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20章 全是文雀

第320章 全是文雀


                “你就是李乐天,李鬼手前辈的徒弟?”他说话有很浓重的南方口音,如果不仔细听,乐天真怀疑自己能不能听懂。

“你好。”乐天伸出手,做了一个要握手的动作,纹身壮汉愣了几秒,他懂规矩,这是文雀碰面打招呼的较量。

他也不怯场站起来伸出手,与乐天握在一起,随着上下一抖暗劲发力,两人各自用了文雀的手法,只不过乐天的劲道比他强,纹身男胳膊上的手表弹开,随着抖动的时候弹进了乐天手腕上。

两人保持着笑容松开手,他先说道:“小伙子,不愧是老鬼的徒弟,技法很厉害啊!”

两人坐下,乐天从手腕上摘下他的手表,放在他面前,“那是前辈承让了。”

“胡说。”他也不恭维,坦言直说:“我刚才可没让着你,虽然我金盆洗手多年,可我还是没事的时候,练练手指头的。”

他说话的时候,拿起一根牙签,在手指间翻飞起来,看着的确很顺畅,老手法的确没丢,最后他手指一弹,牙签不偏不倚的落在嘴里,他笑着说道:“骗人的把戏啦,让你见笑啦!”

乐天笑了笑,也不打算跟他磨叽,说道:“我找您,是想请你帮个忙,不知道前辈愿不愿意。”

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啦!”他摆摆手说道:“我呢,不做大哥好多年啦,转行做别的买卖也很赚的嘛。”

随后他压低声音用手挡着说道:“我开了一家赌场,很有意思的啦,要不要去玩两把?”

乐天知道这是一种试探,毕竟千术跟偷盗出自同门,都是靠手吃饭的活,他拉着乐天去赌场,其实也是为了考验乐天的手段,过关了,一切好说,不过关,拜拜,爷不伺候小辈,这就是他的态度。

“当然没问题。”

乐天当然不会拒绝,纹身男笑着站起来,走到乐天身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:

“我叫文一刀,道上的朋友不是叫我文哥就是一刀,你叫我什么我不管,你能不丢东西走出去,我就带你去赌场啦!”

他说完直接往外走,老崔听得有点茫然,可再傻也反应过来,难道这家茶餐厅被放了局,老崔怎么没发现。

“乐天,事不对吧?”老崔压低声音问道。

乐天却自信的笑了笑,“没什么不对的,这里的人都是老荣,你都不认识?”

崔福来茫然的摇了摇头,“没有熟面孔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老板,买单!”

这个时候,有人伸手喊了一句,这是年轻小男女两人,年龄也就大约刚成年,男的头发染成了黄色,女的脸上打着钉,都是一身朋克装扮。

男的喊了一句就站了起来,直奔里面走来,乐天苦笑站起身说道:“走吧,你去结账。”

拉着行李箱准备往外走,黄发小青年晃晃悠悠的迎面过来,女人则站起来靠在椅背上玩味的看着乐天。

视线横移,白领女子下意识也瞟了乐天一眼,但随后转移视线,但嗓子却轻微的咳嗽了一下。

她对面的西装男会意,装作不小心的碰倒咖啡杯洒了一裤子,西装男急忙站起来打扫,而女白领也急忙站起来帮忙。

其他座位的文雀也动了,其中一个起身向着女白领走去,估计这是要制造混乱好趁机下手了。

与此同时,黄发青年与乐天只剩下不到两米距离,看着那人越来越接近女白领,就在黄发青年与乐天准备交错而过的时候,那人一巴掌拍在女白领屁股上。

“啊,流氓!“

女白领惊叫一声快速直起腰,同时黄发青年止住脚步,与乐天同时看向女白领,其他人的目光也同样转移被吸引过去。

就趁这个时候,黄发青年的手有了动作,缓缓靠近乐天的裤兜,纤长两指并拢,快速插入乐天的裤兜里,在混乱的局势下掏出钱包。

这动作一气呵成,他嘴角下意识露出笑容,就哪怕是周围所有人嘴角都露出了得手的笑容,可是当黄毛走到乐天身后,拿起钱包一看他顿时呆滞住了,因为这个钱包居然是他的!

黄毛失手,其他人反应极快,短短不到一秒钟,后备方案已经形成,西服男装出生气的样子,护在白领身边,顺势把她向后一推,借着推力女白领踉跄着扑向乐天,而那位朋克女急忙跟上,像是要保护女白领不跌倒,可是乐天不傻,知道她俩的目的,靠近一个打掩护一个“荣”嘛!

乐天也不当观众,陪着他们继续玩下去,急忙上前一步就要搀扶白领女,而朋克女已经抱住她,但装作失衡的样子,还是往乐天怀里倒了下来。

乐天快速靠近,一把抱住白领女,这个时候,一双灵巧且染着黑指甲的手指伸进了乐天西服兜里,这是朋克女,而那位白领女则扑到乐天身上,双手用力压制着乐天的胳膊,让他没法防备或者出手。

乐天继续演戏,抱着白领女身体稍微向一侧倾斜,避开正位,让朋克女的手没法得手,但乐天的姿势很漂亮,就像是跳交际舞的动作一般,抱着白领女对她微微一笑,噘嘴对着她来了一个飞吻。

白领女有点蒙圈,但这个机会不下手还等什么,手指刚要深入乐天衣兜里,乐天抓着他手腕一抬,接着惯性的力量,这个女人居然下意识转了一圈,结果两人真的像是在跳舞一样。

白领女愣住了,刚才所有偷窃动作全部被轻松防御过去,她是没有任何办法了,看来只能靠朋克女了。

乐天笑着松开手转身,一把按在朋克女的肩膀上,连看都不看她就要往前走,朋克女后面是卡座,直接挡住起来要帮忙的人,但乐天力量很大,硬生生把朋克女按着后仰倒了下去。

而门口,那位西服男和猥琐者的戏码还没演完,两人抓着衣领就要打架,但演戏吗,猥琐男用力一推,西服男踉跄的向着乐天扑了过来。

本来这也没啥,惯用伎俩乐天根本不放在眼里,哪知道猥琐男撩起白领女的咖啡就要泼过来,这还了得,这西服可是刚洗的,怎么能让他们弄脏了。

按照文雀的习惯,西服男在失衡下跌倒,刚好避过咖啡攻势,随后过来道歉清理趁机下手。

但这个局乐天有不是不知道,怎么会让他得手,一拉行李箱使劲一推,滑动着到了西服男屁股下面,正好让他坐在上面,裆部被隔了一下不说,咖啡也全数被他的脸挡住。

“呃……”

“嘶……”

男人被行李箱磕到了裆部,下一秒被咖啡泼到,他涨红着脸张了张嘴,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,不过全场男士集体发出一声共鸣,此刻他们似乎都能感觉到痛。

“哟,抱歉啊!”

乐天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,让他站起来拽出行李箱,又对着泼咖啡的猥琐男说的:“抱歉啊,你们继续。”

就这样,乐天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出了茶餐厅。

崔福来算账结束后,越过愣愣发呆的众人向着门口跑去,当们关闭的一刹那,不管是男女,此刻都围着西服男问道:

“没事吧?”

“疼不疼啊?”

西服男夹着裆部跳着脚,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,“你们试试。”

……

乐天上了文一刀的车,看见乐天安然无恙的出来,他脸色很精彩,就连点烟的手都停在半空中。

乐天坐好后,从身上拿出火机,炫酷的点燃后递过去,文一刀这才把烟点着,感叹的说道:

“老鬼的徒弟就是老鬼的徒弟,不错,不错!”

“这就不错了?”乐天满不在乎的解开西服扣子,拿出一条海绵宝宝内裤说道:“黄毛的。”

甩给他后,再拿出一条蕾丝边丁字裤说道:“朋克女的。”

然后是一条白色内裤说,“女白领的。”

一条褐色内裤甩过去,“西服男的。”

“还有,这条是你的,恶!”

乐天用手指勾着文一刀的内裤,上面还发着恶臭,甩给他后急忙拿出湿巾擦擦手。

文一刀的脸色更加好看,一瞬间变了无数种颜色,直到崔福来打开车门,看的一车的内裤茫然的问道:“什么情况,过关了吗?”

文一刀脸色终于缓和过来,对着崔福来说道:“你回去喊一声,让他们过来。”

崔福来转头回去进入茶餐厅,而文一刀急忙把烟头丢出车外,双眼泛着小星星的说道:

“老大,你这信手拈来的手法怎么练的?”

“从小苦练。”乐天回应一句后问道:“还用再试探吗,我觉得你们难不倒我。”

“不用不用。”文一刀这下算是服了,文雀传说中的手法,我滴妈啊,今天可算是大开眼界了。

茶餐厅里的所有人都走了出来,跟在崔福来身后站在车厢前,崔福来问:“都叫出来了,走啊还是什么事?”

文一刀黑着脸看向所有人,“手法不好好练,丢人丢到内裤被顺了都不知道。”

所有人听闻这话瞬间一怔,接着,集体当街解开裤腰带,而白领穿的是短裙,直接撩起来,瞬间全部春光乍泄,也吸引了他们这帮所有人的眼球,一个个差点蹲下看。

“啊!”

“啪啪啪……”这顿大嘴巴子,这帮人哪怕是朋克女都没放过,一人赏了一巴掌。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