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29章 赌石【下】

第229章 赌石【下】


                原石开出毛料,有句话这么说,一块毛料拿到手里,不要毛躁的一刀切,正所谓一刀穷、一刀富、一刀买豆腐,有点经验的石匠都是“多搽少解”。

搽是指开窗,解是指切开,刚开始玩石头的时候,也是急不可待的来上一刀,往往那个蛮好的料子因为下刀不对而大打折扣。

建议拿到毛料,多观察一段时间,根据皮上的表现、场口的特点、赌性的大小,决定开窗的位置,开窗之后沁水、打灯,看种、水、色、裂、癣等,再决定是出、是留、还是解。

这时候称之为第二次的审料,要了解原石的绿色分布,找到原石中最差的一部分,从这部分下手,避免伤害到原石中的优质部分。

当张云芳这块原石开窗后,漏出一小块隐隐透着绿色的翡翠,这毛料已经奠定了,接着就是打灯、看种等等流程,然后再考虑怎么下刀。

这些乐天也不懂,完全听石匠的,不过赌石开出翡翠,虽然不是百年难得一见,但大家的兴趣也都勾引出来了,张云芳激动的拉着乐天的袖子,手心里全是汗,看样子她是高兴的不得了。

一般新坑毛料多呈黄色、黄白、米黄等浅色,而这块毛料稍暗的绿色,颜色偏灰、偏深,看上去透明度还不错,玉质细腻光滑,可惜就是有点小,不过在大家眼里,这已经很不错了。

石匠一边擦一边抛光那块绿面,老板在一旁声音有些颤抖道:“油青种,瓜皮绿,呵呵,好啊,瓜皮油青,还算不错,靠边切,剩下的用手动打磨机。”

说完还激动的看着乐天,“小伙子,眼力真好,这块毛料在地上丢了一个多月没人碰,结果你一来就捡了这么大一个漏。”

“运气好。”乐天只好微笑回应,只能推到运气上面。

石匠拿起湿布又细细的擦了一遍,直到翡翠通体晶莹剔透,偏灰的深翠色,冲着强光抬起,再三辨认后,连连点头道:

“反光好,透明度较高,嗯,油脂光泽,水头也很充足啊!打一副镯子起码要值万元以上。”

“才万元啊?”听说这个价格,张云芳的兴趣顿时失去了一半,要知道,她买这块原石,可不是一块几百块,而是论斤算的,之前老板只说多少钱,也没说按斤算钱,交钱的时候大家猜知道的。

这不,花了几千块换了一个万元价值,张云芳的兴趣顿时就没了。

乐天笑了笑说道:“不错了,起码还赚了不少,不是吗?”

“就是老姐,我俩还一个没看出来呢,今天你得请客啊!”张云龙在一旁帮腔。

“请请,吃死你个贪吃鬼。”张云芳撅嘴回应。

赵文瑄小心翼翼的凑到乐天耳边,压低声音问道:“乐天,我这块原石,里面能有翡翠吗?”

“一定有,而且我感觉比张云芳的贵多了。”乐天回应。

赵文瑄拍了拍胸口,松了一口气说道:“那就好,这块破石头,我可花了4000多块,足足五斤,如果切开要是什么都没有,我这趟只能混吃混喝了。”

的确,赵文瑄虽然不缺钱,但跟张云芳几个人比,她的确稍微差了点,不过貌似这话乐天怎么听怎么别扭,感觉上有点含沙射影的意思,好像映射混吃混喝的是乐天好吧!

尴尬的笑了笑,继续看着抛光,里面的翡翠开出来,的确稍微有点小,不过够一副镯子,中间可以抠出一个小挂件,这么算算,如果找个厉害点的工匠打磨加工,价值应该有个八九万的样子。

老板堆笑着问道: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你这块翡翠卖不卖,我愿意4万收购?”

“不。”张云芳看着还在打磨的翡翠,连忙拒绝道:“我还打算找人打磨挂件,送给我男朋友呢。”

张云芳说话的时候,手下意识拉了一下乐天的胳膊,一旁的赵文瑄轻声咳嗽一下,张云芳连忙松手,这才意识到刚刚的话有点太露骨了,不过在场人也没看出来怎么回事,这个话题也就过了。

张云芳的翡翠开出来,老板拿着毛料,用强光手电在一旁解释,张云芳和几个南方人在一旁听着,分析怎么加工这块翡翠能不废料子。

这边开石头轮到赵文瑄,她把石头交给石匠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麻烦你了,一定开出来一个比她那个值钱的。”

石匠看着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说出这种哭笑不得的话,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,只好汗颜的接过来准备开石头。

赵文瑄双目紧盯,翘眉微皱,一看就是很紧张的样子。

乐天在一旁安慰着她,耳语轻声说道:“放心,相信我。”

切石机很刺耳,但在这种声音下,刺激的人心跳砰砰直跳。

就在紧张万分的时候,切石机声响突然有了一丝变化,石匠连忙停手,快速拿起抹布擦了擦水剂,辨认后欣喜若狂的喊道:“老板,漏出来的翡翠毫无瑕疵,像是水晶的玻璃种。”

柜台那边一听这话,一个个都愣了几秒,随后一起向着这边跑,抢下毛料急忙开关辨认,口中还说道:

“我的小祖宗唉!玻璃种,快给我看看!”

那边南方人听到声音,赶忙快步走来,一看之下全部睁大双眼,眼镜男感叹道:“这一天连出两块翡翠,这次的料子这么好?”

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老板手中的翡翠,更加不可置信,这块原石居然是从自己手中溜走的,此刻他懊悔也无济于事了。

老板拿湿布细细擦了擦翡翠,惊喜道:“无色老坑玻璃种,极品无色翡翠!百分百通透,不用阳光都可以看出蓝色的起莹!毫无瑕疵,天呐!我这里终于开出这么好的货了?”

老板激动的看着赵文瑄,红着脸激动的说道:“这翡翠你出售吗?”

虽然翡翠开窗,能看出里面的一些细节,但是开了一面,无法确定大小和里面有没有瑕疵,凭借着一丝细节就说收购,可见老板是多么心急,不过这也能看出玻璃种的价值。

“你准备出多少钱呢?”

老板左右看了看,见到几个南方人在场,红着脸想了想,如果没几个行家的话,也许他能试着压压价格,可是有内行,自己说了价格,回头再让他们戳穿,这不是砸招牌嘛。

思考再三,伸出一根手指说道:“这个数?”

赵文瑄崛起嘴说道:“1万还是10万呢,你别打手语,说个数啊!”

眼镜男直接喷了,说道:“美女,老板的这个数,绝对不止10万啦,我觉得,他是要说100万了!”

“我去,这么值钱?”张云龙震惊的凑过来,虽然他们很有钱,但随便开出来的翡翠,居然价值100万,他们绝对想象不到,今天出门也许真的踩了狗屎运了。

老板在一旁堆笑道:“没错,就是100万,这个价格很中肯,你们看,这翡翠只是开了窗,我给你这个价格,其实是很冒险的,里面有没有瑕疵还不能确定,如果开出来里面有缺损,赔的也是我啦!”

南方人伸手接过毛料说道:“老板这话没错了,很多地方开出来毛料都漏出一面,看出品种就出售是很常见的事情啦,起码你们不赔钱,这也是赌石最有魅力的地方啦。”

眼镜男结果毛料,拿着强光手电看了看透光,交给老板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老板呢,你给的这个价格,稍微有点低了,如果开出来料子够大,这块玻璃种的价格应该更高的啦。”

老板有点汗颜,擦着冷汗说道:“这一百万,也是店里仅有的这么多钱了,再多真没有,不过我也是在赌嘛,你的体谅。”

眼镜男看着赵文瑄,嬉笑着说道:“美女,我觉得你的玻璃种,还是不出售的好,切开后,也许能更值钱也说不定哦。”

赵文瑄心里纠结的很,这可是一百万呢,看向乐天试探的问道:“卖吗?”

乐天还没说话,张云龙和钱恒泽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当然不卖,切开,咱们就看看到底价值多少钱。”

乐天笑了笑接话说道:“算了,别闹了,瑄儿啊,咱还是卖了吧,我发现你不适合赌石,你这心脏可受不了。”

赵文瑄噘嘴,拉着乐天摇了摇他的胳膊,说道:“我真的想看看里面到底价值多少嘛?”

乐天莞尔一笑,在赵文瑄下巴上勾了一下,对着老板说道:“一百万我们卖了,不要支票,刷卡或者提现都行。”

“刷卡,方便。”老板激动地说出一种方法,随后进屋准备去了。

南方人还在一边帮腔絮叨,其实就是不想让赵文瑄卖掉,大言不惭的说道:

“以我的经验看来,这块毛料开出来,最少价值500万,卖了很可惜的啦。”

一旁的石匠心情这个急躁,老板要是再不回来,估计这几个孩子就被南方人说的反悔了。

幸好这个时候,乐天开玩笑道:“要不我们卖给你500万,你敢不敢?”

南方人摇头苦笑,连连摆手拒绝,石匠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但张家兄妹和钱恒泽都动心了,拉着乐天都不想让他卖,后来就连赵文瑄都急不可耐了,也加入劝解的行列中。

幸好关键时刻,老板回来了,乐天半开玩笑的说道:“能顺手赚这么多钱,不陪了,还要什么自行车,都眯着。”

大家这才悻悻的闭了嘴,直到银行转账结束,在乐天的生拉硬拽之下,五个人都没等赌石完全切开就走了。

老板急不可耐的说道:“切,这可是玻璃种,这下我可赚大了。”

看书蛧小说首发本书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