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22章 黄金线索

第222章 黄金线索


                外面是嘈杂吵闹的赌场,房间也并不隔音,乐天蹲下去耳朵靠在保险柜上,密码锁转轮滑动,突然停止,左右拨弄调试,当耳中听见那一声轻不可察的脆响后,第一个滑轮密码解锁完毕,随后开始第二个解码。

大约两分钟左右,保险箱突然咔嚓一声脆响,把手往下一按随着拉开保险柜,里面是一沓一沓钞票,贼不走空,顺手拿了几沓钞票放在身上,然后翻找了一下看看没有没有其他线索。

钱堆后面有个文件袋,藏得很隐晦,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,急忙拿出来翻看,拿出手机拍照存档。

与此同时,大门打开,赌场负责人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进来,他先看了看大杀四方的崔福来,一个手下急忙在他耳边低语几句,大概在告诉赌场负责人,崔福来的身份,以及今晚赢了多少钱这些事。

赌场负责人对着崔福来莞尔一笑,“差不多行了,20多万也够本了。”

他说完就要往里面走,崔福来这才发现,整个赌场里并没有乐天的身影,也就是说,乐天肯定在行动,不好!看见赌场负责人往办公室走去,崔福来急忙说道:

“今天运气好,再来几把,黑哥,要不要一起玩。”

赌场负责人刚要开门,一听崔福来这么挑衅,嘴角一撇转身走了回来,说道:

“念在你是ktv以前的老员工,让你辞职后捞点油水,没想到你这么不开眼,还敢挑衅我,我要是不让你裤衩子都输进去,我从此退出江湖。”

黑哥亲自上阵,全场所有人也不赌了,纷纷凑过来看热闹,都想看一下这位看场子的黑哥,到底能不能赢这位运气王。

双方摆开架势,赌局开始,第一把崔福来输了,不过他也不在意,心不在焉的偷看办公室,心里焦急的很,这乐天怎么还不出来。

赌局第二把,崔福来又输了,不过这把他留了一个心眼,发现黑哥在出千,不能说破也不能撤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玩,这要是乐天再不出来,今天赢得可都得输进去。

可能是崔福来眼神中的闪烁,让黑哥发现了什么,他也下意识看向办公室,皱着眉头看着崔福来,勾了勾手指,让一个手下去办公室看看。

崔福来这个紧张啊,玩牌的兴趣全无,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小弟身上,看着他走到办公室门前,打开房门的一刹那,崔福来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碰”

就在崔福来万分紧张的时候,黑哥用力一拍桌子,厉声呵斥道:“还不开牌,等菜呢?”

崔福来被这一举动吓了一跳,但还是掀开底牌,全场是好阵摇头,显然崔福来又输了。

赌场黑哥见赢了也并不在意,转头看向办公室方向,小弟打开灯看了一眼,对着外面的黑哥一耸肩,表示没情况。

黑哥这才放心,看向崔福来说道:“还有几个子,够一把的不。”

崔福来看了看自己的现金,两万左右,按照行动前来计算,这些钱也就是够保底,现在走的话不赚不赔,只不过他来是有目的的,如今乐天找不到了,崔福来也不想多呆,拿起仅剩的两万块说道:

“黑哥的运气比我旺,我不玩了。”

可就在黑哥刚要说话的时候,李乐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人堆里走出来,“不玩一边去,我跟黑哥玩两把。”

崔福来一看乐天在这呢,暗中也松了一口气,按照老荣的行话来讲,他这是接力协助撤退,崔福来当然知道目的达成了,也不继续耗着,拿着钱走出赌场大门。

乐天接力拿出身上的钞票放在桌子上,“黑哥运气真好,跟我玩两把怎么样?”

黑哥点燃一根烟,摆出一副二五八万的表情,“你谁啊,哪家的孩子跑着来撒野来了?”

“怎么,有钱不赚是吗?”乐天反问。

黑哥冷哼一声,“扯淡,甭管谁来都一样。”

赌局开始,赌客们还在周围聚着没散,他们知道,这赌场黑哥是个赌神级别的人物,从来没输过,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。

赌局开始,乐天一眼就看出黑哥出千的手法,没办法,在人家的地盘上戳穿打脸这种事,乐天还没傻到哪种程度。

两轮结束,乐天的钱全部输光了,在所有人嘲笑的目光中,乐天灰头土脸的走了,可刚到门口的时候,黑哥突然叫住乐天,“等等。”

乐天站住脚步,装出谦卑的样子问道:“黑哥,有什么指教?”

黑哥随手拿出一张50块钱,塞进乐天的兜里说道:“这种地方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以后少来,给你50块钱打车,滚吧。”

“谢谢黑哥。”连忙道谢后,这才转身离开赌场,说实话,今天输钱都在乐天预料之中,这么说,如果去人家赌场收集证据,还大捞了一笔,人家不盯上你才怪呢。

但如果输了钱,那就无所谓了,赌场不会在乎输钱的人是个什么玩意,所以现在一切还在乐天的掌握中。

出了ktv,直接出门上了出租车,崔福来按下计时器开车,问道:“怎么样,有收获吗?”

“有,而且很多。”乐天拿出手机说道:“冯书记不愧是土豪,他的爱好也都这么屯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崔福来问道。

乐天把拍照的证据亮给崔福来看,同时说道:“为了安全起见,他们把黑钱几经波折变成黄金,然后上交冯书记,这个老狐狸,难怪纪检委都拿他没办法,做这么隐晦,的确很难扳倒他。”

“黄金,哪的有多少?”崔福来喃喃自语。

乐天翻看账本记录说道:“几百斤吧,每个月都有新增,数目不小啊。”

崔福来笑着说道:“他能把黄金藏哪呢?这下可头疼了。”

乐天没接话,看着账本说道:“这个证据还不够,想扳倒冯书记,还需要更确凿的证据,我觉得只有找到黄金,才能把他真的拉下马。”

“以我的经验来看,恩……”崔福来思考着说道:“家里没有,哪一定会放在安全的地方,例如郊外的产业,你说老年活动中心有没有可能。”

乐天闭目沉思,这冯书记的老婆,一个星期都要去一次,慰问老人?绝对不是,很有可能是守着小金库,看看有没有异样或者被人发现等等。

“有理。”乐天突然说道:“把所有产业链当成一个轴来看,只有这个老年活动中心最不应该存在,但它偏偏定格这么长时间,为什么,一定是有鬼。”

有了推测,崔福来连夜开车到了郊区,老年活动公园平常本来人就少,更何况现在是半夜,能来公园的人,不是为了省钱打野炮的小情侣,就是乐天崔福来这种有目的的人。

两人在公园里溜达着,崔福来拍着额头喃喃道:“我的天呢,这公园这么大,这的找到什么时候去?”

乐天一边走一边沉思,东西埋在地下肯定有参照物当坐标,要不然没过几年找不到了,那可就坏菜了。

“冯书记的老婆承包了这座公园是吗?”乐天问。

“是的,名下是她的产业。”崔福来回答。

乐天思考着说道:“走,去活动中心看看。”

夜幕中,两人走到老年活动中心,这里有很多老年人娱乐设施和场所,中间有花坛,两边是各种健身器材。

站在过道看着周围,能看见园长办公室,在这里挖掘刨坑,肯定不是明智之举。

“根据资料表明,黄金每个月都要上交,也就是说,东西肯定不在明面上,也许在我们不易察觉,又能随便接触的地方。”

“我脑袋不够用,想不出来,你琢磨吧。”崔福来喃喃一句后,蹲下开始抽烟,乐天皱眉打量着周围,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看来想找到冯书记的犯罪证据,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时间很晚了,没有任何头绪,拉着崔福来回到车里,乐天开始冥思苦想,到底把东西藏在哪了呢?

一夜就这么过去了,清晨天还没亮,公园内就来了好多大爷大妈,乐天为了套线索,装出晨练的样子过去跟大妈们攀谈起来,当话里话外都玩冯书记身上扯。

这帮老人家的话可真多,一个问题能天南地北的扯,什么冯书记是个好干部了,什么他妻子是个好人了,每次来的时候都打扫卫生了,还有杂七杂八的一堆。

乐天心力憔悴的坐在公园长椅上,看着树叶飘落,洒满了柏油路,乐天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
“打扫卫生。”

没错,这是乐天灵机一闪想到的,这公园里落满了树叶,可是并没有清洁工来打扫,这么大的一个公园,难道就让冯书记的老婆一个人打扫,这可能吗?

为什么她每周都来公园一趟,而这一天也是打扫日,为什么一个书记的老婆,每次都要亲力亲为看着清洁工打扫,目的无疑不是为了掩饰,没错。

想到这点后,乐天激动的来到了办公楼,破败的楼房只有三层,二楼是办公地点,一楼是老年人活动中心,还有清洁工具储藏室。

看着储藏室大门,乐天坏笑着喃喃道:“如果推断没错,应该就在这里了。”

本书首发于看书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