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68章 将不要脸进行到底

第268章 将不要脸进行到底


                得到王斐的认可,这块赌石懈开没人再拦着,张云芳等人紧张的手心都开始冒汗,全场所有人都是如此,每个人都紧张的看着懈石机,这感觉就好像再看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大战一般。

天窗切开,出绿了,可惜不是玻璃种也不是冰种,所有专家急忙上前,拿着各种强光手电照射,透过开窗部位看出了这块翡翠的品种,他们一个个摇头苦笑,推出一人说道:

“这块翡翠是豆种,品质一般,哎!”

在他的唉声叹气声中,不难听出惋惜的意思,所有人的心情再次跌入谷底,难道就这么输了。

“全部懈开,看里面的品质,估个价再说。”

懈去外表皮,擦石露出全部玉肉,这块翠绿色的豆种翡翠呈现在众人面前,大家紧张的拳头紧握,一个个都在等着专家的估价,但专家们并没有着急报价,而是小声的议论不止。

王斐拄着拐杖上前,几个专家纷纷退后,一个个低下头不敢看他,直到王斐辨认一番之后,直接开口说道:“恩,这块豆种虽然品质一般,但大小很好,市场价应该在100万左右。”

我去,王斐给出了报价,居然是正好差价100万,这就等于跟他的报价持平了,也就是说,谁输谁赢,就看各大集团出个什么价位,购买这块豆种翡翠了。

各大集团负责人脸色很黑,这突然出现的变局让他们很为难,要不得罪王斐,要不得罪乐天,要不就谁也不得罪,可能吗?

“我们出100万。”

“我也出100万。”

各大集团纷纷选择了不得罪,现在还没报价的,只有毕超和石老爷子,毕超是不想收购,他都不想报价,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石老爷子身上,都想看他如何选择。

可就在这万分紧张的时候,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出现,“我出1100万收购。”

全场集体回头,看见张云芳高举着手一脸坚定的表情,“怎么,我不能出价收购吗?”张云芳质问全场。

“呃……”各大集团负责人面面相视,他们刚要说话,哪知道杜玛波又说道:“我想各位是误会了,这块翡翠的确是李乐天指点我选购的,但是他已经送给了我,那就代表这块翡翠,我有权决定它是否出售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全场人蒙圈了。

杜玛波再次说道:“既然是送给我的翡翠,那我选择,不出售。”

“我去。”

“还是护着翡翠王。”

“他们一家的没看出来吗?”

围观者们再次展开议论,这下局势明朗了,根据专家报价,乐天与王斐的赌石较量打成平手,但以收购价来算的话,王斐赢了1000万,最终是打平,还是王斐获胜,就看负责人怎么说了。

见场面尴尬无比,大家全部议论起来,毕超也不想拖延,上前一步厉声说道:

“各位,现在我宣布,翡翠王与李乐天的赌石较量,翡翠王,王斐老先生,以1千万收益领先乐天,最终获胜。”

全场没有人鼓掌也没有捧场,场面就这么僵住了。

王斐却无力的笑了笑,拄着拐杖说道:

“毕超啊,谁赢谁输你说了不算,老古,你来说。”

王斐把皮球踢给古老爷子,所有人再次保持安静,齐刷刷看向茶桌。

古老爷子站起来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按理说,收益决定胜负是吧,那就是王斐前辈赢了呗?”

“啊?”全场所有人蒙圈了,没想到古老爷子居然也站在王斐这一边,不能吧?

哪知道古老头接着说道:“但因为有人乱出价收购,两人的收益不算评定标准。”

“哦。”围观者们集体松了一口气。

“凭什么不算。”毕超当场就不干了,叫嚣道:“赢就是赢,输就是输,他有本事也让各大集团用高价收购啊,来,我看看谁出价一个我看看。”

毕超不要脸了,全场所有人都看的出来,大家都没说话,只是在心里鄙视他。

王斐却黑着脸说道:“你闭嘴,听古老头继续说。”

毕超黑着脸闭了嘴,古老头苦笑说道:“我发现,在场的专家给的价格还是很符合市场的,所以我宣布,最终评判标准,采用专家给出的报价。”

“打平了!”

“是啊,打平了。”

在场每个人都很激动,就好像看见国足捧起大力神杯似的。

不过毕超顿时就炸锅了,他已经不打算要脸了,那就继续更加不要脸一点。

“等等,谁说打平了,乐天的这块豆种,专家没给出价格,刚才的价格,是王斐前辈出的,现在你们出个价,快点。”

毕超死死的瞪着专家们,让他们很为难,的确,这块豆种的价格,的确在100万左右,但具体是左还是右,那就不好说了。

他们面面相视,没有个人敢得罪毕超,更别说得罪王斐了。

就在专家左右为难的时候,王斐突然剁了一下拐杖,场面瞬间安静下来,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他。

王斐黑着脸质问道:“翡翠这个行当里,我不是专家吗?”

“呃……”毕超哑语。

“我是不是专家?”王斐厉声质问。

“是。”毕超低下头,废话,王斐要不是专家,哪就没有人敢称自己为专家了。

见毕超这么闹,王斐实在是忍不住了,哪怕是他想赢,此刻都不想用这种方法,扫视全场厉声说道:“我宣布,这场比试,我输了!”

“啊!”所有人茫然,见王斐主动认输,这下就连乐天都有点没听懂。

王斐再次扫视一圈,声音冰冷的质问道:“啊什么啊?老古,咱们规矩是怎么定的?”

“抛出去成本,最终谁赚的钱多,谁赢。”老古急忙回答。

王斐再次看向乐天,质问道:“你赌石花了多少钱?”

“1200万。”乐天爆出了自己的花销。

王斐苦笑摇头,“我买了三块料子,花了4200万,抛出去成本算总收益,乐天赢了,如果算利润翻倍,乐天甩了我好几条街,我就不明白了,你们哔哔个屁,怎么定的规则不知道,怎么算不都是我输,没品的东西。”

王斐最后一句话是对着毕超说的,同时毕超也黑着脸不答话,王斐瞪了他一会,郑重的转头看向乐天,说道:“这局你赢了。”

乐天连忙恭维说道:“其实,还是打平了,我挑选了一整天,您只挑选了30分钟,是您让着我的,其实我并没赢。”

“输就是输,赢就是赢,我一个老头子会跟你一个孩子耍赖?”王斐倒也大方,直接承认自己输了,这也让乐天不知道怎么办好了。

王斐与乐天对视几秒后,突然笑了笑,“行了,我老头子输的起,别忘了这才第一场,还有明天呢!”

王斐伸出颤抖的手,在乐天肩膀上拍了拍,说道:“我终于明白,古、曹两小子为啥那么看得起你了,说实话,我在翡翠这行当里这么多年,从来没服过谁,你是有史以来第一个。”

被王斐这么夸奖,乐天脸色突然微红,连忙恭维着说道:“哪里,我只不过运气好,也是您老承让。”

“别飘。”王斐话音突然一转,“三局两胜,我只不过输了一局,明天比的是魄力,我会全力以赴,你小心点别栽了,记得我说的话,输了,你会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。”

王斐放下一句狠话之后,拄着拐杖转身就走,完全不理会周围差异的目光,直到杜玛波上前扶着王斐离开,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。

“三局两胜,明天还有一场是吗?”

“好像是。”

“哎呀我去,这真有意思,好玩。”

围观者们再次开始讨论,毕超狠狠的瞪了乐天一眼,转身就走,他此刻一分一秒也不想留在这。

全场围了上来,对着乐天好阵恭喜寒暄,还有大部分人递上名片,希望乐天能来他们集团工作,年薪也都是按照红利分成,估计价格绝对不会低。

经过今天晚上,乐天赌石之神的名头已经坐实了,在所有富豪的见证下,开出来的全是冰种,这已经是无法超越的存在了,也经过这天晚上,赌石圈子里流传出一句话,得乐天者的天下,各大集团已经准备展开暗中较量,说什么也要跟乐天打好关系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张云芳等人的激动还没有结束,从昨晚彻夜长谈,直到今天早晨,大家还在议论这件事,毕竟乐天赢了王斐,这简直就是可以炫耀一辈子的事了。

不过乐天心情并不好,因为王斐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,也挑明了今天比试的危险性,乐天之前一直没想明白,输了怎么会倾家荡产的,难道有什么没想到的吗?

吃早饭的时候乐天还在思考,大家依然在讨论昨夜的激动,直到早餐店门口,停了好多车,各大集团负责人纷纷到访,进入早餐店,全部奔着乐天这张桌子走来。

他们这些人也不废话,挨个递交名片,随后说出来意,都是希望乐天为他们集团效力,最给力的是,空白合同随便写,只要在能力范畴,不管多少工资都没二话。

看见这帮集团负责人如此盛情难却,乐天有点哭笑不得,“各位,我还有事,你们的邀请,年后再说吧,我想安心的过年,不好意思各位。”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