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21章 手法与手法的较量

第321章 手法与手法的较量


                老荣这个圈子跟其他圈子不太一样,怎么说呢,小偷,文雀,老荣,不管是哪路的贼,都以本事为尊,谁厉害听谁的,不像是雇佣的关系,也就是说,在文雀的圈子里,有钱不一定好使。

如果哪位土豪想请文雀帮忙偷东西,说不准,东西被偷了之后,还反过来把雇主也给偷了,这就是文雀的圈子,不管是老千(骗子)还是小偷,能让他们听话办事的人,也只有亮了本事让他们真正佩服。

这不,乐天直接亮出绝活,把今天见过面的人全部教训了一遍,这也让他们无话好说,就像是乐天明里暗里的意图,就凭你们怎么玩都不是对手,还是老老实实帮我办事吧。

一个隐蔽的地下室,空间不是很大,有个百来平方米左右,吊灯挂的很低,灯光下面是一张张赌桌,而今天见过面的所有文雀,此刻也都换了衣服在这里汇聚。

之前见过面的时候,乐天就有所怀疑,除了文一刀之外,白领女是二把手,现在就能看出点眉头。

她换了一身衣服,职业女性西服,领子开着一个口子,坐在吧台转椅上翘着二郎腿,嘴里叼着一根烟,但脸色却很阴沉,毕竟今天当街被所有人看光了,她心情能好才怪呢。

西服男是赌场的三把手,虽然带着眼镜,但乐天见他第一面,从习惯的动作就认出他的能力,西服男是个专业拆千的,就是抓赌的人,他这种行业不多见,在老荣的圈子里,他属于师父级别,不过跟乐天比较他的道行还是差不少。

朋克女和黄毛男此刻都换上了赌场职业装,显然这身装束是荷官打扮,不过乐天猜的没错,这两位年龄相仿,而且看他俩下意识的举动,这两位肯定是情侣。

其他人,包括猥琐男等人,不是赌场的保镖就是服务员工,不过这一票人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老荣出身,也是文一刀精心培养的手下,一间赌场里能有这么多老荣,不用想也知道赌客们的下场是多么惨。

乐天站在赌场正中间,文一刀进内屋取东西去了,而这些人有的王者扑克,有的拿着筹码在手指上转动着,有的窃窃私语,还有的抽着烟,居然还有人在门口玩上了甩刀。

看着他们不善的眼神,乐天是真心想笑,估计今天被顺了内裤,他们真的很丢面子吧。

转头看向黄毛和朋克女两人,他俩窃窃私语哑然而止,齐刷刷各分左右看向两边,乐天走过去试探的问道:

“你俩练习手法多久了?”

“呃……”

两人齐刷刷左顾右盼了一圈,见白领女和西服男没有会意,她俩试探的回答道:

“3年。”

乐天微笑着转头,看向玩着筹码的西服男说道:“3年,手法训练的不够啊!”

西服男手指突然停顿,片刻后筹码才继续旋转起来,白领女这下不干了,站起来挺着胸脯站在乐天面前,带着怒意说道:

“敢不敢玩几把!”

“随便,反正我说过了,你们不是个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白领女再一挺胸脯说道:“这把我们玩点狠的,如果谁输了,就把衣服脱光烧了!”

“那你岂不是吃亏了。”乐天一耸肩问道。

白领女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谁说我输了脱衣服了,我输了,她拖!”

白领女一指朋克女。

“啊?管我屁事!”朋克女当场就不干了。

“你闭嘴!”白领女怒喝一声,朋克女不在说话了,低着头委屈的缠着手指头。

“那多没意思。”乐天笑道:“不如这样,谁跟我玩,谁输了就脱光,你跟我玩让别人脱,很霸道的说。”

“你还想沾老娘便宜?”白领女气急败坏的叫嚣。

乐天看着她调戏的笑了笑说道:“没有,要不这样,我也不坑你们,跟我玩的人输了,最多给你们留条内裤怎么样?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白领女说完后,转头对着全场说道:“准备家伙,摆局。”

一帮人开始忙活起来,“哗啦”一下,在一张桌子上倒了很多的色子,一眼根本说不清有多少个。

白领女大义凛然的走到桌面前说道:“第一轮我跟你玩色子拼点数,抢色子摇出来谁的点数多谁赢。”

“随便。”

乐天太了解这里面的道道了,偷和千是一家,都是靠手法的功夫活,眼、手、心、身配合,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速度与速度的较量,手法与手法的对弈,最终谁输谁赢,就看谁更胜一筹。

两人各自站好后,赌场的一方人站在白领女身后,不断地为她打气助威,西服男拿过来两个色盅,分别交给两人后,刚要开始,乐天突然伸手阻止他,看着白领女似笑非笑的说道:

“你可想好了,再输了你可就得再脱一次衣服,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,你现在不玩还来得及。”

“我会怕你,老娘我玩不起吗?”女白领被乐天激怒了。

“行,你玩得起,来吧来吧。”乐天无力的苦笑摇头。

“开始。”

一声令下,白领女拿着色盅快速在桌面上划过飞舞,每次都能把3~4个色子收入囊中,而且她的速度极快,一晃就超越乐天太多太多。

可乐天并不着急,淡然的惦着色盅笑眯眯的看着女白领,直到她收了一大半的时候,乐天终于动了,左手高高举起向着桌面猛然挥下。

“碰”

一声巨响,一股大力震的桌面上的色子全部飞了起来,可女白领的色盅还在桌面上晃动,突然的震感一下让她的色盅脱手。

她大惊失色,快速伸手去抓色盅,可下一幕,里面的色子全部飞了出来,手刚刚抓紧色盅正准备把色子回收入囊中的时候,可她只觉得眼前一花,接着飞出来的所有色子全部消失不见。

她抓着色盅愣了一秒,再准备把目标放在其他色子上的时候,却看见对方速度快道肉眼根本看不见的程度。

最终,她也只是抢到了6个色子,一整张桌子上的色子就全都没了,再看乐天,他笑眯眯的按着色盅说道:

“脱衣服吧!”

随机,乐天揭开色盅,所有色子满满当当的摞在一起,居然全被他收入囊中,虽然点数大小各异,但就凭这些全部的数量,白领女的6个色子就算全都是6点,也根本赢不了。

“你耍赖!”白领女气急败坏的喊道。

“不认账了?”乐天笑着反问道。

“你……”白领女气的指着乐天,怒气冲冲的表情,看样子根本不想认账。

乐天笑着拿出一根烟,用炫酷的手法点燃,吐出烟圈说道:“行里有句话,不怕手打滑就怕手抓空,你没学过吗?”

下一秒,白领女认栽了,直接解开西服扣子,脱掉西服外衣,随后解开白衬衫脱下,接着是裤子,最后解开文胸的时候,乐天伸手说道:

“行了,可以了。”

女白领停手,穿着三点式恶狠狠的看着乐天,一转头对着西服男喊道:“你跟他玩。”

“阿莲,算了吧,咱们不是他的对手。”西服男苦着脸辩解。

“懦夫,看什么看?”白领女对着全场叫嚣一句,赌场员工纷纷转过头不敢看她,但只有乐天似笑非笑的直视她的身材,嘴里还发出调侃的调调,“啧啧,身材不错啊!”

“你个小流氓。”白领女愿赌服输,但嘴上不饶人的一扭头,不再看乐天,只是脸色特别红。

就在这时,赌场里屋门打开,崔福来和文一刀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,看见一帮人围在中间,文一刀笑眯眯的说道:“怎么,玩着呢?”

大家纷纷让道,露出站在中间红着脸的白领女,文一刀一怔,脸色有点阴沉不定的,但片刻后尴尬的说道:

“又较量一场,阿莲啊,你怎么就没觉悟呢!”

文一刀走到乐天身边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:“怪我,之前没给你们介绍,这位是侠盗神偷燕子们的现任掌门,你们知道侠盗门吗?就是民国的时候,让岛国人闻风丧胆燕子李三的传人。”

所有人这才郑重的看着乐天,而文一刀接着说道:“他是贼王,北六指和东鬼手的徒弟,就凭你们三脚猫的功夫,还敢班门弄斧,我都不敢。”

全场脸色这个尴尬,特别是白领女,她之前觉得乐天太年轻,还以为是崔福来的徒弟,没想到啊,居然大有来头,我去,早知道打死也不敢再叫嚣啊!

乐天笑着缓解尴尬说道:“我们就是切磋切磋,教教小辈一些手法。”

“哦,这个好哦,您随便传授一点东西,都够我们受用终身的啦,阿莲,你刚刚没过分吧?”

“没……没有。”女白领阿莲极其尴尬的低下了头。

“没有就好,大家都是一家人,按照辈分算,乐天还是我滴长辈嘞,大家要以礼相待的啦。”

说话间,文一刀拎着箱子放在赌桌上,一边打开一边说道:“李乐天前辈,拜托大家办点事,这单生意我接了,大家有意见吗?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所有人急忙摆手回应,废话,谁敢拒绝神偷贼王传人的帮助啊!

“啪”

打开箱子,文一刀拿出一沓文件甩在桌子上,说道:“这就是目标人物,刚刚查到的,李前辈要他的全部信息。”

本书首发于看书惘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