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40章 爱咋咋地

第240章 爱咋咋地


                “看看,看看,专家怎么说的。”张家亲戚再次帮腔说道:“云芳你就犟,你就听他的话,早晚害死你,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片子。”

“不用你管。”张云芳回应。

而这个时候,经理已经拿着合同走了过来,他和一帮工作人员在外围看着争吵,张云芳看见他,一伸手说道:“合同拿过来,我这就签字!”

经理拿着合同过来,仔细打量这些人身上的挂牌,这才发现是vip贵宾,难怪家里有这么财大气粗的败金女。

小心翼翼的把合同递过去,谦卑的再也没有了刚才不屑的态度,“您看一眼。”

张云芳根本不看,一把抢下合同,拿起笔质问道:“在哪签字。”

张家亲戚一看300万马上就要打水漂了,急的上去就要拦着,张云龙见识快速拉着,“姑父,相信我姐一次,就一次。”

在经理惊疑不定的指挥中,把每个签字的地方都指点一遍,随后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说实话,在赌石圈子里混了几年,赌涨垮,哭崩溃跳楼的有,兴奋过度抽筋的有,翻脸赖账的有,找茬闹事的也有,可是就没见过今天这种,买卖时吵吵嚷嚷的拦着,的确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啊。

张云芳动作很快,签字结束,把合同一甩交给经理,两指夹着银行卡伸到经理面前,眼神却对峙着亲戚说道:

“结账刷卡!就要你们看看,我为什么这么坚持。”

经理颤抖的接过银行卡,在pos机刷了一下,然后操作划账。

这边张家亲戚已经拦不住了,只好放弃撕扯,在拿出电话,哆哆嗦嗦的说道:“大哥怎么还不来,你家这丫头真的是管不了了!”

张云芳根本不管他如何,对着发愣的经理说道:“看什么看,完事就给我找人抬石头,抛光。”

这里这才反应过来,把银行卡递过去后,连忙招人过来搬运,专家一路都在感慨絮叨,指责张云芳的败家行为等等。

张云芳不以为意,和赵文瑄一左一右挽着乐天的胳膊,同时安慰着乐天说道:“没事,等一会懈开他们就没话了,别跟他们计较。”

乐天苦笑,小声问道:“为了挺我,值得吗?”

“值。”

张云芳只说了一个字,是那么坚定,不管对错,坚信不疑。

全场知道这件事的人,除了乐天几个年轻人之外,没有一个人看好这块赌石,就连窃听的于涛都是如此,虽然他知道上午的那块极品是乐天挑的,但还是不认为乐天比专家的眼界好。

并且于涛心里也认为,张云芳的力挺,多半是跟家里人贬低乐天的稚气行为。

所有人到了切石区,中午的时候,这里不想死上午那么嘈杂,现场几十个机器只有几个在开工,不少石匠都蹲在石皮堆旁吃着盒饭,见有活上门,几个抽烟的石匠这才过来。

先看了看搬过来的石料,只看了一眼,其中一个石匠皱眉絮叨,“这料子也有人敢要?”

张家亲戚气的啊,再起烽火,对着张云芳怒道:“瞅瞅,是个人都知道这是坑,就你傻!”

“有钱难买我乐意,爱咋咋地。”

好家伙,中午乐天刚说的话,这会张云芳就学会了,同样这句话也把亲戚气完了,这要是他家孩子,都得上手打她一顿不可。

上车窗,打水准备开切,因为料子也不是太好,石匠的态度也不怎么在意,简单的征询了专家的意见后,刚要动手开切,乐天急忙阻止说道:

“等等,不能这么切。”

专家等人集体看向乐天这个罪魁祸首。

“这么切第一刀。”乐天比划一下,形容了一下切法下刀,专家们这个不屑,其中一个喃喃自语道:“行,听你的,这么切就这么切。”

再次调整准备开动,机器嗡鸣响起,落在面上顿时溅起不小的灰尘。

与此同时,张家亲戚的电话响了,他急忙接通,告知张老爷子他们的位置后,然后恶狠狠的看着乐天说道:“你完了,等着吧。”

声音不大,被机器的声音干扰,没人听见,但乐天却下意识回头看了他一下,露出了自信的笑容。

大懈石机缓慢的切割着,远处走来一波人马,张家亲戚跟专家们急忙迎了过去,乐天也抽空抬头瞟了一眼,见张老爷子等全部人马都来了,乐天还是淡然自若的跟没事人一般。

大队人马赶到,亲戚们刚要火力全开,张老爷子一伸手,阻止他们开骂,凑到乐天身边问道:

“你让我闺女选的?”

“是。”

“那就用这块料子决定我的态度吧!”

乐天这才看向张老爷子,他脸色没有变化,很沉,一直都是这个表情,通过这番话也能听出来张老爷子的意思,切开后,如果有奇迹的话,张老爷子对乐天的态度会认可,但如果没出现奇迹,呵呵,乐天自动退出。

老人家会说话会办事,在聪明人面前从来不说废话,况且如今事情已成定局,张老爷子想拦着也不行,但他可以表达态度吧,那就是结果决定结局。

“包你满意。”乐天微微一笑回应。

这下张老爷子震惊了,他身在官场这么多年,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,就这么静静的站着就会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,一般人在他面前,绝对承受不住压力。

乐天平常能抗的不要紧,可是在有压力之下,再加上命运决定之后,乐天还能这般自信的面对,张老爷子差点以为,乐天是不是没理解他的意思。

懈石的过程还在继续,第一刀切割,一片白哗哗的石头,自然引得很多人的冷言嘲讽。

不过乐天并不着急,毕竟开窗都已经露出玉肉,四周全是白石也属正常,稍微懂一点的人都不急,也就张家亲戚这帮二八啃子心急吧。

接下来,一片一片的白石被切下,1/3的外皮褪下,漏出了里面大概轮廓的玉肉,通过开窗部位能看出来,这裂痕处是一块很大的靠皮绿,中间夹杂了很大一块白石。

石匠停手后,看了看这块玉石检查了一下说道:“老板,切开了,靠皮绿还是有裂痕的,不值钱。”

“乐天!”张云芳震惊的看着乐天,所有人都露出厌恶以及嘲讽的眼神,张老爷子的表情也稍微有些失望,不过只有乐天,依然淡定自若,上前检查了一下,触手摸了摸后说道:“从这里切,把靠皮绿切掉。”

几个石匠对视一眼,“老板怎么说,我们怎么切,干活。”

石匠们再次调整,说实话,这吨位玉石,已经去掉了1/3,再切里面也不一定有什么料子。

机器嗡鸣作响,加上张家亲戚不满的絮叨,这耳边就跟苍蝇似的,哪叫一个闹挺,此刻张云芳的底气也不是那么十足,她抓着乐天的胳膊,手心里全是冷汗,乐天拍了拍他的手,安慰道:“放心,相信我!”

张云芳这才稍微恢复一些,可就在切石机切断这块裂痕碎玉的时候,灰尘还未散尽,石匠急忙拿起抹布擦拭查看,似惊似喜的喊道:“里面还有绿!”

此话一出口,张家人还没反应过来,几个专家急忙凑了过来,一个个还碎碎念道:“内藏乾坤,这怎么可能!”

他们一下把毛料围个水泄不通,对着里面的绿色这顿辨认,这是一团色彩斑斓的明艳翡翠,仅仅通过这一小窗,还看不出什么,但从质地来断定,绝对是水头充足。

“哎呀,不陪了,只要里面有拳头大小就回本。”

“恩,没错,这笔账划算。”

几个专家讨论起来,而张云芳激动的拉着乐天的袖子,喜笑颜开的好阵激动,“乐天,里面真的有绿!”

乐天莞尔一笑,“我挑的绝对不会错,告诉你,不但有绿,而且价值绝对不低的说。”

“真的!”张云芳更加激动。

而一旁,张家亲戚听说不赔了,他们有的松了一口气,有的还在嘲讽,说是运气好,还有的说就算不赔钱,但也不赚什么钱,没啥用处。

专家讨论的时候,乐天已经告诉石匠如何再次下刀,专家们退后,聚在周围好阵感慨,听他们讨论的话题,似乎在说,这种内藏乾坤的料子,真的是好多年都没见过了。

懈石继续,一面毛皮被完全切掉,灰烬还没散去,专家就在此围了过来,急不可耐的拿着抹布擦拭,当露出玉肉后,其中一个脱口而出道:

“这是福禄寿,三彩翡翠!”

这种三彩翡翠,被称作福禄寿,福代表红、禄代表绿、寿代表紫,寓意吉祥如意,是吉祥的象征,不过这种颜色一般来说都是贵妇所钟爱,年轻人却很少喜欢这种老三彩的。

不过在翡翠市场,极品大块的福禄寿是少之甚少,通过现在观察能看得出来,石料中的三彩过渡非常完美,晶莹剔透的玉质和色彩搭配,就算是不懂玉的人,也会被这绚丽的色彩给吸引。

一听说是福禄寿,乐天这才懂为什么心里有哪种感觉,三种不一样的刺激,三种不一样的诱惑,难怪会想起师姐曾温柔,这么一想,还真说得通。

看书網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