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44章 什么是车震

第244章 什么是车震


                两件事合在一起说,这也是乐天他们希望的,随后讨论的事就简单多了,毕竟双方都有意愿,这种谈话也不用藏着掖着。

菜过三巡,聊天中也解决了绝大部分问题,只是有一个点很闹心,那就是那块极品紫翡块头太大,石老爷子想独吞可惜运作资金不支持,说白了,最终还是要切割收购大部分,剩下的只能给其他人分一杯羹。

其实聊天的时候,石老爷子有心想分期付款全部拿下的,可是钱老板另有算计,商榷后也就算了,石老爷子谈下一大部分就已经很知足了。

随后的宴席中,乐天在思考,剩下的玉石怎么办,按照分割成分,一共能切出10大块,石老爷子要了8块,剩下2块是留着还是卖掉,还不知道钱老板怎么想的,总之就是不能卖给毕超就是了。

酒席过后,乐天和赵文瑄告辞离开,钱恒泽被父亲拉着,陪同石老爷子去参加名流晚宴,原本也想邀请乐天一同前去的,可是这个场合是毕超举办的,乐天直接拒绝回家,钱老板也就没再挽留。

跟赵文瑄打车回住所,路上赵文瑄这个感慨,“我的天呢,真没想到耶,一块石头能这么值钱。”

“这我想到了,只是没想到这个金店的投资能这么大,出乎意料啊!”

“是啊,像是咱们这种人,好像一辈子都接触不到这种层次。”

出租车到站,两人一起往房间走,可刚走到公共厕所门口的时候,乐天突然站住脚步,赵文瑄疑惑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乐天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,然后侧耳仔细倾听,厕所内有人在打电话,声音熟悉,是于涛。

“鹏哥,你再帮我想想办法,我真的急用,我发誓年前还给你,帮帮忙啦!喂,喂,又挂我去。“

听见于涛打电话的声音,两人皱起眉头对视,也不知道于涛这是怎么了,声音再次传来,于涛说道:

“孙国,我是于涛,对,找你有点事,最近手头紧,年都过不去了,借我点钱呗,应了急我就还给你,行,5000也行,一会我把卡号发给你,谢了哥们。”

乐天跟赵文瑄对视一眼,也听出于涛这是在借钱,乐天比划一下,两人快速回到房间,关上门后,赵文瑄急忙说道:

“于涛好像在借钱。”

“恩,的确。”

“他很缺钱吗?”

“谁知道呢。”乐天回了一句后,拿出电话翻看记录,赵文瑄去了厕所洗漱,等回来的时候,乐天揉着额头说道:“咱们这趟可真没少花,我刚才算了一下,各种吃喝玩乐有个小十万了!”

“恩,差不多了。”赵文瑄一边擦脸一边说道:“就他们三个,什么都要吃好的住好的,小十万哪够他们霍霍的。”

乐天揉着额头喃喃道:“哎,这些钱都快赶上我以前所有的生活费了。”

赵文瑄放下手巾说道:“你不是还帮他们赚钱了嘛,别想了。”

乐天思考片刻后站起来说道:“瑄儿你先休息会,我出去溜达溜达。”

“你去哪?”赵文瑄急忙问。

“看看那条鱼。”乐天小声说。

赵文瑄没有拦着也没跟着,去就去呗,乐天走出房间关上门,再次走到厕所的时候,于涛已经不再这了,思考了一下,是不是要去他房间找他,这段时间他在后面跟着也挺累的,猜测他那点工资早就见底了,要不然也不能挨个打电话借钱。

乐天知道没钱吃不上饭的日子是多苦,虽然跟于涛不是一路人,但乐天心里一软,也想帮帮他,哪怕给他一口饭也行吧!备不住还能把他忽悠到自己这一方来呢。

可就在乐天思考的时候,走廊里突然出现一道倩影,侧头看去,张云芳居然来了。

两人一怔,随后张云芳激动的跑过来,一下扑进乐天怀里,“乐天,我爸不反对我跟你在一起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,推开张云芳说道:“是吗,可是咱俩的关系还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张云芳笑着说,“我父亲松口,那就是绝大的进步,多不容易你知道吗?”

“好啦知道了,走,进屋。”揽着张云芳的腰往房间走,可刚走没两步,张云芳突然停住,似乎想到了什么,压低声音问道:

“对了,赵文瑄哪死丫头片子是不是不知道我回来了。”

“恩,怎么了?”乐天疑惑的问。

张云芳古怪一笑,拉着乐天就往外走,“跟我来。”

“干嘛?”

被张云芳拉着跑出招待所,打开车门进入后排座,张云芳面红耳赤的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车震?”

“车震?”乐天有些发蒙,还没明白张云芳的意思,结果哪知道,张云芳直接骑在乐天腿上,抱着他就开亲,“终于有机会了,不想晚点刺激的吗?”

乐天这下算是明白了,感情所谓的车震,就是在停车场的车里那啥,这张云芳脑袋里一天都想些什么东西。

不过男人嘛,特别是火力旺盛的年纪,热血上头哪还想这这那那的,激情拥吻的时候,两人已经把上衣脱了,随后宝马车就展开轻微晃动,随之动作也越来越大……

激情过后,两人整理衣服,乐天点了一根烟自顾自的抽,张云芳还在系上一扣子,看见乐天这幅表情问道:

“干嘛,不开心吗?”

“不是,我在想于涛。”乐天回应。

“那条鱼怎么了?”

“他跟在咱们屁股后面,愣是把他霍霍穷了。”

“嗨。”张云芳笑道:“他本来也不富裕,家里父母都是工薪家庭,母亲是老师,父亲下岗后开个杂货铺,他出国留学的钱都是助学基金和贷款,他那样的人还有什么钱。”

乐天侧头看向张云芳,“你了解他?”

“当然了。”张云芳整理完毕后说道:“他当初找我合作的时候,我就找我爸问了他的情况,他刚回来的时候,还是我爸给他安排的工作呢,对他当然了解了。”

“这样啊,没想到还有这层关系。”乐天微笑,“咱们这么霍霍他,是不是不地道了?”

“他活该。”张云芳一噘嘴说道:“谁让他缠着你来着,还不怀好意,这种人呢,就不能惯着。”

“行了。”乐天掐灭烟头,絮叨着打开车门说道:“以前就知道你话唠,也没发现你嘴这么损。”

张云芳噘着嘴下车,“那我以后不说总行了吗?”

“你应该改改你嘴损的毛病。”

张云芳挽着乐天回到招待所,问题来了,张云芳跑回来,之前的房间上午给退了,这怎么办?

先回房琢磨一下,赵文瑄开门,看见乐天跟张云芳一起进来,她皱眉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老爸终于不缠着我了,你不知道,今天晚上,我家那些亲戚这个让我损的,一个个脸色都青了,你没看见,乐死我了都。”

张云芳一进屋就把她的开心好阵分享,乐天看着房间里的两张床,试探的问道:“要不要再开一间房?”

“不用。”张云芳拒绝说道:“我跟瑄儿一张床,你自己睡一张床。”

“好吗?”乐天尴尬的问。

赵文瑄脸色有些沉,“随便。”

她上床盖上被子,张云芳也快速脱衣服钻进被窝,抱着赵文瑄又开始东拉西扯,整个屋子里面都是张云芳磨磨唧唧的动静,也让气氛变的不再尴尬了。

乐天无奈,只好脱了衣服上床,打开电视若有所思的看了起来。

赵文瑄很不想搭理张云芳的,可是张云芳太能说了,她又不会拒绝,只好忍着性子嘟囔着嘴听着,直到乐天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张云芳还在说,赵文瑄终于投降了,说道:“还不睡觉啊?”

“你困了?”

“恩。”赵文瑄侧身趟过去,背对不想搭理她了,可张云芳再次蹬鼻子上脸,问道:“你俩这两天独处,就没发生点什么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真可怜,瑄儿,其实我挺同情你的,你要是治不好,是不是一直都会是个处女?”

赵文瑄嘟囔着嘴,眼睛一个劲的乱转,心情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,可偏偏张云芳揪着话题不放,说道:“幸好现在有人工受孕,你要不要试试,只不过没法体验那个快感就生孩子,但也能弥补遗憾吗!”

“你能闭嘴睡觉吗?”

就在张云芳上纲上线的时候,乐天突然这么一句,张云芳也就只好闭嘴不再说话了。

一夜气氛相当沉静,直到第二天清晨,太阳初升,三人起床后,两女霸占了厕所,乐天只好拿着洗漱用品去了公众卫生间,哪知道推门一进来,就看见于涛在刷牙,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半天,谁都没想到,居然这么碰面了。

“于涛。”“李乐天。”

“你怎么在这。”

两人的反应一样,选择的第一句开场白居然也一样,气氛有些尴尬,于涛急忙漱口说道:“哦,我哪个,不是停职了吗,过年怕父母责怪我,就出来溜达溜达,又听说平洲这有商机,我心思过来看看,赚点钱给父母赔罪。”

这样啊,虽然知道于涛说的是假话,但乐天还是认可了,端着洗脸盆进去说道:“真巧啊,平洲开赌石盛会,我们溜达溜达也就到这了。”

本文来自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