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28章 赌石【上】

第228章 赌石【上】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相继让老板拿出几样成品翡翠,同样握在手里感受着手感,老板越看越发蒙,实在不理解乐天这是在干嘛,正好那边切割机开了石料,买家灰头土脸的有些颓废,估计是没开出什么东西。

张云芳和赵文瑄兴趣全无,凑到乐天身边看这些成品翡翠,女人嘛,就是看着一个样式,好看的雕工自然喜欢多看几眼,想让他们看出什么,还真不指望什么。

“乐天,这尊玉佛我买下来送给你怎么样?”张云芳拿着一块弥勒佛挂坠,在乐天脖子上比量一下,一旁的赵文瑄撅起嘴,小模样看着有点不高兴。

乐天连忙推脱,“还是算了,你要是想要,咱自己挑出一个原石,切出来不管什么品种,打磨出来的挂件也有意义不是。”

老板一听这话就笑了,“年轻人,你有所不知,首先这些原石能不能开出毛料还是一说,如果开出来,工匠打磨雕琢,也是看毛料大小形状来雕琢的,像是这种品相较好佛像挂件,很少有的。”

老板这话说的没错,但乐天却不以为意,“我们就是想试试运气。”

老板听乐天这么说,心里琢磨应该是猜错了,像是乐天这种年龄的人,不可能是行家,他的眼神表露出来的,应该是其他方面的本事,跟玉石行业应该没有瓜葛。

老板兴趣索然,抽着旱烟打算去看那边的切割,而这个时候张钱两人各自选好了原石,拿到柜台上问道:

“姐夫,你看我挑的能出翡翠不?”

“乐天懂个啥,我感觉我这块肯定有翡翠。”钱恒泽帮腔。

张钱两人那会选什么,也不看品相,挑原石也是找最贵的,比较容易开出毛料的原石,他俩的意识里,越贵的越好,这就是富二代思想。

乐天挨个摸了一下,莞尔一笑说道:“你俩这个啊,估计里面没料子。”

“我还真不信,切开看看。”钱恒泽捧着石头叫来老板付账,张云龙也跟着凑局,老板收钱的时候瞟了乐天一眼,刚刚乐天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小,但是他是听见了,只不过他很好奇,究竟是什么自信,能让这位年轻人如此确定,这两块原石里一个货都没有的。

赌石嘛,多半人都是在赌,老板虽然经营多年,自己都不敢说对赌石百分之百了解,更别说给出意见,如此坚定的说里面没料子,这还是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,同时,他对乐天的好感也是大大降低。

乐天没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想自己的,跟张云芳和赵文瑄来到原石堆旁边,两女少有兴趣的挑了起来,不过怎么看,都像是以乐天为中心,不管挑哪一个都会拿在乐天手中,问一下:“这个怎么样?”

乐天都是随手接过来摸摸,然后微笑着摇摇头,两女继续换,老板对乐天的兴趣完全消失,也知道他是真不懂行的人,也就不再理会乐天了。

乐天连续摸了十几块原石,感觉都是毫无反应,心情也没有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,估计今天这趟算是白来了。

可就在乐天打算起身就走的时候,赵文瑄脚下一碰,一块800块的原石滚动到乐天脚边,乐天随手拿起来说道:“放好,别串了。”

可是就当赵文瑄刚要接过去的时候,乐天眉头一皱,“等等。”

收回手,拿着原石转了一下,仔细摸了摸底部,像是摸足球一样转来转去的,似乎在感受着什么一样。

有意思,原来可以这么感应。

乐天突然找到了窍门,把原石交给赵文瑄说道:“这个肯定有货,我觉得价值肯定不菲,你就要这个。”

赵文瑄虽然不知道乐天为什么这么肯定,但攀比嘛,总不能在张云芳面前落了乐天的面子,高兴的说道:“好,我就要这个。”

张云芳皱着眉头,拉着乐天袖子说道:“你也给我挑一个呗。”

乐天环顾地下,也不理会刚才挑的那些,拿起没看挑选过得挨个摸了一下,这个过程很漫长,原本店里的三个男人又过来挑选,而张钱二人的原石已经开始切割。

老板也习惯了看着切割机器,估计他也想知道,这些原石里到底有没有毛料吧。

原石堆里聚集了六个人,之前的三个男人都是南方人,其中一个人戴着眼镜,看见赵文瑄长得漂亮,故意搭讪操着一口南方口音说道:

“美女,你手中的原石能给我看看嘛?”

“我挑的。”

眼镜男人笑道:“我就是看看,不跟你抢。”

赵文瑄不舍的把原石交给他,他拿在手中,又拿出一个强光手电,放大镜等等工具有模有样的看了起来,见他们这么专业,张云芳也来了兴趣,直勾勾的看着他,等着给一个答案。

良久过后,眼镜男把原料还给赵文瑄说道:“美女,这个原料开出翡翠的几率不大,要不要我帮你挑一个呀?我可是在这个行当里混了10年了,虽然不能说十拿九稳,但怎么也是八九不离十了吧。”

身边的几个南方人用客家话东拉西扯,看口气都是在帮腔,不过乐天以及两女自然听不懂。

赵文瑄没打算放弃,拍着乐天为他挑选的原石说道:“我就要这个。”

而这个时候,乐天选中了一块,拿起来摸了一流十三招后,交给张云芳说道:“这个原石感觉上,没有赵文瑄的好,不过里面肯定有料。”

张云芳接过来,刚要起身去付账,眼镜男三人哈哈的笑了起来,就刚刚那块原石,是他们看过后放弃的,怎么在乐天嘴里就肯定有料了呢。

“小伙子,看样子很懂的吗,为什么这么肯定里面一定会有料子呢?”

“感觉。”乐天笑着起身,带着两女付款,三个男人摇头苦笑,有心想帮腔劝阻一下,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乐天他们5个人是一路的,有心想套近乎还不知道如何下手。

不过这几个人显然是有一手,或者说赵文瑄长得太漂亮了,眼镜男估计是不想放弃,交钱的时候凑过来说道:

“赌石这个行当,不是靠嘴上说说的,我不是吹,在这个圈子里,我近视眼(金视眼)绝对是这个,如果你们新的找我,我愿意带你们发财啦!”

乐天和两女同时看向眼镜男,看着他自卖自夸,就是这口音,实在是没听出来是近视眼,还是金什么眼的称号。

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“啊,看出来了,我们就是玩玩,不靠它发财。”

老板收钱的时候也看出来了,的确啊,在赌石行业里,虽然这几个客家人没安好心吧,但要带着入行,这不是挺好的事吗,也就是套近乎留个好印象嘛,犯不着拒之门外吧,这几个年轻人啊,不通人情世故啊!

老板这么想着,收了钱,排队等着开石头,眼镜男见没人搭理他,识趣的回到原石堆中,和同伴用客家话聊了起来,赵文瑄张云芳也同样小声嘀咕着。

张钱两人此刻完全被开石机器吸引了,眼睛直勾勾的看着,就好像等着赌博开牌的瞬间一样,只不过这切石机器的声音,的确太刺耳,但在赌徒眼里,这就是刺激心脏的声音。

两个人的石头切开,没有任何东西,他俩还不服呢,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堆,张云龙还要在中间竖着切一刀,确定里面真的没有翡翠才算拉倒。

切石匠脸色有些为难,这么切原石,就算里面真的有毛料,不也切坏了嘛,再说,以他工作这么多年来看,这明显是一块废料,不管怎么切都是没有翡翠的,至于这么较真嘛。

老板嘲笑道:“小伙子,还是算了吧,后面还有人排队的啦。”

张云芳上前,伸手掐着张云龙耳朵说道:“上一边去,别碍事。”

“姐,你不能这么霸道,我都是按照学的挑原石,这里面肯定有东西,不信从中间切开看看。”

乐天拿着原石看了看,笑道:“云龙啊,里面真的没有,别闹了,让你姐切,她的里面才有料子呢!”

张云龙也不是犟种,只好悻悻的退到一边,看着老姐切原石。

老板跟切石匠仔细看了看原石,两人暗自摇头感慨,石匠问:“怎么切?”

乐天凑过去,摸了摸石料,摆正一个位置,手指比量着说道:“这么一刀下去。”

石匠看见这个切法,下意识的看了看乐天,见如此年轻,也以为自己猜错了,然后加水打湿准备切割。

这时候眼镜男三人也过来了,拿着一个原石说道:“老板,我们要这个。”

老板过去收款,这边切割已经开始,眼镜男好奇的凑过来观看,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说道:

“美女啦,这原料切开,里面有翡翠的几率,不到10%啦!”

“要你管。”张云芳没好气的回了一句。

切割正在进行时,刀片进行一半的时候,切割声音突然有了明显的不同,石匠急忙停手,拿着抹布沾水擦了擦观察原料,惊疑不定的说道:“出绿了。”

老板刚刚收款完成,听见这话,激动的小跑过来,看着石料上隐隐出现的绿色,心情激动的说道:“今天终于开出翡翠了,快点切,看看是什么品种。”

而这个时候,眼镜男一头的大汉,拿下眼镜擦了擦额头,显然是漏出无地自容的状态。

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