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17章 疯狂的酒店

第317章 疯狂的酒店


                东莞,这同样是个美丽富饶的城市,听说这里有很多工业化工厂,种类繁多,另外酒店特殊服务最富盛名,有北长春南东莞的称号。

只是可惜了,在央视曝光之后,东莞最富盛名的特殊服务消失了,不过大火燎原春风吹又生,这种产业是杜绝不了的,只不过从明面上转为地下,变得隐晦了一点而已。

乐天到达东莞,有接待人员安排住宿,因为来的稍微晚了一点,订好明天再去参观珠宝行。

这不刚刚入住,酒店侍者(男)就偷摸的问道:“先生,要特殊服务吗?”

乐天没好气的看着男侍者,“你看我缺女人嘛?”

侍者还有点蹬鼻子上脸了,“老板,说实话,我们这什么货色都有,16~26,萝莉御姐随您挑,怎么样,不想试试?”

乐天对他这种推销搞得实在无语了,从兜里拿出百元大钞递过去,男侍者以为乐天同意了呢,连忙点头哈腰的接过钱:“老板,我这就帮你联系,您稍等一会。”

“别误会,我给你小费,是让你闭嘴赶紧从我面前消失。”乐天板着脸说道。

“老板,这……”男侍者脸色有点尴尬。

“赶紧滚,别跟我磨叽。”

乐天开骂,男侍者灰溜溜的跑了,耳根子终于清静下来,坐下开始沉思。

可是乐天哪知道,骚扰这才只是个开始,时间六点多,男侍者走了没1个小时,电话这阵响,吵得乐天哪叫心烦意乱,接通就听里面问。

“先生,需要特殊服务吗?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挂了电话没到五分钟,再次接通传来娇弱弱发嗲的声音。

“先生,学生妹的特殊服务需要吗?”

“没完了,别再打了。”

再次挂了电话,心里这个郁闷,心说这帮人是没活干了还是怎么着,其实乐天做错了,他就不应该给男侍者小费,这是无意间的炫富,男侍者回去添油加醋的一说,这帮无聊的失足女们哪能放过这个帅气逼人的大款,不骚-扰他骚-扰谁?

这不,电话每隔五分钟来一次,乐天的心情渐渐地从烦到怒,再接着是怒火中烧的咆哮,最后,他崩溃了,看着又响起的电话,乐天无力的拿起话筒。

“先生,您需要特殊服务吗?”

“需要,来吧。”

“好的,马上就到。”

乐天挂了电话,气的手都开始发抖,这也怪他是个农村人,要是城里人根本不会妥协,直接拔电话线呢,可是乐天哪知道电话线是可以拔的,他不拔,也给这帮失足女们找到了借口,私底下还琢磨,不拔电话线,还挨个接电话,估计一定是在等声音好听的特殊女郎。

这不,这位大老板就挑了一个嘛,别琢磨了,中标的女郎赶紧工作吧!

乐天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,指着镜子就开骂,“你们这帮无良女人,真是要把握逼疯了,给我等着!看来了我怎么收拾你!”

“叮咚”

人来了,乐天怒气冲冲的走到门口,打开门一看,居然不是职业女郎,而是客房服务,交谈才知道,原来是邀请方帮乐天订了餐。

也不纠结,推进来签了单,看着酒店精美的食物,烦躁的心情也变得好了很多,吃吧,不吃白不吃。

“叮咚”

就在乐天准备开动的时候,门铃再次响了,乐天过去开门,可是怒火已经消失了大半,打开门,一个长相挺漂亮的姑娘站在门口,年龄也与乐天相仿,看着打扮就好像是大学生一样。

看着她的发型还有脸上的铅华,乐天一下想起了死去的班长,两女居然有那么几分神似。

愣了几秒,女郎率先开口问道:“先生,不让我进去吗?”

乐天让开门口,女郎走进客房,乐天随手带门跟着进来,女郎很职业化,估计是入行很多年了,进门后摆出一个撩人的站姿,像是迎宾公关一样说道:

“先生,价格不同服务不同,一次800,包夜3000,请问您需要哪种?”

乐天没有回答,而是走到餐桌前坐下,指着一旁的凳子问道:“吃饭了吗?”

“啊,我……”

可能是第一次有客人这么问,她稍微有点没反应过来,乐天接着说道:“没吃就坐下一起吃点,免得你们一直打电话骚扰我,烦死了。”

职业女郎听话的拿下挎肩包,下意识走了过来坐下,因为受过专业的培训,她们这种职业很懂得男人的需求。

坐下后先拿了一双筷子递给乐天,然后为乐天夹菜服务的无微不至。

“先生,按一次算是一个小时,我会满足你的任何要求。”

“什么都可以吗?”乐天反问。

“任何要求都可以。”女郎加重语气,仔细看着乐天的脸,从业这么多年,乐天的确是她见过的最帅气的顾客,男侍者说的没错,这趟活真的一点也不冤枉。

乐天没接话茬,“那就先吃饭。”

职业女郎很听话的没有继续说话,时不时用公共筷子帮着乐天夹菜,而自己却不怎么吃,就好像是一个专业的招待员一样。

好不容易等乐天吃完饭,女郎看了看表,忍不住的问道:“老板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乐天擦了擦嘴,转身脱了外衣,见到这个举动,女郎也准备脱衣服,可接下来,乐天的一句话把她雷蒙了。

乐天把脱下来的衣服递过去说道:“去,洗了!”

“啊!”女郎大张着嘴看着乐天,这句话真的是把她雷的外焦里嫩。

“你不是说,什么要求都可以吗?”

“啊,是……啊……”女郎还是没反应过来,的确是什么要求都满足,可是不是指洗衣服吧。

“几个小时都可以,把我的脏衣服洗了就好。”

乐天把脱下来的外衣甩给他,打开行礼开始找其他衣服换上。

职业女郎拿着衣服这个愕然,心说酒店不是有客房服务可以为客人洗衣服的吗?历史以来头一遭吧?800块洗一件衣服,这帅哥土豪貌似也太豪了吧!

不过看着乐天健硕的身材,她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,以至于乐天换好衣服她还在看。

“去洗啊,看什么呢!”乐天提醒一句,女郎这才反应过来,拿着衣服急忙进入卫生间,噘着嘴开始洗了起来,“就没见过这样的客人,真是傻逼,让我洗衣服,有病!”

“别磨叽,好好洗多投几遍。”

突然传来乐天的声音,把女郎下了一跳,这才急忙闭嘴认真洗了起来,随后不久,房间内传来电视的声音,女郎越洗越顺手,渐渐地把乐天当成了自家人,下意识问道:

“老板,你不会打算让我一直洗吧?”

“随便,你哪人呢?”

“东北。”

“我也是。”

女郎早就从口音听出来了,下意识说道:“咱两是老乡呢!”

可李乐天却没接话,转移话题问道:“你没上大学吗?”

“没有,成绩跟不上,都没上高中就辍学了。”

“怎么搞得,家里人不说你?”

女郎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哎,父母都忙工作,我被爷爷奶奶带大的,上初中的时候住校,慢慢的就变坏了,现在我回想一下,当初如果不住校,继续跟爷爷奶奶住,或者父母能管着我点,我也不会沦落到干这行。”

女郎的话匣子打开就收不住了,一边洗衣服一边说:“我父母忙的时候就种地,不忙的时候就打麻将,根本不照顾我,我也是在彩票站、棋牌室混大的,变坏也挺快,住校就放羊了,老师根本管不了我,就想着玩,学习也跟不上,其实初中没毕业就被老师赶出学校了。”

女郎换水透了几次后拧干,拿出来找到晾衣架挂在卫生间,出来坐在沙发上继续说道:“不上学父母就让我出来打工,我琢磨反正被男朋友干也是干,还不如靠这个赚点钱呢,然后就入行了。”

她说话的时候,从包里拿出一盒烟,点燃一根递给乐天,然后才给自己点一根,看着乐天说道:“老板,别光说我了,说说你吧,点我的钟不只是为了帮你洗衣服吧?”

“我是为了耳根子清静,你们太烦人了。”乐天没好气的抽着烟说。

女郎茫然的看向电话,“哪你为什么不拔电话线,或者,挂机后把话筒放在一边,这样我们就打不进来了!”

“啊!”乐天茫然的看着女郎,尴尬的问道:“我如果说,被你们气懵了,忘了这茬你信吗?”

“哈哈哈。”女郎笑的四仰八叉,然后坐在乐天身边说道:“老板,跟你聊天很开心,可是我还要上班,这一个小时的钟就算了,不收你的钱了。”

其实乐天也挺为她们这种人感到惋惜的,摇摇头从兜里拿出800块,递给她说道:“你生活也不容易,拿着吧!”

把钱塞到女郎手中,转身回到床边,把电话话筒拿起来搁置在一边,终于可以安心了,早怎么没想到。

乐天在抱怨,可女郎却没走,攥着钱心情是怅然若失,“老板,要不这800块,当做包夜的钱吧,跟你在一起聊天,我觉得心里特别舒坦,正好我也能休息一晚上,行吗?”

她瞪着大眼睛,似恳求似羞涩,总之,她的心情此刻是极度复杂,期待,担心,不知道乐天会不会让她留下过夜。

本書源自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