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82章 血书

第282章 血书


                钱恒泽一拍胸脯,“我的,怎么样,以后咱俩是不是平起平坐了?”

“不错啊,你都拿到白银会员了,厉害啊儿子。”钱老板一拍钱恒泽的肩膀,激动的心情不用言表。

“切,我们也有啊!”张云龙也拿出银卡显摆的晃了晃。

这给钱老板羡慕的,说道:“你们不知道啊,这银卡会员老难弄了,拿着它想当官就当官,想开店就开店,哎,你们是怎么拿到的,谁给的?”

“王斐。”张、钱同时说道。

“厉害,好好表现,这代表王斐很看重你们。”钱老板说道。

“不止如此。”乐天插话说道:“听王斐的意思,我觉得他特别看好钱恒泽,我估计,有王斐的支持,钱恒泽的未来不可限量。”

“怎么回事,跟我说说。”钱老板疑惑的问道。

然后大家七嘴八舌的把打赌的事,钱恒泽顶着压力叫板的事,还有弄了一个缅甸美女当媳妇的事一说,钱老板听得哪叫一个担惊受怕啊。

“我滴妈呀,好家伙,王斐真的说,要砸垮咱家生意?”钱老板试探的问。

“爸,乐天赢了,赢了!”钱恒泽再次提醒。

这下钱老板才松了一口气,“吓死我了,这要是真砸,估计咱家明天就得破产,万幸,来乐天,我敬你一杯。”

大家端起酒杯喝了一口,而赵文瑄不明所以的问道:“这张卡有什么用,能告诉我吗?”

在场,除了赵文瑄就是于涛不知道了,显然,他俩也是对这张卡最敢兴趣。

钱老板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这个卡属于圈子里的会员身份,只有白银和黄金之分,白银市普通会员,黄金是管理层,我这么解释,上到当官的,下到做买卖的,只要是白银会员,无疑不是土豪大老虎。”

“它涉及面太广,作用也极大,高档私人会所,包括餐厅等等,会员可以用餐的地方,有个白银卡就能享受尊贵待遇,黄金会员可以享受总统待遇,这只是其一。”

钱老板又看向于涛,试探的问道:“你没有吧?”

于涛点头,钱老板笑道:“应该的,凡是当官的都难拿到这种卡,好像国安局局长也只是白银,他要是知道乐天是黄金,估计他的跪着恭迎,这么说你们懂了吧?”

大家都点头,但赵文瑄还是一知半解,也不继续追问,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。

随着钱老板又解释了很多关于这卡的事情,包括开商铺都可以调用那些资源,就比如,普通百姓开个店铺,民政国税地税跑断了腿,但白银会员开店,一个电话就有人全部给你办好。

最实际的,京城不是开车难嘛,买车摇号,还区分单双号出行,想弄个政府车牌吗?拿着银卡会员一个电话搞定。京城户口难办吧,拿着白银卡一个电话必须搞定,想便宜卖高档住宅吗,拿着白银卡一样低价购买,经商免税,当官高升,从军无阻,总之一句话,这卡就是无所不能。

大家听完后,每个人都爱惜的把玩着手里的卡,于涛有点吃醋,皱眉絮叨着说道:

“要叫你这么说,这张卡还能当免死金牌用了,杀人放火不犯法怎么地?”

“那到不能,没这么大的作用。”钱老板说道:“杀人还得偿命,犯法还是照样被抓,只不过有这张白银卡,在监狱里生活能好一点,比平常老百姓的待遇好多了。”

乐天点头承认,“我有体会。”

一说到乐天蹲监狱的话题,大家都沉默起来,钱老板急忙转移话题说道:“哎对了儿子,要不你当官去吧,有了白银卡,我拖个关系,先从公务员干起,一点点你一定能成为大官,行不!”

“爸,我不想当官。”钱恒泽嘟囔道。

“你咋这么没出息呢。”钱老板骂道。

而这个时候,于涛急忙接话说道:“对了,跟你们说个事。”

见于涛打岔,所有人看向他,于涛正色的说道:“冯祥你们知道吧?前几天,冯祥他老爸贪污腐败倒台了,就前几天在监狱里自杀了,我的朋友看见他留下的遗书,给他儿子冯祥的,你们想不想知道内容。”

这段时间,大家有意无意的都避开冯祥的话题,就怕于涛发现什么端倪,可今天他挑起这个话题,大家都下意识的看向乐天,有的倒茶有的喝酒,表现出爱搭不惜理的态度,完全不发表意见。

场面有些尴尬,乐天苦笑说道:“既然于sir说了,那就看看吧!”

于涛拿出手机,表情变得有些感慨,说道:

“冯祥他老爹,在人民印象中一直清廉,可结果在他的产业中,查出大批量的黄金,就这么落马了,本来也就是判个终身监禁的,可他的自杀遗书,不得不让人深思。”

于涛翻出相片,这是一张血书,用衣服和血写出来的遗言,大概内容是。

“儿子,别怪爸爸,爸爸也是没有办法,可我又能怎么办,我想当个清官,可是这个世界让吗?我想你和你妈过得好,就不得不听从上面的安排,虽然比我官大的我一个没供出去,但我知道,他们在外面已经火上房了。”

“我清楚的知道,我进来后代表了什么,我贪污的证据被找到,他们说够终身监禁的,可如果我供出上面的人,我可以十年左右放出来,他们逼着我交代,可我不敢说,我不是不想说,我也怕,我死了不要紧,我怕你和你妈,我怕他们对你下手。”

“儿子,不管你以后干什么,哪怕要饭也别当官,这是我的意愿,你如果问为什么,我告诉你实话,我不是当官不办事,是有人不让我办,今天我接了一个发展项目,国家拨款发下来可已经没了一半,你不能说,得做假账瞒着,然后偷工减料完成这个项目,咱是能吃点回扣,可是跟上面的大老虎相比,算个屁啊。”

“再比如,我想办那个欺行霸市的土皇帝,我抓人了,可上面一个电话让我放人,我敢不放吗?儿子,信我话,别当官,哪怕你是要饭,也比当官的人自由,起码你不用担惊受怕的睡觉。”

“最后好好照顾你妈,以后做个好人,爸爸走了,没法看着你结婚生子,这是我的遗憾,也是我的愧疚,我知道我的死能换你们母子平安,这就够了。”

这篇血书写了很多字,都是冯书记临死之前的肺腑之言,哪怕是乐天这个始作俑者看了,都有那么一点点心痛,就像是其中一句话说的那样,我想当个清官,可是社会不让。

没错,这句话刺痛了大家的内心,这句话就好比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是一个道理。

所有人轮番看了一圈,大家都沉默不语,直到钱老板看完之后,他摇头感叹的说道:

“还是算了吧,不当官也挺好,总比他的下场好。”

钱老板这种唯利是图的人都妥协了,可见这份血书的分量,在大家心里,它的确有点沉重了。

因为血书的事情,大家也不想继续庆祝了,开车回酒店,路上,气氛依然凝重,于涛感慨的说道:

“我明天收拾收拾就回去了,你们呢?还去海南吗?”

“去,这趟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去海南嘛!”张云龙回答。

于涛苦笑,直截了当的问道:

“乐天,我很不理解,你们这趟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乐天拄着车窗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我跟你讲个故事,一听你就懂了。”

“有一个妻子跟丈夫吵架了,受了委屈非常生气,她出去散步,走到殡仪馆想大哭一场,想到什么就做。”

“正好里面有人在办葬礼,受委屈的妻子不管不顾的大哭,办葬礼的家属懵了,死者的老婆大怒,对着死者开骂,‘你个死鬼,居然在外面养小三。’”

“死者家属本来是很生气的,可是看见委屈妻子哭的撕心裂肺,最终,死者老婆妥协了,对着委屈妻子说道,‘别哭了,我老公的遗产我分给你1500万,股票你就不要想了。’”

乐天说完这个故事,转头看向于涛说道:“当我受了气的时候,就像是这位妻子只想出来逛逛,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,所以我觉得,没必要在家里憋着,出来逛逛也挺好,人生在于得瑟,不是吗?”

“呃……完美的诠释。”于涛苦笑回应。

乐天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行了,不想那些了,于sir啊,拜托你一件事行吗?”

于涛等人郑重的看着乐天,只听乐天接着说道:“你回去这些天,尽量帮我查一下凶手的下落,我答应过死者,我要让凶手绳之于法,人不能食言。”

“行,我会全力调查的。”于涛拍着胸脯应承。

张云龙转移话题说道:“对了,你不是被停职了吗,干脆你也别干了,开个私人侦探会所,我们出钱帮你,看怎么样?”

“对啊。”钱恒泽也帮腔说道:“这个主意不错,你当私家侦探肯定比当警察好,而且赚的也多,你可以考虑考虑,要不我给你投资?”

“也行,那我回去就准备准备。”于涛居然答应了,乐天与他相视一笑,都把内心的想法掩埋心底,两人的较量还在持续没有停息。

看書王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