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16章 天龙八将

第316章 天龙八将


                定好每个八将雕琢什么字后,把想法一说,眼镜男快速把这些东西记下来,随后开始聊细节,大小,精细到每一个小细节怎么雕刻等等。

张云芳不知道乐天怎么想的,听着听着兴趣索然,1个小时过后,差点靠在椅子上睡着了。

“好,就这么定了,雕刻费一共多少钱。”

眼镜男开始计算所有工序,随后说道:“给你个优惠价,一块1万块怎么样啦?”

“没问题。”乐天一口答应下来,“不过我有个要求。”

“您说。”

“我设计的这些,保证全世界只有一块。”

“这个,没问题啦,这么复杂的雕工,让我再来一次,恐怕我也力不从心啦,况且你的这块极品墨翠这么稀有,想在找到第二块真的很难啦!”

“那就好。”乐天跟他握了握手,“什么时候来取?”

“10天后吧,多给我一点点时间。”

“10天后见。”

乐天跟他握了握手后,叫醒张云芳告辞离开,眼镜男一再挽留吃个便饭,可是乐天决意要走,他也没办法。

出来的时候,外面的那些人早就撤退了,其他几个客家人等的哪叫一个心烦,要不是私下聊,估计他们早就进去凑热闹去了。

乐天跟他们打招呼离开后,张云芳打着哈哈说道:“完事了,终于能走了?”

“是啊,我可爱的摩呼罗迦。”乐天稍有兴趣的调侃一句。

张云芳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什么嘛,摩呼罗迦是什么鬼?”

“佛教中,至高无上的天神之一,是个极其美丽,形如蟒蛇的女天神。”

“蟒蛇,好恶心呢!我才不要当什么摩什么迦。”

“你就是。”乐天哈哈一笑打了一个哑谜,张云芳瞬间想起什么,转头看了看已经消失在视线的作坊,急忙追上去问道:“你刚刚是在给我们设计礼物吗?”

“挺聪明啊,猜到了?”乐天反问。

“恩,早知道我就听听了,我是那个摩什么迦的,哪赵文瑄是什么?”

“你是摩呼罗迦。”乐天没好气的提醒,接着说道:“赵文瑄是阿修罗,因为阿修罗有着倾国倾城的美,咱们里面只有赵文瑄配得上。“

“哼。”听见乐天夸奖赵文瑄长得漂亮,张云芳有点气不过,一撅嘴说道:“韩紫萱也不必赵文瑄差多少好吗,论身材,韩紫萱更好一点。”

乐天苦笑,“紧那罗是给韩紫萱的,她是大明星,人非人,不凡人,她也最适合,而且紧那罗是天龙八将里最会唱歌跳舞的,也称之为乐神。”

“切,她们都好,就我是一条大蟒蛇,我不干!”张云芳摇着乐天胳膊还是撒着娇。

乐天苦笑解释道:“你别闹了,这些铭牌是有意义的,天神你虽然是一条蟒蛇,但你和我是真爱。”

一听这话张云芳瞬间不闹了,撒娇的在乐天怀里使劲蹭,“我愿意当这条蟒蛇,成天没日没夜的缠着你。”

“大街上,注意点。”乐天推开张云芳,结果她又凑了过来,粘着乐天不放,追问道:“我弟弟呢,你给他什么?”

“沙竭罗龙王,名字中也有条龙。”

“钱恒泽呢?”

“夜叉!”

“啊!”张云芳吃惊,“夜叉不是女的吗?”

“哪叫母夜叉,真正的夜叉是男的。”

“我以为是女的。”张云芳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夜叉,母夜叉,以后我就叫钱恒泽母夜叉,想想就搞笑。”

其实乐天不知道,他只是临时起意的一个念头,却造就了日后声名赫赫的天龙八将,以乐天为首,其他人为辅,不管是商业还是地下势力,哪怕是整个世界,天龙八将随便亮出身份,那可都是地震山摇的存在,特别是几个主力,简直达到了让人如雷震耳的程度。

不过天龙八将现在也只是一个矛头,现在的他们,还被名不见经传的毕超家族压着呢。

……

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酒店,深圳的行程也没什么待的,接下来要去东莞,不过乐天还在等崔福来,张、钱两位已经发微信告知,金子平安送到。

乐天刚要发微信让他们过来汇合,哪知道突发事件就来了。

于涛打来电话,乐天接通调侃道:

“喂,于sir,这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啊?”

“好几天没看见你们发朋友圈了,你在哪呢?”

听于涛的口气,他似乎很着急的样子,下意识收起玩味的态度,说道:“我在深圳,怎么了?”

“你们都在是吗?”

“只有我跟张云芳,怎么了?”乐天试探的问。

“我跟你说个事,有小道消息说,毕超从缅甸找来一帮亡命徒来华夏了,之前一直在国安控制范围内,可昨天突然消失了,我怀疑这帮人找你去了。”

乐天顿时紧张起来,“你确定?”

“不确定,国安这边正在紧锣密鼓的寻找,只要发现人第一时间通知你,不过期间你一定要小心。”

于涛的这个消息乐天不得不认真对待,毕超从缅甸找人过来,目光多半是为了自己,看来自己不能再晃荡了。

乐天思考间已经有了决断,来到客厅见到张云芳,坐下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云芳啊,跟你商量个事呗!”

“干嘛这么说话,好不习惯啊。”张云芳疑惑的问道。

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挠了挠头说道:“这样的,瑄儿自己在医院里挺孤单的,我怕她再犯病没人照顾,你看要不这样行吗,你回去帮我照顾她。”

张云芳的脸色阴沉下来,随机起身就走,进入卧室好一阵翻箱倒柜,拉着行李箱出来后,对着李乐天丢出房卡,语带哭腔的说道:“李乐天,你可真行!”

张云芳走了,乐天却无力的揉着额头,虽然知道拿赵文瑄当借口对张云芳有点不地道,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毕超找人来了,自己一个人怎么都好说,可如果有张云芳在,那就不好对付了。

乐天坐在沙发上沉思,良久,电话短信铃声传来,拿起看了看,张云芳发来的。

“你都不出来送我,没良心。”

乐天急忙编辑一条,“我看你生气了,没敢。”

“讨厌,我会帮你照顾瑄儿的,去东莞给我安分点,不能泡妞。”

“保证不会。”

“不行,我还是让云龙过来看着你吧。”

“你可别,张、钱我还有事安排,你可别让他俩过来。”发过去想了想觉得不好,再发一条,“他俩来了,指不定带着我使劲泡妞呢!”

“也对,那你自己小心点。”

张云芳就这点好,刚才怒火冲天的,这会就跟没事人似的,乐天最后发了一个“么么哒”了事。

接下来,就该安心好好琢磨怎么收拾毕超他们这家人了,毕超,毕云涛,一丘之貉,没一个好东西。

其实乐天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,因为他隔天差五的换地方,要那溜达,就算是自己人不打电话都不知道他在哪,就算毕超找来杀手直奔乐天杀来,那也得在乐天屁股后面吃灰。

没准啊跟在屁股后面跑几天,这些缅甸人就被绕迷路了也说不定。

不过乐天是聪明人,人都有个习惯,总拿自己的想法考虑事情,毕超等人是没法追踪到乐天,可是如果以乐天的想法追踪,别说是追查自己的行踪,就算是死人都能查出埋在哪。

这不,现在乐天就要查毕云涛,通过他的口查出真凶的下落吗!

……

第二天,乐天上午去了飞机场,接到了姗姗而来的崔福来,他此刻已经没有小人物的邋遢样,一件黑色风衣,带着黑色墨镜,拉着旅行箱,40多岁的年纪看上去还真有那么一点商人风度。

跟他见面后互相拥抱了一下,一边往外走一边聊最近生活上的事。

打车回到酒店,进入房间后,乐天开门见山的说道:

“我直接点,黄金你有利润分成,金店开张我给你百分之2的股份,如果你当店长,我可以给你百分之3,你干不干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崔福来激动的说道:“我听说了,这珠宝首饰店有好几个亿的投资呢,百分之3不少了。”

乐天点着头说道:“我给你的百分之3,不只是让你负责珠宝行,我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嘱咐。”

崔福来误会了,急忙举起断指说道:“我发誓,觉不监守自盗,而且我看守的话,我保证没人能偷走任何哪怕是一分钱。”

见他这么郑重,乐天笑了笑说道:“我说的也不是这个。”

乐天招了招手让他过来坐好,然后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是想让你帮我联络一下人,就比如以前千面还留在广州深圳的老荣。”

“啊,这个好办,可是大部分都洗白了,虽然还做点非法勾当,但我估计,他们是不会再‘荣’了吧?”崔福来说道。

“我找他们也不是为了荣,而是为了查一个人,能不能办?”乐天解释后突然语气坚决起来。

“能,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接着乐天让他去联络,而且嘱咐这些天电话联系,没有必要也不用见面,乐天也怕突发事件误伤了他。

崔福来走了,乐天思前想后,不知道这事还好,知道了心情怎么都没法平息,幸好带着守望文静能压制着不舒服的心情,要不然,乐天很怀疑自己会暴走。

打电话给师姐曾温柔,她在家过年玩的是不亦乐乎,乐天只好打着哈哈说回来再说。

接着给师父师叔打电话,跟两个老人一阵谈心,把这件事也说了,师父李鬼手只告诉乐天一句话,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”

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