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69章 约,第二场

第269章 约,第二场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虽然拒绝了他们,可是这帮人并没有放弃,纷纷聚在乐天身边陪坐,直到吃完早饭,各大集团负责人,居然因为乐天坐谁的车去展厅差点没大打出手。

就在局势变得不可控的时候,街道上停下一辆悍马,车门打开,杜玛波淡然的说道:

“上车,将军要见你。”

乐天只好对着各大集团负责人抱歉了,跟所有人一起上车,杜玛波开车直奔展厅而去,各大负责人开车紧跟其后,看他们的状态,就好像乐天能跑路似的。

到了展厅,杜玛波带着一行人进入酒店,投标公盘在一楼展厅里召开,可与王斐见面的地方,是餐厅吃饭的地方。

一行人进入满是保镖的餐厅,张云芳等随行人员被滞留在门口,杜玛波带着乐天往里走,前方的餐桌上坐着王斐,古曹石三老,乐天过去对着他们行礼,挨个打了一声招呼后,坐在一个空位上。

王斐一边吃一边说道:“臭小子,你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这老家伙啊,下手真狠。”

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“您老这话说的,您到底是希望我用真本事赢,还是希望我输,实在不行,我听你的。”

古曹石三老一起笑了起来,石老说道:“你这小子,没听出来王哥在跟你开玩笑呢吗?”

王斐也是淡然一笑,“我就是随口磨叽一嘴,你拿出全部的本事,把我赢的体无完肤,我才能看得起你,你要是让着我,用不着。”

王斐还是那么大气,这也看出他的魄力。

大家简单的寒暄一阵之后,王斐这才说道:“今天这场公盘是以暗标形式展开的,就是说,一块赌石放在哪,大家谁看好就出价,出的价格也不用让别人知道,最终谁拿下毛料,也是价高者得。”

“哦,我听说了。”乐天今早,听各大集团老板说这个事了。

王斐似笑非笑的说道:

“我跟你今天的玩法,比的是魄力,咱也别走正常套路,我指定一块赌石,咱俩暗中叫价,最终谁拿下来谁赢。”

“呃……”王斐这么一说,乐天突然明白过来,感情他指定一块赌石,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,谁拿下来谁赢,他选择的要是一个坑货,我类个去,破产了有木有?

“世伯,这……“乐天突然哑语,要知道,他虽然昨天晚上吧所有的收益都卖出去了,可是这些都是借的钱,而且还要给大家分成的说,好嘛,王斐这么来一手,可真应了他那句话,如果输了,那可是赔的分文不剩,坑啊!

见乐天一脸便秘的表情,王斐突然板着脸,眯着眼睛问道:“怎么,你不乐意啊?”

“呃,这个,是有那么一点点。”乐天为难的说道:“您看啊,这赌石什么品质都不知道,咱俩就直接开标,这拿到手中,里面毛都没有,我就算赢了,这也坑啊!”

“哈哈。”王斐笑道:“所以说玩的就是心跳,比的就是魄力,咱俩不都是行家吗?干脆就不看本事,就拼一把魄力,行不行?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“行,我玩了。”

见乐天答应下来,古曹石三老又笑了起来,古老说道:

“乐天呢,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,王斐老前辈什么人,他选择的赌石,能是坑货吗?”

“就是,如果让王哥出高价买一块赔本的赌石,哪绝对是影响名誉的事。”曹老也跟着帮腔。

一听他俩这么说,乐天的心情稍微缓和一点,“行,玩就玩,只要王老您愿意,怎么玩我都陪您。”

“这可是你说的。”王斐一拍桌子说道:“那我就挑一个啥也没有的,咱俩叫价吧!”

“呃……”乐天突然感觉噎住了,但四个老头开怀大笑起来,乐天才知道,又被他欺负了。

吃过早餐后,所有人在保镖的簇拥下离开了餐厅,走进展厅中,白天这里跟晚上完全不一样,灯火通明,光彩照人,很多亮灯把标价赌石照射大亮。

很多富豪和赌石界的行家,像是逛艺术品展览会一样,对着面前的毛料评头论足,但会场内的声音并不大,也不吵,跟外面文化广场相比,简直就是天差地别。

路过几个展出的赌石,在毛料前摆着一个类似于抽奖箱的箱子,乐天知道,这就是投标用的箱子,投进去后其他人看不见,只有等着结束后,主办方与组委会公布答案,大家才知道谁中标了。

之前就说过,这里的料子都是品相极好的,不管怎么看都比外面文化广场的毛料要好,料子区分也有明赌和全赌,开窗的毛料前,有不少商人围观,只是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投标出价。

乐天这帮人进来,引得所有人点头致意,乐天一一回礼,但王斐不以为意,拄着拐杖在杜玛波的搀扶下走向里面,直到站在一块全赌的毛料前,王斐用拐杖指着说道:

“就它了。”

乐天看了看眼前的这块毛料,老坑乌纱黑皮,有裂痕,有胎癣,按照表现来看,的确是一块品相极佳的毛料。

杜玛波拿出纸笔交给王斐,随后挡在乐天面前,不让他看见王斐写的价格,乐天也不窥视,莞尔一笑,看着眼前的毛料思考自己要出一个什么价位。

王斐写完后,直接把投标价格放进投标箱内,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老脸,乐天实在没看出来,他是在坑自己,还是真心在跟自己比试。

王斐写完后,对着杜玛波说道:“你留下,谁投标你就告诉我一声,最终价格我再看看用不用调整,另外,他出多少钱,你能打探出来就打探出来,看你的了!”

王斐给了杜玛波一个坚定的眼神,随后拄着拐杖,在古曹二老的陪同下离开,石老爷子留在原地,看着乐天问道:

“考验魄力,你打算出个什么价位呢?”

“我能告诉你吗?”乐天回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态,上前靠近这块毛料。

之前就说过,乐天的为人比较谨慎,他出身神偷燕子门,做什么事之前都要算计好,虽然王斐指定了这块毛料开赌,但乐天不感受一下,绝对不会轻易出价,要知道,这些钱可是他借来的,因为一个无所谓的赌局全都赔进去,乐天做不到啊。

但如果这个毛料物超所值的话,那就再说,所以,现在乐天要感受这块毛料,了解它里面到底价值多少。

乐天伸出手,放在毛料的外皮上,可手指刚刚接触的一瞬间,乐天突然升起了强烈怦然心动的感觉,脑海里画面闪过,他拎着水果在刘文静家门口,等待着十年的精神伴侣相见。

激动,期待,心跳加速,直到刘文静打开门的一刹那,两人见面后同时震惊。

乐天触碰着毛料表皮,内心中满是回忆,此刻,乐天差点没忍住流出眼泪,因为这块毛料,乐天想起了埋藏心底的刘文静,十年的好友,十年的梦中情人,是她,是它,就在自己面前。

乐天感受的时候,眼圈微红,眼泪差点夺眶而出,心情激动的无法自拔,一个念头在心里缓缓升起,我要她,我一定要她,不管多少钱它一定是我的。

“给我纸和笔。”乐天突然喊了一句,吓得所有人一怔,赵文瑄急忙撕开随手记,递给乐天纸笔。

乐天接过来,手都在发抖,如果说赵文瑄是极品紫翡,乐天在触碰的时候都没有如此强烈的占有-欲,再者说,师姐层温柔那块福禄寿,乐天的感觉是新奇,但还是不想拥有。

这块毛料不同,乐天不想让它落在其他人的手中,可是这该死的投标,到底出多少钱才好。

乐天拿着纸笔,迟迟没有写上任何字,此刻,他的手都开始颤抖,因为期盼,也因为紧张。

“写啊,怎么了?”赵文瑄试探的问了一句。

乐天深吸一口气,看了看身旁紧张的赵文瑄,又看见眼神一直在偷瞄的杜玛波,乐天还是没有动笔。

这是一场心理战,考验的是能力与魄力,怎么办,到底写多少是好?

又见杜玛波有意无意的靠近,乐天手发抖的厉害,思考再三,写上500万,然后签名对折,快速塞进投标箱子内。

杜玛波急忙扫了一眼,乐天不确定她看见没有,但此刻也不在意了,反正第一次出价都是试探,估计王斐写的价格,也不是最后成交的价格。

“你出价多少?”杜玛波试探的问。

“500万。”乐天没有藏着掖着,直接告诉他自己出的价格。

杜玛波一楞,茫然的看着乐天,良久,她才反应过来,拿出电话告诉王斐乐天的价格。聊了一会后,杜玛波走回来,告诉乐天说道:

“将军说了,你的价格太低,他第一次出价是一千万。”

乐天深吸一口气,闭上了眼睛不搭理杜玛波,上前再次摸了摸这块毛料,咦,乐天很惊讶,怎么没有感觉了,怎么回事?

手在毛料上游走触摸,好像是在抚摸女人的皮肤一样,一点点的缓慢游走,还是没有那种感觉。

怎么回事?乐天心里很疑惑,感觉怎么消失了。就在乐天差异非常的时候,这感觉缓缓出现,一瞬间再次沾满乐天的内心。

“啊?”乐天很疑惑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,难道?

乐天再次试着游走触摸,感觉再次消失,也只有刚刚哪一点位置,有这种感觉而已。

本書源自看書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