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36章 大收获

第236章 大收获


                一帮人一听这话,一个个都琢磨这句话哪来的,的确,谁也没听过啊,观众们都开始窃窃私语,有人说是东北话,有人说是京城的磕,可他们就是不知道,这句话其实就是胡说的。

这边的戏码看完了,还有不少石料要被切开,不过所有围观者貌似直对价钱高的大石料感兴趣,刚刚赌垮一个,倒了好几个人,这给一帮围观平民乐得,心里都笑开了花,估计这就是国人看热闹的心态吧。

结束一个,还有一个,乐天拉着两女回来,这边乌沙黑皮毛料已经准备就绪,石匠们早就商量好如何动手。

钱老板见到乐天回来了,满手是汗的拿出手绢擦了擦,压低声音问道:“乐天,里面一定有料子是吧。”

乐天看着钱老板还是不相信,笑道:“钱叔,如果里面没料子,700万我全价照赔。”

钱老板本来也不是这意思,连忙改口说道:“乐天这话说的,钱叔不是信不着你,可是知道,钱叔是干古玩的,玉石这行真的是接触不多,这一下拿出这么多钱赌这块石头,我心里的确没底。”

商人做买卖,哪有明知道赔钱还上的,钱老板这也是正常反应,乐天还没说什么,张云芳急忙说道:“要不这样,钱叔,我加100万,800万你转手卖给我怎么样,你一下赚了100万,不赔了吧。”

“呃,这怎么行,叔不是怕赔钱,就算赔了,也不能拉着你们几个啊不是。”钱老板急忙打圆场。

从第一次见钱老板开始,乐天就知道他为人,老狐狸,买卖人,会说话会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,别看他现在心里非常紧张,但就凭钱老板的魄力,这700万对他来说,也就是毛毛雨,只不过他纠结的是心里没底,这在老狐狸的生意人眼里,就等于洁癖患者跑进了垃圾场一样。

周围人越聚越多,不少赌石的围观者都过来开切割,机器嗡嗡作响,吵得耳膜都有些疼,可在赌石人耳里,这就是刺激和心跳。

切深入大概两三公分后,石料突然映入眼帘一抹璀璨的紫色,所有人眼睛已经被之前溅起的石灰白色晃的有些花了,现在看见鲜艳的色泽,所有人急忙揉了揉眼睛,有人脱口而出:

“出绿了!”

这话出口,也分场合,不同的料子被切开,有不同的称呼,这块料子出绿了,顿时引起不少人围了过来,本来就聚集了不少人,现在更是里三层外三层,就连刚刚赌垮的那几个人也都凑了过来,先看看这边出绿的情况究竟是什么品种。

随着切石机一点点的抛开,露出来的绿色越来越清晰,璀璨的紫色翡翠,十成十的水头,细腻通透的质感可以肯定是老坑玻璃种,不像书中介绍的粉紫、蓝紫等比较常见的紫色,是绝对极为少见的浓郁深紫,神秘的色泽、晶莹剔透的饱满质感。

一帮人看的哪叫一个感慨,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,刚刚那几位说瞧不起这块石料的人,此刻也完全改了口风。

“你看我说啥来着,出绿了吧,我说这是一块好料子吧!”

“拉倒吧,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“怎么不是我说的,我说这块料子,肯定是老坑玻璃种,按照我话来的,怎么样!”

张云芳可不惯着他们是多大岁数的人,该埋汰埋汰,一直这人鼻子说道:“我记得你刚才说啥了,别往自己脸上贴金,闭嘴吧啊!”

这人有个50多岁的年龄,老脸顿时通红,不满的碎碎念道:“不就是出绿了嘛,狂什么,这也只不过开个窗而已,说不定里面没料子呢!”

钱老板和赵文瑄等人齐刷刷转头看向他,不管是哪种赌,只要在没亮出真相之前,要是有人说输定了,哪绝对是找茬,刚才张云芳这么说话,都被乐天损了,此刻被人这么说,她也知道心里什么感觉了。

不过这话从大人口中说出来,的确不应该,这人下意识怕打了一下嘴,向钱老板示意道歉,不好意思,钱老板这才缓缓转过头,口中嘟囔一句不干净的话,继续看着切石。

现在从切开的窗来看,紫色的翡翠一般来说质感稍差,能遇见这样基本毫无颗粒杂质的玻璃种,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不少人心里开始计算,如果将这么大块石料懈开,打开能有十分之一是翡翠,估计随便打两套首饰就能回本,没错,这块翡翠的价值就这么高。

第一刀开窗结束,石匠们停了手,不少围观者都聚了过来,一起讨论着下一步如何切开,钱老板也不懂这些,乐天也不给意见,只能这些人怎么说怎么是。

第二刀下去,一片白花花的石头,并没有看见预期的绿色,钱老板有些着急,拉着乐天小声问道:“乐天,这怎么回事?”

“钱叔,你指望这成吨的毛料里面都是玉石吗?安了,先去了外表皮,别伤了里面的料子就好。”

而这个时候,围观者又开始窃窃私语,刚刚那些人又开始说风凉话,“我估计啊,这个料子,跟刚才那个差不多,估计又赌垮了。”

“我都入行七八年,也就见出过一块无色冰种,这东西哪里是你们想的那么容易出绿,哪这翡翠市场,岂不是什么人都能发家致富了。”

这些人的话的确没错,在翡翠市场中,就拿今天的大会来讲,成千上万的毛料,明赌全赌那么多,不能说十之八九全有翡翠,但是能出现稳赚不赔的料子,肯定是少之甚少。

很多行家来参与,顶多就是看个揭开谜底的过程,先参与到赌石中,估计只有那些大集团请来的人有这种魄力,像是他们这些有经验的老手,才不会这么盲目的选择呢。

讨论的杂七杂八的声越来越多,一名老者有些看不过去,沉声说道:“哪个赌石没有过涨垮?何必说这些风凉话?”

周围不少围观者侧目看向老人,见到是他说出了这话,大部分人都是脸色一红,闭嘴不再废话了。

乐天也侧头看了看这位说话的老人,他长得慈眉善目,年龄约70多岁,跟古老曹老神态相似,别的不说,就凭他刚刚的一句话,就让所有围观者闭嘴,估计他应该是赌石圈子里的老行家。

切石抛光继续,连续刀下去,花白石灰去掉,各种切面掉转换着来,当灰烬散去,切面中露出光滑的翠绿,青涩明亮,令人垂涎欲滴。

全场一片哗然。

“又出绿了,我去,这么大一片!”

“这要是连着,这么大,哪可真的是发达了!”

“这水头真亮?”

“起码九分水吧?”

围观者和行家们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,而刚刚说话的老人快步上前,拿起湿布小心翼翼的擦拭了一下,接着拿起自己的放大镜、手电筒,向内照了照,仔细观察一番后瞬时瞪大双眼。

“这……这是老坑起莹玻璃种啊!正宗的苹果绿啊,而且是满绿!”

“哄”的一下,周围炸开了锅般,只要是研究玉石,哪个不知道老坑玻璃种满绿是什么概念?一只镯子便最少能卖到七八十万的价格!那么这么大一块玉原石又是什么概念?只要它不是靠皮绿,懈开后的价值将是无法估计!

今天盛会开张,第一块价值连城翡翠出现,所有人的兴趣哪叫一个高昂,不少围观者都急忙拿出电话发短信,不多时,这切石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,把来路去路围堵的是水泄不通,就算此时有人想进来看一看这玻璃种的苹果绿,那也是挤破头也进不来了。

虽然外面很挤,但切石现场秩序维护的还算不错,起码乐天他们几个还有地方站,在后来加入的老者目光怒瞪之下,所有人齐刷刷后退,这才维持了稳定的秩序。

老者瞪了全场一眼,喃喃一句,“越来越没有个规矩。”

他对着另外几个切面仔细辨认了一下,转头看了看钱老板,拱手说道:“这位老板,恭喜了,得了这么一块好玉石。”

钱老板这下终于放宽了心,伸手跟老者握了握,“哪里哪里,运气好而已。”

两人握手交谈,老人不忘本意,拿出名片递过去说道:“我是广州玉石轩老板,人称石老爷子。”

钱老板似乎听过他的大名,急忙握手说道:“久仰大名,如雷贯耳啊。”

两人互换了身份,也知道对方底细后,石老爷子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钱老弟,这块玉石你准备出售不?不如私底下卖给我怎么样?”

“这……”钱老板有些为难。

乐天连忙打圆场说道:“钱叔,这个赌石大会,后半程不是还有个拍卖会吗,干嘛现在就要出售?”

石老爷子笑了笑,说道:“哦,是这样的,你这不是还没明着全开嘛,我也想赌一下,寻思出个高价收了,当然不是强求的买卖,5千万可以谈谈吗?”

“可以啊!”钱老板刚答应,乐天一把抓住钱老板的袖子,往后面一甩瞪了他一眼,随后堆笑的对着石老爷子说道:

“石爷爷实在不好意思,这块石头,是我们合伙买的,我钱叔自己做不了主,我们也想看看里面到底有多少毛料,抱歉石爷爷!”

本书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