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33章 尴尬的窃听

第233章 尴尬的窃听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拿着银行卡坐在床上,看着赵文瑄洗脚,眉头微微皱起,说道:“瑄儿啊,这钱还是你拿着吧,你的病也需要花钱的,给我这算怎么回事啊?”

乐天不好意思要赵文瑄的钱,但赵文瑄却理直气壮的说道:

“这钱本身就是你赌石赚的,什么算怎么回事?安啦,就当风险投资了,今天酒桌上那些商人不都这么说嘛!再说了,我的病……”

赵文瑄欲言又止,可就在乐天刚要接话的时候,她又说道:“我的病也不见得能好,况且就算治疗,这些钱好像也不够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乐天不了解这个世界,他以前生活在农村,捡垃圾种地生活,身上有个几十块钱都算多的,可如今到了城市求学,一切都跟以前不一样了,钱多了,乐天也没什么概念,更加不理解这个世界的价值观。

“瑄儿,你的病,林院长不是说免费给你看吗?”乐天问。

赵文瑄笑道:“他能免费看,但能治好吗?”

“呃,好像……”

乐天话还没说完,赵文瑄又说道:“我爸说了,我的病,全国也没有任何一个外科医生能治疗,貌似只有美国有希望,但你知道美国普林斯顿医院,缓解治愈要多少钱吗?”

“不知道?”乐天摇头回应。

“哎。”赵文瑄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几百万,美金,还不算路程花销等等。”

“这么多?”乐天震惊。

赵文瑄却无所谓的伸了一个懒腰,强颜欢笑的说道:“全世界美国的医疗水平最高,当然收费也是天价,刚开始的时候听说这个价格,我父亲都吓个半死,后来才自学西医。”

“呃。”的确,听说这个价格,乐天也感觉要被吓死了。

聊天陷入尴尬,赵文瑄洗完脚后,并没有让乐天去倒水,她端着洗脚盆把水处理后,回来看见乐天还在拿这银行卡纠结,安慰的说道:

“今天酒席上,我听商人说,这次的赌石大会商机很好,你总不能白来一趟吧,就拿这一百万当本金,能赚点是点,赔了就当没赚过,我相信你的能力。”

乐天还在思考,说道:“我一直认为,我是品茶人,是没资格参与商人行列的。”

“品茶人是什么意思?”赵文瑄不解的问。

“哦,就是裁判,证人的意思,鉴定师。”乐天解释。

“什么裁判不裁判的,有规定说你不能参加买卖吗?”

“呃,好像没有。”

“那你担心什么?”

“也是啊,那好,这些钱我就先收着,明天去看看有没有赚头,争取一举把你的医药费全部赚出来。”

“加油!”

隔壁房间,于涛监听的时候纪录着信息,当写到品茶人的时候,于涛疑惑的喃喃自语:“裁判,证人,鉴定师,什么意思?”

皱眉思索片刻,仔细看看又不像是暗语,但还是搞不懂这里面有什么说头,只好先放一放,继续听乐天跟赵文瑄的私密话题。

……

“乐天,太晚了,睡吧!”

乐天起身看了看,“我去另一个房间睡。”

乐天刚要走,赵文瑄急忙说道:“哎。”可随之脸就红了,微微低下头说道:“屋子里有两张床,干嘛一定要去你的房间睡,也不是没一起睡过。”

……

监视中的于涛瞬间来了兴趣,喃喃道:“就是,身边这么大的一个美女,不陪着睡觉要开溜,肯定有猫腻,乐天,你终于要动手了吧!”

……

看着赵文瑄露出小女人一般的娇容,乐天下意识的笑了笑,“那我今晚睡这张床。”

乐天走到另一张床边,脱下外衣掀开被子快速钻了进去,同时还喃喃自语道:“呃,这南方的天气就是跟北方不一样啊,这冬天,感觉屋子里好潮湿啊!”

赵文瑄也脱了外衣,快速进入被窝里,躺在枕头上侧头看着乐天,噘着嘴说道:“屋子里的确有点冷,要不然你过来抱着我睡呗!”

“呃。”乐天掀开被子,转移到赵文瑄床上,同时说道:“一般来说呢,跟你睡一张床我都忍不住的,不过你开口了,我自然不会拒绝。”

“讨厌,不准胡思乱想!”赵文瑄娇羞,拿出手机编辑一条信息,拿给乐天看了看:“那条鱼会不会还在听着?”

乐天想了想,贴在赵文瑄耳边用极小的声音说道:“他听不听我不知道,但我有个办法捉弄他,你敢不敢?”

“怎么弄?”赵文瑄茫然的问道。

哪知道乐天一把搂住赵文瑄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你发出那种声音?”

“啊,干嘛?别闹。”

“就这样,挣扎吧,越挣扎我越喜欢。”随之两人在床上打闹了起来。

于涛听的正来劲,突然传来这种想入非非的声音,一个大老爷们的,心里还很正常,听见这种私房事心情也稍微有点小尴尬,无奈的摘下耳机,喃喃自语道:

“这俩狗-男-女,还真搞到一起去了,哎,真气人,不对!”

随之眼睛一闪,于涛想到了关键问题,赵文瑄身体不是不能那啥吗,他俩怎么会发生关系的?有猫腻!

继续带上耳机监听,可是内容越来越糜烂,听的于涛是面红耳赤。

……

房间中,赵文瑄抓着被子身体僵住,口中发着各种娇喘声:“乐天,不要这样,我受不了了,别,这里不行,好痒,受不了了。”

不要误会,乐天并没有做什么,只是抓着赵文瑄的小脚,一个劲的挠她的脚心,所以赵文瑄这才说出了那些话。

乐天一边挠一边看着墙壁,露出坏笑道:“舒服吗,要不要来个全身按摩?”

“讨厌,别闹了。”

乐天的手指上移,用正宗的手法揉着赵文瑄的大腿,随之扣敲法在她大腿上一阵拍打,发出了各种节奏的“啪啪”声。

“好舒服,跟谁学的?”

“你爷爷?”

“稍微用点力,恩,疼。”

千万别误会,乐天还在按摩推拿,纯粹的正宗手法,只是听的人不知道罢了,于涛此刻都快狂喷鼻血了,一边听着一边喃喃道:

“我类个去,爷爷还教这东西,估计也是个老不休。”

擦了一把鼻子,发现真的流血了,只好不舍的放下耳麦,拿起手纸卷成一卷,塞进鼻孔里,仰着头幻想着画面,不满的抱怨道:

“我咋就找不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呢,你个死乐天,也没我帅啊!”

絮叨一阵后,继续监听,乐天还在继续,各种“啪啪”声不绝于耳,下意识看了看表,顿时双目震惊,“我擦,都10多分钟了,这速度这频率,牛叉啊!难怪能拿得住这些女人,老京城的话怎么说来着,驴的活就你这孙子样。”

于涛也算是自娱自乐,一边偷听人家的秘密,一边抱怨各种自言自语。

……

当然,于涛说什么乐天是不知道的,他给赵文瑄按摩还真上瘾了,全身敲击了一个遍后,赵文瑄已经舒服的不行了,趴在床上差点就睡着了,直到30分钟过后,赵文瑄已经沉沉的睡去了,乐天这才停手,拍了拍赵文瑄的脸问道:

“喂喂,专业点行不,这就睡着了?”

“别烦我,太舒服了,我要睡觉。”赵文瑄一翻身,夹着被子就熟睡了。

乐天无奈的笑了笑,“睡吧,我抱着你一起睡。”

随之两人这才睡着,而于涛又监听了一会,倒在床上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奶奶的,这持久也太逆天了,难怪难怪,我要是女人也不离开他啊!回头一定的问他秘诀是啥!”

随之,于涛也在想入非非中睡着了。

……

一夜无话,第二天清晨,天刚蒙蒙亮,乐天等还在睡觉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门,一下惊醒了乐天以及监听的于涛。

于涛第一个窜了起来,急忙带上耳机听着来人到底是谁,居然这么着急。

乐天睡眼朦胧的过去开门,可刚打开,张云芳就没好气的推门进来,“我就知道你俩昨晚走了准没好事,看看,还真睡我屋里了。”

乐天挠挠头问道:“怎么了,干嘛生这么大的气?”

张云芳进屋坐在床上,拍了一下还在熟睡的赵文瑄说道:“别睡了,起来,我不好过你俩也不能闲着。”

“干嘛?”赵文瑄茫然的睁开朦胧睡眼。

“干嘛?”张云芳这下来气了,说道:“你们还问我干嘛,昨晚偷偷摸摸跑了,干嘛不叫上我?”

“呃,你不是说。”乐天刚要说什么,张云芳立马调转枪口说道:“我说什么了我说,你知道昨天晚上,我爸拉着我聊了多久的思想政治课吗,我容易吗我?”

“这……”乐天和赵文瑄一脸的汗颜。

张云芳显然还在气头上,捡起地上衣服,甩手丢给乐天说道:“快穿衣服,别以为你俩能好过,今天赌石交友会正式开幕,你俩必须出现,还有你李乐天,我告诉你,你要是不能让我家那帮势利眼的亲戚赚足够的钱,你就别指望我在帮你。”

“好吧,我尽量!”乐天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说道。

赵文瑄也起床穿衣服,噘嘴说道:“一大早就这么闹,至于吗?讨厌!”

她刚一出去,张云芳急忙揪住乐天的衣领,用最低声音问道:“我问你,昨天你俩干嘛了?”

“这……”

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