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67章 这是不要脸了

第267章 这是不要脸了


                围观者的赌注如何先不管,乐天和王斐两人的赌石都准备好,开始懈石吧,第一个先懈王斐的赌石,这是价值1500万的油青种毛料,在机器的翁鸣声中,第一刀切开,通过天窗,露出了里面大部分玉肉,也由此看出大概的内部走势。

所有人都在围观,但王斐不以为意,坐在椅子上安静的品茶,时不时跟古曹二老聊几句。

乐天也不关注懈石,拿着自己挑选的观察着,大约过了3分钟左右,围观者圈子中传来不少惊呼声,他们都对这块油青种议论纷纷。

张钱几人也围观凑热闹,时不时回来报告最新动态,乐天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直到杜玛波过来,告诉乐天说,“将军叫你过去。”

乐天走到王斐身边坐下,王斐喝着茶问道:“你赢的希望有多大?”

“五五开吧。”乐天自信的回答。

王斐又问:“看你对我挑选的赌石很不在意的样子,你是不是早就心里有数了?”

“还行,之前也见过,不敢有太大的把握,总之您挑选的这三块,价值是肯定过亿了。”

“那你还说五五开,对你挑选的很自信嘛。”王斐开着玩笑。

“在没有完全懈开之前,我也说不准,所以说五五开。”

“那好。”王斐放下茶杯,淡然自若的说道:“我就等着看你这些赌石能开出多少价值的翡翠。”

大约花了40分钟左右,第一块赌石全部懈开,很大一块油青种,品质和水头很好,价值的确不低。

很多围观者都过来恭维,各大集团负责人开始出价,毕超是真捧王斐啊,居然开出了5000万的天价,这不计成本的乱开价,直接让其他集团负责人没了脾气。

最终,这块油青种毛料被毕超收购,但抛去加工费等成本,估计这块料子毕超也赚不到多少钱,不过在毕超眼里,只要乐天输了,5千万他还是出的起的,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钱。

懈石继续,第二块摆好准备开切,乐天虽然还坐着,可心里面已经开始算计着小九九,这场比试要是毕超一直这么玩,乐天根本赢不了,说是公平公正,但不管怎么算都是不公平的较量,而且乐天还无话可说。

这不,第二块赌石懈开,开窗表现是金丝种,价值1200万的毛料,全部懈开后,里面的玉肉通体透亮,在现场专家鉴定后,给出了合理的价格,各大集团再次展开叫价。

没有意外,毕超再次以6000万的价格收下了这块毛料,与专家给出的价格相差2000万,听见这个价格,在场所有人都不说话了,心里也都明白怎么回事。

乐天估计,也就是其他集团负责人给的价格太低,这要是互相竞拍,估计毕超能直接叫一个亿。

这不,毕超每块赌石都给出了一个超高的价格,引得乐天的朋友们这个不满,一个个都在一旁碎碎念的絮叨着说不公平。

乐天没说话,几个元老端详的喝茶聊天,对多少钱收购完全不以为意,直到第三块赌石懈开,全场所有人都不说话,集体看向毕超,等着他的出价。

毕超想也不想,直接砸出了一个亿,听见这个价格,专家们都笑了,这最后一块毛料是质地比较差的芙蓉种,看三个品质,金丝种品质最好,本来应该价格最高的,可结果在毕超乱出价之后,这芙蓉种成了本次拍卖最高价格了。

在场所有人苦笑摇头,一位专家还是给出了报价,3200万。

王斐的三块赌石全部懈开后,他一共花了4200万选了三块毛料,专家给出的总价格是1亿2千500万,但居然卖出来了2亿1千万,这让所有人都在暗地里苦笑摇头。

王斐的翡翠公布,下面该看李乐天的赌石了,在毕超坏笑的神态中,乐天缓缓上前,先把一些不是玻璃种的翡翠摆出来,让石匠们开始懈石。

因为乐天挑选的都是小型赌石,提醒不是很大的话,可以很多个一起懈开。

主办方也不废话,为了节省时间,找来不少石匠开始懈石,随着巨大的切石机声响,乐天挑选的毛料一个接着一个被懈开,冰种,冰种,冰种,我去,清一色冰种翡翠。

在场所有人傻眼了,传闻说乐天挑选赌石,最次也是冰种,如今这一件还真是如此,流弊啊!

“这块不是冰种。”围观者们在懈石机旁观看,终于见到一块不是冰种的翡翠,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,这要全是冰种,乐天可真是神一般的存在了。

“这是苹果绿玻璃种。”

“我去。”众人围观议论纷纷,这下就连王斐也坐不住了,在杜玛波的搀扶下,走到机器旁看着出来的第一块玻璃种,晶莹剔透,透明度极高,是一块不错的老坑玻璃种毛料。

“不错,不错。”

王斐点头感叹,乐天却搬运着毛料,放在一个懈石机上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这就不错了,后面应该还有。”

所有人集体转移目光,这块毛料开切,开出天窗后,居然又是一块玻璃种。

这下所有人无法淡定了,乐天挑选了将近30块毛料,不会全是冰种以上的品质吧,要是这么玩,他没准真能凭借数量,赢过王斐也说不定。

所有人惊讶不已,毕超脸色极其难看,站在后面一言不发,看样子是满脸的怨毒。

随后,第二块玻璃种,第三块,第四块接连懈开,毫无例外,全部玻璃种,这下在场所有人已经麻木了,一个个也不看了,全部拿出手机跟在专家身后,记录那些全部懈开的毛料,计算着总体价格。

今天专家算是疯狂了,赌石这个行当里,有的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开出一块玻璃种,而今天,我滴妈啊!

随着专家的讨论,一块块冰种先给出价格,所有围观者开始计算,忙忙活活3小时,乐天的赌石全部懈开,7块冰种,剩下21块玻璃种,全场所有人都疯了。

专家们讨论完毕后,给出报价,现场第一个人计算出价格后,脱口而出道:“总价值1亿2千400万。”

这价格,居然之比王斐的报价差了100万,天呢!这简直是分毫之差啊。

在大家心里,所有人都有个评判标准,别看毕超瞎搅合,花了2亿1千万收购了王斐的三块吨位翡翠,但专家给出的价格还是很中肯的市场价。

所以,在场所有人都为乐天感到惋惜,只差100万就能赢,可惜,不过可惜归可惜,乐天的眼力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,全部都是冰种,而且是全赌石毛料里挑出来的,花的少赚的多,在心里面,乐天已经赢了王斐老前辈。

各大集团负责人虽然也觉得惋惜,可下一步就该叫价了,乐天的翡翠也别一个个收,大家一起报出想要收购的价格,不过因为有毕超捣乱,所有人还是先看着他,见他能给出什么价格。

“一个亿。”毕超在后面没好气的报出了价格。

全场轰然四起,各种议论不断,毕超冷哼一声解释道:“怎么,我说的价格不对吗,市场里有句话,叫做物依稀为贵,李乐天一口气拿出这么多冰种玻璃种,价格自然会下落很多。”

“擦!”全场都无语了,人怎么能无耻到这种程度。

“我出1亿800万。”

“我出2个亿。”

其他集团负责人纷纷展开报价,石老爷子很给力,一下砸出了两个亿,虽然有捧乐天的意图,但为了不影响跟王斐的关系,他出的价格,还是没有超过王斐卖出的价格。

乐天低着头感叹一声,全场安静下来,这场比试有了结果,乐天输了,不过之前已经预料到了一点点眉头。

可就在主办方准备宣布结果的时候,杜玛波突然说道:“等等。”

宣布突然停止,所有人看向杜玛波,只见她走到王斐面前,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,随后在王斐耳边说了些什么,王斐淡然点了点头,“去吧。”

杜玛波转身往外走,在所有人差异的目光中,她捧着一个全赌石的料子回来,放在懈石机上说道:“赌局还没结束呢,这块全赌石也是乐天指点我挑选的,钱也是他出的,虽然送给了我,但案例也应该算在今天的收获中。”

“我去,反败为胜了。”

“可不,又一块玻璃种,我滴妈啊!”

围观者们激动地议论起来,而毕超当场就不干了,直接挑出来阻拦说道:“刚才怎么不拿出来,现在已经过点了。”

“不可以吗?”杜玛波质问。

“当然不行,要是像你这么玩,我着展厅里全是好料子,王老爷子随便再拿出一个不行吗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毕超叫嚣,试图让所有舆论站在他这一边,可是他越是这么做,所有人就越不待见他,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。

见所有人都不应承,毕超只好把目光对准王斐,说道:

“王老,您说我说的在不在理,刚才不拿出来,现在拿就不算数。”

王斐拄着拐杖走回去,淡然自若的倒了一杯茶,冷冷说道:“算数,懈石!”

全场炸锅,翡翠王没有展现出霸道的气度,这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,甚至连毕超都张目结舌的楞在当场。

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