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32章 跟踪的因由

第232章 跟踪的因由


                这顿接风宴很隆重,各大集团老总都露了面,但唯独毕超没出现,还有两位老爷子也没露面,听说毕超正跟他俩谈事呢,估计是什么生意场上的大买卖。

不过凭借这顿接风宴,乐天也了解了一些关于毕超的信息,这老小子有本事,别看这次全国各大集团都来了人,可所有集团都以毕超马首是瞻。

酒席上,乐天也不用刻意问,各种传言和想知道的信息自然在商人口中说出来,毕超在缅甸有翡翠原石矿场,华夏也有好几个矿场,是目前华夏翡翠玉石最有影响力的一个势力,传闻毕家在华夏的翡翠市场上,绝对是第一把交易。

得到这些消息后,乐天眉头紧锁,饭吃的也是心情索然,除了乐天,赵文瑄也不怎么习惯这个场合,所有人都聊商机、股票等等,完全没有年轻人喜欢的话题。

同桌的钱恒泽早就不耐烦了,但碍于父亲的面子不能提前撤退,只好拿着手机自顾自的玩,张云芳年龄稍大一些,办事也稳重一点,在酒桌上没有漏出不耐烦的神态,反而有意无意的加入讨论,问一些合伙股份分成的一些问题。

乐天也知道张云芳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以后的金店开张嘛,不过不得不说,张云芳的确是个商业上的好帮手,比钱恒泽和张云龙稳妥多了,这么看,把生意交给她的确能放心不少。

酒过三巡菜过五味,一帮商人们敞开了聊天,天南地北的夸耀,说自己这趟绝对不能空手而归云云。

张家亲戚偶尔过来,在张云芳面前嘲讽乐天几句,张云芳也都找话题搪塞过去,乐天也看出来了,张家亲戚起初就看不起他,不管自己送了几个亿的画,在他们眼里,自己还是一个傻小子,就是配不上他们家张云芳。

有钱人是贵族,乐天这种小人物也了解他们的心思,攀比心作祟,表面不说什么,但心里也开始计较,怎么能得到张家亲戚的认可呢?

有意无意的偷瞄张老爷子,他的眼神中到不是那么反感乐天,只是这眼神中多了一些戒备,好像古玩市场中的不确定,又好像看不准一样。

乐天猜测,张老爷子也是处在试探期,他不明着反对张云芳跟自己在一起,但骨子里还是不愿意的,起码他没真正了解乐天的为人,所以潜力股还在观察时期嘛。

酒宴差不多了,赵文瑄早就无聊的抱怨了,乐天只好偷摸说道:“一会走的时候,尽量小声点,别影响大家心情。”

赵文瑄心中一喜,收拾东西说去上厕所,等走了没几秒钟,乐天也说上厕所失陪,张云芳还在聊天,也没多想,乐天就这么带着赵文瑄开溜了。

出了酒店,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,赵文瑄说道:“哦,终于出来了,受不了这种环境。”

“是有些受不了。”

两人漫步在夜色中,没有急着打车回招待所,慢悠悠的走在街道上,乐天时不时观察一下后面跟踪的那条鱼,心里yy一下他无力的心情。

赵文瑄挽着乐天的胳膊,脑袋下意识的靠在乐天肩膀上,喃喃道:“只有咱俩,感觉真好,乐天,你一定要找毕超的麻烦……”

赵文瑄的话还没说完,乐天急忙捧住赵文瑄的脸,一口直接亲吻下去,当街这么做,赵文瑄的脸色一下就红了,唇对唇,赵文瑄眼球一个劲的乱转,实在搞不懂乐天怎么这么突然。

热吻几秒后,赵文瑄推开乐天,心跳加速娇喘的说道:“你干嘛?”

乐天用眼神告诫她,一个劲的偷瞄后面,赵文瑄这才理解,“哦”了一声后再次挽着乐天的胳膊,有话想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乐天见她憋得难受,只好拿出手机发微信,问道:“有什么想问的?”

赵文瑄也拿出手机看了看,回过去一条问道:“你也没干什么,而且做的事也是正义的,可那条鱼为什么跟着你,而且你还不想让他知道,我很搞不懂耶。”

乐天微微一笑,回了一条道:“我俩之间在玩一场对抗游戏,如果我猜的没错,于涛想深刻的了解我,任何习惯和每一个小动作,还有我的行动方式等等。”

“不理解。”

“很好理解,于涛是警察,我是贼,他给我做变态心理测试题,就已经认定我是变态了,在法庭上,他也说过,我这种人是百分之百犯罪的。”

“你真的会犯罪吗?”赵文瑄问。

“会吧,我现在还想杀人,毕云涛为了害我,居然……哎!”乐天的这句话没有打完,一想起全科班的班长,乐天心理就有一丝愧疚。

“乐天!”赵文瑄拉着乐天的胳膊,晃晃悠悠的貌似在安慰,看着她美得无法形容的脸庞,乐天心情稍微缓解一点,一边走一边发微信:

“放心,我的犯罪是惩恶扬善,我心善良,就不会做出危害社会的事情,别忘了,我是社会养大的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跟于涛摊牌?”赵文瑄发微信问。

“猫会相信老鼠吗?”紧接着又是一条,“他会明白的,让他跟着吧,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!”

两人漫步走在街道上,直到赵文瑄有些冷了,两人这才打了一辆车回招待所,后面的于涛终于能开足马力跟上了,只不过他看着记录信息很皱眉,碎碎念道:

“怎么突然就不说了,不会发现我了吧?不能,乐天不能这么厉害,我可是毕业苏格兰场的硕士!”

于涛对自己太自信了,根本不相信自己被乐天发现,就在他开车跟着出租的时候,手机电话突然响了,拿起来看了看,是死党,于涛有点为难,接起电话。

“涛哥,我的车啥时候给我啊,这都7天了。”

“呃,暂时还回不去,再借我开几天啊!别急。”

“涛哥,这眼瞅就过年了,我也用车啊。”

“安了,咋俩啥关系,我还能把你的车卖了不成,别计个,回头请你吃饭。”

“你小子,就会拿话颓唐我,咋样,最近有啥动静吗?”

于涛想了想说道:“这小子藏得太深,想找他的破绽很难,不过我有信心。”

“对了,你给我的信息我看了,这小子背景的确有问题,但你也不能仅凭这一点,就确定他肯定会走上犯罪的道路啊,我不理解你为啥这么较真?”

不怪赵文瑄怀疑,这边就连于涛的死党都有些质疑,可见天才之间的思想,常人真的是很难了解。

于涛笑了笑说道:“你翻看一下国际上的典型案例,当年多少悬案现在被破解了,知道原因吗?”

“科技发达了呗。”

“不,是早年犯罪心理学不完善,我这么说,我跟踪的目标人物,如果他要犯案的话,他一定是国际上首屈一指的犯罪大师,你想想,这么一个超高智商的天才变态,他的案子能不轰动一世吗?我现在做的事情,就是知己知彼,届时让他无所遁形。”

“说的真玄乎,好像真有其事似的。”死党抱怨一句后,转移口气说道:“涛哥,你就说啥时候还我车吧,年前能给我吗?”

于涛苦笑,“老弟,这车的事吧不着急,我那个啥,最近跟踪花销的有点大,你看看,手头要是宽裕的话,借我点钱呗。”

“额,喂,信号不好,哥你说啥,喂!”

于涛还想说什么,可惜电话已经挂断了,无力的看了看手机,没好气的说道:“一说借钱你就挂,死抠死抠的。”

把电话丢在一边,继续琢磨乐天之前,到底是怎么弄垮冯祥家的,说不通,没理由,到底怎么做到的?

……

这边,出租车到了招待所,两人交了钱下车,挽着进门后,赵文瑄欣慰的说道:“啊,没有人跟我抢你感觉真好。”

乐天有点汗颜,一边走一边问:“对了,你到底跟张云芳怎么谈的,感觉你俩,是不是有点……”

“哼。”赵文瑄习惯的嘟囔着嘴,萌萌哒表情一摆出来,乐天就知道她要说什么,没错,来了。

赵文瑄用手指点着乐天的心脏部位,没好气说道:“要不是你花心,我至于这么揪心嘛?你是我的男朋友耶,我还得防着你的小情人跟你约会,她成天赖着你,我是女人耶!”

“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乐天连忙求饶。

两人走到门口,打开门进去后,赵文瑄没好气的松开手,独自坐在床上说道:“给我打水洗脚。”

没有张云芳在,赵文瑄对待乐天还是大小姐的态度,不过乐天也知道,这才是真正的她,爱搞怪的她。

也不废话,端着盆打了热水,送到赵文瑄身边,毕恭毕敬的来了一句,“大小姐,用不用我给您脱袜子啊?”

“哼。”赵文瑄没好气的撇了他一眼,随手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乐天说道:“这个是给你的小费。”

乐天接过来看了看,也知道这是什么,赌石赚的100万可都在这里面呢,茫然的问道:

“怎么给我了?”

赵文瑄一边脱袜子一边说道:“今天酒宴上我也听出来了,这么大的一个赌石大会,而且你还有这么好的感觉,不大赚一笔都对不起良心,这钱给我没用,你拿着多赚点,然后养我知道吗!”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