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39章 有钱难买我乐意

第239章 有钱难买我乐意


                “你要买?”工作人员下意识迎合一句,随机看了一眼标价,然后看了看赌石介绍,辨认了一下信息是否正确后,这才不解的看向张云芳,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,改了口风说道:

“这位小姐,这块赌石标价300万,你确定是要购买吗?”

“我跟你开玩笑呢?”张云芳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能做主吗?不能做主就去叫负责人,还愣着干什么?”

“哦,这就去。”工作人员急忙对着一个保安使眼色,然后退到一边看着张云芳三个人,想看看三人说的究竟是真假。

先不理会工作人员的怀疑,乐天跟赵文瑄在一旁一直没说话,赵文瑄总是有意无意的看着工作人员,而乐天却一直看着毛料,思考心里为什么会产生不一样的惊喜感觉。

没错,按照乐天的理解分析,这毛料里面应该有货,要不然就有瑕疵会产生失落的感觉,要不然就是灰白石没有料心里也没有感觉,只是实在想不通,这一波接着一波的惊喜,到底是怎么来的,想不通。

没多久,保安引领着一个穿着西装的工作人员过来,他脖子上挂着工作证,看色泽区分,他应该是这个区域的经理。

经理一路小跑过来,看见要购买赌石的人是三个孩子,眉头微皱问道:“是他们说要买吗?”

保安点头示意,经理刚刚估计在吃饭,确定后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不闹呢吗,300万的赌石,几个孩子说要买,你们逗我呢?”

经理的话倒不是对着张云芳说的,而是对着保安说的,只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,有很明显的不相信。

张云芳当场就不乐意了,“什么孩子?我们成年了,要不要看看身份证?”

经理脸上瞬间露出一脸的难色,在赌石这个圈子里,大多数都是40~50岁年龄以上的人,30岁的人都很少,更何况20左右的人了,所以,他们习惯的把这类人称之为孩子。

可这话出口也收不回来,经理虽然上岗前接受过培训,可是让他一个经常人40多岁买家打交道的人,突然听说几个孩子要赌石,他下意识就是不信,随后就是想劝几句。

经理急忙露出职业微笑,道歉道:“对不起小姐,我不是针对您!”

他上前看了看毛料的介绍,露出一脸的难色,“这个,这石料吧,它虽然是明赌开过窗了,但专家分析过,赌涨的可能性基本为零,所以,我还想劝您一句,是不是再考虑考虑?”

张云芳做事雷厉风行,“怎么,不卖啊?不卖你们摆出来干嘛?”

经理一脸的难色,左右看看这三个年轻人,试探的说道:“当然卖,只是,你们真的确定要买?”

“真服了,做生意像你们这样的,真是无话可说。”张云芳絮叨一句后,拿出电话随口说道:“拿合同,一会人过来就交易。”

经理见说不动他们,也只好无奈的摇摇头准备去拿合同,临走前再三看了看张云芳,心里猜测她指不定是哪家的败家姑娘呢。

就在经理刚走的时候,会场边缘出现一波人,距离很远虽然看不清楚,但隐隐约约听见张云龙喊道:“老姐,人在哪呢?”

张云芳听见声音,看向那波人,急忙招了招手,张云龙一波人发现张云芳后,这才漫步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。

这一波人中,基本都是张家的亲戚,还有集团给张家人分配的随行鉴定专家,算上张云龙一共有6个人。

双方一碰头,张云龙急不可耐的问道:“老姐,上午有收获没?”

“大有收获,先别说废话,乐天说这块赌石里有货,带卡来了吗?”张云芳问。

“当然带了。”张云龙迎着乐天走过去,拉着张云芳说道:“老姐你不知道,这些专家老厉害了,今天上午,他们给咱家挑了一些都赌涨了我去,这家伙给咱爸乐的,赚翻了都。”

“是吗,上午赚了多少?”张云芳随口问道。

“抛出去给的分成,打磨等等,如果直接拍卖的话,应该能赚个百来万。”张云龙激动的说。

“不错啊!”张云芳这才正眼看了身后随行的专家们。

这些人是各大集团请来的赌石行家资深专家里手,说白了,就是给贵宾撑门面,促进他们消费的手段。

不过这些人随行,也不是白干活给你挑赌石,他们是有分成报酬的,按照赌涨百分比抽成,最后算下来一个个价格都不低的说。

在有钱人眼里这都不算事,他们只是为了面子而来,所以这也是促进消费的一项环节,要知道一个上午,赌石能赚百来万,对任何人来讲这已经是不小的收获了。

一行人走到乐天挑的赌石面前,张云芳指着面前说道:“我就要买这个。”

张家人发话,几个随行专家尽职尽责的上前查看,而随行的张家亲戚过来问道:

“云芳啊,这赌石谁帮你挑的?”

“乐天?”张云芳一指一旁的李乐天说。

张家亲戚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不屑的看着乐天没好气的说道:“就他会看什么,还给你挑赌石,我看是想坑你吧。”

可能是应承他的话,其中一个专家笑着说道:“的确是个坑啊,你可得看好了,这块赌石,根据经验,这种皮质的石料内,就算出翡翠也大多水头不足,而且从明窗出现的绿来看,有裂痕,有瑕疵。”

其中一个拿着强光手电,对着里面照射一番,也帮腔说道:“要是我,绝对不碰这块赌石,百分之九十九赌垮,百分之一赌涨,没必要但这个风险。”

“就是,换一个吧。”

张家亲戚一听专家这么说,没好气的说道:“你看我说什么来着,他就是在坑你,你还不信,专家都说了这就是个坑,也就你相信他。”

听见这番话,乐天这才皱眉转过头来,但张云芳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要买已经确定了,是我自己的主意,用不着你们干涉,云龙,把我的钱给我。”

“云芳,你这丫头,你家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啊?哪有你这么霍霍的?”亲戚急忙劝说。

“用不着你们管。”张云芳瞟了他们一眼,随后对着张云龙说道:“卡给我。”

张云龙左右看看,一脸为难的说道:“姐,要不听专家的,咱商量商量,换一个?”

“我不听什么专家的,我只听你姐夫乐天的。”张云芳的力挺,让张云龙没了脾气,只好拿出银行卡交给他。

一个专家无力的笑了笑,“呵呵,这就不怪我们了。”

“是啊,孩子都年少气盛,交点学费就懂事了。”

专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,张家亲戚当场就不干了,“云芳,如果你再这么犟,我就叫你爸过来。”

“叫来吧,正好来了,也让他看看,这里面出的肯定还是价值连城的好料。”张云芳不屑的回应。

“呵呵。”几个专家一起笑了笑,其中一个上去说道:“我刘某在赌石圈子里混迹这么多年,价值连城的料子我也开过,可这几十年,也就那么一两件,况且您选的这块料子,真没有出好货的潜质。”

张云芳不屑的瞟了他一眼,问道:“你赌过最值钱的料子是什么?”

“老坑玻璃种,早年就价值个千来万。”专家自信的说道。

张云芳不屑的说道:“算什么,上午我们还开了一个极品紫翡呢!200斤以上,见过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几个专家面面相视,这个传闻他们中午的确听说了,只是根本不相信是眼前这三人开出来的,听说是京城来的古玩店老板开出来的。

张云龙一听这话顿时震惊起来,“老姐,今天上午开的那个极品,是姐夫挑出来的?”

“没错啊,给钱恒泽他爸选的,你不知道,当时都快气死我了,钱叔那个纠结啊,我要给你打电话要拿钱,他就把我电话抢走了,要不然那块翡翠就是我的了,哼,气死我了,越想越生气。”

张家姐弟自顾自的聊天,专家和张家亲戚则不屑一顾,就乐天开出那个极品紫翡,上坟烧报纸也就忽悠鬼可以。

等张家亲戚打完电话后,他气势滔天的走过来,指着乐天说道:“你完了你完了,等着,看一会怎么收拾你。”

见家里亲戚跟乐天针锋相对,张云芳急忙拦在中间,“干嘛啊,不许你说他。”

“你这小丫头片子,长大了胳膊肘往外拐是吧,不知道谁对你好是吧。”

“我知道谁对我好,用不着你在这指指点点。”张云芳叫嚣。

“云芳啊,我白疼你了。”张家亲戚一脸的失望。

而这个时候,乐天低下头无力的苦笑道:“要不算了,云芳啊,别买了。”

“不,我就买。”张云芳嘟囔着嘴说道。

一个专家及时说道:“听我一言,这块老坑的料子出现在这里,应该是冲量的货,这么大的盛会,当然会有一些这样的料子,主办方也没想卖出去,可是还真有人这么大头,硬往火坑里跳!”

“这里面,真的一点奇迹都没有嘛?”乐天厉声质问。

“这个,谁也没法说。”专家为难的回应,“但就凭经验来看,这块料子,根本就没有任何奇迹。”

本書首发于看書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