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23章 搬金子

第223章 搬金子


                推断没错,找到崔福来两人回到出租车里,商量着怎么办,崔福来疑惑的说道:

“要不先进去看看,万一不在,咱们也好再找别的地方。”

乐天却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:“相信我,肯定在里面,老年活动公园这么大,人不是很多但眼睛很杂,冯书记每个月都有进账,也就是说每个月都要亲自放在小金库中,来回藏东西一直不被发现,这么大的公园也只有这一个地方。”

崔福来看着窗外,感慨的说道:“哎呀,这怎么办,天都亮了,人都上来了,就算找到金库现在也没法大庭广众下搬东西啊。”

乐天看着公园里的老人,皱眉思考着说道:“你会下象棋吗?”

“不大会,不过以前玩过。”崔福来说道。

“去,跟这帮老头下棋去,一把一百块,吸引他们的注意力。”

“好的,可是你不是打算现在就搬吧,这人多眼杂的,很容易被发现呢。”

乐天笑道:“我不傻,先去看看底细,下面到底有多少金鱼,回头再想想顺出来藏哪!”

两人定好计划后,崔福来下车,走到老年人堆里,看见他们正在下棋,嘲笑道:“你们这下得也不咋样啊,谁来跟我下两盘,一局100块。”

这一句话瞬间引起所有人的注意,老头老太太们也不聊天了,纷纷过来凑热闹,最终推出来一个老年棋王,听说年轻的时候还拿过市举办的象棋比赛三等奖呢。

这边下棋开始,所有人注意力被吸引,乐天趁机进入办公楼,在没人察觉的情况下来到杂物间门口,黄牛锁头挡道,拿出万能钥匙插进去,蹩了两下撬开,快速进去关上门。

里面很黑不透阳光,人刚从外面进来眼睛根本无法适应,乐天也是如此,仅凭借微弱空气中的灰尘,乐天一点点摸索着前进,缓缓地眼睛恢复了视觉,终于能在漆黑的环境下看见东西。

这是杂物间,扫把拖布水桶应有尽有,堆得整个房间到处都是,不过有个地方的大扫帚堆得很整齐,跟随处乱丢的杂物显得是格格不入。

乐天走过去闻了闻这些扫把气味,没有灰尘的味道,显然都是新的没用过的扫把。

嘴角一撇,找到了,“推开这些摆放整齐的扫把,后面是一扇不起眼的门,上面还是挂着锁头,任何锁头都挡不住乐天,撬开后打开门,依然漆黑一片,空气中除了灰尘的味道,还有点腐烂的怪味。

皱眉走进去,脚下不小心踩到了什么东西,低头一看,是个小箱子,打开手机照明,这才发现这里堆满了类似的小箱子,都不是很大,随手打开一个,在手机的微光下,里面的东西发出金灿灿的光芒,没错,这是几根手指粗细的金条。

拿出一根掂量一下,一个小箱子里面有8根金条,按照一根金条500克计算,8根就是4000克,按照市场价400一克计算,我靠,这一箱子就价值160万。

“奶奶-的。”

拿着手机照了一下大概的箱子数量,落满了一面墙,就看这黄金储备,感觉怎么也不必国家银行的金库差多少吧?

“还真是个大贪官。“

乐天走到里面,在随手打开一个小箱子,里面除了黄金之外,还有一张纸,拿着手机照明,看见上面写的东西是什么后,乐天嘲笑道:“就知道你们愿意记账,以为放在这里,就不被发现了?”

这张纸,是其中一个月的供奉钱记账流水,比如哪家店给了多少干股,共计多少钱,转移了多少,洗了多少黑钱,有多少变化成金子等等。只要这个公布出去,冯书记就算完了,认他在能装也是证据确凿。

乐天又翻找了其他箱子,同样找到了记录罪证,先拍照留念,然后出去商量一下怎么弄这个,要知道,这么一大堆金子,就凭乐天和崔福来两人肯定吃不下,就是随便拿几箱子走,也够两人吃香喝辣的了,要知道这里可是有将近百来个箱子呢。

离开后,乐天走到崔福来身边看他们下象棋,崔福来很惨,只剩下老将和一个车还能动,而对方基本都齐全,逼得崔福来节节败退,满头是汗。

“哟,输的挺惨呢!”乐天调侃他一句。

崔福来抬头看了乐天一眼,一脸汗颜的说道:“可不,输的都不能在输了。”

崔福来也不想继续玩了,从兜里拿出一百块交给老人说道:“大爷,下次再玩啊。”

老大爷收起钱,露出缺损的牙齿笑道:“年轻人,以后做事低调点,别以为自己会点啥就涨本事了。”

“您老说的是。”崔福来一个劲的点头哈腰。

与乐天回到出租车里,崔福来急忙问道:“咋样,有收获吗?”

乐天坏笑着拿出手机给崔福来看,说:“别吓到。”

“我去,天呢,一箱子里面有8根金条,居然还有这么多?”崔福来惊讶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乐天接过手机说道:“这事基本就定下来了,晚上行动,不过这么多的金条咱俩吃不下,还是想想藏哪吧?”

崔福来看了看出租车,皱眉说道:“看来得多拉几趟才能装满,好家伙,这一趟真赚。”

“你还想都拉走啊?”乐天说道:“差不多行了,咱们就拉一趟,然后找个山区把金条藏起来,等风声过了,冯书记进去了,冯祥也倒了,这些金条再一点点露面,咋说也得给纪委留点罪证。”

“了。”崔福来憨笑着说道:“哪个乐天呢,这次咱俩怎么分?”

“55。”乐天随口回答。

“这怎么行,所有活都是你干的,我也就帮忙把风,不行不行,73,你7我3怎么样?”崔福来也知道,如果没有李乐天,他根本碰触不到这些金条,再加上乐天这几天帮助他这么多,他也有心想感激一下。

乐天听闻只是淡淡一笑,“其实,我只想扳倒冯书记,找到他的罪证,捅出去,让他和他儿子不再祸害世界,这些金条,我还真没想据为己有。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。”崔福来皱眉辩解道:“贼不走空,你花了这么大的本钱,要是一点也不捞点啥的话,那就太说不过去了,37分就这么定了,我3你7。”

随后乐天也没跟他再讨论分账的事,倒是开着出租,到处瞎溜达,今晚行动搬运金条,完事后总不能藏在家里吧,还得学冯书记,找个地方把金条藏起来,不过这藏哪就是个关键了。

开车逛了一上午也每个着落,当路过北山公墓的时候,乐天灵机一动,可以在这里买一块墓园,把金条放在这里面最安全。

崔福来一琢磨也对,两人找到公墓负责人,在看了位置价格后,买了一块最便宜的公墓,交了定金办好手续后,两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这块公墓,以后这就是他们的藏宝地点了。

开车离开,两人心情大好,乐天刷了一下微信朋友圈,看见张云芳几人还在桂林玩呢,计算了一下路程,发过去一条微信指挥他们进行第二步行动。

傍晚,李乐天和崔福来照例来接女儿放学,她今天很开朗,上车后就一个劲说今天在学校里的趣闻,还拿出一些不懂的试题询问李乐天。

李乐天都很耐心的解答,直到进入饭店吃饭的时候还在给她讲题,热闹的吃过饭后,送崔美花回家,崔福来同样说道:

“闺女,晚上我俩有事,还不能回来,你自己在家锁好门。”

“爸,你是不是……”她说这话的时候,又看了看李乐天,最终还是忍住没说,改口说道:“你小心点。”

“放心吧丫头。”

两人坐上出租再次启程,照例先逛了一圈,乐天也说出自己的想法,今晚得手后,明天他就离开cs。

听乐天说要走,崔福来突然有点舍不得,安静片刻后,他喃喃道:“你的那份我先帮你藏着,等你需要的时候,随时说话。”

“恩。”乐天看着窗外,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0点左右,公园基本没人了,两人开车过来,拿着工具在乐天的带领下,轻车熟路的进入办公楼杂物间,撬锁进去,看见装满金条的箱子,崔福来开心的好阵感慨。

乐天却没耽误,打开箱子,确定里面罪证的交款日期后,把他递交崔福来说道:

“这一箱子。”

乐天挑的箱子很有讲究,每一年都从一个季度抽取出来一份,这样就算纪检查到之后,也会认为这是黑色交易的空白区,不会想到是有人捷足先登把金子盗走了。

另外乐天也想赌一把,想试试冯书记的老婆发现不了,直到被纪检委抓到把柄都不知道的话,哪这笔金子就真的成为他们的东西了。

翻找了很多箱子后,两人开始一趟一趟搬运,知道把后备箱里都装满了,崔福来喃喃道:“艾玛,这些金子也太沉了,看把车轱辘压的。”

乐天莞尔一笑说道:“你知足吧,咱俩现在拿的这些,怎么说也有个几千万了。”

“这么多了,艾玛,我以后可就是千万富翁了。”

崔福来在感慨,乐天要做最后的收尾工作,回到藏金库,先清理痕迹,尽量清楚所有蛛丝马迹,然后出门整理杂物间,做完所有的一切后,刚出来就发现出租车旁边有人在跟崔福来说话,乐天一个激灵,难道暴露了?冯书记在这里安插了眼线?

本书首发于看书王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