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35章 夜探监狱

第335章 夜探监狱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进入围墙内没有着急跑,因为高塔的探照灯正在扫视,乐天盯着灯光游走路径,口中喃喃道:“5、4、3、2、1。”

最后一个数字喊完,乐天突然发足狂奔,黑色影子一闪而过,速度快的相当惊人,当乐天蹲在了探监室墙根下面后,对着前方牢房区观察一番,皱眉沉思片刻后,看着探照灯再次在心里默念起来。

几秒过后,探照灯光走远,乐天再次发足狂奔,一边跑一边拿出万能钥匙,接着来了一个长长的跪滑停在门口,钥匙快速不偏不倚的插进钥匙孔内。

时间紧迫,乐天屏住呼吸撬锁,2秒过后,“咔嚓”一声门锁被撬开,急忙开门进去反手把门关上,也就在这之后,探照灯扫过门口,与乐天堪堪交错。

乐天进入牢房区大门并没有急着进去,守门的狱警室有电视的声音,估计里面的狱警正在看着电视,乐天小心翼翼的猫着腰走到狱警室门前,拿出一根银针,把稀释乙醚沾染一点点。

偷摸观察了里面情况,只有一个狱警,皱眉盘算着,“狱警室内应该有4个人,只有一个的话,那就是去巡逻了,看来只能启用第二方案。”

乐天拿着银针对着里面的狱警丢了进去,一下扎在了他的脖子上,狱警只是感觉被蚊子叮了一下,之后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
乐天心里倒数几秒,随后大义凛然的走进狱警室内,压低声音说道:“看见没,这就是乙醚的效果,就算我站在他面前,他也毫无感觉。”

“好神奇啊!”耳机中传来曾温柔的感慨。

乐天拿起桌子上的中华烟,再拔下狱警脖子上的银针,扎染乙醚后一点点的滴入在每根烟嘴上,做完后清理了一下来过的痕迹,这才转身出去。

拿出万能钥匙打开第一道铁栅栏门锁,进去后再翻出针孔监控头,安装了第一个后下达指令。

“搞定,数据连接。”

曾温柔在操作,乐天缓慢前行,监牢区里面很熟,但是外围乐天只能凭借印象寻找,当打开第二道铁闸门的时候,里面传来狱警的脚步声,越来越近。

乐天站定脚步,听声辩位后,快速寻找可以躲藏的掩体,最终把地点定在铁闸门上面。

把这铁闸门快速爬了上去,屏住呼吸等待狱警到来。

没多久,三个狱警走到门口,其中一个开门,三人都没发现头上的乐天,直到消失之后,乐天这才下来快速消失在拐角,蹲在地上说道:

“注意看着第一个针孔监控,告诉我他们谁没抽烟。”

“行,你小心点。”

之后的路程乐天并不着急,慢悠悠的走在牢房走廊区,牢房内时不时传来咳嗽声,还有很大的呼噜声,偶尔还能听见叹气声。

乐天的目标不是普通牢房区,而是里面的禁闭室,俗称小黑屋。

通过普通牢房区后,来到禁闭室关押区,这里面还有狱警,这也是最关键的一扇门,如果失误,乐天将会万劫不复,哪怕是乐天心智再好,此刻也多多少少紧张。

拿出万能钥匙,用最小的声音撬开铁闸门,当门锁开了以后,乐天没有急着开门,因为他记得,这铁闸门的锈迹声音很大,每次开门都会发出很刺耳的声音。

在这寂静的夜里,一点点声音都能传遍整座牢房,生活常识,在门鼻链接口滴入一点点食用油,铁门打开不会发出任何声音,但会保持很长时间,对于乐天来讲,他当然不能做留下痕迹的事情。

哪唯一的办法,也只能用水,这是最安全有效的手段,一次性开门效果很好。

乐天拿出一条口香糖塞进舌根下面,没一会,舌线分泌出大量唾液,用干净的一针沾染唾液滴入门缝间,这才小心翼翼的,无声无息的打开牢门。

身形快速进入,把口香糖粘念在门锁上,猫着腰蹲在窗户下面,里面只有一个狱警,他迷迷糊糊的好像在打盹,不过乐天不敢大意,拿着银针沾染一点乙醚,对着狱警丢了过去。

这下万无一失,过去拔下银针这才放心不少,最后拿出一小喷瓶,走过每一间牢门,打开铁窗对着里面喷一下,每个都不错过。

当全部搞定后,乐天确定有3个禁闭室内关押着犯人,乐天皱眉沉思着,根据禁闭室传出来的气味,乐天站在一间牢房前,这里关押的一定是冯祥,要问乐天为什么这么肯定,其实道理很简单。

冯祥今天吃过烤鸭,香气在他身上不会很快消失,更何况身在禁闭室也不能洗澡,再加上他今天被暴揍,除了烤鸭的味道,还有淡淡的血型味道,除此之外,其他两个牢房里的犯人,在乐天喷乙醚的时候都有了一点点声音回应,唯独冯祥没有,那是因为乐天给他的烤鸭中下了吗啡,现在他应该是虚弱期,也是神智最迷惑的时刻。

乐天拿出万能钥匙打开牢门,“吱嘎”一声打开走了进去。

里面很黑,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,在木板床上,一个人正佝偻的蜷缩在上面,对于乐天进来也毫不在意。

乐天过去站在床边,拿着小喷瓶对着冯祥的头部再次喷了两下。突然的声音惊扰了冯祥,他急忙睁开眼睛,可随后失去了意志。

乐天看了看手表,确定时间和药效后,拎着冯祥的领子把他脱下床丢在地上,打开通讯说道:

“现在开始计时30分钟,过后你要认真注意摄像头,千万不能大意知道吗?”

“明白。”传来曾温柔的答复后,乐天这才蹲下看着冯祥,用低沉的声音说道:“冯祥,冯祥,冯祥,睁开你的眼睛,看看我是谁?”

朦胧间冯祥睁开眼睛,神智有些迷离可是太黑,实在看不清,含糊不清的说道:“你是,你……是,谁?”

“我是你的爸爸。”

“你是我爸爸,爸爸,爸爸。”他喃喃自语,完全没了辨别真假的能力。

乐天拿出火机,点燃后在冯祥眼前晃悠着,“看着你面前的火光,它驱赶黑暗,也能驱赶你心中的委屈。”

冯祥的眼球跟着火光左右摇摆,十几次过后,他的神智更加迷离了,就连喃喃自语也变得虚弱无力。

“儿子,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?”

“我,我想说,是我害了你,我对不起你。”冯祥机械般的说出了心里话。

“你为什么对不起我,你怎么害了我?”

“我没听你话,我私下收黑钱,你知道后打了我,我走了,来到首都,做了很多坏事。”

“我原谅你儿子,毕竟我已经不在了。”乐天继续突破他的心里防线,然后试探的问道:“你认识毕云涛吗?”

“认识,他,是个混蛋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我为了巴结他家的关系,在他身上花了很多钱,可他答应我的,一件事没帮我办?”

“我的死,是毕云涛造成的,你愿意帮我报仇吗?”乐天继续催眠引导。

“我,对不起爸爸,我对不起你。”此刻,冯祥说的全是心里话,他的愧疚与无奈。

“如果你感觉对不起我,能告诉我一件事吗,毕云涛找了谁,奸-杀他的一位女同学?”

“他找了谁,是谁?”

“你见过凶手吗?”乐天再次试探的追问。

“我没见过他,凶手我不认识,我只是听从他的安排,把车子借给了一个叫黑哥的人,我不知道他是谁。”

“黑哥是谁?”

“他是道上的人,帮人做一些非法勾当,没人知道他的真名,大家都叫他黑哥。”

“你知道怎么联系这个人吗?”

“我知道,电话是……”

乐天记住黑哥的电话号码,沉思良久后,火机晃动停止,乐天再次压低声音说道:“如果世界分为善于恶,你觉得你是好人还是坏人?”

“我是坏人。”冯祥看着跳动的火光回答。

“哪你想成为好人吗?”

“不想,好人就是弱势人群,生下来好人就被欺负,我不想被欺负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他内心深处就没法成为一个好人,哪没办法了,只能让他去死了,乐天沉思良久,再次说道:

“当我数到一的时候,你闭上眼睛,进入你的内心世界,问问你,对得起爸爸吗?”

“我……”冯祥还想说话,可是乐天却已经开始倒数:“3、2、1!”

“啪”zippo火机特有的关闭声音响起,冯祥也随之闭上了眼睛,他进入了自己的内心深处。

乐天深沉的说道:“你出去后要做的事,是不是应该替我报仇?”

“是。”

“罪魁祸首是谁?”

“毕云涛。”

“你会杀了他吗?”

“我尽力。”

“如果你杀不死他,怎么办?”

“我,我?”

“哪你不如来地下世界找我吧,咱俩再续父子情缘。”

“好的爸爸,如果我不能帮你报仇,我就自杀,亲自在你面前谢罪。”

“报仇,谢罪,报仇,谢罪……”

乐天低沉着声音,一点点侵入冯祥内心深处,突破了他的心里防线,直到心里暗示语像是烙印一般牢固之后,乐天这才停止暗示说道:

“现在睡觉吧,当你醒过来的时候,你活下去的目标就只剩下报仇,然后谢罪与我汇合,睡觉吧,沉沉的睡一觉,睡吧!”

本书源自看书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