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59章 不打不相识

第259章 不打不相识


                女人面色煞白,再次看向乐天,此刻也不敢大意轻敌,双脚脚踝顾涌了一下,随后对着乐天方向踢腿,脚下的高跟鞋对着乐天飞来。

乐天连连两个侧身,避开飞鞋攻击,可惜倒霉了一个富豪,其中一只鞋子不偏不倚的砸中了他的脸。

女人飞鞋攻势结束,借着上前两步的冲击力,猛然出了第三脚,正面直蹬,落点正是乐天的小腹,加着冲击力,这一脚要是踹稳了,估计乐天能把身后的桌子撞翻。

但乐天本来就不是一个善茬,他身体微微一侧,不退反进一步,这双玉足与乐天身体堪堪交错,而乐天的手臂一捞,顺势揽住女人的小腿,接着上前全力一撞,肩膀与美女撞了一个结实。

毫无意外,女人飞出两米左右,一屁股坐在地上,但她战斗意识极好,落地后急忙摆开防御姿势,通过这个反应这也看出来,她是久经杀场出来的一个身经百战的高手。

“霍”全场呆住了,这场意外的打斗给了大家太多的惊喜。

王斐一直很霸道,拎个人过去问话很正常,但很少见到有人敢反抗的。而乐天不但反抗了,还把王斐手下给打了,没错,给打了,我去,赌石之神原来这么能打!天呢!文武全才啊!

“啊!乐天!”

就在全场震惊的时候,赵文瑄突然尖叫一声,不过此刻全场也都明白她叫什么,因为女人摔倒防御之后,手在腰间拔出了两把刀手,没错,手臂长的刀手明晃晃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中。

“动刀了!”贵宾们见到这场景,一个个吓得,差点没要往外跑。

可就在万分紧张的时候,一直没说话的王斐突然用拐杖敲了一下地板,混乱吵闹的会场瞬间安静下来,王斐冷声说道:

“吵什么,看戏。”

王斐把这场打架当做戏,会场内的贵宾这才安静下来,只不过乐天一行人都有些紧张,特别是张云芳,她急忙跑到乐天面前,挡在两人中间说道:

“你要干什么,华夏可是法制社会,你敢动刀。”

张钱两人也聚在乐天身边,看着女人茫然的问道:

“她把刀藏哪了?”

“是啊,我也没看出她身上带着刀呢!”

乐天莞尔一笑,推开挡在身边的几个人,让他回到身后,说道:“这丫头带刀算什么,她还带着枪呢!”

全场贵宾们一听这话,吓得腿都开始发抖,他们不是在为乐天紧张,而是担心万一开了枪,误伤了他们可怎么办。

哪知道就在局面瞬息万变的时候,乐天把众人推到身后,从兜里一掏,居然拿出了一把手枪,用两指就这么夹着展示给众人看。

“危险品我先帮你收着,毕竟华夏是枪管制社会,于涛拿好了。”

乐天把手枪交给于涛,然后这才转头看向面如死灰的美女,没错,在乐天拿出手枪的时候,她急忙摸了摸身上,发现随身配枪真的没了,吓得一头冷汗,对乐天也充实着杀意。

乐天不以为意,瞟了女人一眼,对着前方的王斐一拱手说道:“王老爷子,这场戏过头了吧。”

“什么?”王老爷子看着乐天说道:“年龄大了,耳朵有点背,听不见。”

乐天迈步往前走,可女人那会让乐天这么容易得逞,她二话不说挥刀就砍,乐天身体急忙后仰,避开刀势再格挡,反手一把握住女人的手腕,用力一拉,让女人失去重心,随后抓着她的胳膊一扭,用她的胳膊锁住咽喉。

女人背对着乐天靠着,脖子被乐天缠住,她非常生气,另一只手腕一转,反握刀柄,向着肋下刺入,这要是实打实的落在乐天身上,肯定透心凉。

“我去!”

紧急之下乐天爆了一句粗话,膝盖在女人屁股上一磕,顺势既分,这才避开被刺伤的危险。

“你玩真的?”乐天质问。

这女人是什么人,缅甸土生土长的反叛军死士,很多人对缅甸还不了解,这个国家混乱到了什么程度,政府军,毒贩军,反叛军,三方在境内是连天的打,战火纷飞,炮火连天。

缅甸的平民什么样,没人权没地位,活着就跟狗一样,只要有个什么军心情不爽,随便抓几个平民,直接斩首剁了脑袋娱乐,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,但事实就是这样,网上有多少缅甸斩首平民的视频。

而这个女人的出身,是纯正的军队战斗方法,也就是说,从她懂事开始,就接受各种搏击战火洗礼,这样的人能活到20多岁,哪她起码参加了大小战役几百场,对于杀人如麻的她来讲,战斗要不就是敌人死,要么就是自己死,狠辣这股劲自然不用言表。

乐天与女人再次分开质问一句,女人却杀意上涌,挥着刀向着乐天砍了过来,这给乐天愁的,在女人即将到了面前的时候,乐天挡住她的落势,空手套白狼一下夺了女人的刀,照着女人屁股就拍了下去。

“啪”

女人踉跄后退,屁股被刀片拍了一下,火辣辣的疼,但她此刻也明白,凭自己的能力打不过眼前的这个小男人,而屁股这一拍,让她尴尬无比,特别是火辣辣的疼痛感之下,居然还有一丝羞涩涌上心头。

“淘气,下次不准这样了。”乐天拿着刀指着女人,随后把刀丢在地上,继续向着王斐靠近。

女人大惊失色,拿着单刀快速冲了上来,速度哪叫一个快,乐天接连退后两步,趁着落刀再次来了一个空手套白狼,一下夺了女人的这一把刀,抡起一脚蹬在女人屁股上。

“一边去。”

女人的刀脱手,身体踉跄在地面上滚了一圈,当她挺稳身形之后,已经半蹲在王斐身边,看样子势要保护王斐的架势。

乐天无奈的把另一把刀丢在地上,上前停在与王斐还有4米左右的位置,江湖礼节,左上右下五湖四海握拳行礼。

“王老爷子,家师让我给您带个好。”

“哦!”王斐干枯哆嗦的手一下落在了女人肩膀上,阻止她冲上去的同时,淡然问道:“你的师父是?”

“一脚门万的老荣。”

“呵呵,原来是一家人,过来过来。”王斐招了招手示意乐天过去,把身边女人推开,让她一边站好。

乐天迈步上前,王斐拿起拐杖晃晃悠悠的打在乐天身上两下,“你个小兔崽子,自家人你不早说,大水冲了龙王庙不是。”

王斐这两拐杖乐天没夺也没防着,硬挨了两下,关键是也不疼,但全场懵逼了,都在私下里猜测乐天的下场呢,可结果哪知道他们是一家人,原来还真是一场戏。

众人释然,都松了一口气,而主位的这张席子,王斐打了两下,拐杖落在地上,拄着问道:

“你家的老鬼,还好吗?”

“身体还行,退了海,庙里养着呢。”乐天回答。

“恩,几十年没见了。”王斐叹气的转头,对着众人说道:“我跟他家老鬼,是半大般的兄弟,他这鸟悄的这么多年,我还以为不在了呢。”

宴会厅顿时惊讶连连,对乐天这位赌石之神的身份也展开猜测。

不过这张桌子,毕超的脸色不是很好,毕竟他不知道乐天的底细,以为找来王斐能给自己撑腰,结果哪知道,他俩居然有关系,这事闹的乌龙了。

王斐侧头看了看乐天刚刚哪张桌子,见到赵文瑄一怔,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两眼,问道:“你的小伙伴里,还有我认识的吗?”

乐天回头顺着目光看了一眼,见他对赵文瑄感兴趣,试探的问道:“您老知道赵德厚吗?”

“知道啊,我小的时候,跟我屁股后面跑的小生瓜蛋子。”

乐天连忙招了招手说道:“瑄儿,过来,见见你的长辈。”

赵文瑄茫然的左顾右盼了一下,不明所以的往前走,全场瞬间安静下来,居然还有一个认识人,我去,这是认亲戚呢?

赵文瑄站在乐天身边,眼神有点担心,弱弱的问道:“乐天,我不认识他。”

王斐笑了笑,“我认识你爷爷,他还活着呢?”

“我爷爷?当然活着了。”赵文瑄反应了一下,回答说道:“你怎么认识我爷爷的?”

“文革跑路的时候,我们一起半大般的玩伴才散的嘛,他身体怎么样?”

“挺好。”赵文瑄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王斐感慨的说了一句,“哎呀,这帮老小子里面,好像就我不行喽。”

“您这么大岁数了,还抽烟,身体好才怪呢!”赵文瑄没好气的嘟囔一句。

这话要是别人口中说出来,估计王斐当场就得翻脸,可赵文瑄可爱的脸庞说出这话,以王斐的脾气也没法发作。

“是啊,我也知道,我还有几天活头了,能享受就享受一下吧,别站着,过来坐下说话。”

乐天拉着赵文瑄过去,坐在王斐身侧,王斐转头看向黑着脸的毕超,说道:“你去招呼一下,别让人盯着我看,难受不习惯。”

毕超叹了一口气,恶狠狠的瞪了乐天一眼,起身开始招呼宴会正常继续,而这张桌子上,也只剩下石老爷子了。

王斐看着赵文瑄笑眯眯的说道:“丫头长得真俊呀,有男朋友吗?”

“乐天就是我男朋友。”赵文瑄一把握住乐天的胳膊,王斐看了看两人,笑道:“金童玉女,郎才女貌。”

本文来自看书蛧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