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51章 人怕出名猪怕壮

第251章 人怕出名猪怕壮


                人怕出名猪怕壮,这话说的一点不假,这不,乐天通过昨天的事件被谣传成为赌石之神,本来只是平头小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,可也引得不少赌石里的行家极为的不满。

这天一早,乐天带着人马正打算出发吃早饭的时候,还没出门,钱恒泽和张云龙就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。

“不好了,姐夫,出大事了。”

张云龙一进屋就一惊一乍的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谁怎么地呢。

“怎么了,慢慢说。”乐天急忙迎了过去,看着喘着粗气的张钱二人。

“我听说,翡翠王今天会过来,毕超邀请的。”

乐天一怔,与几女茫然的对视一眼,随后集体发出,“切!”

乐天率先出门,赵文瑄紧跟其后,张云芳一脸不在意的说道:“我还以为毕超派人来杀乐天了呢,翡翠王怎么了,多大的事啊!”

大家不以为意的离开招待所,张钱二人一直在傍边絮叨,逼逼叨一直说这个翡翠王的来历。

翡翠王名叫王斐,80多岁的高龄,他祖上在开国前效力民国政府,是华夏最早的地质勘探学家,建国后文革时期受难,被毕家人搭救才活了下来。

后来几经波折被送到国外躲避风声,直到改革开放,那时毕超正直年轻气盛,为了闯荡一番事业,就独自一人去了亚洲最乱国度缅甸,哪知道就遇见了王斐,当时他在缅甸也混得风生水起。

他乡遇故知,两人一拍即合,毕超出钱王斐出力,这一老一少展开合作,这才打开了华夏的翡翠市场,毕超也是那些年发的家,在王斐的帮助下,一举成为华夏翡翠业的第一大亨。

传闻王斐这个人敢拼敢闯,因为身体里流淌着土匪胡子的血液,逃难的时候,在缅甸凭借一股子勇猛,开创了有自己的势力,后来跟毕超一拍集合,王斐进军翡翠市场,凭借祖辈传下来的知识,愣是成为缅甸翡翠交易市场的一大霸主。

让张钱二人着急的是,王斐能文能武,别看现在年龄大了,但在缅甸那么混乱的国度,有几个翡翠原厂矿坑,手下不少雇佣军,是个杀伐果决的人物。

这么说,国内大部分出土的老坑赌石,90%都是出自王斐的矿坑,因为名号享誉国际,所有人都尊称他为翡翠王,但翡翠王也不是图有虚名,传说他一眼就能认赌石里有没有料,经验和能力都是一顶一的牛掰。

张钱二人越说越激动,特别是说到翡翠王单枪匹马,从缅甸反叛军手中抢矿坑的故事,就让两人热血沸腾,激动的感觉跟说书也差不多了。

两人说的激动,乐天和两女听得有些发蒙,乐天皱眉说道:“这翡翠王来就来呗,跟我说个什么劲啊?”

“不是天哥,毕超找来的。”钱恒泽加重语气,张云龙帮腔道:“可不,我父亲听说翡翠王要来的消息,吓得差点没从凳子上坐在地上,早晨一个劲的吵吵要回家。”

“可不,我爸听说这个消息,吓得差点尿了。”钱恒泽接话。

乐天还是很疑惑,“不至于吧,你俩太夸张了。”

“就是,就算毕超把翡翠王请来了,他还能当众把乐天杀了呀?”赵文瑄不屑的接着说道:“别忘了,华夏可是法制社会,安啦!”

这个时候,一直没说话的于涛突然开口说话了,“这件事,乐天得注意一下。”

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于涛,他莞尔一笑道:“翡翠王基本信息他俩都说了,但有一件事他俩没说明白。”

“什么事啊?”众人齐声发问。

于涛苦笑,“翡翠王跟京城王家,是远亲。”

“我去,真的假的。”这下乐天可不淡定了。

“恩。”于涛肯定的说道:“京城的王老爷子是王斐的堂弟。”

“呃……”乐天尴尬的咳嗽了一声,如果单从毕超这论资排辈,乐天也不太在意这件事,毕竟直面跟乐天较真起冲突,毕竟契机不充足,但王斐是王老爷子的堂叔这就不一样了,要知道乐天跟王家那仇可不轻的说。

所有人见乐天这幅状态,一个个不解的问道:

“怎么了?”

“王老爷子跟你还有过节呢?你咋招他家了?”

大家并不知道那时候乐天逼着王老爷子下跪的事,况且乐天也没想过这么长远,如今越走越见识的越多,乐天再想保持心性已经不行了。

于涛见机试探的说道:“乐天呢,哥劝你一句话,实在不行咱走吧,跟这种亡命之徒犯不着。”

于涛为了加重分量继续说道:“国安资料中对王斐有这么一项记录,2000年左右的时候,在缅甸矿坑出了一把事,一个岛国的商人在缅甸矿山投标翡翠,结果赌垮了,岛国商人当场崩盘,那时候银行系统不健全,交易也不完善,岛国商人死不认账,结果王斐把他四肢砍了,当狗一样圈养在矿山口,直到岛国出钱赎人,可回去的时候也只剩下尸体了。”

“这么恶心。”赵文瑄掩住了嘴喃喃一句。

于涛苦笑,“他狠的事多了这才哪到哪,乐天听哥一句劝,走吧,躲远点,跟他这种人犯冲他要是杀了你还好,就怕他霍害你。”

听于涛这么说,所有人齐刷刷转头看向乐天,看样子也都希望他离开,而此刻乐天也真的打起了退堂鼓,走,不行,如果就这么认怂,以后还怎么找毕超报仇。

“我不走。”乐天决定了,一口咬定说道:“我们是来玩的,王斐来不来跟我没关系,我不惹他,他要是惹我的话,我躲着点不见他就完了呗。”

大家还想说点什么,可这个时候门被打开,两个中年人垂头丧气的走进早餐店,一下打断了众人劝解。

“哎。”走在前面的男人步伐很沉,走路时唉声叹气的,看着很颓废的样子,后面跟着进来的中年男人也是一脸的愁容,不过只比前面的男人脸色好了一点点而已。

聊天被打断下意识看向门口,而后面的男人也下意识的看向他们,他本来眼神也只不过是随便一扫,可当看见乐天的背影,和赵张两女的长相后,他愣了半秒,一把拉住前面人的袖子。

“哥!”

“干嘛?”被叫哥的男人停住转身。

后面的男人一指乐天这一桌人说道:“赌石之神。”

他顿时怔住,眼神下意识看向乐天他们,大家面面相视相对愣神几秒后,快速向着乐天这边重来,吓得赵文瑄两女急忙站起来。

“你要干嘛?”

钱恒泽急忙上前阻拦,哪知道就在即将接触的一刹那,这个男人突然停住一下跪在了地上,语带哭腔恳求的说道:“赌石之神,求求你救救我吧。”

大家瞬间蒙了,这变化太快除了乐天之外,谁都没反应过来,不过在场也只有乐天早有意识。

这两人一进屋,看见愁容就知道肯定是赌垮了,而且看他俩面相也熟,肯定是在懈石区见过,认出自己后直接冲了过来,肯定是有事相求,这不一下跪不用开口,乐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了。

“大神,我叫李善勇,求求你帮帮我,求求你。”他一边说一边磕头。

说实话,在赌石圈子里赌垮导致倾家荡产的人大有人在,而因为赌垮找赌石高手试图翻倍的人也不少,可像是这样的,一见面就下跪磕头的还真少见,更别说乐天他们这些刚刚入行的新人,哪见过这种阵仗。

赌石这个行业在国内比较奇葩,虽然国家认可,但赌性很强,有那句话说的好,十赌九输,赌石也不例外,不管是哪种赌,只要沾上赌都上瘾。

有的人靠做买卖赚了点小钱,因人介绍加入赌石这行,一本万利的买卖,也许开始的时候赚了点,可大部分人绝对是赔的倾家荡产,没有一个有好下场。

而这个圈子也永远只会传,谁一夜暴富,谁开出了天价翡翠,可大家从来不讨论谁一夜倾家荡产这种事,也正因为有传好不传坏的这一传统,导致很多人前仆后继的栽倒赌石这个深坑中。

李善勇就是这种人,他早年靠建材发家,赚了一点小钱,可是这人已有了钱就发飘,不知道怎么得瑟好了,这不听说几个朋友聊天,说赌石谁谁赚了千万,更加刺激了他暴发户的脾气。

别说,李善勇刚开始赌石的时候,还真赚了那么一点点钱,就年前的一段时间,他在小商店里,选了几个学习赌石的毛料,结果三个开出来两个带绿的,这家伙被朋友和商店老板这顿夸耀,李善勇直接飘了。

后来越玩越大,建材生意也不做了,手头的资金也从小百万赚到了几百万,李善勇自信爆棚,拿着所有家底直奔平洲,打算趁赌石大会打捞一笔,然后回家过年。

只不过貌似所有赌徒的下场都是一样的,李善勇本来也就是个门外汉,他懂什么赌石,这不,在刚来的时候,还本着小心的态度风险投资,可是架不住诱惑啊。

连续看着乐天开出来的几块玻璃种后,李善勇忍不住了,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砸在了这上面,好家伙,一夜之间几百万,一点绿也没看见啊,李善勇当场就崩溃了。

本文来自看書惘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