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35章 就要它

第235章 就要它


                一听乐天这么说,钱老板是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,“我我当然买了!”

话落发现自己有点太心急了,急忙凑到乐天身边,压低声音问道:“乐天,为啥一定要这个,这么多明赌的石头,为啥挑个全赌的,这风险是不是……”

“解释不清楚。”乐天继续触摸说道:“别看它是全赌,但我就感觉它不一般,实话,如果被开了窗,我估计就不会摆着了,钱叔,还是那句话,你要是不买,借我七百万。”

张云芳急忙拿出电话,手忙脚乱的说道:“我给你掏钱,等会我打电话。”

钱叔一下就急眼了,一把抢下张云芳的电话说道:“你干啥,我买石头你还带抢的,这是乐天给我挑的。”

“那你话还这么多。”张云芳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跟乐天这么久了,就没见过他这么在意过一个东西。”

“不。”乐天摇头说道:“你肯定见过,宋徽宗的那幅画,我就是这种感觉。”

钱叔不懂这句话的意思,张云芳瞬间喜笑颜开,转头就要抢钱老板手中的电话,“钱叔,电话给我,别闹,我打电话给我爸!”

钱老板拿着电话好个劲的躲,“别闹张家丫头,这石头我要了,你别跟你叔抢,咱讲究个先来后到。”

两人在这边闹,引得不少人侧目看过来,见着一老一小抢电话,都以为是父女两,也就没太放在心上。

而一旁,赵文瑄拉着乐天的胳膊,小声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肯定,你心里是什么感觉?”

乐天也不掩饰,“就像是看见你的哪天清晨,你迷住了包括我的虽有同学,所有人都痴痴地看着你,就是这种感觉。”

“讨厌。”赵文瑄以为乐天开玩笑呢,撒娇的在乐天身上拍打了一下。

而工作人员这个时候急忙跑了过来,连忙拦着:“两位,千万别在这里闹,这块老坑乌沙黑皮毛料,要是砸了,我可不好跟上面交代的。”

钱叔按着张云芳的脑袋,高举电话说道:“这块石料我要了,拿合同快点。”

“钱叔,你耍赖!给我电话!”张云芳被按着,可还是上蹦下跳的要够电话。

工作人员茫然的看着乌沙黑皮毛料,不解的问道:“先生,你确定是这块全赌石吗?”

“废话,拿合同去。”喊完后,对着张云芳厉声喝道:“行了,给你电话,这块石头我的了,抢抢抢,没大没小。”

把电话还给张云芳,可张云芳眼泪都在眼圈里逛游着,“钱叔,你耍赖。”

这边有人要买这块全赌的乌沙黑皮毛料,这下引来不少行家,他们驻足观看半天,拿着放大镜和强光手电对着乌沙黑皮毛料一个劲的照。

看的时候,还说出他们的意见,“这块毛料啊,在我看来,出绿的可能是有点,但是不好说。”

“我不这么认为,这么大的乌沙黑皮毛料本来就少见,一般在开坑的时候都会直接切开,能拿到这来就已经说明已经有不少行家都看过了,里面绝对没绿。”

一听这些人七嘴八舌的嚼舌头,钱老板心又稍微有些虚了,他急忙问道:“咋,你们确定,里面一定没料子。”

“钱叔,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?”张云芳见缝插针的说道。

钱老板使劲的瞪了张云芳一眼,“你这丫头怎么回事,我这么大岁数的人了,一个吐沫一个钉,反悔,700万我赔不起吗?”

一帮行家这才看向钱老板,其中一个岁数稍微大一点的人,笑眯眯的说道:“这个世界上,有钱的土豪就是多啊!”

“就是,人傻钱多。”

他们几个行家背着手,像是真的很懂一样,摆出高人一等的态度离开了这里。

钱老板没好气的指着他们的背影,碎碎念道:“哎你们几个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

工作人员就怕钱老板反悔,取合同是相当的快,没一会就回来了,拿着合同一再跟钱老板解释,翻来覆去的说,“交易生成,一概不退等等。”

钱老板粗略的看了一眼合同,然后就是一个劲的看乐天,可换来的永远都是乐天坚定的眼神,一咬牙,签字,大手一会说道:“给我现场抛光!”

会场举办的这么隆重,当然切石机是少不了了,主办方为了营造一个一条龙环境,把文化广场当成了工厂,不管多大的原石,都有石匠工人热情的服务,完全做到了完整话一条龙服务。

这边签合同交款后,工作人员找来搬运工,七八个人把这乌沙黑皮毛料搬运送到切割场地。

这里面依然人山人海,不少人都是围观群众,只有一小部分是买家,虽然买家少了点也就占据百分之一左右,但这帮围观人看着数百万石料被切割,哪怕不买,看热闹心里也挺过瘾。

工作人员搬运石料过来,围观者自主的让出一条路,七嘴八舌的围绕着石料讨论起来。

“嘿,又是一个这么大的石料。”

“过瘾,又来一个大的嘿。”

来到切石机附近,石匠和很多围观行家逐一围了上来,先不说怎么切,先看看这块毛料再说。

可是这一上眼,大部分都皱起眉头,心说会场这么多开窗的,为啥来一个全赌的,这盛会刚开始,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嘛,其中一个人嘴贱,直接说道:“这万一赌垮了,这么大的石料,怎么说也得几百万打水漂了吧!”

“可不,要是我绝对不碰这块料子。”

“嗨,我当谁呢,原来是这帮人,不看了,走,回去看咱们的。”

众人七嘴八舌的时候,乐天看见了刚刚在会场贬低他的那帮人,顺势看去,他们还真买了哪块800万明赌的石料,反正这边石匠研究切割也要等一会,拉着赵文瑄和张云芳走到那边,去看看那边切割情况,看看乐天是不是真的看对了。

乐天领着两女过去,这几个人也没注意,还在这七嘴八舌的讨论乐天这帮孩子,跟钱老板刚才的白痴行为。

在这个圈子里,要么表现的围观一点,要么是真正的行家,这两种人没人说什么,可是看上去是围观者,却装的跟行家一样,这就让人很不待见。

乐天也看出来里面的道道,他是会看,只不过年轻嘛,没人认可嘛,行,等一会切开这石料,不值800万,看这帮人脸色能好看成什么样。

乐天是这么想的,可张云芳那受过这种冷言冷语,废话,又不是她家亲戚,犯得着惯着他们嘛。

“喂,你们几个嘴上积点德,就你们这样损人,就算好运在你们身上,一会也全都溜走。”

“扯淡,爷我今天出门拜神了,保证我大杀四方,等一会给你开出来价值千万的翡翠,让你这丫头片子长长眼,看看什么才叫做行家。”

“吹吧!”张云芳一噘嘴,大手一挥说道:“开盘打赌怎么样,我就说这块石料里不值800万,我要是说错了给你10万,你要说错了,给我十万怎么样?”

这里又不是赌场也不是球场,哪有人在这里另外开盘的,一个个都张目结舌的看着张云芳。

赵文瑄环顾一圈,拉了拉张云芳的袖子说道:“他们要是赌垮了,哭都来不及,那还有钱给你10万呢。”

张云芳这才反应过来,“也对,他们这种小身价平民,也就是拿着身价博一下而已,没啥看头,走吧!”

“哎你这丫头片子,你给我站住。”为首的人叫住张云芳,“你会不会说话?家里人没教过你怎么跟大人说话吗?”

“反正我早晨刷牙了,不像是某些人,嘴里臭的很。”张云芳埋汰人的本事也越来越有一套了,这句话加上表情动作,也把现场不少围观者逗笑了。

“别闹了。”乐天及时打圆场,阻止了恶化的局面,看着切石机即将到达一处位置,乐天记得这里,花白一片的白石,只要切开就是真相大白,到时候他们就没心思跟自己拌嘴了,这才说道:

“叔叔大爷们都少说两句吧,我们年龄小不懂事,还希望你们海涵,这不想看看你们切出来翡翠嘛,别影响心情,不会不让看吧。”

伸手不打笑脸人,况且乐天已经把姿态放的这么低,一帮成年人也犯不着跟孩子斤斤计较,转移目标专心致志的看着切割石头。

这块明赌毛料,外壳去掉里面是一片灰白石,别说像是切开露在外面的石料了,里面就算是有玉石,也是零星的一点点,跟指甲大小差不多,品相差不说,啥用没有,就凭明赌这一点点露在外面的翡翠,等完全打磨出来,估量一下价格,也就值几十万,花了800万,换了几十万的废料子,这就是赌垮了。

这几个人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气焰嚣张,一个个面如死灰的看着切割,在每次切割完毕后,他们的心情都会随之跌落谷底,甚至有个人承受不住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傻傻的认人怎么拉也拉不起来。

水落石出,废料一个,赌垮了,张云芳气焰嚣张的说道:“这就是嘴损的报应,出门还拜神了,估计你拜瘟神了吧!”

那几个面如死灰,一个个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句话反驳,乐天急忙拉了拉张云芳,责怪的说道:“闭嘴,注意说话分寸,咱们也开石头你忘了,嘴损跑运,嘴上留点得!”

张云芳急忙捂住嘴连连点头。

看书網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