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盗神医 / 第208章 开庭【5】

第208章 开庭【5】


                乐天杀人案发展到现在,有了很大的转机,谁都没有想到,小偷的口供一下引出这么一个天大的秘密,而且还把王局长逼得跑路,还发生了意外被车压死了。

第二天开庭,李乐天的辩护律师车热打铁,现场更改了辩护陈词,为李乐天做无罪辩护。

这个案子说起来也错综复杂,但在这么扑朔迷离之下,辩护律师依然保持着层次感,慢条斯理的把小偷再次传唤出庭。

看着证人席的小偷,辩护律师问道:

“在法庭上,你能发誓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相吗?”

“我能。”

“你偷了尸检报告的原文件后,交给谁了?”

“就昨天跑的哪位,好像是什么王局长。”

“你确定是亲手交给他了吗?”

“不是,他让几个警察跟我交涉的,虽然没露面,但我在车里看的清楚,就是他没错。”

公审律师很焦急,打岔问道:“请问你们交易的时间是什么时候?”

“我得手后。”小偷回答。

“是几点?”

“凌晨两三点钟。”

公审律师质问,“夜里两三点中天还没亮,你怎么能看清车里的人究竟是谁?”

小偷笑了笑,“我既然能当小偷,当然能在晚上看清楚,难道你是夜盲看不见?”

公审律师哑语,但还是反驳说道:“任何正常人在晚上黑夜里,都无法正常视物吧?更何况看清一个人的相貌,你分明就在说谎。”

小偷一耸肩说道:“你要是当过小偷估计你也能看清,我们干小偷的总不能大白天的偷东西吧,摸黑偷东西如果连东西都分辨不出,还当什么小偷。”

全场都觉得这话有理,公审律师不大会说话了,辩护律师及时说道:“污点证人现在已经移交纪检委接受调查,这个问题先告一段落,让我们的视线回到本案上。”

辩护律师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尸检报告原件,是从死者身体里解剖取出来的直接证据,它可以证明真正的凶手是谁,可是,刚刚尸检过后,就有人指使偷取尸检报告,这点我有充分理由怀疑,有人故意陷害我的当事人。”

“你在歪曲事实。”公审律师说道:“尸检报告下落丢失,但根本无法证明李乐天是无辜的,也许化验结果出来,就是李乐天的dn也说不定,是李乐天指使偷盗自己的罪证也不是没可能。”

公审律师胡搅蛮缠,辩护律师只好苦笑,“我申请传唤做dn化验的常法医。”

“批准。”法官同意。

常法医走进证人席,辩护律师问道:“请问,你还记得dn的化验结果吗?”

“记得。”

“能否说说,检验出来的结果,是我的当事人李乐天的dn吗?”

“反对。”公审律师急忙说道:“仅凭记忆根本不足以为证据。”

法官也点点头说道:“没错,单凭法医口供,的确不足以成为证据,你们能拿出实质性的证据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辩护律师还没说话,常法医直接说道:“解剖当天我就发现王局长不对劲,取出来的dn王局长一再要求拿去化验,当然后来大家没让他得手,在结果出来后,我就留个心眼。”

常法医拿出手机,亮出一张照片后说道:“当天晚上我就担心丢失,这是我拍的照。”

公审律师满头是汗的一下站了起来,“反对,没有经过审核期鉴定的证据,不可以当有利证据使用。”

法官也很为难,看着新证据提交,思考再三为难的说道:“没错,新出现的证据没有辨认是否有修改的痕迹,的确不能当有力证据呈堂,这样吧,送交检察院进行核查,确定没有异议后再……”

“不用这么麻烦。”常法医说道:“我懂法,自然知道临时出现的证据拿出来不能当证据使用。”

“哪你还拿?”公审律师松了一口气,但随即常法医笑道: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嘛,我就知道有人在捣鬼,所以我留了不是一个心眼。”

常法医继续说道:“在我拍照后,我还觉得不放心,就把原档文件传给了韩建宏局长,被偷走的只是复印本,另外原本文件为了不被毁掉,韩建宏局长把尸检报告夹杂在第一呈堂证物内提交,法院早就审理过了,只是没人知道而已。”

“什么?”

这场下炸了,原本公审律师觉得稳赢的官司,可到现在居然连续逆转,这让他们怎么接受的聊。

无奈的看着辩护律师翻找出证据提交,无力的坐在椅子上,因为他知道,这次公审他肯定失败了。

乐天的辩护律师说道:

“这份尸检报告,就是第一手原文件,大家请看,从死者体内取出的凶手dn,是属于另一个男子,并不是我的当事人李乐天的dn,所以,我的当事人的确是被冤枉的。”

全场都在交头接耳,良久过后,法官确定了证据,敲了敲法锤后问道:“请问这份证据,还有谁知道?”

辩护律师说道:“为了确保证据呈堂,只有于涛,韩局长和常法医知道。”

公审律师颓废的坐在椅子上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问话,法官充当了公审律师的位置,代替问了几个问题。

“既然已经找到了凶手的dn,警方调查出凶手是哪位了吗?有没有可能是李乐天的同党?”

辩护律师说道:“这个问题只能有请韩建宏出庭解释。”

传唤韩建宏,他站在证人席上,辩护律师问道:

“请问,dn的主人,警方的调查有眉头了吗?有没有可能是我的当事人李乐天的同党。”

“这个案件错综复杂,目前警方还在追查真正的凶手,不过是不是李乐天的同党,我不能确定,不过在我提交的证据中,有一条证据应该能说明一切。”

辩护律师配合的提交证据,展示给大家后,辩护律师说道:“这是一段视频资料,中医药大学后门车辆的监控录像,和案犯现场附近的路面监控录像,大家请看,只有一辆商务车出现在两个地点,经过警方调查,涉案车辆的车主名为冯祥,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富二代,目前警方正在对冯祥进行调查。”

又见冯祥,乐天皱着眉头看着证据,这小子还是什么事都参与,还真是一个合格的马仔啊!

韩建宏接话说道:“根据调查,冯祥的dn跟凶手的dn并不吻合,也就是说凶手另有其人,但是根据李乐天的口供,警方已经锁定了一个嫌疑人。”

辩护律师又呈堂一份证据,问道:“李乐天,如果你不是凶手,你为什么会去凶案现场,还被警方在现场抓捕?”

李乐天说道:“我从老家回来的时候,刚出车站,有人就给了我一个地址。”

“是这个人吗?”辩护律师拿出一份画像问道。

“是。”

辩护律师把画像呈堂的时候,公审律师急忙说道:“你说这个人给了你一份地址,这份地址在哪,呈堂证物中并没有看见,谁能证明你说的是实话?”

辩护律师说道:“当然有证人,李乐天的女友赵文瑄就能证明,并且把这个线索给警方后,在警察前去取证的时候,这个证物被人捷足先登的毁了。”

公审律师嘲笑道:“你说的都是没有实际证据的事情,仅凭个人口供是可以作假的。”

韩建宏说道:“的确没错,仅凭个人口供的确可以作假,但是警察的出勤记录,调查过程没办法作假吧?”

韩建宏接着看向所有人说道:“警察办案是有流程的,取证前的各项记录都有证明,包括涉案调查等等搜集证据,可是我们也有意外收获。”

韩建宏拿出警察调查报告说道:“我手中的是警察搜集证据的全过程,在调查过程中,赵文瑄的寝室被盗,除了丢失证物之外,赵文瑄还丢失了一条内裤。”

听审席的赵文瑄红着脸地下了头。

韩建宏继续说道:“根据警方的调查,在毕云涛的私人物品中,我们找到了一条女人的内裤,当警察怀疑毕云涛捷足先登毁灭证据的时候,王局长带着一个女人来证明毕云涛是无辜的,因为有王局长干涉,调查只好截止到此。”

韩建宏随后看着法官说道:“这件案子扑朔迷离,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那就是的确有人冤枉李乐天,栽赃他是杀人凶手。”

公审律师急忙说道:“李乐天是不是杀人犯现在还没有结论,我这里有一份证据表明,李乐天在被警察抓住的时候,脸上带着女人抓伤的痕迹,这个难道只是赶巧吗?”

辩护律师笑道:“这的确是巧合,我方有位证人可以证明,李乐天脸上的抓痕就是她挠的。”

公审律师再次愣神,怎么自己拿出什么证据,对方都有应对办法呢?到底是怎么回事?

韩建宏撤退,辩护律师把证人请出来,她是30多岁的妇女,岁数有点大。但风韵犹存。

辩护律师问道:“请问你认识我的当事人吗?”

“认识,普安山度假村见过。”

“怎么见面的?

“我跟我丈夫弟弟们去度假,晚上跟人发生争执,我丈夫的胳膊被砍掉了,是李医生断臂续接,救了我丈夫。”

“断臂续接?”辩护律师有点发蒙,思考了一下问道:“你是说,胳膊断了,又重新接上的吗?”

本文来自看书辋小说
                

    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(www.junlindao.com)