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33章 探监

第333章 探监


                “张云芳那样的,她言行举止间,都透着一股自信,还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态度,就好比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感觉,这种气质,才是从小培养的富贵气,不是她们这种靠打扮和外衣伪装出来的气质。”

乐天解释完毕后,曾温柔陷入沉思,喃喃自语道:“好像是这么回事,我就见过张云芳几面,可是就感觉我跟她不是一路人,说话办事都走不到一起去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们两个生长环境,还有所受教育不同引起的社会性代沟。”

“哇,你解释的好深奥啊,像是专家一样。”

“呵呵,这几天看了好多这方面的书。”乐天笑了笑。

曾温柔又把话题撤回来,问道:“哪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了,你知道吗?”

乐天再次看向那个女人,说道:“她眉间有印痕,这说明她经常皱眉,她眼神中表现的多半都是忧郁,再看她拿杯子的习惯,这是经常接受西餐礼仪培养出来的,也就是说,她当小三的时间,最起码也有3年了,这改变了她所有的原本习惯,但因为她说话语调有点下降的感觉,这代表她返璞归真,变回那个谦卑的姿态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她要被抛弃了呗?”

“嗯,猜对了。”乐天接着解释说道:“她也知道自己要被抛弃了,所以她表现出来的动作习惯,比以前的她还谦卑,只不过是被礼仪调教过,她没有表现出泼妇的做派。”

“你说她有没有可能是工作出了问题,被领导骂了呢?”

“绝对不是。”乐天又指了指正在擦地的一个服务员说道:“她才是刚刚被老板骂过了。”

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曾温柔急忙问。

“她擦地的动作幅度有点大,看眉宇间的神态,不满,不服气,还有一丝委屈,在三种情绪纠缠之下,她擦地的时候用的力量很大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啊。”曾温柔若有所思,“可是知道这些能有什么用,难道我们顺东西,还考虑金主的感受吗?”

“普通的文雀当然不用,可你别忘了,咱们是侠盗。”乐天压低声音说完后,拿出两样东西,把指甲盖大小的监听器递给曾温柔说道:

“戴上它,一会你就知道作用了。”

曾温柔很听话的戴好后,问道:“对了,我们来这里干嘛,难道中午吃烤鸭吗?”

“不,烤鸭是让你送给一个人的,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等烤鸭拿出来后,两人开车离开,先去了健身中心,乐天取了一点吗啡回来,直接说道:“开车,去北郊监狱。”

“啊?看犯人呢?”

乐天没接话,拿出注射器,把吗啡注射进入烤鸭内,曾温柔一边开车一边试探的问道:“你不是要下毒吧?”

“不是,这是迷幻-药。”

“我们到底要去看谁,你给我一个提示呗?”

“冯祥,毕云涛的狗-腿子。”乐天说完后郑重的看着曾温柔说道:“还有,不是我们去看谁,而是你去。”

“我?”

之后不管曾温柔问什么,乐天就不在说话了,直到qq停在北郊看守所外面,乐天让曾温柔坐好,语调阴沉的说道:

“现在,你闭上眼睛。”

曾温柔闭上了眼睛,乐天接着说道:“你幻想面前是大海,你身体很沉(催眠暗示语就不写了)……当我数到三的时候,你就打开你面前的大门,1、2、3!”

“啪”

同时,乐天打了一个响指,曾温柔下意识睁开眼睛,但眼神却有点空洞。

乐天下车,从后备箱里拿出随身监控摄像头,又从曾温柔伸上拿出手机,链接后下达后面的暗示语说道:

“现在你可以下车了,拿着烤鸭往前走,一直走。”

曾温柔毫无意识的开门下车,拿着烤鸭走到大门前。

“敲门。”

看着手机画面传回来的信息,乐天指挥。

曾温柔敲了敲监狱大门,有狱警打开门,乐天下达指示语,同时曾温柔语调低沉的说道:“我来探监。”

狱警让她进来,跟在后面一直走,穿过很多道大门,一直进入到探监室内,狱警示意要检查烤鸭。

曾温柔随手把送餐袋交给狱警,然后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等待着,狱警检查很快完成,拿着进入玻璃铁窗内。

没多久,冯祥被带进来,他一步三晃的坐在曾温柔对面,似笑非笑的拿起电话,曾温柔也拿起电话接听。

冯祥玩世不恭的说道:“你是我玩过的哪个妞,我对你怎么没有印象?”

“无所谓,反正你的女人很多。”

“也对,不过你是第一个来看我的,等我出去后,直接说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。”

“你还不知道吧,你父亲已经被抓?”

“我知道啊,那又能怎么样?”

就在冯祥满不在乎的时候,狱警把香喷喷的烤鸭放在他的面前,冯祥的眼睛都直了,看着烤鸭口水一个劲的咽,不断的舔着嘴唇,就好像实在忍受不住了一般。

“吃吧,特意给你带的。”乐天指挥,由曾温柔说出口。

冯祥吧唧吧唧嘴,笑眯眯的说道:“还是你好,你是我的真爱啊,等出去送你一辆跑车。”

话落,冯祥不再捧着,拿起烤鸭大口大口的撕咬,满嘴流油弄得那都是。

乐天看着监控画面良久,指挥说道:“你父亲死了你知道吗?”

同时,曾温柔也说出这句话,接着冯祥一怔,呵呵笑了两声继续吃着,“不可能,我父亲怎么能死,你别忽悠我。”

“他为了不供出上面的人,畏罪自杀了。”

可此时,冯祥的注意力完全被烤鸭诱惑了,大口大口的吃,也不跟曾温柔交谈。

“你父亲临死前给你写了一封遗书,他是为了让你和你的母亲过上好日子,不拖累你俩,所以才死的。”

冯祥虽然还在吃,可是眼神已经有了一丝空洞,吃,仿佛只是下意识举动,或者是说,他的脑海里在想些别的东西。

半晌,冯祥撕下一块鸭腿肉,津津有味吃着的同时,试探的问道:“你说实话吧,如果我父亲真的死了,我家又被抄了,也就是说我一无所有了,你还图我什么?”

“你这人不懂爱,跟你说了也没用,你父亲可比你强多了,他一生只爱你母亲,还有你。”

冯祥咽下大口鸭肉,最后居然连骨头都嚼碎了,但也只是嚼着,他的眼神越来越空洞,眉头也没有上扬傲气的神态,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。

“我父亲死多久了?”

“大概有1个月了。”

“他,遗书上还说什么了?”

“全是给你的忠告,希望你以后好好做人,不要像他一样走歪路,最后回不了头,还被逼着自杀,所有内容,估计你出来以后就能看见了。”

就在这句话落的时候,冯祥终于落下一滴滚烫的泪水,滑过油腻的嘴角,从下颚滴在手背上。

他这一哭,终于再也捧不住了,眼泪哗啦啦的使劲的流,从心痛到撕心裂肺,再到声嘶力竭。

“爸,爸,孩儿不孝啊,是我不好,怪我了……”

他一边哭一边用拳头砸自己的脑袋,半晌过后,他哭累了,擦着鼻涕眼泪的问道:“我母亲怎么样了?“

“你的母亲现在倒在医院里,因为急火攻心,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?”

接着,冯祥用恳求的语气说道:“能不能帮我照顾我妈,你要什么我都给你,真的,求你了。”

“你现在一无所有,你还能给我什么?”

“我有,真的,我还有朋友,他们钱我很多钱,我出去要账他们一定会给我的,到时候这些钱我都给你。”

“我来看你,不是为了这些钱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是个好女人,只要你帮我,我什么都给你,真的,求你了。”

本来狱警要过来阻止谈话的,可是冯祥突然跪在地上,对着曾温柔这顿磕头,他再也没有了不可一世,再也没有了玩世不恭,此刻的他不再是那位花花大少爷,他只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小人物,在这一刻,就连狱警都有点动容了。

“既然这样的话,我要你的一个信息,你给了,我就帮你。”

“你说,我保证知无不言。”

“凶手是谁?”

“凶手,凶……哪个?”冯祥仿佛反应过来,“你到底是谁,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?”

“那就是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,再见,等你母亲死了,我再来送信。”

“别走,回来,回来,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个凶手,回来!”冯祥疯狂的砸铁窗玻璃,可随之警察出手阻拦他。

曾温柔面无表情的往外走,步伐沉稳安全不被警报所动容,直到走到窗口,站定看着冯祥被狱警拖走,此刻,他是疯狂的,因为药效发作了,而大批狱警们拖着他进入操场,拿着警棍这顿招呼。

看了几秒后,曾温柔身边的狱警说道:“别看了,走吧。”

曾温柔跟着他离开,走出监狱大门的一刹那,曾温柔突然苏醒过来,转头看了看大铁门,茫然了几秒后,急忙向着qq车跑去,进入架势位直接问道:“刚才发生什么了?”

“看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乐天把手机交给她,上面从最初开始播放,每一个镜头都没错过,可曾温柔却一点印象也没有,茫然的问道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本书源自看书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