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28章 练(下)

第328章 练(下)
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清晨,别说,曾温柔的手在特效紫草油的帮助下,居然一晚上就好了,这让曾温柔很震惊。

两人吃早饭的时候,乐天说道:“师姐,你按照我昨天说的练习,我要回学校拿这个学期的书,中午前回来,别偷懒。”

“那我能不能再凉水里先试试。”

“行。”

吃过饭后乐天走了,回到学校,赵文瑄直接把书本交给乐天说道:

“楚教授说了,你期末考没参加,要补考。”

“行,什么时候?”

“开学的第二天。”赵文瑄笑眯眯的指着所有书说道:“这些课程都是我帮你选的,咱俩的课程安排一模一样。”

乐天随手翻看,当看见《心理学》后,他下意识呆滞了几秒,随机对赵文瑄笑了笑说道:“真有你的,就这个课有点意思。”

说完后,乐天左右环顾一圈,然后说道:“我要走了,你小心点,保重啊!”

“恩,你也小心。”

告辞后,背着书拿着《心理学》开始看了起来,可是越看越过瘾,直接打了一辆车去了书店,又买了关于心理学的几十本书,就这么捧着回到了四合院。

曾温柔一看乐天捧了这么多书,震惊的问道:“有没有搞错,你一学期有这么多课程?”

“不是,我是觉得这个很有意思。”

把所有书放在石桌上,曾温柔翻看两眼就觉得没意思,回去继续练习抓肥皂去了,乐天则完全投入的看了起来。

这么说,在乐天的世界观里,曾温柔是真的太笨了,也可能是乐天太聪明了,曾经他练习这招的时候,三次就搞定了,当时差点把师父李鬼手吓得半死。

这不,看着曾温柔笨手笨脚的练习,乐天实在是看不下去,哪怕是凉水她都拿不出来,一而再失误,乐天只好呵呵的摇着头继续看书。

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,乐天一边看一边吃,两人都保持着安静,可乐天突然说道:“你身边有个苍蝇,告诉我在哪?”

曾温柔找了一圈,终于看见了乐天说的苍蝇,“在这。”

“抓住它。”乐天也不看,随口说道。

“我试试。”曾温柔摆出小时候捉蚂蚱的动作,突然一个飞扑,结果苍蝇飞了,她还郁闷道:“这好难啊!”

哪知道话音刚落,乐天都不抬头,拿着筷子随手一夹,苍蝇就被夹死撩在石桌上,乐天随口问道:“很难吗?”

“不难,哼!”曾温柔没好气的起身就走,乐天这才抬头问道:“干嘛去?”

“给你换双筷子。”

曾温柔真的又拿了一双筷子回来,两人继续吃饭,曾温柔几次欲言又止,最终实在忍不住了,问道:

“乐天,我什么时候能练到你现在的水平?”

“按照这个速度,二十年吧!”

“啊!有没有什么捷径啊?”曾温柔试探的问。

乐天放下书,装出老气横秋的姿态说道:“那就别怕疼,被烫过一次才会长记性。”

“啊,用热水啊,好吧。”曾温柔妥协了,嘟囔着腮帮子吃完饭,然后烧水去了,可是就在乐天看书的时候,突然。

“啊!”

曾温柔惨豪一声吓得乐天一跳,接着就看见曾温柔在厨房里握着手指头跳着脚,乐天摇头苦笑说道:“继续,什么时候脱皮了什么时候涂抹紫草油。”

“斯哈斯哈,呼呼~”曾温柔对着手指头一阵吹气,可是听乐天这么说,她气的捡起一块抹布就往外丢。

乐天看着抹布落在不远处的地上,对着曾温柔又摇摇头说道:“你丢东西的准确度还得练!”

“练练练,知道了!”

接着,曾温柔渡过了最难熬的一下午,手以为被烫的通红无比,她都怀疑哪怕是骨头都熟了。

乐天温柔的给曾温柔擦拭紫草油,宽慰着说道:“没事,多烫几次,你的手就不怕烫了。”

“你当我练铁砂掌呢?”

“没错,这就是在练铁砂掌,我小时候练习这招的时候,本来早早就合格了,可是我那师父为了我能失误,那可是拿着棍子捣乱,只要我出手,他就把肥皂弄走,害得我也被烫了好久,不过我现在才知道,手的感应就是这么练出来的。”

“呃,好吧,你说的对行吧!”

曾温柔不再抱怨,乐天又喂她吃了晚饭,再次把她关进小黑屋子里,乐天若有所思的问道:“你怕老鼠吗?”

“你要干啥?”曾温柔防备的问道。

“行,我知道了,给你弄几只老鼠放在你的房间里,这样你听声辩位的本事就练出来了。”

“师弟,你别闹啊,乐天,土豪,老大,相公你别走,千万别给我弄老鼠进来啊……”

乐天可不管她如何求饶,出门后直接锁门,然后抓老鼠去了。

这一夜,曾温柔没有睡着,就连四合院附近的居民也没睡安稳,因为这一夜,时不时传来曾温柔的尖叫声。

第二天,乐天把曾温柔放出来的时候,她都快崩溃了,追着乐天这顿又抓又咬,完全像是一个疯婆子一样。

“让你在我房间里放老鼠,我要掐死你。”

乐天绕着石桌一边跑一边解释,“师姐,不是的,你听我解释,这京城我上哪弄老鼠去。”

曾温柔气急败坏的问道:“那我房间里是什么?”

“呃,我买的时候,他们告诉我是金丝熊,跟老鼠长得挺像,金色的毛皮,还挺贵呢!”

“真的不是老鼠。”

“真的不是。”

这下曾温柔才放过乐天,不过吃饭的时候,乐天有意无意的试探道:“苍蝇听见了吗?”

“在我后面,我够不着。”

别说还真管用,经历着一晚上的折磨,起码曾温柔已经能听见细微的声音了。

吃完饭后,曾温柔说什么也不练了,因为昨夜被吓到了,她上午说什么也要洗澡,乐天也不管她继续看书,曾温柔去厨房烧洗澡水。

可半个小时之后,居然又传来曾温柔的惨豪,乐天无力的放下书走到厨房门口,敲了敲门问道:

“你洗个澡又叫什么?”

“刚才被烫到了,我试过水温了,正好的,可是我进去这把我秃噜的,腿都差点脱皮了。”

“你笨吧?你的手现在适应温度,应该在60°左右,不烫死你才怪呢。”乐天絮叨一句后继续回去看书,可没一会曾温柔裹着风衣跑出来,坐在乐天身边问道:

“这么说,我是不是越来越不怕烫了?”

“恩,这是用开水练习的目的。”乐天解释一句后,随后转头看向她,因为之前要洗澡,估计她现在风衣下面什么也没穿,以乐天一个大小伙子的忍耐力,当然忍不住要瞟一眼。

曾温柔没发现乐天的目光,思索着说道:“没想到进步这么快,恩,我会努力的。”

说完,她又走回厨房洗澡去了,中午一起吃饭过后,曾温柔继续练习水中捞月,现在她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,最起码她没有在惨叫。

到了晚上,曾温柔也不怕老鼠了,乐天听见她在房间里,发着逗狗的声音,念道:“小宝贝,你出来,让我看看你,出来,藏哪了?”

乐天微笑继续看书,直到半夜的时候,乐天正在呼呼大睡,曾温柔突然咆哮:“乐天,你个混蛋,这根本不是金丝熊,这是小白鼠,你坑我!”

乐天坐起来茫然的看着窗外,怎么,曾温柔能看见了,这么快?要知道为了训练她的听力和视力,乐天可是给她断电了,任何光源没有的情况下,她真的能辨别白色和金色?

就在乐天茫然的时候,曾温柔居然砸开窗户跳了出来,然后直接奔着乐天的房间冲了进来。

“我去!”乐天吓得一个激灵,下地的时候,曾温柔进来抄起东西就丢过来,“你个骗子,大骗子,你居然骗我,害得我还摸它,你给我站住,我要掐死你!”

“师姐,师姐,你听我解释。”

“你个骗子,我不听。”

曾温柔一把推翻桌子,这下乐天避无可避,被曾温柔抓到这顿咬。

“师姐,别闹了,真疼啊!”

“谁让你放老鼠的,我就咬!”

这一会,乐天身上已经出了三个牙印了,不能坐以待毙等死,用绝招。

乐天翻身一把抱起曾温柔,接着翻身骑在她身上,按着她的两条胳膊压制她不乱动。

“别闹了师姐,我是为了你好,你看你不是已经能在晚上分辨颜色了吗!”

“谁让你用老鼠的,啊,放手,你给我松开,强-奸了,救命啊!”

曾温柔没招了,扯着嗓子这顿喊呢,乐天吓得,急忙按住她的嘴说道:“别喊,一会邻居吵醒了有你好瞧的,你再把警察招来。”

“呜呜……”

嘴被乐天捂住,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,乐天没招了,再次问道:“我松手,你别喊行吗?”

“恩恩。”

乐天松开手,曾温柔快速一口咬住乐天的手,“啊!还咬啊!”

可就在两人打闹的时候,四合院大门传来砸门声,两人同时止住动作看向外面,乐天没好气的说道:

“喊喊,这下好了吧,邻居被你吵醒了!”

两人急忙起身整理衣服,就听见外面喊道:“快开门,我们报警了,里面的人你别想跑!”

“吱嘎”

大门打开,乐天连忙道歉说道:“真抱歉啊,我跟我女朋友闹着玩呢,抱歉啊各位!”

“谁信呢,压制他,我进去看看。”

本書首发于看書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