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24章 及时集合

第224章 及时集合


                站在暗中看了一会,发现这两个人好像是醉汉,语气中骂骂咧咧的,大致在问:“凭什么不载客的问题。”

崔福来好阵跟他俩解释,可谁指望醉汉能听懂,乐天不再藏着,直接走过去问道:

“怎么了崔哥,车又坏了。”

崔福来见乐天出来,踢了一脚轮胎说道:“也不知道咋了,这车胎漏气真快。”

乐天蹲下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,“还能开不,要不要叫拖车?”

“能开倒是能开,就是速度上不去,跑几里路就废了。”

两个醉汉这才发现车胎憋了,这下也不跟着磨叽,肩并肩优哉游哉的往公园外面走。

崔福来松了一口气,“这两人要是再磨叽一会,我都有心想打人了。”

“你跟两个醉汉置什么气。”乐天打开副驾驶车门说道:“走,开车。”

两人开车上路,速度也不快,慢慢悠悠的往北山公墓开去,崔福来心情很好,一路上都哼着小调,时不时问一句,“等以后有钱怎么花之类的。”

乐天还在沉思,“先想好这些金子有什么途径能变成正路再说吧。”

“也是,总不能直接拿到金店贩卖吧,这不是自投罗网嘛。”

夜很黑,出租车上了北山公墓,这里漫山遍野的全是坟地,白天来就已经够渗人了,更何况晚上漆黑麻乌的,估计就算再大的胆子也承受不住吧。

乐天和崔福来都是走夜路的人,自然不怕这些鬼神之说,把车停好后,借着车灯照射,两人开始往坟墓里摆放金子,当然,乐天把所有证据全部留了下来,这些可是送交纪检委的罪证,可不能一起埋了。

当所有金子全部安置好后,崔福来垂着腰说道:“搞定,看看还缺什么?”

“没什么了,走吧。”

两人开车下山,因为调查事件两人几天都没睡好了,等车到了旅馆之后,两人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。

……

清晨,手机电话铃声响起,吵醒乐天的美梦,茫然的接起电话说道:“喂,谁啊?”

电话那头传来张云芳的声音,“我们到重庆了,然后呢?”

乐天先看了看表,揉着鼻梁骨喃喃道:“你们先大吃一顿重庆火锅,然后宿醉一晚上,估计过不了几个小时,于涛就得坐飞机道重庆,到时候我也到了,保证他查不到任何线索。”

“你的事办完了吗?”

“我的事搞定了,回头见面再跟你们说。”

挂了电话,乐天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,侧头看了看崔福来,拍拍他的大腿说道:

“崔哥,差不多我的走了。”

“恩。”崔福来茫然的睁开眼睛,“这么快就走啊!”

两人寒暄几句之后,一起离开旅馆退了房,开车送乐天去长途客车站,又是一阵道别,最后乐天登上了前往重庆的长途客车。

……

这两天,于涛真的是要疯了,在cs监视一夜,第二天迷迷糊糊的上车去海南,结果在车上睡了一觉,醒了才发现,乐天这帮人居然停在了桂林玩耍,而于涛已经跑过站了。

没办法,急忙下车掉头回去吧,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,好不容易等来了一辆长途客车,好说好商量搭乘回到桂林,这前前后后已经耽误一天时间了。

在各种显摆的朋友圈中,张家姐弟和钱恒泽总是占据全部镜头,只有不起眼的角落中,能看见赵文瑄鼓着腮帮子伸出的两根手指头,而李乐天一直都没有露出正面,但相片里赵文瑄跟他挨得很近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。

于涛没有多想,好不容倒了桂林,接过乐天五人又启程去了重庆,这给他气的,总在后面吃灰,这还跟个屁啊。

不过于涛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已经暴露了,首先是于涛相信自己的追踪,另外就他们这种漫无目的的游玩,还真相是自驾游风格,所以于涛也没往深了想。

只是连续在后面吃灰几天,于涛已经很懊恼了,倒了桂林后,也不管花多少钱了,直接坐飞机去了重庆,他倒要看看乐天这帮人是不是真的在旅行,还是他们所有人都在演戏。

到了重庆,于涛先给一位老友打了电话,两人见面后,于涛说明自己的意图,跟踪一个高智商犯罪分子,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,但早晚的事,于涛先亲自督办这个案子。

死党当然一口答应下来,询问要怎么帮忙,于涛要了一些国安局行动装备,窃听器,跟踪器等等。

死党答应一天内搞定,于涛是千恩万谢,两人告辞后,这才拿出手机刷新朋友圈,见他们再吃火锅,而且吃的哪叫一个嗨啊,胡吃海喝的完全不顾及淑女形象了都。

于涛拄着额头这个感慨,“为啥你们这么享福,而我只能吃路边摊呢?”

“不对!”这张照片中,于涛发现了一个小细节,在拍照后面玻璃的反射下,拍照的人不是李乐天,而是某某火锅店的服务员。

再次翻找其他照片,也都没有乐天露脸的,“3天没露脸,只有个背影,不对,乐天绝对不在团队中。”

有了想法不再拖延,于涛根据朋友圈定位,找到了这家重庆火锅店,打车火急火燎的赶过去,进门就开始找人,就连服务员阻拦他都毫不在乎。

“先生先生,你到底要找那位客人,我们可以帮你找。”

于涛一把推开服务员,看见一个包间火急火燎走过,我这门把手定了定神,现在是打开还是不打开,如果打开的话,乐天真的不再的话,那就说明他用金蝉脱壳脱身了,可是在的话,自己的跟踪岂不是暴露了,这可怎么办?

“先生,您是要找这个包间的客人吗?“服务员还在试图阻拦。

听着包间内所有人齐刷刷的敲筷子,“喝,喝,喝……”的声音,于涛定了定神,还是决定打开房门。

“咔嚓”

门打开,包间里所有人齐刷刷侧头看了过来,而李乐天此刻正拿着一杯扎啤,一口气的往肚子里灌。

所有人一见于涛出现,纷纷站起来恭迎着说道:“哟,于sir,这么巧,你也在重庆啊?”

乐天放下酒杯,笑眯眯的看着他,露出自信的笑容。于涛此刻有点尴尬,他寒暄着回应说道:“恩,我来重庆见一个老朋友,听说你们在这里,我就过来看一眼,不打扰吧?”

“不打扰,一起坐下吃点。“乐天说道。

大家纷纷让位置拿餐具,张云龙又点了一堆东西,笑眯眯的说道:“于警官不来,我们都快吃完了,今晚不醉不归行不。”

于涛堆笑着迎合,但眼神一直落在乐天身上,没想到啊,失策啊,乐天这几天一直都在团队中,这让于涛很无奈,难道他真的不报仇?皱眉问道:

“乐天呢,看你们发的状态,这趟自驾游不是去海南吗?怎么拐了这么大的一个弯?”

乐天笑着说道:“嗨,海南只是最终目的,路上还有这么多好玩的好看的,当然要走走了,你们说是不是?”

“是。”大家一起跟着应承。

于涛一脸的尴尬,“还是你们有钱,这趟自驾游,得花不少钱吧。”

“钱这玩意,没了可以再赚。”钱恒泽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况且我们这趟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玩,我们哪都走,也是想了解一下商机,看看一些市场,过完年我们正在考虑做个买卖什么的。”

“啊,这个好,这个好。”于涛还能说什么,应承几句后,转头看向乐天问道:“你有啥想法吗?”

乐天沉思片刻说道:“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古玩,我本来想进军古玩行业的,可是这抢了钱恒泽家的生意,我正在想还有没有别的路。”

赵文瑄突然接话说道:“黄金好啊,高中课本学过,黄金等于货币,但货币不等于黄金,期货这些东西,黄金应该是最能保值的吧。”

“开个金店吧,盈利太小了,我还想看看玉石市场,看看能不能也靠拢发展一下。”

随后大家就此事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,于涛再次陷入没人理睬的尴尬场面中,周围人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商机,这给于涛愁的,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起身说道:

“大家慢慢聊,我约了朋友,改天再聚。”

“于sir这就走啊,不再坐下一起吃点嘛?”

大家起身恭送,直到于涛离开火锅店后,众人再次回来,都是松了一口气,乐天率先说道:

“幸好赶上了,我看你们发的这张照片就知道坏了,于涛肯定会来看看的。”

“姐夫,你说于涛会不会放弃?”张云龙问道。

“不,他绝对不会放弃的。”

钱恒泽趴在门口看了外面一眼,随后问道:“乐天,这次收获到了什么吗?找到冯祥他老爹的证据了吗?”

乐天微微一笑,拿出手机,上面记录的全是罪证,金条什么的应有尽有,大家一看这都是一个劲的感慨,看来冯祥老爹是没少搜刮民脂民膏啊,要不然不能攒这么多金条。

“云龙,想个妥善的法子,把这些罪证匿名递给纪检委。”

“交给我把姐夫,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。”云龙赢了一声后,大家又继续吃饭喝酒聊天,酒足饭饱过后,大家一起回到酒店,张钱二人办事出去了,酒店里只剩下乐天和两女三人。

本部小说来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