子上去,对着尸体这顿狂踹,估计是为了发泄她心中的委屈吧。

其他几个女人也爆发出泼妇的潜质,对着尸体这顿又抓又挠,如果她们要有刀,估计肯定会鞭尸。

曾温柔见女人们恢复动力,心情也松缓不少,环顾一圈,在地上看见指缝刀,急忙过去捡起来收好,这东西可不能丢,在看看还有什么能带走,捡起手电筒,死者的电话,还有车钥匙。

当搜过结束后,曾温柔拉着女人们说道:“别打了,想办法快跑,别一会他们人再回来了。”

几个女人一听也不在纠结,纷纷跟在曾温柔身后往外走,大楼外是一辆夏利,这车也够破的,曾温柔絮叨一句后,开门上车示意其他女人赶紧上来走人。

几个女人上车后,曾温柔辨别了一下方向后发动车子。

天蒙蒙亮,太阳初升,带着朝阳希望,在天空冉冉升起。

车子缓缓驶入市区,环卫工人正在扫地,曾温柔停在环卫工人面前,焦急的问道:“你知道公安局在哪吗?”

环卫工看见车内的几个人女人都是脏了吧唧的,也没多想,告知了公安局地点,曾温柔开车到了地方,看见代表正义的公安徽章出现在眼前,几个女人再也捧不住了,在车上就放声大哭起来。

车子停稳,曾温柔也不理会几个女人,直接下车冲进公安局大院,“警察,我要报警。”

还没进院就放声大喊,守门老人闻声出来,看着邋遢的曾温柔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曾温柔跑到大门前,急匆匆的说道:“我发现了一个倒卖妇女的窝点,快,带我报警。”

守门大叔也不敢多想,披着军大衣打开门,曾温柔直接往里面冲,同时指着车说道:“帮我照顾一下车里的几个女人!”

守门大叔看了看车里的几个女人,茫然的看着曾温柔消失的身影,喃喃道:“胡说八道吧,这朗朗乾坤的,还有人有这么大的胆子。”

曾温柔冲进大门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阵大喊:“警察,我要报警,警察,人命关天的大事,人呢?”

凌晨时分,值班警察们都在睡觉,一听有人这么喊,匆匆起来出门,看究竟发生了什么,双方交涉后,曾温柔拿出罪证,指明犯罪地点,再看几个受害者全部神智崩溃,警察们也不敢托大,直接立案调查。

按照曾温柔提供的线索,清晨就抄了手机店,并且顺藤摸瓜的找到了窝点,在曾温柔的指正下,男人的尸体被带走,接着在警察雷厉风行的作风下,当天上去就把女手机店主抓个现行。

这件事在公安系统引起很大轰动,因为影响太大,不能对社会舆论公布,以免让其他同党得到消息逃跑,但一场大围剿行动,也在这一天完全展开,以至于尘封多年的人口失踪案,都在这一起案件中,全部得到了线索,从而获得突破性进展。

看书辋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