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29章 扰民的下场

第329章 扰民的下场


                邻居们来的人可谓真不少,七八个老京城汉子,两个人看着乐天,其他人进屋去找刚才喊救命的人去了。

而邻居女眷们则拿着菜刀、擀面杖等,站在巷子外围,看样子生怕乐天对她们怎么滴似的。

胡同里的邻居都认识曾温柔,毕竟她跟李六指在这里住一年了,几个男人进屋后,看见曾温柔这顿询问。

“小柔啊没是吧?刚刚那男人没把你怎么样吧?“

“没,我跟我男朋友闹着玩呢,就是声音稍微有点大,真抱歉,对不住各位啊!”曾温柔连忙解释。
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看着曾温柔通红的脸,他们又七嘴八舌的问道:“你要是有事就说话,别担心,我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人了?”

“就是,如果有事千万别憋着啊!”

“谢谢几位叔叔,我真没事。”

披着风衣跟着几个男人出来,一路上还在解释,好不容易到了门口,其中一个男人认出乐天,疑惑的问道:

“哎,他不是老李头的孙子吗,你俩怎么成一对了?”

所有人瞬间止步,显然这个八卦更让他们来兴趣。

“啊,我是干亲,不是亲生的。”

“我也是远房,我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。”

乐天跟曾温柔连连辩解。

邻居们脸上还带着疑惑,但乐天一伸手一下揽住曾温柔的肩膀,“我爷爷知道我们的关系,还是他撮合的呢!”

“哦,这样啊!”邻居们释然了。

其中一个京城汉子说道:“哪你们继续,不打扰了,不过我得说你俩一句,年轻人怎么玩都行,可声音别忒大,扰民,再说了,你那么喊,谁不误会?”

曾温柔这个尴尬,为了演戏,头还故意埋在乐天怀里,娇弱弱的说道:“我俩下次一定注意,我保证不会在出声了!”

一帮邻居看见两人这么暧昧的状态,也没法留着了,只好告辞,可是大门刚刚关上,邻居们刚要分道扬镳,一个人就反应过来,“哎呀,刚刚还报警了,警察哪怎么解释?”

“呃,别管了,谁让他们年轻人办事还每个分寸。”

乐天和曾温柔关门后进屋,乐天板着脸训斥道:“喊喊喊,好了吧,邻居都惹来高兴了吧?”

曾温柔噘着嘴,不管不顾的脱下风衣,掀开被子钻进被窝,“我不管,你把我房间的老鼠给我弄死,要不我睡床,你睡地板。”

“哎呀,我就睡这了,你能把我怎么滴。”乐天也翻身上床,接着两人就开始争抢被子,最终,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之后,曾温柔才发现不对,对着乐天这顿踹。

“下去,下去,谁要跟你睡。”

见自己马上就要掉下去了,乐天一个翻身压住她,“别闹了,快回屋睡觉,要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我怕你啊,反正你是土豪,给钱就行!”曾温柔到不拒绝,这让乐天很恼火,但毕竟曾温柔穿着女王套装,这诱惑的身体在乐天脑海里想象无数次了,如今骑在她身上,控制的了才怪呢。

乐天深吸一口气,心跳越来越快,渐渐地,理性被男人的欲-望填满,直接低头亲吻她的嘴唇。

开始的时候曾温柔还有一丝挣扎,可是渐渐地,挣扎变成了享受,而乐天有点变本加厉,手开始游走,准备解开她的内衣。

曾温柔也有点意乱情迷,呼吸也变得相当急促,抱着乐天就是不撒手,可就在激情即将四射的时候,乐天的动作突然停止,直勾勾的看着漆黑的窗外。

“继续啊,怎么了?”曾温柔还没反应过来,腿一盘缠在乐天的腰上撒娇的说道。

“有人来了,快穿衣服。”

乐天直接掀开被子,把脱下来的衣物赶紧丢给曾温柔,而曾温柔只好听话的穿了起来,乐天从凳子上拿起风衣甩给她,说道:“一会要是有突发情况,找机会跑。”

乐天此刻的感受很不好,特别危险,这种感觉就好像遇见相当恐怖的事情一般,这让乐天直接联想到那几位缅甸杀手。

不怪乐天太小心,毕竟他担心的事一直没出现,可算遇见一次相同的了,不紧张才怪呢。

翻身下地寻找,可惜从广州带回来的三把飞刀被曾温柔放起来了,要不然乐天也不至于一件武器都没有。

没办法,开门直接奔着厢房跑去,可就在这个时候,院子外面突然飞进来一道身影,乐天知道晚了一步,下一秒看见黑影中手中拿着,居然是枪。

乐天一个飞跃直接躲在石桌后面,可下一秒就听黑影喊道:

“警察,把手放在头上,蹲在地上别动。”

乐天一愣,偷摸看去,借着微弱灯光看,还真的是警察,这才放心的举着手站起来说道:

“别开枪,我什么也没干。”

而那位跳进院子的警察持手枪戒备的走到门口,打开门闩的一刹那,门口涌入好多警察,顷刻间就把院子沾满了。

几个持枪警察快速上前压制乐天,把他按在石桌上说道:

“我们怀疑你涉嫌强-奸,现在要逮捕你!”

“误会误会!”

室内的曾温柔了解情况后,急匆匆的跑出来解释,“我们刚刚闹着玩呢,就是声音稍微大了点,把邻居吵醒了!”

警察出警动用了这么大的阵仗,那会听她的解释,进屋搜查,任何角落都不放过,确认只有曾温柔一个女人后,给警察们气的啊,要知道现在可是半夜一点,这出警一次那还了得。

“带走,回去教育教育。”

就这样,乐天两人悲催的被带回警察局,先做笔录,把整个过程了解之后,知道是闹着玩扰民后,硬是扣押到天亮了,还交了500块钱罚款,要不然都对不起这么大的阵仗。

交了罚金,两人裹着宽松的衣服离开警察局,打车回到四合院,一路安静无话,可就是如此,在想让两人重燃激情也是不可能了。

进入房间了,乐天郁闷的说道:

“以后你多多少少注意点,别什么都往外撂,幸好是警察,这要是哪个不开眼的,指不定出多大事呢。”

“哦,我知道错了。”

对曾温柔这样的,乐天也是没了脾气,收拾好东西后,乐天说道:“这几天你继续练,我先回学校办理补考,回头练差不多了,咱们直接动手。”

“好的,我会努力的。”

早饭都不用吃,直接气饱了,万幸是警察,这要真的是缅甸匪徒,乐天真心有点后怕,心里还琢磨这帮人怎么还不来呢。

曾温柔开车送乐天回学校,路上真忍不住了,给于涛打了一个电话,问道:

“嗨于sir,缅甸哪几个人怎么样了,到底有没有消息?”

“瞧我这脑子,我给忘了,缅甸那几个人在云南犯个案就跑了,估计是回缅甸了,忘了告诉你了,抱歉啊乐天。”

“什么?犯案,他们杀人了,死者谁啊?”

“毕超的一个什么助理。”

乐天思考了一下,瞬间想起来拍卖会上,被毕超骂跑的小人物,皱眉思考毕超为什么要杀了他?仔细回忆一下,难道就是因为他消失了,导致毕超输了才被杀的?这么说的话,毕超对自己人也特别狠了?

带着疑惑来到学校,开门下车,曾温柔急忙喊道:“哎乐天,你晚上还回来吗?”

“不回去了,你自己好好练,任务不等人知道吗!”

“哦。”曾温柔脸色露出一丝的失落,直到乐天消失在校门口的时候,她才开车离开。

进入校园,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先去公共黑板看了看补考教室,确认后直接进去,一看顿时傻眼了,乐天还以为补考就他自己呢,好家伙,这么多人,阶梯教室差点坐满了。

走进教室内,突然钱恒泽站起来喊道:“这,我在这!”

乐天震惊的看着他,走过去坐下好奇的问道:“怎么你也补考啊?”

“啊,我就没认真学,学校正门那块,有家内衣店,里面卖参考答案的,我他妈买了,结果我去一道题都没有,崩溃了我都。”

“那你补考能过吗?”乐天感兴趣的问道。

“肯定过啊,你看。”钱恒泽拿出一大堆小纸条,显摆的说道:“全都是答案,听说正常考题经常换,但补考考题10年就没换过,他们保证过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尴尬一笑,转头一看,哎呀我去,整个教室里的学生,就没有不拿小纸条的,这搞哪样啊,乐天怎么感觉自己进入了高中学习最差班了呢。

“对了,店铺今天开始装修,你不去看看?”

“哦,考完试去。”

钱恒泽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要是能考过的话,帮帮忙,把我的那份也答了行吗?”

乐天一头爆汗,“我尽力。”

与此同时,教室门打开,一帮监考老师走进屋子,最后一个是楚江南,他拿着水杯板着脸说道:“各位同学,今天由我监考,我也不说废话,手里有纸条的都给我交上来。”

“啊!”全场震惊,一个个极其不满。

“啊什么啊,交上来!”楚江南严肃的呵斥一声,怒瞪全场说道:“我告诉你们,我监考你们别想抄,会就是会,不会就不会,学医的打小抄,以后走向工作岗位,你们对得起患者吗?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