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30章 补考

第330章 补考


                楚江南楚教授,号称中医药大学里的疯子教授,别说学生们了,就算是校长在他眼里也不惯着,如今他来监考,三个字形容,“死定了!”

这不,还没等开考,疯子教授一句话,所有人的纸条全部交上去,顿时整个阶梯教室内是一片哀怨连天。

“叮铃铃”

上课铃声响了,在楚教授的示意下,其他监考老师开始分发试卷。

“乐天,咋办呢,救救我啊!”身边的钱恒泽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放在乐天身上,现在,貌似也只有类似于妖孽的乐天,能就他脱离苦海了。

趁老师还没过来,乐天偷摸小声说道:“一会,别写名字!”

“考试禁止交头接耳。”

这边刚刚小声说了一句话,讲台上的楚教授就听见声音,这可是有10几米的间隔啊,这老头到底怎么听见的说?

老师拿着考卷发下来,乐天只看了一眼,刚要作答这才发现,没带笔我靠!

“老师,能借我一根笔吗?”乐天不管不顾的举手示意。

“考试不带笔,跟上战场不带枪一个下场。”讲台上的楚江南对着乐天白了一眼。

钱恒泽见状急忙丢过来一根笔,乐天拿起来胸有成竹,剑笔如飞的写了起来。

与此相比,其他同学们崩溃了,楚江南拿着水杯闲庭若步的游荡在教室内,发现有谁作弊,路过就是一巴掌,没收答案的同时,对着作弊的同学伸出一根手指头。

“第一次。”

同学们很怀疑,楚江南对这种事到底能容忍几次,如果要是无数次的话,不如试试,但谁愿意当这个大头,在这个节骨眼上,往老虎的脖子上挂铃铛。

“喂喂,不考试看着我干嘛,我脸上有答案呢?”楚江南扫视全场怒喝一声。

全班人齐刷刷的低下头,苦着脸研究到底应该怎么办。

“你试试。”

“你怎么不试呢?”

“我就不信了,我来。”一个同学用最低声音说了一句,接着他低着头偷瞄周围,缓缓从兜里拿出小抄放在裆部下面,借着老师一走一过的空隙开抄。

就在全班万分紧张的时刻,楚江南突然咳嗽一声,吓得这位同学身体一颤,就连笔都差点掉在地上,他急忙抬头,去发现楚江南拧开水杯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可是下一秒,楚江南喝完水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此刻,全班同学仿佛都感受到了压力,同时也怀疑,不会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吧。

楚江南真的站在打小抄的男同学身边,男同学抬头,尴尬的笑了笑,楚江南却拧开水杯伸到男同学面前。

“这水温60°!”

“啊!”

楚江南说手一倾斜,水柱倒了出来,男同学吓得直接跳了起来,当然,他藏在胯下的小抄纸也曝光了。

捡起掉在地上的小抄纸,楚江南缓缓伸出两根手指头,“这是第二次!”

“刚才那人不是我!”男同学叫嚣反驳。

楚江南转头,冷冷的看着他,男同学顿时蔫了,只好擦了擦凳子上的水继续闷头作答,可是试卷上的题目是一个不认识。

楚江南看见全班同学这幅苦瓜脸,挺着胸脯继续监考,路过乐天身边的时候停顿看一眼,乐天剑笔如飞真的是什么题都难不倒他,楚江南满意的点点头,再看其他同学,真的是,哎!

可就在楚江南刚走没几步的时候,愕然发现一丝不对的地方,急忙退后一步站在一位女同学面前。

女同学有点哆嗦,弱弱的说道:“老师,我没抄!”

“此地无银三百两,我说你抄了吗?”楚江南反驳一声,随后指着女声的裙摆说道:“你走光了!”

“啊,我,我知道。”

楚江南直接拿起她的试卷就走,女声心急“哎哎,教授干嘛啊?我还没答完呢!”

“三次机会已过,发现谁抄谁就被取消资格。”

“可是我没抄啊!你说我抄,证据呢?”女同学还犟嘴,不满的跟楚教授对峙起来。

“你打算让我一个老头子掀开你的裙子拿证据吗?”楚江南冷着脸说道:“不戳穿你就算了,别蹬鼻子上脸,出去。”

“我,我……”女同学脸色憋得涨红,随后愤怒的拿起书包,直接飞奔出教室,就在她出门的一瞬间,从她的裙摆下面飞出了那张小抄纸。

楚江南拿着水杯冷言说道:“我当了30多年的教授,教过上万名学生,哪种抄我没见过,跟我犟!我最后再劝你们一句,不会就是不会,别骗自己,学医的抄考题就等于卖假药,我现在放纵你们,就是对未来的患者不负责!”

同学们集体唉声叹气的,这下终于明白他底线是多少了,三次,我滴妈呀,就这么被取消资格一个,我类个去啊!

“算了,我不会,我不考了!”

一个同学理直气壮的拿起考卷,直奔楚江南走来,把空白试卷上交之后,背着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,楚江南也不理会走的这位同学,看向全场说道:“你们呢?”

接着,大部分同学纷纷起身,或无力或无奈的把空白试卷递交。

可就在不少人递交考卷的时候,乐天抬起头,手快速一伸,把自己试卷放在钱恒泽面前,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把扯过他的空白试卷。

接着乐天低下头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趴在试卷上睡觉。”

钱恒泽急忙点头表示懂了,接着用身体挡着试卷装作睡觉的样子。

10分钟过去了,乐天把所有题目飞速打完,而此刻全班同学也所剩无几了,乐天扫视一眼后,急忙在试卷上写下了名字,接着站起身走到钱恒泽身边。

“谢谢你的笔。”

钱恒泽这才迷迷糊糊的直起腰,要知道刚才他差点真的睡着了。“走啦?”

“是啊,我帮你交卷。”乐天拿起他的试卷就往前走,钱恒泽迷迷糊糊的跟在后面,可当站在讲台前,刚要把试卷放在考卷堆中,就听见楚教授说道:

“乐天,你的试卷拿过来我看看。”

“哦,好的。”

乐天还是坚持掀开一摞空白试卷,把手中的放在上面,然后抽出写着自己名字的一份,递交过去。

楚江南眯着眼睛看着乐天,“你一个人答了两份,他的也帮忙写的?”

“额,没没!”乐天练练摆手辩解。

“没有,骗谁呢,按照你的速度,10分前就该交卷了,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换考卷的,但是他的试卷,绝对是你提他答的,给我找出来!”楚教授呵斥道。

乐天这个尴尬,但钱恒泽一看,富二代的脾气一上来,不管不顾的说道:“喂,楚教授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干嘛?”乐天吓得是一头冷汗?

“你是国家主席的儿子?就是国家主席也不好使,给我拿出来!”楚教授呵斥。

“那你知道我是那个班级的嘛?”

“我管你是那个班级的!”楚教授随口回答。

“也就是说,你更不知道我的学号了!”

之下楚教授没说话,只是冷冷的看着他,乐天知道完了,这是楚教授爆发的前兆,可哪知道下一秒,钱恒泽的动作把乐天惊到了。

只见他捧起试卷往空中一丢,哗啦所有试卷混在一起漫天飞舞,接着钱恒泽撒丫子就跑,“拜拜!”

楚教授和乐天都惊到了,不过楚教授最先反应过来,“哎,你回来,你是哪个班的,你叫什么,学号多少?”

可是等楚教授追到门口,钱恒泽早已经跑远了,他怒气冲冲的转头看向乐天,可下一秒,乐天掉头就跑,直接冲向后门离开教室,就听见楚教授在后面咆哮道:

“乐天,你给我回来,他叫什么,那个班的,学号!”

“抱歉教授,我还有事,回头聊!”

乐天那能出卖死党,跑了再说,可他真没想到啊,钱恒泽做事的确玩世不恭,但关键时刻他还真有一手。

等追出教学楼的时候,钱恒泽正躲在旮旯偷瞄呢,见乐天出来,急忙招招手喊道:“乐天,我在这呢!”

乐天过去,笑着说道:“你小子,还真有你的!”

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是谁,跟我闹,他还太老了!”

“老?”乐天有点发懵。

“啊,我是新时代大好青年,他跟不上我的思路,走,去看装修去。”

说完,两人勾肩搭背的到了停车场,直接上了钱恒泽的路虎,向着繁华的西单开去。

西单商业街,也是京城最富盛名的消费街,这里的店铺年租费相当昂贵,同样,地段也是整个首都最豪华的。

车子挺稳,两人下车,店铺门口是乱七八糟的,不少工人都扛着木板水泥等到处搬运,钱恒泽走在前面进入店铺内,指着偌大的空间说道:“500平米,等全都收拾好了,你就看出咱们的装修是多豪华了!”

的确,现在这室内还乱的很,啥啥没有,真看不出一点眉头。

可就在这时,有人高声喊了一声,“李大师!”

乐天转头看去,只见带着安全帽的李善勇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,抓着乐天的手就不松开了。

“李大师,今天可算把你盼来了,全聚德我请客,给我这个面子吧,让我孝敬您一下,要不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啊!”

看書蛧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