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71章 逼到份上

第271章 逼到份上


                “哦?”王斐缓慢回头,眼神冰冷,带着不善的质疑,“你还有条件?”

钱恒泽大汗淋漓,刚才脑袋一热他站了起来喊了一句,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王斐是什么人,杀伐果决,雷厉风行,乐天虽然不怕他,但钱恒泽不一样。

“我,我,的确有,个想法。”

在王斐的眼神压迫下,钱恒泽吭哧瘪肚的说出了一句话。

“呵呵。”王斐冷笑转身,在杜玛波的搀扶下坐好,也不理会乐天等其他人,直勾勾的看着钱恒泽,这种人在高位的气度摆出来,给钱恒泽感受到了泰山压顶的压力。

“说说看。”

钱恒泽腿都开始哆嗦,一个劲的咽口水,顶着山盟海啸的压力,硬着头皮吭哧瘪肚的说道:“既然赌注是,那个我家破产,那我也说我的条件才公平。”

“说吧。”王斐微笑,压力顿时减缓不少。

就在刚刚这一瞬间,王斐首次摆出让人无法呼吸的气势,就连乐天的后背都冒出冷汗,可见这压力是多么巨大,只是谁都没想到,在这种情况下,钱恒泽居然还是硬着头皮坚持说条件,估计换做乐天,都要考虑考虑是否说出口。

所有人紧张的看着钱恒泽,他满头大汗淋漓,虽然压力减缓不少,但钱恒泽的确感觉到呼吸困难,眼神看看乐天,又看看王斐,最后落在杜玛波身上,深吸一口气坚定的说道:

“如果乐天赢了,我,我想要她!”

钱恒泽一指杜玛波,所有人齐刷刷看向她,这让她有点迷茫,疑惑,不解,这个一无是处的钱恒泽要自己干嘛,他是不是有病啊?

钱恒泽再次吞咽口水,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我听说,缅甸有个规矩,长辈决定婚嫁待娶,哪个,既然你说,乐天输了让我家破产,可是如果乐天赢了呢,王爷爷,我相中她了,如果乐天赢了,你让她跟我相处一段时间,这就是我的条件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钱恒泽说完之后,王斐居然开怀大笑起来,等笑声结束之后,他点着头说道:

“不错不错,之前听说钱家人落寞了,今天一见,没想到还真有个硬骨头。”

王斐说完转头看向杜玛波,“你怎么看?”

杜玛波头一次红了脸,低着头不说话,王斐笑了笑,再次转头看向钱恒泽说道:“缅甸女人婚嫁的确是奉父母婆娑之言,但你懂之后的事吗?”

“我懂,昨天晚上我查了。”钱恒泽压力大减,也不藏着噎着,继续说道:“不就是先在一起处对象,互相了解两三年,这段期间如果双方有人反悔,可以随时分手,如果不反悔就结婚吗!”

“没错。”王斐点头承认,解释中带着质问道:“的确是这个理,也就是说,你拿你家族的未来当赌注,只不过换跟她相处两三年,期间还不能发生关系,她也不是你的,你还愿意?”

“我……我,我愿意。”

钱恒泽吭哧瘪肚的说出了想法,全场张目结舌的看着他,虽然现场很安静,但每个人心里几乎都伸出了大拇指。

“行,我同意了,只要乐天赢,我就答应你的条件。”王斐缓缓起身,杜玛波没有及时搀扶,她第一次露出小女人姿态,站在王斐身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等王斐晃晃悠悠的走了几步,她才回过神来,急忙搀扶,一起往外走,都快到门口了,王斐才继续说道:

“钱家小子,你可注意了,这场赌局关键是乐天,他得赢,不是输,现在更好玩了,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,哈哈哈。”

王斐消失在门口,杜玛波也走了,所有人张目结舌的看着门口,一个个茫然的不知所措,最后还是张云龙率先反应过来,对着钱恒泽竖起大拇指说道:

“哥们,你流弊啊,这要求真是……我无话可说。”

“哎呀我去,吓死我了。”钱恒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瘫软的喘着粗气,于涛双手颤抖的端起茶杯倒了一杯水,递给钱恒泽说道:

“刚才我差点吓尿了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“脑袋一热,没多想。”钱恒泽接过茶杯,手也跟着哆嗦起来,一仰头把茶水喝完,郑重的看着乐天说道:

“哥们,你可一定要赢啊,我的家产可就看你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尽力。”乐天低着头沉思起来。

张云芳试探的问道:“这第二轮,你不是一定要输吧?”

乐天思考被打断,抬头看向于涛说道:“去,门口守着,谁来了都不让进。”

于涛急忙走到门口,关上门去了外面,乐天这才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本来也没打算放弃这一场,我是装的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所有人起身质问。

乐天轻声咳嗽一下,“你们千万别说出去,这块赌石的价格值点钱,但绝对不是天价,我之前的确出了500万,但我为了赢,就演戏欺骗王斐,试图让他掉以轻心,然后我花最小的代价,赢了这第二场。”

“我去,你早说啊,我们都被你骗了。”张云芳擦了一把冷汗说道。

“早说,呵呵,杜玛波是什么人,她在这我能说吗,开玩笑啊?”乐天说完后,感叹的说道:“没想到啊,我演了这出戏的确骗了王斐,可也激怒了他,对不起啊钱恒泽。”

“怎么就对不起我了?”钱恒泽反问。

乐天尴尬的说道:“本来只是我俩之争,没想到王斐一怒之下,为了逼着我认真玩,他居然敢对你下手,这我没想到。”

“哎。”钱恒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“没事,你能赢吧,你得赢啊,缺啥跟我说,能力范畴之内,我完全资助你。”

“今天这场我还有信心,我一定能拿下,只要王斐还蒙在鼓里,明天最关键的一局,就不用玩了。”乐天很自信的说道。

张云芳皱眉问道:“哪你到底出了一个什么价位?”

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“就在刚刚,我让赵文瑄去投标,5000万。”

“哦。”大家瞬间就明白了,这是暗度陈仓啊,把王斐吸引过来,然后随便派个人去投标,王斐傻傻的以为乐天放弃了,结果这边已经加价了,有意思,最终花落谁家,还真是一个未知数呢。

就在大家相视一笑的时候,于涛急忙开门进屋说道:“杜玛波回来了。”

乐天急忙提醒说道:“都别说话啊,别暴露了。”

所有人齐刷刷点头,一起看向门口,直到杜玛波开门进屋,张云龙急忙起身让座,“弟妹,过来坐着,挨着钱哥。”

杜玛波红着脸过去,还真的坐在了这个位置上,只是脸色很不好,看上去有点委屈,生气,无可奈何。

钱恒泽见杜玛波的这种表情,心里突然有点歉意,给她倒了一杯茶说道:“你别怪我,我就觉得你挺好的一个女人,成天在缅甸打仗,这要是哪天死了多可惜,我留下你,其实也是想保护你。”

杜玛波抬头瞟了钱恒泽一眼,拿起茶杯,口不择心的说道:“不需要。”

随后不管大家谈论什么,杜玛波就不在说话了,她好不容易跟大家和睦相处了,可经过这个事情后,她居然再次变得形如路人,还有意思恨意的感觉。

大家每人理解杜玛波是怎么想的,但似乎也每人知道钱恒泽是怎么想的,他一个花花大少爷,真的会为了一个缅甸女人,放弃整个花花世界吗?不能吧?

大家还在七嘴八舌的聊着天,过了大约30分钟左右,房门再次被打开,赵文瑄拎着包进屋,先看了一圈疑惑的问道:

“咦,王爷爷走了?”

所有人齐刷刷的点头,赵文瑄过去坐在乐天身边,把包放在餐桌上说道:“哪要不要给他送过去,反正这一轮都认输了。”

乐天急忙接话说道:“给杜玛波,让她送过去。”

赵文瑄也不含糊,直接交给杜玛波说道:“给你,送过去吧。”

杜玛波接过来的时候,张云芳撅着嘴嘟囔道:“我还想要呢,可惜了,就这么输了。”

“没事啊,不是还有明天一场呢吗。”乐天看着即将走到门口的杜玛波说道:“麻烦你告诉王老爷子一声,明天我赢了,这块翡翠还得还给我。”

“我会说的。”杜玛波冷冷的离开了房间,直到确认她离开后,大家急忙压低声音讨论起来,张云芳问赵文瑄,“你投了吗?有其他人发现吗?”

“没有。”赵文瑄小心的回答说道:“会场里一个人没有,我投完就跑了,没让人看见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大家松了一口气,钱恒泽拍着胸脯说道:“赢,必须赢,千万不能输。”

因为乐天要演戏,这一天下午他们除了上厕所,根本没去过投标大厅,也把放弃的路数演的十足,越是接近晚上,他们心里就越紧张,谜底马上就要揭晓,乐天究竟能不能赢。

时间到了晚上6点,大家收拾东西去了投标大厅,准备揭晓答案,当来到展厅后,发现这里已经变了模样,在中间空位处,搭建了一个临时舞台,在舞台的正中央,有个类似演讲的桌子,估计是主持人揭晓答案用的拍卖桌,下面全是贵宾席位,有不少商人已经入座。

本書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