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18章 老荣崔福来

第218章 老荣崔福来


                当天晚上赵文瑄出院,大家一起回酒店住了一晚,当然,于涛苦着脸跟着去五星级酒店开了一间房,一晚上几百块,心疼的感觉心里都在滴血一般。

原本于涛以为,赵文瑄出院后,乐天该有所动作了吧,可是乐天和赵文瑄进入一间房后,这一夜都没再出来过,这给于涛愁的,在房间里直蹦高。

“奶奶的,乐天你到底要干嘛,能不能行动了,难道让我真的陪你旅游来了?”

于涛在房间里好阵发泄,直到有酒店服务人员来敲门,告知:“先生,隔壁房间投诉您声音太大,希望您能小一点声,不要影响其他房客休息好吗?”

“ok。”

送走服务人员后,于涛耐着性子继续守夜,知道清晨,于涛眼圈却黑,一夜没睡导致他精神萎靡的不像样子。

叫了客房服务,吃早饭的时候刷新朋友圈,状态上说,乐天他们今天出发,这让于涛茫然了好久,看着手机愣愣的反应不过来。

“难道真的是来旅游的?我猜错了?”

于涛很无力,继续守着乐天五人,直到他们开车上了高速,于涛颓废的往回开车,回到的汽车租赁公司,把车退还后,去了长途客车站,刷新朋友圈的时候,看见一条状态。

“居然忘了加油,小伙伴们说我是傻瓜。”

下面是一张5人在加油站合照,看见这条消息后,于涛这个无语,喃喃道:“这帮孩子,不知道加油站内不让手机开机吗,还拍照,哎!”

上了长途客车,因为太累了,于涛直接倒在座椅上呼呼大睡起来,可就在客车行驶在高速上的时候,两辆长途客车交错而过,司机互相鸣笛打了招呼。

于涛呼呼大睡,可他不知道,就在交错的长途客车中,乐天正在窗口看着于涛,并且做了一个摆手告别的动作,随后拿出电话发了一条短信。

“哪鱼儿紧跟在后,准备改变路线。”

发完短信后,乐天坏笑着看向后方已经消失的长途客车,喃喃道:“抱歉,于sir,我回去了。”

回cs的客车开了不久,进入cs市中心客运站,乐天拎着包裹下车,整理了一下衣服,在附近找了一家不入流的非法旅馆,在这里入住不用交身份证,这也是乐天经过深思熟虑选择的落脚地点。

交了房钱入住后,乐天把包裹打开,里面全是这几天张云芳采购的东西,衣服等等都是新的,翻出两部手机,换了电话卡后,先给师父拨打过去,接通后直接说道:

“师父,我已经准备就绪,跟我说说联系人的信息吧。”

李鬼手说道:“他叫崔福来,是千面的徒孙,狐狸的师兄,在早年狐狸跑路后,他犯案被抓,出来就在cs做点小买卖,听说在一家ktv中当保安呢,我前两天问了一下,这小子生活挺苦的,不过应该是个好帮手。”

得到师父李鬼手的指示,乐天找到了这个叫崔福来的男人,他40多岁,地中海头型,穿着保安服在ktv的停车场指挥停车,动作间流露出一丝生活上的无奈,仔细看着他的手,少了一根手指头,估计是被人剁掉了。

乐天没急着去见他,第一次见面乐天要看看这个昔日的老荣,如今还走不走这条路,如果他真的不干了,乐天去找他无意是暴露行踪。

崔福来站在豪华的kvt门口,虽然身上穿着保安制服,但这身衣服穿在他身上总感觉不伦不类,他的样子很颓废,没有活的时候就蹲在车后面抽烟,来车了急忙跑出来指挥,车主下车后一般都是给一个不屑一顾的眼神。

时间到了傍晚,崔福来还在指挥着,可能是岁数大了,他锤了腰部两下,看着面前车来车往的都市,又拿出一根烟点燃,可是刚抽了没几口,身后传来经理的声音。

“你不想干了,谁允许你在工作时间抽烟的。”

崔福来连忙踩灭烟头,对着西装革履的经理好阵点头哈腰,赔礼道歉,经理不屑的瞟了崔福来一眼,一脸嘲讽的说道:“我可告诉你,要不是我表姐嘱咐我,像是你这种有案底的人,我才不会让你在这工作呢,最好认真工作,别让我再抓住你抽烟,要不我真开了你。”

崔福来又是一个劲的点头哈腰,看着谦卑的状态,他早已经没有了当年叱咤风云的傲骨,现在有的,只剩下生活所逼的苟且。

幸好,在经理进入ktv内的时候,崔福来不愤的对经理比划出中指,随之弯下腰,伸出枯黄的手捡起地上的半根烟头,左右偷瞄一眼后,躲在车后面点燃又抽了起来。

晚上7点左右,换班的保安前来换班,这是一个年轻人,可能是因为迟到,他对着崔福来好阵道歉。

崔福来也没表现出太大的不满,仿佛这种迟到早已经习以为常一般,两人寒暄几句后,崔福来进入ktv换了自己的衣服,这是一件漏毛的羽绒服,满是油腻和灰尘。

崔福来跟换班保安打了声招呼后,优哉游哉的走在路上,乐天一直在后面尾随,崔福来并没有发现,当进入一漆黑的条深巷之后,他左右看看,没看见人后,快速来到街边,这里停了几辆破旧的自行车,崔福来熟练的撬锁,打开一辆后,快速骑着出了街角。

乐天看着他骑着自行车离开后,转头看了看深巷,也知道这辆自行车不是他的,无奈的只好快走跟在后面。

幸好大城市的红绿灯特别多,走一段路就要等一会红灯,乐天没有追丢,在后面追了一个小时左右,他七拐八绕的来到一家废品收购站,显然人家关门了,可崔福来不在乎这个,对着里面一个劲的喊:“嘿,出来个人。”

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出来,看见崔福来后,不屑的一撇嘴,又看了看他带来的自行车,从腰包中拿出二十块钱交给他,把自行车推进废品收购站中。

崔福来一把抓住老板的手问道:“不是25吗,怎么给20?”

“能给你20就不错了,上面查的严,也不看看现在什么风头。”老板絮叨一句后,把自行车推进院子内,崔福来只好看着手中皱皱巴巴的20块钱,无奈的转头往漆黑的巷子里面走。

乐天一直尾随,跟的不是很近,崔福来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好几次回头都差点看见乐天,幸好乐天躲得快,崔福来只好挠挠头说一句,“奇怪。”

走到一处平房区,崔福来进入一家破败不堪的杂货店,用20块钱买了4个松花蛋,一瓶廉价袋装白酒,一共花了10块钱,临走的时候还顺了一把花生。

哼着小调又走了一里路,这是在平房区看着很平常的住房,毫不起眼。

崔福来进去后,桌子上一个盘子扣着一碗米饭,里屋有个17岁左右的女孩子在学习,崔福来回来先看了女儿一眼,“学习呢,别太累。”

女儿没有搭理父亲的宽慰,撕下一张纸揉成两团,塞进耳朵里继续看书学习。

崔福来尴尬的笑了笑,回到餐桌上坐下,拿出一个酒杯,咬开袋装白酒,倒了一杯,又拿出兜里的花生米和塑料袋里的松花蛋,侧头看了看屋里的女儿,堆笑说道:

“丫头啊,帮我把松花蛋切了呗。”

女儿虽然在认真学习,但崔福来让她切松花蛋,他却没反驳,一脸无奈的走到厨房,扒开松花蛋用菜刀切了起来。

崔福来把兜里仅剩的十块钱掏出来,放在桌子上说道:“还要过几天发工资,我兜里也没钱了,这是给你明天吃饭的钱。”

女儿看了看桌子上的10块钱撅起嘴,虽然啥也没说,崔福来知道这十块钱吃一天,似乎真不够。

崔福来拿起酒杯抿了一小口白酒,劣质白酒下肚,他呲着牙说道:“我知道10块钱一天不够,但爸爸正在给你攒上大学的钱,你可以省着点花。”

女儿切好松花蛋,用盘子装好放在餐桌上,随手拿起桌子上的10块钱走进屋里,喃喃说道:

“现在放假了,学校让交补课费,一共240快,我都拖了一个星期了。”

崔福来低下头吃着花生米,“给我几天时间,就要开工资了。

说话的时候,崔福来拿出皱巴巴的烟盒,掏出最后一根看了看,叼在口中却久久不点燃。

“我再想想办法。”说了一句后,这才拿起火机准备点火,可女儿这个时候急忙说道:“出去抽烟。”

崔福来一阵,连忙熄灭火机,“忘了,我这就出去。”

拿着白酒走到门口,颓废的坐在马扎上,看着混暗的天空,点燃了火机,深深的吸了一口烟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耳边传来清脆的声音,侧头看去,只见深巷里一个男人走了过来,他动作不快,很慢犹如在散步,而这清脆的声音是他手中打火机的声音。

黑影打火机不断在手指上翻飞,着火熄灭,形如流水,炫目多彩。

崔福来看见这一幕下意识站了起来,可这个动作也不小心碰到了身边的酒杯,白酒洒在脚边,但崔福来没有理会,目光依然直勾勾的看着男人靠近,直到两人面对面站好。

本書源自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