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45章 鱼出水面

第245章 鱼出水面


                气氛尴尬,两人都有小心思,虽然都曾经想过对碰的场景,但绝对不是在厕所洗漱的这个画面。

不过事已至此,继续一个装一个演,两个人都不说破,自顾自的洗漱洗脸。

于涛开始刮胡子,乐天刷牙的时候问道:“对了,你对赌石也有了解吗?”

“不了解,只是听说有几率能一夜暴富,跟买彩票差不多。”于涛回答。

“哪你来平洲找商机?”乐天问。

于涛笑了笑,说道:“我的老领导也在,他们可是vip贵宾,有分配的专家陪同,我琢磨着浑水摸鱼,老领导吃肉让我沾光喝口汤就够了。”

乐天苦笑,“就那些专家,呵呵,还不敢我呢。”

“溜达嘛,反正都是避难,有机会就赚,没有就拉倒,我看的开。”于涛回应。

两人心怀鬼胎的聊了一会,等洗漱结束后,端着盆各自回到房间,门刚关上乐天就说道:

“那条鱼浮出水面了,刚刚我俩在洗漱间见面了。”

两女齐齐转头看向乐天,赵文瑄不解的问道:“你昨天晚上不就去找他了吗?”

“呃……”乐天眼睛一转说道:“没好意思,关键没想好怎么开场白,结果今天早上碰见了。”

“怎么了?他什么意思?”张云芳问。

“不知道,看不准。”乐天回答。

赵文瑄说道:“昨天我俩回来的时候,他正打电话借钱呢,乐天说咱们把他霍霍穷了。”

“哦,活该,谁让他跟着咱们的。”张云芳不屑的说道。

两女洗漱完毕后,张云芳开始化妆,赵文瑄从来都不化,素颜的她最美,像是大雪天的清晨,而张云芳化妆后,像是装饰品店的鲜花。

30分钟后,三人准备完毕出门,乐天去了于涛房间敲门,于涛打开门问道:“哟,乐天,什么事?”

“一起吃饭去不去。”

“去。”

于涛暴露,不就是为了明面上死缠着乐天嘛,乐天上杆子找他哪有不去的道理,与两女见面后,打了招呼,她俩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,就这么有说有笑的离开招待所,找了一家不错的餐厅吃了早饭。

乐天说道:“一会吃完饭,我们要去文化广场,涛哥要不要一起去逛逛。”

“去呗,反正昨天我是去过了,都太贵,差点没吓死我。”于涛随口回答。

几人吃过早餐,一起奔着文化广场进发,张云芳一路上都缠着乐天,说张云龙的钱都放她这了,看重哪个直接说,她可以直接拿下。

就这样有说有笑的来到文化广场,今天第二天,这里依然人声鼎沸,到处都聚满了人。

几人在人潮人海中闲逛着,乐天有意无意的观察于涛,他的确在逛,看见感兴趣的赌石也问问价格,只不过是看的多问的少。

这不,于涛又看中一块赌石,只有足球大小,没有开窗的全赌,卖家不是各大集团的人,是玉石店来凑热闹的卖家,给的价格也不是很离谱,20万还真不贵。

但卖家报了价格,于涛就没有下文了,乐天好信的摸了摸这块赌石,感受了一下内心的感觉,转头看向于涛说道:

“涛哥不买一块玩玩?”

“我不大会看,这块赌石你感觉怎么样?”于涛接机上房的问道。

“不错,老坑乌沙黑皮料子,出玉的可能很大,赌涨的几率不小。”乐天说道。

于涛这才蹲下,和乐天一起观察这块赌石,琢磨了一会后说道:“我身上的钱也不多,20万如果赌垮了,我怕这年就真没法过了。”

“呵呵。”乐天苦笑,拍拍这块赌石说道:“瑄儿,要不咱们买下来吧。”

赵文瑄来了兴趣,问道:“你看好了,那就买呗,问我干吗?”

“我没钱呢,不问你问谁。”乐天说。

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你没钱我有啊,这块赌石是吧,我要了。”

“停。”赵文瑄急忙阻止说道:“不能所有便宜都让你一个人沾了吧,乐天昨天还给你选了一个好的,这个让给我。”

赵文瑄推开张云芳,开始跟卖家交谈起来,张云芳搞怪的问道:“喂,这料子很值钱吗?”

“稳赚不赔就是了。”乐天回应一句。

张云芳皱眉,“才20万,稳赚不赔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这没切开我怎么知道。”

如果于涛不在场的话,乐天绝对会明说心里的感受,可是于涛在场,也只能委婉一点了。

张云芳不傻,知道这里面肯定有料就行,交款付账,在广场找来一个推车搬走,也不急着去切开,再溜达溜达,今天乐天有意无意的避开大吨位毛料,看的都不是集团展出的赌石,盛会现场有数不尽的这种小赌石作坊,拿出自己店铺的赌石在此出售,而这些赌石的价格也都比较低廉。

继续闲逛着,乐天又挑了一块赌石,同样还是先问问于涛,“涛哥,这块赌石不错,要不要试试?”

于涛委婉一笑,看向老板问道:“这个多少钱?”

“30万。”

于涛蹲下看了看,这个跟刚才那个差不多大小,表皮也很相似,都是老坑皮。

“如果乐天兄弟看中了,那我就拿下来,反正也不能白来一趟不是。”

张云芳喃喃道:“拿下就对了,跟着乐天混,保证你稳赚不赔。”

于涛跟老板交易付账,两女在乐天身边笑声问道:“这块料子能出好货吗?”

乐天笑着没有回应,只是说:“切开就知道了。”

一上午很快的过去了,乐天一共选了4块毛料,于涛1块,张云芳1块,赵文瑄2块。

接近中午的时候,把推车推到懈石区,只要不赶再高峰期切毛料,这里人还不是很多。

乐天带队到来,找到一个小懈石机,跟石匠交谈后,因为不是经理随行陪同,他们按理要缴纳切割手工费。

乐天也不抠,让张云芳交了钱后,石料准备开切,第一块赌石是赵文瑄的,第一刀切开就见了绿,玻璃种无瑕疵,顿时迎来不少人过来观看,当全部懈开后,拳头大小的无色玻璃种晶莹剔透,看的人是垂涎欲滴。

收好,准备切割第二块于涛的毛料,一刀下去又见了绿,震惊的是,居然还是一块无色水晶玻璃种,连续除了两块,这运气也没谁了。

围观众人不管是石匠还是谁,一个个都感慨,这一块加上刚才的,这赌涨赚了起码得有百来万了吧。

而一旁的于涛虽然没说话,但内心是笑开了花,按照周围人给出的价格,他花了30万,切开后估价为120万,赌涨90万,这能不乐吗?

现在轮到张云芳赌石了,乐天似笑非笑的问张云芳,“来,你选择那一块先切?”

张云芳不解的随手指了一块,因为前面两块都出了绿,而且还是玻璃种,虽然都不大,但好歹也是玻璃种啊,这中奖几率真的没谁了。

所有人兴趣高昂的看着第三块切开,还是出了绿,这下在场所有人激动心情无以言表,可是等完全暴露出来的时候,围观着开始惋惜上了,因为这块毛料里面有瑕疵,看着水头和大小,也只能保证不赔就行了。

现在就剩下最后一块了,把赌石放在切石机上,张云芳噘着嘴喃喃道:“你是不是故意的。”

乐天凑到她耳边低语,“我要是全对,哪还不成神了?”

“你就是神,是我的男神。”张云芳居然开了一句玩笑。

最后一块赌石切割,前两刀都没见绿,大家也都猜测,这块赌石出绿的可能性很小,不少人失去了兴趣,选择离开吃饭去了。

石匠咨询还切嘛,乐天示意再来一刀,并且指点说道:“从中间一刀切,出不出无所谓了。”

“喂,你搞我啊?”张云芳推了乐天一把,没好气的说道:“他俩的都是上好的玻璃种,你给我选的都是什么破玩意,中间一刀切,就算有绿也切坏了。”

乐天笑道:“我没搞你,就这么切吧,相信我。”

张云芳嘟囔着嘴跑一边生闷气去了,赵文瑄却掩嘴偷笑,对着乐天竖起大拇指,偷摸说道:“给你点33个赞。”

于涛心情很好,帮腔问道:“为啥不是34个,或者66个?”

继续开刀,中间一刀切,当毛料一分二的时候,在毛料的一侧终于看见了一块红翡,没错,颜色鲜红翡,是由于赤铁矿浸染所致,中至细粒结构,其透明度从半透明到透明,这种艳红翡色鲜质细,十分美丽,是翡中精品。

石匠急忙观察了一阵,爆出红翡后,居然又传来不小的轰动,“可惜了,只有拇指大小,要不然又价值百万。”

“可不,他们的运气也太好了,连续开出4块翡翠,我的天呢!这什么运气啊!”

“是运气吗?我怎么感觉看见专家了呢?”

“谁去问问。”

一帮围观者议论纷纷,乐天也指挥抛光,取出红翡后,张云芳心情这才缓和不少,拿着自己的两块翡翠爱惜的把玩着。

上午的行程全部结束,四人挤出人群离去切石区,乐天看着满面春光的于涛,试探的问道:“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

“哈哈,满意满意,当然满意,今天中午我请客。”于涛居然一点不客气。

可就在这时,从懈石区跑出了几个人,看见乐天几人后,他们急忙喊道:“等等,别走,你们等会。”

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