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70章 逼着你玩

第270章 逼着你玩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拖着下巴,疑惑的看着整块毛料,站在它面前无法看清整体,乐天一步一步往后退着,4米,5米,突然,退后的时候好像撞到了一个人,乐天收回思绪,回头急忙道歉说道:

“抱歉,撞到你了。”

“没事,李大师没打扰您吧?”

这人是某大集团的负责人,从今天早晨就一直跟在后面。

乐天对他礼貌的微微一笑,然后继续观看这块吨位毛料,负责人见乐天对这块毛料很有兴趣,感慨的说道:

“这块毛料,是我们集团从果敢矿场收购的,怎么样,李大师有兴趣吗?”

听他这么说,乐天还是微笑回应,而其他人不明所以的凑过来,自从赌石以来,乐天还是第一次露出这种表情,张云芳疑惑的问道:

“怎么了,看不好它是吗?”

“恩。”

乐天轻声回答,而杜玛波疑惑的问道:“哪你觉得它,最多值多少钱?”

乐天托着下巴,微微摇头说道:“它最多也就价值500万,我指的是里面的翡翠,超不过500万的价值。”

乐天说完再次上前,手温柔的在毛料表皮上抚摸着,一点点的很轻柔划过每一寸,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。

然而,就在乐天抚摸的时候,周围聚过来不少人,他们也都疑惑的看着乐天的举动,有的人开始窃窃私语,说李乐天看中这块毛料,里面一定是冰种肯定没错。

议论之余已经有人开始投标,看着他们坚定的眼神,估计他们投出的价格,绝对要高于王斐的1000万。

乐天抚摸了大约5分钟,每一处细节都没放过,当结束以后,乐天托着下巴淡然一笑说道:“走吧,杜玛波,麻烦你告诉王斐前辈一声,我不会把钱砸在这个毛料上面。”

说完,他也不理会神情呆滞的杜玛波,直接转身就走,张云芳等人急忙跟上,片刻后,那些投标的人蒙圈了,一个个指着毛料质问道:“刚刚李大师说的什么意思?”

“不知道啊,他说,不会把钱砸在这个上面?”

“好像是,那是不是意味着,这块料子不值钱。”

“我去不能吧,我刚刚投了2000万,你呢?”

“我投了1500万,幸好没你多。”

“坑啊!”

这帮跟风的人抱怨连连。

杜玛波反应过来,连忙走到一边,掏出电话拨了出去,接通后用缅甸语说道:

“将军,李乐天让我转告你,他说,他不会把钱砸在这块毛料上。”

“呃,他什么意思?”

“刚刚我看他仔细辨别了这块原石,可好像他没看好。”

“他的意思是,这块料子不值得投标?”

“也许是,他投了500万后,就带人走了。”

“他要认输?不对,你跟着他,不管他干什么,都要紧紧咬住不放。”

“是。”

挂了电话,杜玛波急忙追上乐天等人,紧跟在后寸步不让。

乐天带着大家在展厅里逛了一圈,期间碰见不少人,都让乐天帮忙看看,乐天也不推脱,都上去摸了一把,有感觉的就说一句,“挺好。”没感觉的就摇摇头,说一句,“看不准。”

在场的人也不傻,自然了解了他说“看不准”的意思,随着乐天点评的毛料越来越多,价格也水涨船高,无数人都开始拼命加价,幸好是暗标看不见各位所出价格,估计要是能看见出价的话,估计主办方一定会乐坏了,相反的,翡翠圈子里的行家一定会骂娘。

赌石之所以有个赌字,那是因为成本低收获高,赌涨是几倍以至于几十倍的翻,如果一个毛料的成本,一开始就价值几千万,等懈开不管是什么品种,只要没达到收购的价格那就是赌垮了。

一般在商人眼中,这种事经常出现,怎么办,羊毛出在羊身上,为了收回成本,在翡翠上做手脚,以次充好那都是常有的事了。

而乐天指点的这些毛料,在商人们的死命抬价之后,价格只高不低,就好像都能出帝王绿一般,回头等竞标结束,懈开后收不回成本,有他们上火的时候。

不过这些跟乐天没关系,他只是礼貌的回应一些人,直到中午的时候,乐天也不想久留,带着大队人马去吃饭。

酒店有专门招待贵宾的宴席,以前乐天是没机会吃的,可现在不同了,他是各大集团恭维的对象,乐天要吃饭,自然被安排的妥妥当当。

一帮人进了豪华包间,等待上菜的时候,张云芳试探的问道:

“乐天,难道这一局,你真的打算认输吗?”

“认输吧,不是还有第三局吗?”乐天直截了当的说出了想法。

“不是。”张云芳急忙辩解说道:“我觉得,要是能赢就尽量赢,花多少钱都没关系,我们又不催着你还钱。”

乐天苦笑,看向杜玛波说道:“她老板可不是这么想的,是吧?”

杜玛波皱眉,这表情就好像是在说,“问我干吗?我哪知道”似的。

乐天莞尔一笑,继续说道:“王斐给我出了三关,第一关让我借钱跟他玩,不管输赢,我都坐拥千万资金,如果是正常人,一下多了这么多钱,一定会飘的忘乎所以。”

“是吧,我一直就很飘。”张云龙插话说了一嘴。

“你闭嘴,听乐天说完。”张云芳呵斥一句。

乐天苦笑,说道:“你们一直都有钱,能得瑟,我不一样,我没钱,不敢得瑟,别忘了,还有第三关呢,如果我今天把钱都挥霍进去,就算我赢了可是赔了,明天拍卖会王斐再给我出个什么题,我怎么办?”

乐天这么一说,大家都陷入沉思,于涛接话说道:“不对啊,你俩不是三局两胜吗,你赢了的话,你就赢了两局,第三局不用玩了。”

“是吗?”乐天似笑非笑的看着杜玛波,“他老板是个反复无常的人,你相信他说的话?”

杜玛波这个无语,表情看着有点生气的样子,估计是生气乐天为什么看着她说这句话。

就在此刻,房门突然被人打开,所有人齐刷刷回头,杜玛波急忙站起来,对着门口人毕恭毕敬的行礼。

来人是谁啊,王斐呗,他拄着拐杖,黑着一张老脸站在门口,估计他来了有一会了,也就是说,刚刚乐天说的话他全听见了。

大家纷纷起身,脸色也有点尴尬,但唯独乐天依然坐着没动,一脸微笑的看着门口。

王斐拄着拐杖进屋,杜玛波急忙过去搀扶,直到把他迎进来坐下,王斐冷冷的说道:

“背后说我坏话,你这小子,不厚道啊!”

“哪里啊,我只是开玩笑,我可不敢说您的坏话。”乐天连忙解释。

王斐伸手招呼了一下,让所有小青年全部坐下,然后看向乐天,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真打算放弃这场?”

乐天装出为难的表情,说道:“您老得体谅我,值多少钱我能出多少钱,可是不值得话,我就算有再大的魄力,也不会把钱打水漂听响吧!”

“认输了,恩。”王斐陷入沉思,片刻后,一伸手说道:“行,那就把你的翡翠之花,给我吧。”

“啊?”张云芳瞬间就蒙圈了。

乐天尴尬一笑,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今天我也没戴在身上啊。”

“那就给我去拿。”王斐恶狠狠的说道。

“行,我这就让人去拿。”

乐天起身对着赵文瑄招了招手,领着她出去耳语交代着什么,赵文瑄点头回应,然后离开了包间。

乐天坐下,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你老想要就直说,干嘛这么委婉,还一定要有个彩头,多无聊。”

“你个臭小子。”心思被戳穿,王斐急忙掩饰说道:“我会想要你的破东西,我没有嘛?”

说实话,王斐真的没有,他也的确想要,但老人嘛,而且还是地位极高的老人,说破了天也不能这么直接了当,要不传出去多丢人,再说王斐纵横江湖这么多年,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,乐天戳穿他的心思,这让他有点不高兴,板着脸说道:

“我才刚刚喜欢你,非得逼着我跟你玩狠是吧?”

“不敢不敢,晚辈刚刚开玩笑呢。”乐天连忙解释。

王斐黑着脸,眯着眼睛说道:“玩笑,你看我像是再跟你开玩笑嘛?看来你是感觉不到压力啊,行,那我就再跟你加个赌注。”

王斐扫视全场,最后把目光落在钱恒泽身上,“他是你朋友吧?叫钱恒泽,京城钱家人是吧?”

钱恒泽连忙点头应承,王斐眯着眼睛说道:“你爷爷跟我以前就不对付,在京城的时候,我们还茬过架呢。”

王斐说完转头看向乐天,冷冷说道:“我认可你这一轮认输,但如果下一局你再输了,你信不信我让他家1个月内破产!”

此话一出口,全桌人集体吞咽了一下口水,而此刻钱恒泽也满头冷汗,他现在才明白,父亲为什么这么害怕这个老头子,原来他跟爷爷还有过节呢。

乐天表情有些尴尬,“世伯,咱俩玩咱俩的,你扯别人干嘛?”

“我不扯怕你不尽力,同时,也让你知道知道,继承人究竟有多大能耐,你现在处境就是这样,只能进不能退。”王斐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好好考虑考虑吧。”

他说完就要走,杜玛波急忙搀扶准备离开包间,可就在所有人安静非常的时候,钱恒泽突然起身说道:

“等等,你的条件说完了,我的条件还没说呢。”

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