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30章 乐天的感觉

第230章 乐天的感觉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不傻,他当然不会做亏本的买卖,这个原石拿在手中,乐天并没感觉很值钱,起码绝对不值一百万,在老板开价的时候,乐天经想过不卖,可是思前想后,他还是决定卖了,不为别的,只是觉得这样绝对不亏。

5人出了店面,其他四人还很不情愿,特别是张钱二人,说什么也要看完切割过程再离开,不过乐天坚决要走,大家也只好把不满压在心里。

时过中午,5人都有些饿了,就近找了一家餐馆,进去要了一些当地的美食,显然大家的情绪还在这上面,对于这一百万却都有些不满。

乐天喝着茶水说道:“各位听我一言。”

四人这才看向乐天,想看看他究竟要说什么,乐天说道:“咱们出来吧,就是为了玩,赌石一次能赚一百万,那也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,你们还要什么自行车,咱们不是为了赌,就是为了玩,你们忘了,今天赵文瑄要请客的。”

大家这才想起这茬,不过钱恒泽急忙接话说道:“哪有让美女请客的道理,我来请。”

“不用你,我赚了一百万呢,我请。”赵文瑄笑道。

被乐天这么一说,大家也才舒缓一些,虽然一百万对他们都不在乎,可是对于赵文瑄来讲,毕竟不是小数目,而且还是第一桶金,开心很自然,只是赌徒嘛,不管是哪种赌,不开牌谁心里都刺挠。

“只是可惜了,就不能看完再走嘛?哪怕知道价值也好吗,咱们又不会反悔。”张云芳喃喃道。

乐天笑了,回应道:“咱们是不反悔,可我怕老板反悔,别忘了,咱们在外地,做事的小心点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张云龙急忙问道,其他几个人也板着脸看着乐天,也听出乐天这话的真正意思。

乐天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相当确定这块翡翠,不值一百万。”

几人皱起眉头,特别是钱恒泽,他疑惑的问道:“你怎么这么肯定,有什么窍门,跟我们说说。”

乐天揉了揉耳朵,尴尬的想了想说道:“钱恒泽,还记得军训的时候,你被毕云涛坑了,赌局上输了多少钱?”

“额,记得,咋了,有什么关系。”

乐天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说道:“只要是赌,我想赢从来就不会输,这种感觉很微妙,说了你们也不明白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张云龙不信的问道。

“我真不骗你们,这块翡翠要是真开出来,绝对不值100万,赵文瑄绝对是赚了。”乐天加重语气说道。

张云龙和钱恒泽对视,云龙喃喃道:“难道智商超高的人,感觉也跟我们不一样?”

随后大家也没继续聊这个话题,都当做乐天找借口而已,可就在菜都上起了准备开吃的时候,饭店里推门进来带个人,本来大家是没理会的,可是他们的声音太熟了,那三位南方客家人吗。

5人侧头看去,眼镜男三人也看见乐天他们,脸上堆笑,连忙恭维的凑过来,“你们几个也在啊!”

张云龙急忙问道:“怎么样,刚刚开出来的翡翠,价值多少钱?”

眼镜男脸上有些说不出的尴尬,委婉的说道:“你们赚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赵文瑄急忙问道。

眼镜男擦了一把汗,尽量用大家能听懂的话解释,大概的意思是,这玻璃种翡翠开窗很诱人,一面有一大块是玻璃种,可抛开后断层,杂乱无章,根本不连接,说白了,就是表面看着好,里面根本没好料,把所有小碎翡翠全部凑一起,勉强能打磨一个脖子上戴着的小挂坠,价值也就在20来万吧。

一听他这话,大家齐刷刷的转头,一个个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淡然自若的乐天。

乐天一边夹菜一边说道:“我都说了,虽然值钱,但绝对不值一百万,怎么样,吃饭吃饭。”

大家这才相信乐天说的话,眼镜男套近乎的坐下,溜须拍马的说道:“小伙子,眼力很好嘛,跟我说说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“运气好而已。”乐天不想跟他们套近乎,南方人也看出来了,不过他们死皮赖脸的的确很招人烦,一个劲的套近乎,说过几天平洲的赌石大会,一定要带带他们几个之类的话。

有这三个南方人加入,语言上沟通稍微有些费劲,乐天五人吃饭兴趣索然,简单的吃了一口就要算账走人。

南方人没有抢着买单的习惯,但还是推脱的比划了一下,最后当赵文瑄付了账,他们也就不再计较,临走前,拿出名片交给乐天,“这是我的名片了,记得打给我啦。”

拿过名片看了看,深圳玉石店的什么孙老板,把名片放进兜里告辞离开,这才结束了耳边的嗡嗡作响,好家伙,比切石机还吵啊!

出师顺利,满打满算是真的是大丰收,下午的时候,几个人又逛了逛其他店铺,可惜,在乐天的精心翻找下,再也没找到上午的品种。

不过大家也都没放过乐天,秉承着不能空着手离开,每次进入一家店,都要选一两个石料。

没办法,矮个子里面选高个,每家店都选一两个,乐天选择的切开,无一例外都有料子,只不过品质都不好,不过也经过这一下午,大家这才相信了乐天的感觉。

回到车里准备离开的时候,大家的兴趣还很激动,张云龙一边开车一边说道:“我的天呢,这要是跟着姐夫一直这么干下去,咱们这趟平洲不得赚翻了呀!”

“赚了吗,我怎么没感觉。”赵文瑄拿着手机计算了一下,说道:“今天下午,根据开出来的料子,老板给出的价格,再加上请工匠打磨挂件,好像还赔了几千块呢!”

“咱不是没错漏任何一个吗?每个切开都有料,这就流弊。”钱恒泽说道。

张云芳也帮腔说道:“你没听南方人说嘛,这些原石出矿的时候,好料子都被很多人选走了,咱们选的这些,都是经过几手后选剩下的,能开出料子已经很厉害了,起码没落空不是。”

赵文瑄这才释然,说道:“这么说,乐天可以直接去矿坑首选料子,这样赚的能更多。”

乐天这才有机会说话,笑道:“说实话,今天下午,要不是你们非得要买,我压根就不想挑,这些料子入手都没啥感觉,我也怕出错。”

“哎,没陪就行。”张云龙接话。

“就是,还要啥自行车。”钱恒泽帮腔。

大家一路有说有笑的离开这家小镇,不过他们这一走,随之过了几天,乐天五个年轻人的名头瞬间传开了,为啥,首先是三个南方人见人就说,另外当天下午他们也溜达,走了好多店,但最终都跟乐天他们错过,不过跟店家一聊天,再把中午百万玻璃种的事一说,好家伙,乐天他们5个成了神人了。

对于小镇的事,乐天他们并不知道,这几天周边的小地方也都溜达一个遍,又发现乐天有这本事,大家也不想错过机会,商量一下,就打算直接去平洲,看看这个华夏第一赌石市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。

作为华夏产值最大的玉器市场,和华夏最大的缅甸翡翠玉石集散地,平洲玉器在经历过曲折以后要以全新的面貌再造辉煌。

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投资意识的转变,玉器市场的投资和经营已经不断升温,平洲玉器依凭其产业基础和区位优势,在政府和业界的努力下,以诚信作基础,有望崛起成为南海乃至佛山的新的特色产业和城市名片。

平洲玉器街,约有玉器厂家1000多家,从业人员有8000多人,每年采购加工的缅甸翡翠约5000吨,翡翠玉石成品的市场总销售额超过20亿元。

这一点也不是吹,玉器街已形成经营翡翠玉石成品零售批发的店档一条街,加上平洲玉器城正在建设中,将来平洲玉器街还会努力建设成国家4风景区,规模将逐步扩大,经过街道的“三旧”改造工程后,玉器街的周边设施得到完善,购物环境日益改善,通过策划包装,可以成为华南地区最具特色和吸引力的翡翠玉器购物地。

每年不管大小节日,在平洲都能看见各种跟玉石有关的活动,这也是当地的最大特色。

这不,即将过年前,全国各大有名玉石集团再次集结平洲,开了一场跨年赌石交友大会,因为各大集团为了打响名头,这次的阵仗摆的也是相当浩大,吸引了全国不少玉石商人前来。

乐天5人原本早就到了佛山,可惜他们在周边市县溜达了好久,错过了最佳时间,当来到平洲之后,附近所有好一点的宾馆早已经满员,光是找住处就找了将近三个小时,最后没办法了,只好退而其求次,找了一家还不错的招待所住了下来。

张云芳一直碎碎念不满的说道:“早来早来早来不行吗,看看,住的这破地方,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,房间里也没空调,晚上冻死个人。”

“好了老姐,今晚还指不定住哪呢,走,去车站接老爸。”张云龙喃喃道。

乐天眉头一紧,问道:“怎么,你老爸也来了?”

“还不怪他。”张云龙一指钱恒泽,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小子嘴也每个把门的,跟他老爸说你赌石就没错过,这不,把家里老人都惹过来了。”

“啊,这也行?”乐天有些傻眼的看着憨笑的钱恒泽。

本書源自看書網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