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18章 失足女的心里话

第318章 失足女的心里话


                “留下没有问题,但我要说明白。”乐天同意了,但随后郑重的说道:“我有女朋友,你睡那张床,睡觉就睡觉,别太暧昧或者穿的太暴露。”

“没关系,只要你不计较我穿衣服睡也行。”女郎很大方的同意了。

两人分别躺在床上,都保持着底线没有脱衣服,电视还开着,播放着各种爱情剧,但貌似两人都没有把心思放在电视画面上,女郎还在说着她自己的事,成长到从业,就好像再跟闺蜜聊天一般。

不过乐天不认为自己是闺蜜,他认为自己更像是一个倾听者,听她的内心独白,了解她的痛苦,把自己完全当做一个心理医生,就这样,她说,乐天听。

“刚入行的时候,我在炮房工作,每个月只有来事那几天能休息,剩下的日常就是脱衣服穿衣服,渐渐地我都麻木了。”

“遇见好的客人还可以,但有的客人特别让人受不了,你知道吗,你们男人喝酒之后会坚持的久一点,但是我们感受却不一样,特别难受,特别是喝多的客人,一张嘴就满口酒气,臭死了!我们还得强颜欢笑的忍着,哎,为了钱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

“刚从农村出来的时候,穿着打扮都很土,赚了钱之后,我花了200块钱做了头发,又做了美容,回到炮房后,老鸨看着我说,终于可以提价了。”

“当时我才明白,感情我长得好坏,也可以决定钱多钱少,我的价格就从100涨到了200,我赚的更多了,但花的也更多了,因为我学会了化妆,还有学着城里的姑娘穿着打扮。”

“那时候经常被警察查,可有一次我在牢房里认识了一个同行,我俩聊的很好,她问我为啥不去酒店,比炮房好,还有保障。”

“我当时就觉得豁然开朗,那时候刚从乡下出来什么也不懂,以为这行全是干洗头房的呢,后来我出来,就跟老鸨分道扬镳了,她也没怪我,送给我一枚戒指,就是这枚。”

她说话的时候伸出手比划给乐天看,这是一枚白金戒指,上面有一颗很小的钻石,大约价格也就在3000左右吧。

她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继续回忆着说道:“我吧,其实也没啥大梦想,就是想回家盖个房子,让爷爷奶奶住好点,爸妈我真不想管他们,毕竟他们也没管过我,我猜他们一定不知道我在外面干什么,过年回家的时候,拿着我赚的辛苦钱给他们,居然还让我好好干。”

她眼神中有了一丝空洞,表情也有些痛苦,“呵呵,好好干,如果所有客人都像你一样就好了。”

“其他客人不好吗?”乐天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
“哎,我本来不该抱怨的,可是干我们这行的,尊严都不要了,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,不过很多客人我的确忍受不了,前面搞也就算了,还后面都搞,每次我都疼好久,上厕所都不舒服。”

她翻身看着乐天,眼神中充满了小星星,面带微笑的问道:“像你这么帅气的客人,我以前也遇到过一次,可是她是个斯文败类,表面穿的光鲜,内心龌龊的很,你知道他多可恶吗?”

“多可恶?”

“他居然要求录像,你知道,我们对每个房间都很了解的,如果房间里被放了偷拍摄像头,我一眼就能看出来,特别是曝光之后,酒店就对这方面认真多了。”

“你不怕我是记者?”乐天反问。

“你不是。”她说完做起来,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我说的那个斯文败类就是个记者,他都不偷拍,要明着拍,我当时还没理会,就跟他说加钱就可以,然后他也同意了,没多久,曝光一出,我发现大部分都是他拍摄的画面。”

“这种人最可恨,当了婊-子还立牌坊,回头新闻上还说,记者暗访酒店,以身试险深入鸡窝内部,偷拍恶俗画面,你说气不气人,他爽过了提起裤子就不认人,我们是老虎吗?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了?”

她说完,很生气的倒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叹气说道:“哎,反正我们是没有抱怨的权利,平常我们也就是私底下想想,不是说你,你真的很好。”

“恩,你继续说。”乐天回应道。

她再次看向乐天,试探的问道:“你说这个世道变得有点琢磨不透,我听说以前社会,嫖-娼不犯法,当小三的抓去浸猪笼,可现在这世道,嫖-娼犯法,当小三的没事,哎你说,男人没需求我们犯得着干这行吗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还有啊,让我最可气的警察查房,男人嫖-娼的抓进去交了罚款就能出来,凭什么我们交了罚款还要拘留7~15天,不公平你知道吗?”

“的确有点。”这个话题让乐天有点尴尬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有人敲门,两人下意识看了一眼,女郎皱眉说道:“不是吧,不会说来查房就查房吧?之前也没接到通知啊?”

见女人疑惑的质疑,乐天起身一边去开门一边宽慰着说道:“没事,也许是来找我的也说不定。”

说完正好打开房门,乐天回头,正好看见一个警官证堆在眼前,“警察查房,麻烦亲配合,身份证拿出来。”

乐天这个懵逼,看这外面大批警察都在查房,感情他也算是倒了血霉了。

只好进屋翻找身份证,警察进来一看女郎也在,直接说道:“我怀疑你涉嫌嫖娼,请跟我们去所里走一趟。”

乐天拿出身份证递了过去,“警官,我是第一次,你网开一面行吗?”

“我不管你是不是第一次,她可是所里的常客。”警察看着身份证说道。

女郎很尴尬,急忙辩解说道:“可是这次不一样啊,我们连衣服都没脱,就聊天来着。”

“谁信呢,带走。”

身后有警察上来,一个抓着乐天一个拎着女郎,推搡着带出房间,跟大批嫖客们一样被按在墙边蹲下。

女郎一脸的歉意,“真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能害了你。”

“没事,难得的一次体验。”看着女郎极度自责的表情,乐天还能说什么,反正事都发生了,干脆就表现出拿得起放得下的大度。

查房很快结束,男人一波女人一波被带出酒店,出门的时候还看见集团负责人犯愁的脸,乐天对他尴尬一笑,随后被押上了警车。

这一车人坐的都是男嫖客,也就乐天自己穿着衣服,其他人不是裹着浴袍就是穿着睡衣,一个个还在抱怨。

“三天两头的查,这帮警察真的是没事干了。”

“可不,不是说今天是安全期吗,怎么又搞了一次突袭。”

乐天跟他们不是一路人,自然聊不到一块去,到了派出所后,在失足女堆里找到了女郎,她还是一脸歉意的看着乐天,下意识凑到她身边,安慰着说道:

“没事,别担心。”

女郎低着头抱怨道:“害得你在警局挂了名,幸好交了罚款就能出去,真对不起啊!”

“都说了没事,放心吧。”乐天回应道。

“我又要在班房里住15天了,耽误不少钱呢,大过年的真晦气。”

乐天疑惑的问道:“你就没想过干点别的买卖吗?总比干这个强吧?”

“我是想啊,攒了好几年的钱了,想在商业街开个手机店,这不今年过年没回家,就为了再辛苦一年,把剩下的钱攒够了就转行嘛!”

“那你还差多少?”

“几万块吧,估计4月份左右就攒够了,被抓进来又得往后拖了。”

乐天和女郎被抓进来还没有觉悟,所有人都惭愧的低着头,她俩却聊得正欢,这让不少女郎都好奇的看过来,而男性们则蹲在地上沉思着怎么解决眼前的麻烦。

这不,警察都看不惯了,过来没好气的说道:“喂,用不用再给你俩开间房单独聊?有点政治觉悟好不好?”

“行啊,麻烦你了。”乐天上纲上线的回答。

“哎呀我去。”警察都被气的没了脾气,刚要发怒,乐天站起来说道:“我俩本来也没干啥,在房间里聊天还不让了,你管的了嫖-娼,还管得了聊天了?”

这个警察指着乐天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,关键这句话在理,他们的确是抓嫖-娼的,可是的确不抓聊天的,不对,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?

“少跟我着扯皮,带走关起来,留着最后处理。”

有警察过来,带着乐天和女郎进入班房,男女被关押的不是一间,但挨着很近,两人背靠在墙边,又开始聊了起来。

乐天问:“你找店面了吗?”

“找了,深圳一个商业街,我特意看过了,店面不是很大一年房租我还能支付,正好我之前接待过一个做山寨手机的老板,他说手机都给我最低进价,按照他给我的价格,我算了一下,一台机子卖出去,我能赚好几百呢,算下来一年能赚10几万。”

“恩,挺不错的,浪子回头金不换,你这行毕竟不是长久之计,还被盖上妓-女的标签,以后好好做人,你一定能行。”

“谢谢你,真的,如果不是遇见你,我还拿不定主意,跟你聊了一晚上,我真觉得面前世界开阔了很多。”

本书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