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09章 开庭【6】

第209章 开庭【6】


                “是的。”

听见这个回答,在座的人大部分都不信,集体看了看李乐天,良久,辩护律师还是继续问道:“呃,哪他脸上的抓痕是怎么回事?”

她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当时心情不好,加上李医生年纪这么小,我信不着他,心急之下我就把他挠了,可后来我丈夫的胳膊能动了,我这才意识到我错了。”

“你是说,胳膊被砍断了,接上就能动了是吗?”律师质问。

“是啊,没错,后来我们到了大医院,所有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,要不是亲眼看见的,我也跟你们一样,不信。”

全场哑语,在座的医生们窃窃私语起来,讨论着断臂续接的可能性。

法官也恢复过来,敲了敲法锤说道:“肃静肃静。”

律师擦了一把头上的汗,站在李乐天面前问道:“她说的,是事实嘛?”

乐天点头承认,说道:“当时赵文瑄也在,你可以问她。”

传唤赵文瑄进入证人席,全场这才安静下来。辩护律师问道:

“请问你跟李乐天是什么关系?”

“我是李乐天的未婚妻,家里包办的。”

“意思是,你俩之间没有感情是吗?”

“有,我也喜欢他。”赵文瑄低着头说道。

“那我问你,李乐天脸上的抓痕,是在度假村,刚刚出庭的女人挠的吗?”

“是,没错。”赵文瑄说道:“当时把患者的胳膊接上后,她就挠了李乐天,把我们气坏了。”

“好了,还有个问题要问你。”辩护律师急忙打岔说道:“你跟李乐天回来之后,在车站外,是不是有人给李乐天一张写了地址的纸?”

“没错,我当时还奇怪呢。”

“能形容一下他的样貌吗?”

“穿着皮衣,带着墨镜,国字脸,看着就不像好人。”

“是他吗?”律师拿出画像问道。

“是他就是他。”赵文瑄一眼就认出这个人。

辩护律师问完了,法官示意公审律师有没有问题要问的,本来他是不想问话的,可突然灵机一动,打算剑走偏锋问几个问题。

公审律师问道:“赵文瑄是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你是李乐天的未婚妻,而且还是家族包办的婚姻,你觉得李乐天爱你吗?”

“我……觉得,还好吧。”

“还好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你跟李乐天有过性-关系吗?”

赵文瑄脸色红了,“我能不回答吗?”

“没有或者有,很简单。”公审律师逼问。

赵文瑄低着头说道:“没有。”

“哪当你知道,李乐天的个人感情很复杂的时候,你有什么想法,还会跟他结婚吗?”

“不知道?”

“那你有没有发现,李乐天特别会讨好女孩子的欢心,或者他一直瞒着你他和张云芳的事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辩护律师见状急忙反驳说道:“你的问题偏离了主题,你在误导证人。”

“请公审律师注意一下。”法官说。

公审律师加重语气说道:“各位好像忽略了一个事实,在这次的案件中,李乐天除了跟死者有不清不楚的关系之外,他还跟赵文瑄,张云芳,以及曾经的刘文静三个女人都有暧昧关系,如果李乐天是个心理扭曲的变态的话,我的问话,很有可能救她们。”

法官思考片刻后,还是点头承认,让他继续问。

公审律师坏笑的看着赵文瑄,问道:“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李乐天和其他女人之间的暧昧关系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没错,你早就知道了,可你为什么不说,身为未婚妻的你,为什么还能忍着,以至于你的男朋友跟其他女人越走越近,可你俩却什么关系也没有?能告诉我原因吗?”公审律师一再逼问。

赵文瑄委屈的流下一行眼泪,此刻她什么也不想说,只是感觉爱情越来越远了。

公审律师见奸计得逞了,转头说道:“各位,李乐天的个人情感太复杂,可以说他游走在女人之间还游刃有余,他是个情圣,还是个变态,这暂时还不得而知,我觉得大家心里都已经有了一个答案。”

全场窃窃私语起来,李乐天这个时候清了清嗓子说道:

“我能说一句话吗?”

“请说。”公审律师说。

“赵文瑄有特殊的心脏病,我俩不能走的太近,我怕他一激动就病发。”

“那你就找别的女人发泄?”公审律师反问。

乐天苦笑,“我今年才20岁,不像您那么有经验,我并不懂什么是爱,我也在思考,我究竟爱谁,我应该对女人如何,我甚至没有想过,以后会跟谁白头偕老,我就想说,你真的认为,一个20郎当岁的小伙子,懂你这么大岁数该懂的道理吗?”

乐天说完后,看着赵文瑄和听审席的张云芳,说道:“给我一些学习的时间,让我了解什么是感情。”

乐天反驳一句后,公审律师说道:“真能煽情,可惜没用,你骨子里还是一个变态,这个事实你辩解不了。”

乐天冷眼看着他的眼睛,衣服上的很多细节,包括肩膀上的长发,乐天嘲笑道:

“貌似你跟我一样,看你带着结婚戒指,你虽然结婚了,但是跟妻子并不和谐,而且你还有了外遇,哟,就是你的助理啊。”

“什么,你怎么,你胡说。”公审律师反驳。

“别解释,解释越多透露的越多。”

公审律师怒斥道:“你在诽谤我。”

“我可没有。”乐天目光凛冽,冷冷的看着公审律师说道:“你眼角有眼屎,证明你昨天晚上没睡好,眼球里有血丝,可能工作到很晚,这么晚睡觉你妻子肯定有怨言,但你似乎并不在乎,再加上你领口有一根10厘米左右的头发,应该是你妻子的,在你肩膀上还有一根更长的头发,跟你的美女助理头发一样长,眼神别飘,对,被人当场戳穿就是这种眼神。”

“你!”公审律师指着乐天试图让他闭嘴,可乐天也不惯着他,“你身上不只是有她的头发,还有她的味道,淡淡的玫瑰香,你还送了花,看来你俩不正当关系,并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对,你身上不只是有两个女人的香水味,四个,没错,看你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已经说明了我说的都是对的,按照你刚才的说法,你也是个变态,不是吗?”

公审律师的脸色都绿了,环视一圈,见法警都嘲笑他,只好灰头土脸的走了,回到公审席位坐下,脸色阴郁无比,女助理红着脸低着头记录着什么,显然是在掩饰被揭穿的尴尬。

被乐天这么搅和,公审律师的剑走偏锋攻心术失败了,场面一再陷入尴尬的气氛中。

随之辩护律师出场转移话题问道:“李乐天,你在9号到18号期间,都在干嘛?”

“期间在医院从未离开,星期天参加了张云芳父亲的生日晚宴,星期二回老家探亲。”

“都有人证明吗?”

“没错,在医院里,所有医生都可以证明,之后我回到四合院,叔叔能证明,星期一晚上跟张云芳在一起,星期二出发回家,路上还是有人证。”

辩护律师点头承认,随后转头说道:“我的问题问完了,我的当事人李乐天,在死者失踪的这段时间内,不可能抽出时间侵害死者。”

辩护律师提交了最后一份证据,说道:“这是在警方收集证据的时候,发现的死者日记,上面清晰的记录了死者对李乐天的态度,其中还带有浓厚的感激之情,大家请看这一处小细节。”

辩护律师指出一个地方说道:“在这里你们看看,死者在日记里写道,我的当事人李乐天,跟同校的一个同学,叫做毕云涛的发生了争执,而毕云涛扬言要报复,然后死者千方百计的想找李乐天告诉他真相,可惜天不遂人愿,最终还是没见到李乐天,她就出了意外。”

“各位,我能不能大胆推测一下,毕云涛同学发现死者要告密,指使他人把死者抓了,然后就发生了这件事?”

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点头,怀疑这件事很有可能,随后双方又问了一些问题,暂时休庭,乐天被押回监狱,暂时等待着最终判决。

过了几天之后,最终判决下达,所有人屏息以待,整个庭审大厅异常安静。

法官站起来说道:“全场起立。”

所有人站起来,庄重的准备听着最终结果,全场鸦雀无声,几乎是落针可闻。

“我宣布,10.18被告李乐天涉嫌杀人案最终审判结果。”

全场气氛升华到一定的高度,每个人都紧张的等待着。

“此案件扑朔迷离,指控被告李乐天虐杀死者一案,警方无法拿出更有权威的证据,证明李乐天杀人,本庭再三慎重考虑,最终宣判……”

就在最后一句话即将说出来的时候,听审席的赵文瑄因为激动紧张,心脏病突然发作,当场摔倒也打断了宣判结果。

所有人侧目看去,见赵文瑄摔倒了,李乐天第一个反应过来,在众人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翻身飞跃跳出被审席位,直接冲进听审席位,快速来到赵文瑄身边查看情况。

“谁有针灸针?”李乐天厉声喊道。

看書罓小说首发本書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