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27章 赌石市场

第227章 赌石市场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笑了,“你们想多了,我说了,只是走走市场看看商机,我不傻,还没到跟毕家人翻脸的时候。”

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,随后也不继续这个话题,开始天南地北的聊。

乐天身为神偷燕子门出身,别的不敢说,就单凭设局算计这方面,绝对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,这么说,小偷犯案可能是冲动性犯罪,但惯犯必然是先踩点,那要是老荣就不一定了,计划,退路,完全之策不拟定,没有个老荣敢动手,要知道只要漏出一点蛛丝马迹,那可就把自己再进去了。

但话又说回来,乐天要去华夏赌石大最大之地平洲,那就得先了解市场,走,逛,听,了解所有信息,所见所闻也让乐天心里也有了一些想法。

赌石,顾名思义,赌的就是石头,不过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,而是有着‘玉石之王’之称的翡翠原石。翡翠的原石有两种,分为山料和仔料。

山料是从翡翠矿山里直接开采出来的,没有外皮,形状不规则,有很多棱角和裂纹,结构粗糙疏松,质量不怎么好。

而籽料是河床中开采出的翡翠,这是翡翠岩石在风化破碎后滚下山坡,被洪水或河水带入山沟或小河中形成的,由外皮包裹的近似圆形或椭圆形的砾石,砾石有大有小,大的有几千吨,甚至几万吨的,小的如拇指大小。

由于籽料表面有一层风化皮壳的遮挡,看不到内部的情况,所以人们凭借自己的经验,来判断籽料的内部是否形成翡翠,或翡翠的优劣。

这就使得翡翠原料交易中,对翡翠原料品质的鉴别成为一件颇为困难的事。这样的交易颇似赌博。所以人们将带皮的翡翠原料称为赌石、赌料,或毛石、毛料。

赌石也是一种商业行为,只不过这是珠宝业中颇为神秘的存在,想要参与都要有相熟的关系和门路。

赌石之所以称之为赌,是因为就算经验老道的行家,也不可能有完全的把握,有的人买到一块石头可以一夜暴富,也有人花重价买来一块石头,切开后发现全是白花花的一片,从而倾家荡产!

常常是‘十赌九输’实在考验人的心理素质,如果一刀切下,出绿了,那么叫做‘赌涨’,如果切开后全是白花花的石头,称之为‘赌垮’

高档翡翠相当稀少,缅甸每年产翡翠大约300-600吨,其中高档翡翠只是总产量的百分之2~5,缅甸官方政府每年也会举行一次赌石大会,邀请有分量极的珠宝大亨参加,90年代,极品帝王绿翡翠价格已经达到两千美元1克拉!就算一个普通7、8克拉的翡翠戒面,都要上万美元,几十万人民币,现在的价格更是水涨船高。

所以说,就算是十赌九输,也是有着无数人为此前赴后继,如果幸运的话,可以开出价值上百万、上千万、甚至上亿元的翡翠原石!

除了平洲这种特大的毛石交易市场所在的城市之外,像这样的南方还有不少城市,赌石是极为罕见的,就算有做这种东西,也都是在郊外,或偏辟地,因为赌石完全是另一个世界、另一种圈子!

并且没有什么太好的毛料,大多属于小石头,开出的翡翠也大多都是普通货色。

虽然赌石并不犯法,并且属于一种风险投资,但大部分人一辈子也没有听说过。

……

为了等钱老板等人来,乐天他们也不着急,在附近的几个大市场逛了逛,把所有信息了解各遍,就连兴趣最少的赵文瑄都了解一点赌石小知识。

今天闲来无事,大家来到周边的一个小镇子逛逛,几个人商量,像先拿几百块的毛料试试手,大家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,也不在乎能切开不能见到玉石翡翠,就像试试谁的运气好,谁切开如果有东西,就晚上请大家吃饭。

这边大家有说有笑的商量后,监听的于涛差点都愁坏了,跟踪这几天,于涛算是看出来了,什么找商机,就是找刺激,什么新鲜尝试什么,根本不怕花钱。

这不,中午时分,几人来到盘山路一处街角的店铺门口,这几天学的虽然懵懵懂懂,不过也大概知道,石头开出的翡翠越是以艳绿为尊,官方认定三个种类,第一是帝王绿又称祖母绿,纯正,绿色浓艳,颜色均匀透明度等指标高,极为难得。

第二种‘商品级’,间杂半透明的祖母绿色细脉和斑点翠,是普通高档翡翠。

第三种便叫‘普通级’,不透明翡翠,一般只做玉料首饰,地摊几十、几百元的到处都是。

翡翠的好坏主要分为三点,一是种,二是色,三是水头。

“种”是指翡翠的质地,“色”是直翡翠的颜色,“水头”是指翡翠的透明度,如果质地光滑细腻,颜色浓,透明度高,那么就是佳品,反之便是次品。

翡翠种类非常杂多,极品翡翠也就是玻璃种为尊,其次是冰种,剩下的蛋青种(较为浑浊玻璃种)、油青种、芙蓉种、豆种、金丝种……种类非常杂多,各个地方叫法也不统一。

外行看色,内行看种,玻璃种翡翠像玻璃一样透明,品质非常细,结晶颗粒致密,玻璃质地细腻,所以带荧光,称起莹。

进了店铺,里面有三名中年男子,有两个正在一台懈石机器上切石,老板看见一帮孩子进来,他的兴趣也不大,抽着旱烟继续看着懈石机器切石头。

乐天5人进来后也不乱,赵文瑄和张云芳好奇的凑过去看切石头,张钱二人在地上看那些堆放的毛料,还有模有样的挑选起来。

“老板,这毛料什么价位。”张云龙叫唤一声。

店铺老板眉头一紧,心里稍微有些瞧不起进店的5个孩子,但开门做生意吗,面子还是要给足的,总不能开门冷脸赶客人吧。

放弃观看这边切石头,走到毛料堆看了看,用手中的旱烟杆子指了指说道:“这一块的500,这些800,这一堆1200,不二价。”

赌石的料子不一样,另外毛料大小,也决定着价格,在这些毛料中,大小不一,品质不同价格也自然不同,老坑石比新坑石要好,表皮光滑坚硬,这种透明好,坚硬称之为老坑,皮厚质粗,可以看到矿物质粒状结构称为新坑,此种料透明度和硬度低。

张钱二人蹲下装模作样的左看看,右摸摸,老板一眼便看出这应该是个新手,行家都会拿放大镜、手电筒仔细研究表皮,像这两人这样什么都不拿的,要么就是经验太老道,要么就是个雏,这年龄,怎么也不会是有道行的就对了!

老板抽着烟想回去看切石头,可抬眼看见李乐天,发现他目光如炬,看他的眼神似乎有相识的感觉,这么年轻有这种眼神的人,真的是百年难得一见。

老板当然不相信乐天是行家,抽着烟往切石机方向走,但目光一直落在乐天身上,想看他究竟会不会看。

乐天并没有去看地上的毛料,而是走到柜台前,弓着腰仔细看那些切出来的玉石翡翠,这附近每家店都有那么一些雕琢过得翡翠,品质不是太好,价格也都在几万不等。

当然,好的玻璃种等等的翡翠,在这种小地方当然是很少见了。

老板观察乐天的时候,越看越疑惑,这小子到底看什么呢,他到底是不是行家,不对,太年轻了,可能是自己猜错了。

就在老板打算收回神态的时候,乐天指着柜台里的一个品质最好的翡翠说道:

“老板,这个能拿出来我看看嘛?”

老板走过去,抽着旱烟拿出里面的玉雕翡翠,摆在玻璃柜台上说道:“本店最好的祖母绿,别看只有拇指大小,但价钱不菲。”

乐天拿在手中搓了搓,感受一下滑润的程度,老板皱眉,这个手法是行家辨认真假用的,像是有些造假的翡翠,手指搓在上面有一些不同的感觉,但的确只有行家能看出来。

发现乐天搓翡翠感受手感,老板更加以为他是行家,抽着旱烟说道:“本店童叟无欺,不能卖你假货啊!”

乐天尴尬的笑了笑,古玩这行他太了解了,可是翡翠这行刚刚接触,乐天当然不知道怎么辨别真伪,只听说过搓能感受到手感不同,也不是想试试,就是想知道拿在手中的感觉。

没错,就是凭借感觉。

人的第六感这方面很微妙,乐天就是第六感极强的人,说的有些玄乎,但的确真有此事,就比如,一个人拿起一件期盼已久的东西,别管是什么商品,心里总会有一种激荡的感觉,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爱不释手,或者怦然心动。

乐天稍微有些夸张,他只要拿起贵重物品,心里就会产生这种感觉,就凭借这点,他在古玩市场鉴宝是如鱼得水,就像是宋徽宗的字画,不就是乐天以第六感发现的嘛。

只不过,乐天还不知道,自己的这种感觉对赌石有没有用,如果有用的话,哪简直是如虎添翼,所以乐天要先拿一块真品翡翠试试,看看心里有没有这种感觉。

只不过,感觉有是有,但很小,难道这块翡翠价值太低了?算了,只要有这种感觉就行啊!赌石嘛,先试试再说吧。

本書首发于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