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314章 待遇之差

第314章 待遇之差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看了这些家翡翠珠宝行,每一家都有自己的特色,石老板的店铺是以高端大气上档次为主,除了翡翠也主打金饰品钻石等,可这家店铺的装修充实着古色古香,要不是周围顾客的口音,乐天下意识以为回到了潘家园了呢。

再看出售的这些货物,清一色翡翠玉石,各色形式应有尽有,雕琢等样式更是花样繁多,比石老板的店铺种类多不只是一点半点。

两人慢悠悠的闲逛着,走过一个又一个柜台,因为被乐天的熏陶,张云芳对翡翠玉石的眼界是相当的高,起码她对中下品质的翡翠,是连看都懒得看一眼。

不得不说,在中下品质的翡翠里,乐天还真相中了一样,那就是墨翠,墨即是黑,翠则绿色,墨翠即指绿得呈黑,黑里又透着绿颜色的翡翠。

乐天看中的这块墨翠通体漆黑色,雕琢龙纹图案,在柜台内的透射光下,漆黑的翡翠透着翠绿的颜色,就好像一条游龙在碧绿色海洋中遨游一般,极其生动活现。

不过乐天知道,在翡翠圈子里,香港人称之为墨翠为“男人的情人”,因为这种翡翠非常招成功男士喜爱,别看普通墨翠价值不高,但是如果碰见一个极品,就好比,透光度极好,水头十足,在投射灯照射下呈满绿的极品墨翠,哪价钱就不可同日而语了。

乐天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墨翠,不免多看了两眼,不得不说,墨翠被称之为“男人的情人”这个说法很准,因为乐天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种翡翠。

漆黑的外观人一种成熟的魅力,在光线照射下呈现出绿色,更加透着一股神秘感,加上出神入化的雕工,绝对是男人爱不释手的玩物。

“这个拿出来我看看。”乐天指着一块标价3万的墨翠龙牌说道。

售货员急忙拿出墨翠龙牌,入手的确有怦然心动的感觉,但因为价值不高,这种感觉不是很浓烈,可能是以前被墨翠的名头引着,乐天拿在手中,的确有那么一点点类属于张云芳的感觉,这也让乐天下意识看向她。

张云芳还在气头上,见乐天看着自己,下意识问道:“喜欢啊,买下来。”

乐天摇摇头把墨翠龙牌放下,拉着张云芳说道:“算了吧,其实它也不值3万块。”

身边指引的经理尴尬的笑了笑,“李大师如果要买,我可以给你优惠价,1万块怎么样?”

这家集团还真是小气,乐天看中的东西居然都不送,还收一万,真的是,也对,毕竟集团老板不在,他一个经理也没那么大权力说送就送。

不过这也引起张云芳极度不满,拉着乐天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待不下去了,走吧。”

“哎,来都来了,逛一圈再说吧。”安慰着张云芳,笑着对经理说道:“我答应过你们老板,帮他挑选有价值的翡翠,他不在你能做主吗?”

“当然能,李大师能帮忙挑选当然没问题,这边请。”经理堆笑带着乐天往里面走。

张云芳没好气的压低声音说道:“也就是你,要是我都不搭理他们。”

“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。”

跟在经理后面进入地下室仓库,这里面同样堆满了毛料,很多,但没有石老板店铺的存货多。

乐天大致看了一眼说道:“先说好,我只在能力范围内帮你们挑选几个最有价值的。”

“当然当然。”经理堆笑。

乐天上前挨个毛料感受一下,也不像上一家那么仔细,连分类都省了,每一个都简单摸一下,速度很快,也就是一走一过的事,当全部走一圈,这千多块毛料基本全扫了一遍。

乐天也不再废第二遍事,指着三块毛料说道:“它,它还有它,品质都不错。”

“啊,这就看完了?”

乐天接过张云芳递来的湿巾,擦了擦手说道:“恩,难道还要懈开看?”

“可是您只是走了一圈。”

“应该不会错,找人搬走懈石吧,告诉你的老板,我看完了,以后再联系。”

乐天说完把纸巾塞在经理手中,然后往外走,同时说道:“云芳啊,下一家是哪?”

“深圳还有两家翡翠行,要不要也去逛逛。”

“走吧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”

两人聊着天离开了库房,经理还傻愣愣的看着两人消失的背影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这才想起来,刚刚乐天指的大块毛料,可此时,他却忘了是哪三块了!

经理忘不忘乐天不管,反正他完成约定了,以后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,是绝对不会跟这家有任何瓜葛的。

走出店铺,按照记录本记载的地址,直接打车过去,其实这三家本来是没安排在行程内的,可是这家太不给力了,反正闲来没事,逛逛也无妨。

可是让乐天没想到的是,打了出租车也就走了一个红绿灯就到地方,起步价都没过一公里,司机是赚了。

两人下车后看着这家翡翠行,张云芳还絮叨:“原来这么近呢!”

“走吧,谁让咱们是外地人的。”

拉着张云芳进入店铺内,相比于刚才那家,这家要小很多,不过比平洲那些店铺大气不少。

之前也没打过招呼,老板并不知道乐天来了,两人也不声张,在店铺里闲逛起来,当走过所有柜台前,在里面一处地方,堆着不少毛料,而几个人正蹲在地上筛选。

乐天很好奇,这是这些天走过这么多翡翠商家,这家是唯一一个出售赌石毛料的一家,在深圳赌石还真不如送到平洲去呢。

乐天好奇的凑过去跟着筛选起来,几个人见有人加入进来,纷纷用听不懂的南方话交谈,看他们指指点点的态度,应该是说乐天太年轻之类的话吧。

不过乐天也不在意,挑了几块后,茫然的问道:“服务员,你们这些毛料哪来的?”

服务员一怔,但还是恭敬的回答道:

“这些赌石都是来源于缅甸雾露(又作乌尢,乌龙、乌鲁)河流域,其中最著名矿床,分别是度冒、缅冒、潘冒和南奈冒,也是我们老板刚刚托人运回来的首批赌石毛料。”

“哦,原来是刚运回来的,难怪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张云芳试探的问道。

乐天微笑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些毛料好像都是墨翠种,我估计是出自同一片矿坑,而且我感觉,这些毛料里面的水头应该不会差,如果是刚刚运回来的,那就差不多了。”

“年轻人,你好像很懂吗?”一个戴墨镜的中年人笑着说道:“居然知道这四个矿床出产墨翠。”

“我听说过而已。”乐天尴尬的笑着回应。

“年轻人就要多学多问,这样赌石才不会赔钱知道吗!”他装作高深的指点说道。

旁边居然还有人帮腔:“这位是刘大师,翡翠的行家,这家店老板的朋友,今天你运气好,还不让刘大师帮你看看,随便挑一个都够你发家致富了。”

“哪太谢谢了。”乐天也不说穿,笑着恭维说道。

这位刘大师被捧得有点发飘,笑着说道:“你运气真好,今天这批毛料刚到,都是我朋友从缅甸拿下来的首批原石,出绿的可能极大,年轻人,要买趁早,过期不候了。”

“我再看看。”乐天微笑回应,而张云芳在后面都快忍不住了,敢在乐天面前称呼自己为大师,估计他们要是知道乐天的身份,一定会吓得尿裤子吧。

乐天也没搭理几人,看着售货员问道:“这些毛料怎么卖的?”

“统一价1万块一斤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,这个价格比平洲贵了不止一倍,更何况里面大部分还全都是墨翠,要知道,墨翠按照品质计算,估计只要不挑到高品质以上的,估计都合不上原石的价格。

不过,从售货员的报价,乐天也看出来了,她应该是第一次出售毛料,因为是出售赌石行家的话,绝对不会说多少钱一斤,直接说多少钱,不懂这行的小白没头没脑的扎进去,以为一块多少钱,还觉得便宜,可上称就不是这个价了,是交钱还是不交吧,这也是赌石圈子里潜移默化的一种消费欺诈。

乐天虽然苦笑价格太高,不过他也不在乎这点钱,反正挑一下也不耽误事,看看呗。

哪边的几个人挑选了一块毛料,拿着在乐天面前好一阵比划,“小伙子,要挑就挑皮料好的,就比如这个,我保证里面绝对出绿。”

“恩,你说的对。”

废话,这里的毛料是出坑首选,按理说应该直接送到工厂的,出绿的几率本来就是60%以上,这要是挑不准自杀去得了。

乐天估计,老板没有直接送到工厂,先拿过来出售赌石,估计也是想吸引一下老顾客,把毛料的价格提高,也能赚回不少利润。

那边毛料选定之后,各自付了款,他们也没着急走,想看看乐天挑选哪块,带着他一起去懈石,也顺便再显摆一下自己能力。

只是他们不知道,乐天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,就在乐天漫不经心挑选的时候,突然摸到了一块毛料,刚已入手,心情突然荡漾起来,心里居然感受到了跟张云芳偷-情时的激动,想也不想,就是它了!

本書源自看書罓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