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75章 赶紧找人

第275章 赶紧找人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摔门离开,赵文瑄和于涛随后跟着出来,在身后不解的问道:

“怎么了?”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乐天没有回答,一直往外走,而这个时候,张家姐弟追了出来。

“乐天(姐夫)。”

两人快步来到乐天身边,挡着他的去路,云芳说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我爸能卖给毕超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乐天还在生气,绕过张云芳笔直往外走,张云芳急的都快哭了,一把拉住乐天的袖子,语带哭泣的说道:“乐天,别生气,我这就去要回来,不卖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只是淡然一笑回应,因为在气头上,他此刻根本不想搭理张家人,“放手。”冷声说了一句,张云芳下意识松开手,乐天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,张云芳泪流满面的痛哭着,她实在没想到,父亲居然背着她把福禄寿卖给了毕超,看着乐天和赵文瑄离开的背影,张云芳知道他和乐天的关系完了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于涛疑惑的问道。

张云龙也很生气,挥拳砸在墙壁上,懊悔的说道:“我爸把福禄寿卖给了毕超。”

“哦,没经过乐天同意是吗?”于涛问。

“他连我俩都没告诉,就直接给卖了。”张云龙这个无奈啊。

而此刻,张家亲戚也开门出来,看着门口的张家姐弟,一个个不明所以的凑过来,其中几个女眷见张云芳哭的挺伤心,过来帮腔说道:

“怎么了,被李乐天甩了?我就知道,这小畜-生不是个好东西。”

“就是,他本来也不是好东西,云芳啊,不哭了,回头大姑再给你找个好的,你看他什么玩意,小人得志的样子,看着多恶心。”

“恶心恶心,我看你们一个个才恶心。”张云龙听不下去了,对着亲戚开骂道:“一天天满嘴喷粪,世界上就你们好!呸!”

张云龙说完转身就走,而一帮被骂的亲戚当场就蒙了,这个时候,张老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,见儿子敢骂长辈,板着脸厉声喝道:“臭小子,你给我站住,怎么说话呢你?站住!”

张云龙那会听父亲的,头也不回直接消失在走廊尽头,而张云芳也摸着眼泪说道:“弟弟说的对,你们眼里只是你们自己,你们好,全世界人都是傻-逼,我以后离开你们的傻-逼世界,唯利是图,见钱眼开,卑鄙无耻,见利忘义!”

张云芳说完转头也要走,然而张老爷子气的手都开始哆嗦,指着女儿说道:“你说什么,给我站住,站那!”

张云芳根本不管父亲的呵斥,而张老爷子已经气的怒不可遏了,厉声吼道:“张云芳,你今天要是走了,我就再也没有你这个女儿!”

张云芳走到拐角停住脚步,大家刚刚松了一口气,以为张云芳妥协了呢,结果哪知道,张云芳居然冷然的说了一句,“行,我以后也没你这个父亲。”

说完,张云芳走了,张家人张目结舌的傻眼了,而张老爷子突然感觉胸口憋闷,一口气没上来,眼睛一花晕了过去。

张家亲戚和于涛急忙搀扶掐人中,这才让张老爷子缓过这口气,大家七手八脚的把张老爷子附近屋里,坐在沙发上宽慰着他。

张老爷子喘着粗气还是没顺过来,今天自己的儿子女儿跟自己翻脸,他实在没有想到,可张老爷子有自己的主张,他这么做也不觉得自己错了。

“这帮孩子,的都没边了。”

“大哥,他俩不是得瑟嘛,断了他俩的开销,看他们还怎么得瑟。”

“就是,断了经济来源,几天他俩就低头认错了,大哥,你也别太生气。”

张家亲戚又开始出损注意,这火上浇油的,张老爷子气的更是不行了。

于涛见状急忙上前揉着张老爷子的胸口,宽慰着说道:“老领导,这事我觉得,你欠考虑了。”

“我欠考虑,我还不是为了他们好,要不然我至于费这么大劲做老好人吗?”

“您说的是,您说的对。”于涛连忙恭维,“但您没想过,你之前不跟儿子女儿说你的想法,现在他们都误会了,而且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您等于火上浇油,把乐天往悬崖上推了一把。”

“我咋了,你把话给我说明白喽。”张老爷子怒声质问。

于涛无奈的说道:“我听说你们有个什么圈子,以前的继承人是毕超是吧,乐天出现后,所有老一辈人都喜欢他,想让他成为你们圈子里的继承人,这事您知道吗?”

张老爷子张大了嘴,有些茫然的不知所措,表情能看出来,他啥也不知道。

于涛苦笑说道:“就王斐跟乐天这几天比试,你知道吧,就传言的那些神对王,其实就是你们圈子里对乐天的考验。”

“啊?哪结果呢?”

“三局两胜,第一场乐天赢了,今天这场乐天输了,最关键的一局是明天,也决定乐天的命运,虽然我不知道比什么,但是,看乐天着急的态度,我怀疑,他压力很重,他找你要福禄寿估计这是底牌,可你卖给了毕超,我怀疑你帮了毕超一把,所以云芳云龙才这么生气。”

于涛虽然不知道内情,但分析的也八九不离十,张老爷子一听也傻眼了,张目结舌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可就在场面陷入尴尬的时候,这帮一无是处的张家亲戚们又开始逼逼叨的发表无良感言。

“就那小子还能赢毕超,他本来也是输定了。”

“可不,要啥没有的小白脸,除了会要饭还能干啥。”

“就是,出身不行,要钱没有,房子车存款,他能拿出哪一样,跟毕老板比,他也配。”

听他们七嘴八舌的磨叽,张老爷子黑着脸,指着他们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现在收拾东西,赶紧滚,现在,马上滚回家!”

“大哥,怎么了……”

“滚,全部。”

张家亲戚面面相视,可是没一个敢动,张老爷子气的拿起手边茶杯,向着地面摔去,“滚哪!还愣着干什么,滚!”

张家亲戚们见大哥这么生气,一个个也不敢留下了,全部开门离开,当房间中只剩下张老爷子和于涛后,张老爷子拄着脑袋一脸的颓废样子。

“哎,老了老了,两个儿女跟自己掰了,我只是想,让他俩以后的生活能好一点,没想到,居然……”

“老领导,你要是相信我的话,这事我帮你办了。”于涛郑重的说道:“只要你别着急,过一段时间,给他俩一段时间,慢慢的能缓解,相信我。”

“谢谢你于涛。”

……

乐天这边离开后,直接来到钱老板房门前,他不知道张云芳那边什么情况,也不想知道,乐天生气倒是生气,但此刻也不能想那些,抓紧联系其他人才是关键。

站在钱老板房间,深吸气平缓心情,敲门进屋,钱家父子等候多时,乐天进来后,钱老板直接迎了过来。

“乐天啊,找我什么事?”

“呃。”乐天与钱老板握了握手,进屋后坐下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钱叔,我有个事要拜托你。”

“有事直说,能办的我一定给你办了。”钱老板很大方的说道。

乐天说道:“明天拍卖会,能把极品紫翡先拿出来拍卖,我买回来然后再卖给石老板吗?”

“啊?”钱老板有点茫然,“怎么这是,左手到右手,你这是要提价?”

“不是。”乐天把跟事情大概说了一遍,大概的意思是,明天跟毕超对抗财力,最终论谁收购的翡翠价值高谁赢,乐天想借势炒作,拿自己的极品紫翡炒出一个高价,这样能大大缩短与毕超之间的差距。

乐天的理念很正常,只要极品紫翡和福禄寿两块翡翠全部出现在拍卖会上,哪怕毕超再有财力,他也无法与乐天抗衡,赢过毕超也是轻松的事情。

可福禄寿不在,只能用极品紫翡,这么算下来,也许还能跟毕超持平,按照王斐的理念,就算输液不会输得太惨。

钱老板听完大概,也了解情况后,思考着说道:

“这国内翡翠公盘拍卖也是有规定的,不是说随便一个人都能出价,首先要有底蕴,就是说,你的注册资金证明,拍卖保证金,以及名誉担保,这么做就是怕有人故意炒高翡翠价格,你的想法很好,但是想让人挑不出来理,还是挺难办的事。”

“我还需要什么?”乐天试探的问。

“首先,我是这件极品紫翡的主人,由我拿出来拍卖没问题,但我跟石老爷子已经签了合同,现在再拿出来拍卖,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,除非石老爷子点头答应,帮着咱们隐瞒,要不然恐怕成不了。”

“那我一会就去找石老爷子。”乐天说。

“不急,然后还需要你缴纳保证金,还要有担保人,你的注册资金是多少,能不能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,这都要做评估。”

听钱老板这么说,乐天眉头微皱,“我现在的资金,一共加起来好像也只有1亿2千500万,是不是不够啊?”

“当然了。”钱老板接着说道:“除此之外,拍卖会还会收纳千分之一的手续费,你叫价越高,最终花销也越大,你想好了吗?”

“我想好了,可是这钱怎么办?”乐天思考着说道。

本文来自看書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