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66章 约,第一场

第266章 约,第一场


                对钱恒泽这种臭不要脸的人,杜玛波算是没了脾气,她侧目看向乐天几人,见大家都直勾勾的看着她,不明所以的点头应承了一下,“行。”

这是破天荒的进步,钱恒泽喜笑颜开,直到上了饭菜,也不让她独坐,拉着她坐在一起,这下杜玛波有点为难了,表情也有点尴尬。

乐天递给他一双筷子说道:“没事,就是一起吃个饭。”

她看着乐天接过筷子,说道:“你很能打,如果在缅甸,你一定是将军级别的人物。”

乐天苦笑,反问道:“你在缅甸的军衔是什么?”

“军官。”杜玛波回答。

随后大家又七嘴八舌的问了很多话题,都是关于缅甸的,他们都知道乱,可是从来不知道缅甸究竟有多乱,这一聊才知道,缅甸的战乱只有一个词能形容,民不聊生,我类个去,这么一比华夏简直就是天堂啊!

吃饭进行很快,大家也不磨叽,乐天狼吞虎咽的快速吃完,也不陪坐,直接起身告辞,杜玛波常年在战火中洗礼,吃饭速度也非常快。

这不,乐天说要走她也不留下,跟着乐天身后离开,其他人只能加快吃饭的速度。

乐天推着车往文化广场走,杜玛波跟在身后问道:“你觉得你能赢将军吗?”

“不好说。”

“我在矿坑守卫三年,见过很多外国人,没有一个人的眼力好过将军,你觉得你行吗?”

“不知道,要不你跟我说说缅甸矿坑的事吧。”乐天转移话题。

“缅甸的翡翠矿坑有很多,每个月都有很大的公盘,比这里的公盘大几倍,有一些出坑的裸翡,直接送往欧洲各国,只有赌石销售华夏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乐天质问。

“华夏人阅历好,看的准不说,你们也愿意追求刺激,对于西方人来比较,华夏市场大部分都是赌石,而欧洲市场大部分都是裸翡。”

“世界上翡翠销售最大的国家是哪?”乐天问。

“法国,世界上所有珠宝品牌都在法国,我们所有矿坑都是跟法国有直接合作关系。”

“原来这样,我怎么感觉华夏是翡翠的最大集散地呢?”乐天感慨。

“的确没错,华夏的确是集散地,就像是缅甸是出厂地类似,你们华夏人从赌石或者废料中挑选出翡翠,通过加工作成饰品,主要销售还是西方,其实华夏的市场还是没有完全打开,如果华夏人对于翡翠的认识程度提高,那绝对是世界第一集散大国。”

“谢谢你告诉我这些。”乐天对着杜玛波行了一个佛礼道谢,杜玛波也回敬一个,两人进入文化广场,乐天继续挑选起来。

杜玛波无所事事的观察乐天挑选的翡翠,疑惑的问道:“你是凭借什么挑选里面有翡翠的?能教我吗?”

“我是凭借感觉挑选的,具体的我不知道怎么说。”乐天婉言拒绝,杜玛波的表情有些失望,说道:

“我在翡翠矿山守护三年,至今也看不出你们华夏人是怎么认出这矿石里有翡翠的。”

“你认识华夏文字吗?”乐天问。

“认识一点点。”

乐天笑道:“那就好办了,等一会钱恒泽回来,我让他去买书,古人留下的赌石经验,你看了之后应该能明白一点。”

“谢谢。”杜玛波道谢,之后不再打扰乐天赌石了。

没多久,钱恒泽几个人回来,乐天把买书的事告诉他,钱恒泽一口答应下来,直接去了书店。

乐天挑赌石还在继续,吃完饭后,乐天的运气好了不少,短短半个小时内挑了3个感觉出玻璃种的毛料。

张云芳交易,赵文瑄拿笔记录收支情况,现在只剩下500万了,花掉了一小半,也不知道最终结束,乐天挑的赌石利益能不能超过王斐。

钱恒泽30分钟后回来了,捧着6本书,都是关于赌石的,一股脑全部交给杜玛波,别说,钱恒泽办事还挺仔细,除了六本书,还给她买了一个书包,用来装这些书。

杜玛波有点腼腆,接过这些东西一个劲的道谢,还说问多少钱,要把钱给钱恒泽。

钱恒泽当然不能要了,推脱说道:“我是为了交你这朋友,你就当是礼物了,别提钱,伤感情。”

最后,杜玛波也没太纠结,拿着书跟在后面翻看,钱恒泽时不时给她解释几个不认识的字,一行人气氛哪叫一个融洽啊。直到下午三点左右,乐天挑了23块赌石,钱也只剩下280万了。

看了看今天的战果,乐天拿着笔按照心里的估价计算了一下,终于一个亿了,现在还差2千万的差距,只要再挑5个左右,280万能拿下来,那就万是ok了。

继续挑继续找,可惜乐天的好运似乎没了,再或者可能是玻璃种全都被乐天挑走了,直到5点多块收摊的时候,乐天都没找到任何一块玻璃种。

这下坏了时间不够了,按照估价来算,王斐的翡翠价值1亿两千万,而自己的翡翠价值只有一个亿,还剩下280万本金,差距还有2千万,不行。

乐天当机立断,带着众人在文化广场中跑了起来,一瞬间,引得不少人停止动作观看。

乐天一边跑一边指挥,“这块买了,还有这块。”

没有玻璃种,冰种也不能放过,怎么说也不能把280万留下,乐天跑动的时候,指挥要购买6块原石,老板们本来都在收摊,今天结束就真的结束了,能再卖出一块他们也不想废话,在原价上降了不少。

直到乐天要购买的6块全部交易完成,乐天的本金居然还剩下20万。

乐天松了一口气,其他人在谈交易,他靠着推车喘着粗气,而这个时候,杜玛波委婉的说道:

“我刚刚学了一些知识,你既然还剩下20万的话,能借给我吗,等你去缅甸,我还给你一块极品翡翠。”

“行,你挑吧。”乐天也不小气,让杜玛波挑挑看。

她蹲在地上,有模有样的挑了起来,别说,她还真的挑了一块20万左右的,乐天蹲下摸了摸,里面还真有翡翠,不愧是常年在矿坑混的人,这真是一点就透。

乐天帮着杜玛波付了帐,兜里一分钱都没有了,把所有赌石搬上车,杜玛波则抱着自己的哪块往回走,大家一路都在问乐天,赢的几率是多少。

乐天心里也不知道一个答案,能不能赢还得看懈开,算算总价值是多少钱。

按照约定,大家直接来到宴会大厅,今天是隆重的闭目仪式,明天就是竞价展销会,后天是公开拍卖。

所有vip富豪们都来了,大家落座后,乐天他们这些人坐一张桌子,身边脚下放的全是赌石,把他们围了一个圈,看样子就像是谁来也不让进似的,说他们这帮孩子过家家都有人信。

王斐没来,杜玛波也没走,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聊天,主席台上是毕超等主办方讲话致辞,乐天等人当然不愿意听,老老实实吃饭等着正主来。

直到致辞结束,宴会才算真正开始,但此刻乐天他们这些人基本都吃完了,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扯淡呢,这个时候,钱老板凑过来,看见地上的毛料不解的问道:

“你们怎么把这些毛料拿过来了?干嘛这是。”

“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钱恒泽似笑非笑的回答。

钱老板坐下,把极品紫翡出售情况一说,其中8/10卖给了石老爷子,剩下分割成两部分,留下一块等金店开张用,利润也算在乐天名下,另一块拍卖掉,赚的钱再跟乐天1、9开分成。

乐天当然不反对当场应承下来,随后大家又开始聊金店的发展和运营,聊着聊着时间进入晚上8点左右,王斐,古、曹三人姗姗来迟。

杜玛波一马当先迎了过去,搀扶着王斐走了过来,站在乐天身边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“恩,完事了。”

“拿着东西走吧?”

身后的一帮保镖上来,捧着乐天的毛料紧跟其后,一行人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离开了宴会大厅,而这帮vip贵宾相当好信,一个个都问怎么回事。

这不,越问越来劲,干脆直接跟上去看看,好家伙,宴会还没结束,最后落幕致辞还没说,所有贵宾都跑去看戏了,这给主办方愁的,哭的心都有了。

没办法,只能也跟着去看戏了,等到了展厅一问才知道,原来是这么回事,传闻说昨天赌石之神太风-骚,惹的王斐老先生好胜心,两人在众人散了之后,私下定了一场较量,翡翠王vs赌石神,好家伙,这下有好戏看了。

华夏人就属于那种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习惯,听说两人对上了,一个个那叫一个激动啊,还有人下注赌谁输谁赢的,这么一闹,乐天他们想安静偷摸的比一场是做不到了,看来只能公开比试了。

正好,在各大集团的商量下,就让他们ceo当裁判,所有开出来的赌石现场出价收购,最终谁赚的多谁赢。

这么一算,赌局还算公平公正,只是当翡翠王的三块翡翠一亮出来,大家都傻眼了,我去,这一块的价值就等于乐天的全部了,这还怎么比啊。

结果,乐天的赔率1:20,翡翠王的赔率1:1,全场之后开始的几个人,还有钱老板押了乐天赢,可现在他们这个后悔啊,但已经不能反悔了。

本書源自看書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