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65章 杜玛波

第265章 杜玛波


                “哈哈,谢谢世伯承让了。”乐天拱手说道。

“怎么滴,我挑的这三块你都知道?”王斐问。

“恩,刚才朋友告诉我了。”乐天说话的时候转头看向钱恒泽。

“哪你觉得,我能赚还是能陪?”

“这话说的,您老还能赔吗?”乐天恭维。

王斐笑了笑,“谦虚是好事,但可别过分谦虚,不跟你聊了,让这帮人围着,我心情都不好,杜玛波,你留下看着,别让这帮杂鱼打扰。”

“是。”女保镖恭敬行礼。

“不用。”乐天连忙回绝。

王斐却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什么不用,这叫礼尚往来,你叫人在我后面跟着,我也得叫个人跟着你,走了。”

王斐说完,转身向着广场边缘走去,大批西装保镖紧跟其后,保护着王斐离开,而他的女保镖杜玛波则留在原地,与乐天肩并肩站着。

乐天看着这位缅甸美女,对她笑了笑,但她却不以为意,眼睛一瞟看向一旁。

然而就在保镖圈子刚刚散开之后,那些围观者们有多半人都向着乐天围了过来,七嘴八舌的真的是说什么的都有,乱七八糟的一句话没听清楚。

就在乐天为难的时候,美女保镖杜玛波从腰间拔出一把刀手,冷眼看着众人,淡然的说道:“滚!”

围观者一看这架势,吓得纷纷后退,杜玛波上前一步,用刀指着挡在前面的人,吓得他们连连后退,让出赌石摊位,接着她这才看向乐天,用刀点了点,意思是你继续。

乐天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心说这缅甸女人作风还真是彪悍呢。

也不废话,继续回到摊位挑选赌石,围观者还想过来搭茬,可是有持刀的杜玛波在场,这帮捧臭脚的平民只好围在附近,不敢上前搭话。

等了五分钟,杜玛波还没放下手中的刀,不少人已经放弃了,纷纷离开自己挑选自己的去了。

当人散个七七八八的时候,杜玛波这才收起刀手,往后背一插,钱恒泽急忙弓腰看去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哦,原来在衣服里有刀库啊!我说的呢?”

杜玛波瞪了钱恒泽一眼,之后跟职业保镖一模一样,一动不动的站在乐天身后,乐天动她也动,乐天不动她甚至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乐天挑选购买了5个原石,当交易完成后,乐天终于休息一下,走到推车旁边,掐指计算着收支情况。

赵文瑄拿出一瓶矿泉水交给乐天,乐天拧开喝了一口,喃喃说道:“按照我的计算,翡翠王选的3块料子价值在1亿2千万左右,能翻出3倍纯收益,我现在的收益也才一千万,差太多了。”

“慢慢来,这才一上午,还有时间。”赵文瑄说道。

乐天把矿泉水放下,转头的时候,钱恒泽正拿着一瓶矿泉水讨好杜玛波呢,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美女,喝水不?你叫什么名字,有男朋友吗?”

杜玛波都没看钱恒泽一眼,随手拿起矿泉水,拧开直接全部喝光,一丢继续笔直的站着。

于涛在一旁笑着说道:“她叫杜玛波,从名字来分析在缅甸的地位很高,她应该是单身,通过她胳膊上的纹身能判断出,她这一辈子不想结婚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钱恒泽茫然的问。

“杜在缅甸代表女性的尊称,能姓杜的人本身就不一般,玛代表的是女性、姐妹,而波的意思代表军官,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名,但就从翡翠王这么叫她,不难猜出她名字的意思。”

杜玛波这才转头正眼瞟了于涛一眼,破天荒的说了一句话,“你说的对。”

钱恒泽有些木然,反应过来后急忙问道:“哪你是怎么看出,她不想结婚的呢?”

“缅甸是信仰很强的国家,只要身上有纹身,那一定是有很强的寓意,她纹的是阿修罗,佛教直译为‘非天’,意思是‘果报’似天而非天之义,也就是相对于‘天人(即天众、提婆)’的存在。在缅甸,只要有这种纹身的人,你记住了,都是孤独终老或者战死沙场。”

“这么可惜啊。”钱恒泽惋惜的看着杜玛波,上前舔着脸说道:“妞,要不你跟着我得了,翡翠王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,怎么样,总比你在缅甸出生入死的抢吧?”

杜玛波没接话,也没看钱恒泽,笔直的走了几步,跟着乐天身后去了另一个摊位。

钱恒泽吃了闭门羹却并不在意,托着腮帮子笑道:“有性格,我喜欢!”

看着钱恒泽这么臭不要脸的架势,大家也看出来了,这小子是真打算死皮赖脸了,就跟当初追求赵文瑄一样。

中午11点十分,乐天挑选了8块极品玻璃种,都是老坑货,算下来收益应该在3千万左右,距离王斐的1亿2千万还有很大的差距呢。

张云芳和赵文瑄拿着本记录着支出情况,“本金还有720万,感觉不太够吧?要不我再去筹点钱过来吧!”

“不用。”乐天环顾硕大的文化广场,“钱借多少都没用,要是不能购买全部的玻璃种,最后算下来咱还是输。”

乐天说完继续走到一个摊位开始挑了起来,杜玛波疑惑的看了看推车内的原石,神态稍微有了一丝变化,拿出手机拍照,用钱恒泽的方法报告给王斐。

钱恒泽死皮赖脸的凑过来,“拍照呢。”

这突然一句话吓了她一跳,回头瞪了钱恒泽一眼,却看见他猥琐的笑脸,这要是在以前,杜玛波早就抽刀剁了他,可现在可好,还得继续忍着。

不理会钱恒泽,继续拍照发消息,钱恒泽死皮赖脸的靠在杜玛波身边,胳膊不自觉的搭在她的肩膀上,侃侃而谈道:

“你这手机落伍啦,要不哥送你一部最新款怎么样?”

杜玛波黑着脸,缓缓抬头,可随即下一秒,她突然一把抓住了钱恒泽的裆部,用力一捏,只听“嗷”一声惨叫,所有人齐刷刷回头看去。

杜玛波用力一推把钱恒泽推倒在地,转头也不理会众人的目光,就这么笔直的站着。

钱恒泽倒在地上捂着裆部嗷嗷叫唤着,于涛苦笑摇头,蹲在地上喃喃道:

“我说你是不是傻,她是缅甸女人,不是华夏女人,你以前哪套不管用。”

“噢噢。”钱恒泽叫唤着问道:“那咋办?”

“我跟你说啊,缅甸女人是很保守的,因为是佛教国家,依照缅甸历来的习俗,在婚嫁之前,双方要经过一段很长的相互认识的阶段,哪怕是父母同意,两人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都不能发生关系和接触,直到两三年后,互相了解了才能开始夫妻生活,就你刚才的举动,她不剁了你老二,已经是对你很仁慈了。”

“啊,说头这么多啊!”钱恒泽茫然的问道:“哪怎么办?”

“凉拌,反正我觉得你追求她,难度太高了。”于涛思索。

“恩,那你告诉我一个缓解的方法啊。”钱恒泽继续问。

“看我的。”于涛说完,站起身对着杜玛波行了一个佛礼,杜玛波一怔,也毕恭毕敬的回了一个佛理,于涛看向钱恒泽说道:“看见了嘛,这是习俗。”

说完对着杜玛波说道:“我的朋友不知道你们缅甸的习俗,对他的无礼行为,我再次向您道歉。”

说完两人一起行了一个佛礼,杜玛波这才瞟了地上的钱恒泽一眼,钱恒泽连忙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礼。

杜玛波只是点了点头回应,然后继续笔直的站岗。

于涛回去扶起钱恒泽说道:“看见了吗,只要是佛教信仰的国家,行佛理就是打招呼的方式,也是礼尚往来的方式,想追求她,就把你花花公子那一套收了。”

“哦。”此刻,钱恒泽算是懂了。

而这边,乐天又从几十块翡翠原石中挑出一块玻璃种全赌石,而此刻时间也接近11点半了,因为还有大部分摊位没逛,乐天也不想去吃饭,只能继续溜达。

中午,文化广场人很少,大部分人都吃饭去了,没人打扰挑起来也轻松,张云龙有些饿,一再提醒去吃饭,可乐天不去,他们也不好自己去吃。

知道块一点的时候,张云龙实在忍不住了,埋怨的说道:“早知道早餐就多吃点了,我现在都饿得眼冒金星了。”

乐天这才收回目光,看着推车里的赌石,“11块了,先这么地,吃饭去吧。”

大家直接去了文化广场旁边的餐馆,因为饿了也不久等,有什么点什么,居然要了一桌子饭菜。

杜玛波没有跟他们同桌,而是坐在旁边,点了一份面条,钱恒泽见她一个人挺孤独的,凑过去坐下,先行佛礼,然后自我介绍道:

“我叫钱恒泽,华夏人,21岁,想跟你互相了解一下,行吗?”

“杜玛波,20岁。”她居然破天荒的说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全桌人目光炯炯的看着钱恒泽,在暗地里好阵给他加油打气。

钱恒泽尴尬的笑了笑,没话找话的问道:“你在缅甸,都干什么啊?”

“我是武装军队长,负责保护矿山。”

“哦,很有前途的职业,如果我去缅甸,你能接待我们吗?”

“不能。”杜玛波直接拒绝,随后说道:“缅甸很乱,我抽不出时间。”

钱恒泽急忙说道:“没关系,等抽空我一定去缅甸看你,只要你抽空见见我就行。”

本书首发于看书蛧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