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72章 还是输了

第272章 还是输了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等一行人进入展厅,已经有接待人员迎了上来,带着乐天他们越过会场贵宾席位,直接走到后面的沙发席位区,指引乐天等人坐下后,接待人员一招手,示意服务员送来茶水果盘。

各大集团对乐天的态度是真的好,各种招待档次绝对不低,要知道,在场有一半人都是亿万富翁,可他们都没有这个待遇,就连钱老板和张老爷子等张家亲戚,那也是坐在贵宾椅的席位。

张家亲戚回头看着乐天等人享受着尊贵的待遇,几个女眷不满的喃喃自语,“看他那小人得志的样子?恶心。”

“闭嘴吧。”张老爷子头一次反驳,“有本事你坐哪我看看,没本事就闭嘴,他恶心,你就不恶心了?”

被张老爷子骂,这位女眷尴尬的低下头,不在说一句废话了。

就在会场内议论纷纷的时候,会场外再次走进来一批人,为首的赫然就是王斐等人,以他为中心,古曹石三老尾随其后,在大批保镖的簇拥下,一起向着展厅内走来。

杜玛波见到王斐来了,急忙过去搀扶,随后在各种打招呼的簇拥下,王斐等人走到沙发区,坐在乐天旁边的专区位置,似笑非笑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你这是真打算放弃了?”

“恩,等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乐天回应。

王斐拄着拐杖,说道:“这块赌石你没看好,这我有点意外。”

“没什么好意外的,我也许真的打眼了也说不定,只能说,我看不太准。”

这话倒是没错,在乐天心里,刘文静是无价的,让乐天凭借这种感觉出个价,他心里实在是没有衡量的标准,真正出了5000万,这是乐天的能力范围之内的价格,但就凭感觉而言,整个庞大的吨位毛料里,只有那么一小块毛料,乐天觉得这个价格,心里的确没底,估计就算到手也是赔了。

王斐可不这么想,他惋惜的说道:“好吧,今天这场比的是魄力,你要是赢了的话,赔也陪不了多少钱,但如果今天你放弃魄力比试,明天比的可就是财力了,呵呵,按照我的话来的,你输了的话,哈哈……”

王斐说出这番话,乐天心里顿时一沉,真的按照他想法来的,说实话,乐天想到过这个问题,第一场比能力,第二场比魄力,哪第三场绝对比的是财力。

能力和魄力乐天的确有,而且这一场乐天本来也没打算放弃,用区区5000万赢了这场比试,怎么也比明天比财力花掉几个亿要强吧。

所以,乐天今天表面上是放弃了,但骨子里却已经全力以赴,他觉得就这块赌石,乐天给出的价格,全场没有人能高过他,所以乐天对自己的出价还是很自信的,哪怕它是个坑货,乐天也要拼一把。

会场内,所有贵宾都已经入座,毕超和各大集团负责人来到主席台,先演讲说了几分钟废话,然后开始揭晓第一个竞标的得主。

等待是漫长的,轮不到乐天他们比的那块毛料,大家也不在意,就互相攀谈聊了起来。

王斐有意无意的看看钱恒泽,感觉上就好像对他有兴趣一般,乐天也看出来了,压低声音试探的问道:

“世伯,如果我输了,你是不是真的要砸垮钱家?”

王斐苦笑道:“当然,甚至都不用我动手。”

王斐伸出哆嗦的手,指着主席台的毕超说道:“他以前不这样,现在他变得越来越狂了,就从这几天的态度来看,你俩已经站在对立面,你赢了还好说,但如果你输了,没有我们的庇护,他会不择手段的弄死你,还有你的朋友们。”

王斐看向乐天身边的所有人,“钱家是首当其冲,我说让钱家破产,也不是信口开河,听石老头说,你跟钱家要合作开金店是吗?”

“恩,没错。”乐天回应。

“那就是绝对的威胁。”王斐沉思着说道:“以毕超现在的心性,卧榻之下岂能容忍他人酣睡,而且还是一头随时可能咬死他的野兽,你要是毕超,怎么做?”

“这……”经过王斐的提醒,乐天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,也是啊,自己要发展事业,貌似目标太露骨了,毕超又不是傻子,他怎么会想不到,这是针对他的产业吗?

王斐见乐天陷入沉思,笑道:“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现在的处境是退无可退,虽然还没达到破釜沉舟的地步,但如果,你失败了,哪后果不只是你,你这条船上的所有人,都会被牵连。”

乐天低头沉思,他此刻心里很乱,原本以为只是自己跟毕超的较量,没想到发展发展着,就演变成势力与实力的对抗,这个世界还真的是阴暗呢。

王斐最后说道:“你也别太纠结,只要你赢了,我们几个老家伙都站在你这边,毕超就无法挪用圈子里的资源,他想玩死你们,只能凭借自己的能力,这样算的话,你俩还有的斗,胜负还是55之数。”

“我明白了,谢谢世伯指点。”乐天拱手道谢。

“只不过可惜了,这局你输了,要不然……哎。”王斐感慨。

“也不一定,备不住你老的价格,没准没我高呢。”乐天微笑。

“臭小子,你以为我瞎了,看不出来你玩了一手欲盖弥彰,再来一手暗度陈仓的连环计?”王斐语破天惊,吓得乐天直接呆愣住,王斐接着笑道:“我说了,今天这轮,我会全力以赴的,我王斐纵横一世,赌,我从来不会连输两局。”

乐天张目结舌,看着一脸自信的王斐,突然明白过来,原来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,这……看来结果还真的是未知数。

大家各有所思的看着竞标,在最终结果公布后,一块块毛料逐渐减少,场内不断有商人获得毛料,在大家的恭维下,富豪、商人们逐一行礼致敬,发表获奖感言。

竞标结果揭露继续,好不容易到了打赌的这块,沙发席位区全部紧张起来,乐天等人尽数紧张的手心都留着冷汗。

工作人员把投标箱拿到主席台,现场拆开,取出很多投标纸,仔细筛选甄别价格。

乐天他们这帮人紧张的无以复加,王斐却似笑非笑的问道:

“说实话,这场公盘,我唯一看种的就是这块毛料,乐天你说他不值,我就猜到了你的用意,说说,你是真打眼了,还是装的?”

乐天紧张的满头是汗,难道这场真的要输了吗?侧头看向王斐老爷子,回答道:“其实,我也看好他了,并且很想据为己有,不想让他人拿走,所以,我才跟你玩欲盖弥彰和暗度陈仓的连环计。”

“只是你没想到,我这老头还不糊涂,是吗?哈哈哈。”王斐开心的笑了起来。

乐天更加紧张,试探的问道:“您老出个什么价位?”

“马上就要揭秘了,不急,慢慢来。”王老回答一句。

主席台上,毕超接过工作人员送过来的报表,嘴角一撇嘲笑道:“各位,这块毛料很不一般呢,翡翠王和李乐天两人都出了价,而且还都不低,你们想知道,这两位都出了什么价格吗?”

“想。”全场终于响应一句。

毕超扫视沙发区的李乐天,露着笑意说道:“李乐天出价,5000万rmb。”

“嚯”

全场议论四起,要知道,5000万虽然不是全场最高的价格,但绝对是李乐天有史以来出的最高价格,能让他出5000万,这块毛料里到底能开出什么,万众瞩目啊。

“哈哈哈。”在毕超报出价格后,王斐突然笑了,转头看向乐天,手指点着他说道:“你小子,跟我玩这一手,差点就让你得逞了,你呀你呀!”

乐天满头大汗,通过王斐的话,不难听出乐天似乎输了,他的价格比王斐要低。

主席台上的毕超看着清单,开心的说道:“各位,下面我要宣读王斐老前辈的报价,也就是说,这块两位高人看中的翡翠,最终花落谁家,我们即将分晓。”

所有人屏息以待,毕超对着光芒再次辨认价格,最终,对着麦克说道:“这件毛料的最终投标价格是,6000万,恭喜王斐老前辈。”

全场齐刷刷回头,王斐在杜玛波的搀扶下站起来,向着全场挥手致意,场下响起了激烈的掌声,轰鸣四起,久久不息。

答案揭晓,乐天软到靠在沙发上,其他人紧张的看着乐天,一个个都保持沉默不说话。

乐天愣神良久,突然抓狂的抓着头发,表现出极度的懊悔,没错,只差一千万,如果乐天再稍微狠狠心,这一千万他是可以拿出来的,可是为什么没有呢,可恶!

王斐坐下后,看着乐天抓着头发崩溃的态度,笑道:“你知道吗,人老成精这句话怎么来的?”

乐天坐直直勾勾的看着他,王斐微微侧头,正色说道:“你让杜玛波告诉我500万价格的时候,我就猜到了你会提高10倍,这是通过你日常行为,习惯,一系列作风表现得出的结论。”

王斐拄着拐杖,看着正前方继续说道:“我本来想用1万压着你的,可我也怕输,所以就多花一千万买个保险,你以后记住了,做人做事,一定要在情理之中,意料之外,这样才能出奇制胜。”

本书源自看书罓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