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34章 赌石盛会

第234章 赌石盛会


                赌石是一种具有悠久文化传统的独特玉原石交易方式,它以其丰厚的文化背景与传奇性吸引着八方玉界人士参与,据说这次的赌石盛会,是由当地城府联合众多玉石企业举办为时一周的‘赌石盛宴’,为的是给各方收藏者和赌石爱好者提供一个新的平台。

赌石盛宴是在平洲玉石文化商场举行,商场展会大厅,整齐的一排排摆放着各家玉石企业出售的石料,足有上千、万块之多。

一大早在文化商场就围满了人,人山人海的场景着实汗颜。

各大集团老总起居,指挥着员工交代各种事宜,贵宾和平民等等待遇事项,然后是剪裁典礼,政府领导班子还真的亲临现场指导工作,在盛大的开幕仪式后,鞭炮齐鸣剪了裁。

会场里,每块石料前都有标明玉石的出产场口、企业、价格等信息,并且在每个展桌配备一到两名切石员工,展会有从出售原石,到切割、抛光、雕刻物件一系列的服务一应俱全。

赌石盛会分为两部分举行,各大集团为了打响知名度,外加赚钱等等套路,首先是赌石竞标。

有些看起来极为好的大块毛料,更是擦开窗口(指擦掉小块皮壳露出玉质)明赌,这种赌法就是考验买家与卖家的眼里和魄力了,因为擦出窗口有玉的毛料,会根据毛料体积、玉质的价值开出几十万、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的价码。

但是买家禁不住诱惑买下毛石后,有可能因为整块毛料只有露出的那一小片绿色,俗称‘靠皮绿’,又或者里面有裂,破坏了整个玉石的价值等等一系列可能存在的因素赌垮。

只要沾上赌都有风险,不管是明着赌还是暗着赌,都是一样的意思。

不过看着摆放出来的开窗明赌石,乐天也理解昨天,老板为啥100万,收下赵文瑄的哪块翡翠了。

这里的标价简直逆天了,跟赵文瑄昨天哪块类似的,最少标价也都是200万以上,如果昨天老板要是经得起诱惑,把收下赵文瑄的玻璃种拿到这里出售,价格也绝对是成倍的翻。

当然,赌石盛会还有第二个步骤,那就是拍卖,也就是说,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,商人吗,做生意都是有目的的。

各大集团办的这场盛宴绝对不是为了赔钱,他们虽然拿出来的赌石,里面基本都有毛料,但是他们也不敢说里面就有很高价值的翡翠,所以他们把这些赌石摆在这里出售。

有人经不起诱惑赌了,切开如果见到好料子,转手送到拍卖会拍卖,赚个几倍都是有可能的,但赌垮就怪不到谁了,这东西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买卖。

盛会刚刚开幕,所有商家都在围观赌石,人山人海的千人场景很少见,如果在这里走散了,再想找到人那可真费劲。

乐天和两女到来后,就怕走散了,张云芳和赵文瑄一人抓着乐天的一条胳膊,愣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溜达起来。

“我说两位大小姐,您二位能松开吗,都拉着我一早上了。”

“就不,丢了怎么办?上哪找人去。”张云芳一紧鼻子,死也不撒手,赵文瑄吃醋的在乐天软肋上掐了一把,面子上不表露什么,但乐天心里痛并快乐着。

乐天三人跟以前一样,什么东西都没带,不像是赌石里的行家,微型强光手电、放大镜等一应俱全,与他们相比,乐天这三人是走哪都引起百分之二百的回头率。

这不,溜达的时候,前面一堆商人中看见了一个熟人,钱老板正跟一帮商人在讨论着一块明赌石料,乐天三人急忙凑了过去,挣脱两女的拉扯,急忙打招呼说道:

“钱叔,这么早,怎么没看见钱恒泽呢?”

钱老板看见乐天,感慨的说道:“死小子,早晨说啥不起床,跟我好一阵急头白脸,气死我了都。”

乐天两女尴尬一笑,钱老板急忙拉着乐天退到一边,压低声音问道:“听我儿子说你看赌石也非常准,来,帮叔看看这块毛料,千万别声张,低调。”

眼前的这块毛料一块大约有一吨重,橙黄皮毛料,因为这种颜色的老坑皮很有些机会出三彩福禄寿翡翠,那也是翡翠中的珍品,有绿、红、紫三色或绿黄紫,极为难得!

上前查看,不过这块毛料周围已经有七八人围绕石料检查,其中一男子看乐天加入进来微微皱眉,没好气的说道:“小孩子来起什么哄,不是捣乱吗?”

乐天的年纪在这里,被当做小孩子不奇怪,不过他也不计较,上手摸了摸皮胎,这石料非常大,而且厚重,里面有没有价值超高的极品翡翠还是未知数,谁知道这开窗的部分,跟昨天赵文瑄选的是不是一样的。

乐天也不急,绕开人群一点点的摸索,感受着触摸带来的心动感觉,不过这种感觉很奇妙,有,但很少,时而出现时而消失,这说明这石料里不是一整块的玉石,是断层的,不过这么大的毛料,能开出一点点超高价值的翡翠,就已经可以嗨翻天了。

当乐天完全感受一遍,很遗憾,心里的感觉并不是太舒服,也就是说,这块料子的价值,绝对无法让乐天达到满意的程度,摇摇头说道:“感觉不行。”

乐天的喃喃自语,被周围行家听见了,惹得他们交头接耳的嘀咕道:“什么东西,现在的小孩子都没有大人管教不成?”

走出去来到钱老板面前,“钱叔,这块别看了,不是什么好玉,研究别的去吧?”

“这明窗露出来的还不好,你是不是打眼了?”钱老板茫然的问道。

与此同时,周围的行家这个不满,一个个放开了声音絮叨:“这里哪有小孩子说话的份。”

“就是,他会看什么,还打眼,你以为谁都能涨眼咋地。”

“可不,这些京城人都有病,别搭理他们。”

钱老板被行家说的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又看了看眼前的毛料,不舍的感慨一声,可再转头准备找乐天商量一下的时候,乐天已经带着两女走了,急忙跟几个商业朋友打声招呼,急忙追上乐天说道:

“乐天,走这么快干嘛,刚才的毛料不是挺好的吗?”

乐天摇头苦笑,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钱叔,你要是让乐天看,就得信得过他。”

“我不是信不过,可他连工具都不拿,就上去摸摸就说没料子,我咋地也不信呢。”

乐天突然站住脚步,转头看向哪块料子,正色说道:“哪么一大块石料标价800万,钱叔,如果你是主办方,有那么好的石料,而且还那么大,你不切开看看嘛?800万呢,如果真的全是绿,这得价值多少钱,主办方不傻,钱叔,收了你赌性的心行不!”

乐天说我转身就走,钱老板还是茫然的看着乐天,而张云芳又在乐天身边,好死不死的帮腔说了一句,“钱叔听过你儿子口头禅吗,子曰,乐天说的对。”

随后她也紧追乐天身后,钱老板这才松了一口气,急忙追上去说道:“算了,乐天,你给叔看个好料子呗,叔给你分成。”

会场很大,人声鼎沸,虽然钱老板的声音不大,很快的淹没在人海之中,但是附近的人也下意识看过来,见到钱老板扬言要分成的人,居然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不少内行都不屑的嘲讽道:

“真有病!”

乐天也没二话,带着钱老板又看了一些料子,不过话说回来,场子里摆着的明赌石料,看着都非常诱人,就刚刚走过这么一会,不少毛料都被人敲定了,买家卖家一边讨价一边签合同,给钱老板看的这个着急。

反正乐天是不急,他还在找让自己怦然心动的石料,这么大的会场,这才哪到哪,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。

一块接着一块的看,可一个接着一个的失望,不是里面没有料子,而是这标注的价格,和乐天的感觉的等量价格比,似乎赔的几率会大很多。

就在查看不知道多少石料的时候,走过一块料子身侧,还没等乐天上手,瞬间感觉到了久违的怦然心动,这也是一块近一吨重的乌沙黑皮毛料,标价七百万,就这个价码足以使得很多人望而却步。

毛料并没有擦出窗口,是一块全赌型毛料,显然行家对它的兴趣并不高,毕竟现场有这么多明赌,谁会在意一个700万的全赌毛料。

不过全场兴趣不高,乐天的兴趣十足,站在这块毛料边上触手感觉,就好像第一次见到了赵文瑄的心动,是个人都想占为己有的感觉,没错,就是这种感觉。

爱惜的在石料上摸索着,越来越深刻,回味悠长,还是有种第一次触摸赵文瑄皮肤的感觉,心情激荡,就好像已经忍不住要喷了一般。

乐天在这边发呆良久,脸上露出色眯眯的表情,钱老板不明所以的等待着,而赵文瑄和张云芳却看出了什么,张云芳凑过来,看见乐天的表情,皱眉问道:

“怎么了,看你这猥琐的傻笑,真难看。”

乐天吞咽了一下口水,连忙说道:“就要它,钱叔,你买不买,不买借我700万。”

本書源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